【 微信公号 】  时间: 3/21/2017              

黎学文:赵家村演义 | 第三回 小崔哥嗓门很大 副队长面露诡诈

作者: 黎学文 黎学文

各位看官,盼星星盼月亮,赵家村的那个劳什子大会终于开完了,咱这儿淅沥沥的春雨,也暂时停了,说书的心情也放好了。看官有的可能还不晓得,每逢赵家村开这春会,就有村民朋友要过冬了,有的要么被看在家里,有的要么被弄去旅游,这已然是赵家村的老规矩了,全世界都知道。这真是:贵人们坐礼堂,屁民们要遭殃。连黎大头前两回说的书,一露脸就被关了小黑屋。

赵家村不相信牢骚,且言归正传。咱第二回说了两位女性,这回咱说说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都是赵家村的,都不姓赵,可跟那老赵家呢,也都挨点边,都在老赵家的锅里吃饭。这两个男人,一文一武,也都在赵家村这回的春会上露了面,成了焦点,一个是嗓门大,净说村干部的坏话,一个没有说话,但面色很诡诈。这次春会,本来平淡无聊之极,但因为这俩,还吸引了点眼球。咱就先说说这个大嗓门。

这个大嗓门,人称小崔哥,在赵家村挺有名的。他原来在村委会的广播站里主持个栏目,其实也就是跟咱黎大头一样,干的也是个跟说书差不多的活,只是人家是在村委会的大喇叭里秀,加上说的话还蛮幽默讨喜,就很受一些村民喜欢,也就在村里扬了名。有名,而且又是从广播站那个长得像大裤衩的房子里出来的,就被抬举到到老赵家的春会上了。按理说,既然是被老赵家抬举着上了会场,就应该像其他的机器人会员那样,该鼓掌的时候鼓掌,该举手的时候举手、不乱说,不乱动,坚决和村委会保持一致,做个乖乖仔。可这小崔哥,不知是哪个筋搭错了,这回春会上,发了飙,对着外村来的大喇叭,说了一通不满的话。这还不不打紧,他还在村里的小黑板上贴大字报骂村官,你瞧瞧他说的啥,俺念念哈:这些人官至高位时,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口出狂言,哪一天双规了半点气节没有,一泻千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前不象焦裕录为民舍身,后不象江姐内心坚定。村里的干部选拔制度怎么会挑了成群结队的这类庸人?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有关部门和我谈话时说,你随意批评人家高官,人家很不高兴……我哪会在乎他高兴不高兴,不干正事不干人事满嘴谎言脸皮超厚的高官,就是一堆渣子而已。

各位瞧瞧这个小崔哥,胆子还蛮肥,竟然骂村官们是一堆渣子,竟然要村委反思。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他以为他是谁?他难道也姓赵么?为什么不能学学广大参会人员,为领导的报告热泪盈眶的鼓掌,为大会的胜利召开喜笑颜开?他就是作,作啊作!难道他不晓得:这两年,以往喜欢说话的人都闭嘴学乖了,就连那个曾在春会上穿名牌貂皮、招摇显摆的、声称不拼爹、靠能力拼进大会场的,那个前前村长的女儿,连貂皮都不穿了,一幅乖乖的良家妇女打扮了。小崔啊,为啥你不能像春会的几代活标本申大妈那样,僵尸般安详呢?你制造点杂音,难道能阻止春会一如既往的洋溢在和谐、严肃、活泼的喜庆氛围中么?能阻止赵家村不出所料的又召开了一次团结、胜利、成功的春会么?哼!你真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啊!

不知道小崔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连赵家村放牛的都知道:老赵家向来最不喜欢出风头、不听话、吃里扒外、不受抬举的人。他看来是不想混了。难道他不记得,他以前的同事,就是那个比他都有名的什么逼姥爷,只是在一次饭局上调侃了第一任村书记,只是说那个村支书是个逼养的,把赵家村还惨了,结果就被曝了光,被从广播站赶走了,现在也不知道在村里那个旮旯角呆着呢。

话说回来,小崔哥跟咱说书、听书的屁民们不一样,人家毕竟是从村委会那个大裤衩出来的,他也许还怀着一颗精忠报村的心,还想挽救下大清国,可是大清国是他的么?人家要求他挽救了么?该反思的不是赵家村村委会,该反思的是他小崔:人家老赵家抬举他做个乖木偶,他却不识相,居然想做个大嗓门,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俺黎大头今天有些不厚道了,可俺真的搞不懂:一些明明不姓赵的外姓人,为啥老要去替赵家操心呢?老是把热脸往冷屁股上贴,不挨驴踢就是万幸了,挨驴踢了也是活该。他们难道不晓得赵家人会很不屑:姓赵,你也配么?  

各位看官,扯远了,这小崔哥要做大嗓门,就随他去吧,反正赵家村的墙很厚,再大的嗓门最后连个回音也没有。咱且打住,说完了小崔哥这个文的,咱接下来说一个武的,这个人,不是别个,就是现如今手握实权的村干部,赵家村治安总队的副队长。虽然只是个副的,不是一把手,可是这副队长却比正队长还威风、名头响、引人关注。为啥?且让说书的慢慢道来。

赵家村是个方圆百里的大村,这些年,村子富了,财大气粗了,经常往外大把大把的撒钱。不少村民也富了,可村里人心却坏了,男盗女娼、坑蒙拐骗、牛鬼蛇神、各色人等鱼龙混杂,村里治安不好了,治安队就显得重要了,治安队的干部也就深得村委会的器重,牛逼起来了。村民们要去治安队办点事,不晓得有多难了。

这个治安队的副总队长呢,原来只是村委会所在地的村北口的一个联防队员,这些年,却步步高升,有的村民说,他是傍上了前村委里的老康领导,被一路提拔,很快就当上了村北口治安队的队长,虽然老康村委后来落马了,可他却并没有倒。因为村委会地处村北口,他这个队长的位置就显得重要了,担负起为整个村委班子保驾护航的作用,有点像大清朝的九门提督。就是在做村北口队长的时候,他干了件大事,一战成名,村人皆知,各位看官,你说他干了啥大事呢?

村北口不仅是赵家村的权力中心,而且是全村最繁华富裕、纸醉金迷的地方,肥肉自然会惹来苍蝇盯,那里会所、俱乐部、夜总会比比皆是,也是很多村领导的子弟亲戚、八大姑九大姨的发财地盘,不少泼皮流氓、红黑人物在其中风生水起,钵满盆满,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村北口的水向来就很深,多少年里都是夜夜笙歌,日日风流,无人敢管也无人敢问,然而这个队长一上台呢,不知道是谁给的豹子胆,某天深夜,竟让治安队荷枪实弹,大张旗鼓,把那里的几个有名的夜总会,什么人间天上啊,什么名媛贵妇啊,全给端了!一下子给村北的娱乐色情业来了个大扫除,搞得村北风情不在,嫖客和妓女们含泪离开。

这个队长至此成为全村瞩目的狠人。新任村支书上台不久,他就被提拔到村里的治安总队做了副队长,专门负责村里的大案要案。如此这般官场得意,可谓风头一时无两。村民中喜欢妄议的,就说他之所以没有随着以前的后台康村委倒掉,是因为被新上台的村支书看中了,新任支书赵老大,立足未稳,急切需要狠人为他冲锋陷阵、打扫台面、干脏活累活,但村委会的水太深,说书的也不敢说他究竟是谁的人。这一点暂且按下不表,不久自然会有分晓。

有道是造化弄人,一物必有一物降,狠人必遇更狠人。这次赵家村的春会期间,村里有小崔哥在当大嗓门,村外,一个猛人却杀将出来了。各位看官,你道是出了哪个猛人?不是别个,正是俺黎大头在第一回里说的那个郭某,这个姓郭的啊,也不是一般人,他原本农民出身,草莽一个,在家中排行老七,人称郭七。郭七很会钻营,尤善结交领导,出手稳准狠,专攻领导下三路,只捏权力的睾丸,江湖上素有“权力猎手”称号,败于其手的干部颇不乏人。这一二十年间,郭七左冲右杀,从村中到村北,辗转腾罗,靠炒地皮发家,据说积累了高达千亿的身价,成为赵家村里一个大土豪,那村北口有名的盘龙大酒店便是他的。

各位看官,红有红道,黑有黑路,这个姓郭的怎么跟副队长扛上了呢,这也是说来话长,个中秘辛非俺等屁民所知了。只晓得两年多前,副总队长带人抄了郭七的家,把他的家人和手下全抓了,郭七被迫逃到河西的华家村,躲了两年,不知道最近出了啥幺蛾子,或许有高人指点、内线密报,他开始发力,隔河开仗,每天在华家村贴大字报,说的都是前几年村委会的重重黑幕,他口口声声要报仇,声称要把副队长拉下马,更说还要曝光另外三个更大的村委领导,好家伙!一幅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架势。他的大字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把村里村外,闹得一片沸腾,这次团结胜利的春会的风头,竟被郭七抢去了大半。小崔哥的大嗓门也就是挠痒痒,郭七扔的可是炸弹。猛人要向狠人报仇,狠人将如何应对?村里村外于是都盯着这个副队长了。这就难怪春会上只露过一面的副队长,马上成为焦点。村外的狗仔头们,居然拍到了他在春会现场的照片,只见他:眼朝前方,面色凝重,脸露诡诈,似乎不是吉人之相。村民们纷纷说,他已被如今村里最厉害的权力部门,村委会的那个官见官怕的整风办给拿下了。就像曾经的优质股,涨得太快,现在到了清盘封闸的时候了。也有的说不传谣不信谣,刀还锋利,有活没做完,允许继续使用。消息满天飞,谁能辨真假。这真是:说你是赵家人时,你就是人上人,刀出鞘,想砍谁就砍谁,说你不是赵家人时,你就是条被拴住的狗,苟延残踹,只待主子的宰杀。  

各位看官,这几天,连俺这个说书的人老是被求证,副队长是否已落马?问得俺恨不得北上去找内线,只可惜黎大头也是群众一枚,不是赵家人,海里也无人。所幸赵家村外还有大字报,郭七还会放料。

各位看官,恶虎遇到凶狼,猛人对上狠人,究竟鹿死谁手,好戏已经开锣,咱且把板凳搬好,看热闹不嫌事大。权斗深如海,赵家村的戏注定会很精彩!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关键字: 赵家村
文章点击数: 24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