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3/25/2017              

綦彦臣:从「朱德扁担」到「庞沄照片」——再一次知识上无可能的证明

作者: 綦彦臣 綦彦臣


2017325xijinp.jpg (448×608)

 

三月二日,《人民日报》做了一个三分四十七秒的短片,名曰《人民代表习近平》。当中有一帧背景图片是一位青年在摇农用柴油机,此为浇灌农田的现场。敏锐的中国时政观察者指出:照片上的青年并非习近平,而是另有其人,且有二〇〇二年的出版物可以证明。

 

作为时政事件引发了多种解读,其如有人认为这是反习势力的高级黑。不过,我更认为这是策划者的无心之失,毕竟个人崇拜的构成因素之一是急功近利的吹捧。中共党史当中有这样的例证,其如一九六七年,「朱德扁担」的红色叙事被「移植」到林彪身上——林彪需要借毛崇拜而制造林崇拜;再如,毛夫人江青曾对外国传记作者称她「与毛主席一起指挥了三大战役」,事实上,作为文艺天才的她固然不可挑剔,但能否看懂军用地图则是个疑问。有这类的丑史而不反省,反过来于今大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不可能说服理性基本正常的人的!所以说,对于习当局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我的态度是「你愿信,你就信;反正,我不信」。然而,这篇短文并不是为了批判,而在于传播一般历史理性。

 

个人崇拜是强迫症,其个体心理状态是深度抑郁,所以,本来照片上的那个「小人物」庞沄不幸地被抑郁者们推到扁担遭遇的朱德位置。「庞沄照片」完全被新的个人崇拜当成了道具。在另一方面,胜利者捏造历史不只在中共国家有,在民主典范美国也有。比如说,一七七五年四月十八日晚的民兵与英国的征剿部队发生遭遇,保罗·列维尔(又译为「里维尔」)根本不可能喊出「英国人来了」那样的话。因为与「英国人」相对的「美国人」概念是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独立宣言》发布以后的事情。列维尔在遭遇英军时,北美大陆上的殖民者(包括波士顿民兵)还是原则与法律的英国人。此外,关于北美殖民地独立的第一枪是谁先开的,至今仍是历史谜团。在口述历史方面,民兵说英军少校皮特凯恩先下令开火,而英军官兵一致说民兵方面先开枪——颇有「把事儿弄大」的企图。

 

民主国家与威权国家在历史争议方面的态度是不同的。前者鼓励讨论,也就有了布林克利在《美国史》中谁先开枪「没整明白」的坦然交待,也就有了汉南在《自由的基因》中力证列维尔「美国人意识」的荒谬;后者在压制讨论,不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知识上无可能的表现,而且,从「朱德扁担」到「庞沄照片」,他们再一次完成了「用自己脚掌扇自己脸」那样的「高难动作」。我仍然说我不是在写一篇批评文章,但我必须申明:那种为习近视平辩护的说法即有人在玩高级黑是十分无耻的行为,尽管习近平「躺枪」是源于制造个人崇拜的人们「帮了倒忙」。依据我本人对中共国家政治的了解,这个乌龙事件有如此可推测原因:其一,习的民意流失颇剧,他的派系里有人想做一个类似于「社会主义好,就是好」的强词夺理之宣传,于是,两会前策划了习的形象宣传——习代表人民,一直代表;其二,这样重要的片子即便未经习本人审核(可能太忙而顾不上),至少也得由中宣部的常务副部长把关,且无论这位要员是否属于习派,尽管无耻捧习的势力(如上述主张「高级黑」者)已确认黄坤明是习派「重臣」——出现这种丑闻,真在「重臣」时代,即便不「监斩候」也得贬窜远恶州郡了;其三,像所有过来经典性宣传一样,形式十分精美,但内容粗糙,尤其是对延川县供稿的浇灌现场图片(史料性质),理应让习本人核实——全片算了,这一个「历史点」绝对应该。

 

我认为这次乌龙或曰无心之失是再一次的知识上无可能。关于「知识上无可能」的学术论述,可参见我发表于《民主中国》网刊的文章《知识上无可能——网络时代的商鞅崇拜问题》(二〇一六年九月一十五日),此短文不展开来说。而要引述的文献说法是布尔斯廷在《美国人:殖民地历程》一书中的结论:「凭旧世界的想象设计出来的任何计划,不管多么无私,多么高尚,也不可能包括新世界的种种机会。」

 

基于旧世界想象的设计,是一种知识上无可能!

 

无论「文革」时期的变为林彪扁担的「朱德扁担」还是今天的「庞沄照片」,都是旧世界的想象因素。同样,习近平关于「奉法者国必强」的商鞅主义理想也是旧世界的东西。商鞅之学的失败原因有二:其一,找一种确保法律实行的机制即以一项全能法律保证所有法律有效实施,在知识上无可能;其二,奸民政治既做手段而又是打击对象。后一项更是中国自秦朝以来的「文明诅咒」。比如说,推翻秦朝的诸多力量中以陈吴为始,以刘邦获成果为终。但是,陈吴刘三人均为奸民无疑:前二人可率遣戍之队,相当于现在的村干部或村警;后者则是无赖底子的官聘协理(亭长主捕盗),相当于今日诸种「临时工」。

 

陈吴刘三个无赖之辈,何以大举动以至后者大成功,商鞅奸民政治的逻辑后果也!

商鞅主张用奸民直接治理愚民,但他不可能想象得到从此为中国构造了一个「文明讥咒」。还有,秦虽然禁绝诗书,但不禁绝巫卜,奸民使用巫术要比上层社会来得方便,也比被他们直接统的胡愚民来得要大胆。于是,陈吴有狐鸣呼曰,而刘则有醉斩白蛇的小众神话。简单地说,从秦政激发于商鞅到当下,中国的本质就是「流氓国家」加上「奸民政治」。而在人类文明史上,以流氓得天下(刘邦、朱元璋、毛泽东)、以军阀(如司马炎、杨坚、李渊、赵匡胤、蒋介石)得天下在中国为最。至于亡于外族,实在是一种幸运。

 

奸民政治从「朱德扁担」到「庞沄照片」不仅又一次证明中共国家的知识上无可能,而且,书写课文与策划短片都是奸民政治的基因在那些人脑子里起作用。并且,奸民政治逻辑地让高居被崇拜之端的「大人物」留丑于历史,不管他们自我感觉到多么好的程度,哪怕有「一万个自信」,最终不过是奸民们的掌股玩物。唐代刘知几对这点有所反省,惜未形成系统理论。在《史通·外篇·疑古》中,他说:「观近古有奸雄奋发,自号『勤王』,或曰废父而立其子,或曰黜兄而奉其弟。始则示相推戴,终亦成其篡夺。」

那种在「庞沄照片」发生后立断「高级黑」的行为也是奸民政治的一种反映。所以说,在纷杂的现实世界里,分辨(discerning)尤为重要!这不仅是受启于布尔斯廷关于「凭旧世界想象的设计」与新世界关系之论,更重要的是「分辨能力」乃基督教伦理的一个重大原则,至少我作为一名基督徒是这样认为。没有分辨的能力,批判也是荒谬的;没有分辨的能力,新世界的图式仍会受旧世界的污染。

 

最现实的例证与我最近在《民主中国》网刊发表的文章《基于计量史学的统独辨析》(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有关。即是说,统独首先不是政治地理意义上的,而是思想质量上的。美国从英国独立或者英国未能将北美殖民地统一进大不列颠政治地理,根本原因还是思想因素。美国的独立根本上是诀别欧洲专制主义。布尔斯廷在另一本书《美国人:建国的历程》中所言亦有启迪意义,他说:「它是另一条脱离欧洲思想方式的途径,是旧世界的专制主义的另一种解体方式。」

 

在此,我要从史学角度指出一项巨大错误:所谓的「上诈下愚」之中国传统政治判断是恰好颠倒的,真实情况是「上愚下诈」。上之愚,以商鞅追求一法立而万法行为最;下之诈,以陈吴刘之巫术便宜为最。所以说,被奸民政治套住的国家不得不选择彻底的流氓化,尽管它起初是「部分流氓」;所以说,从商鞅到当下的顶层设计是完全自愚的,尽管设计者觉得自己很聪明。

 

或曰: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国必自愚,而后民愚之。

 

关键字: 綦彦臣 习近平 谎言 朱德
文章点击数: 7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