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丁酉60周年研讨会论文 】  时间: 3/29/2017              

李海霞:勇敢反思 拒绝重演历史

作者: 李海 李海霞

作者:李海霞(西南师范大学教授、右二代)

60年以前的反右运动,海内外知识界都有一些揭露,海外知识界因为自由,说得更加直白和到位,作品也更丰富。现在再说什么扩大化、好心干了坏事、毛泽东是理想主义者、为了反修防修等,都是有意无意的五毛胡扯了。毛共反右就是蓄意毁灭国族智力和良心,以维护其流氓统治。然而,反右运动不过是共产党独裁者发起的多个整人害人运动中的一个。将菠萝眼一般多的大问题结合起来看,将政治问题同其他问题结合起来看,将中国问题和世界性问题结合起来看,我们的思维才会一般化,看到一些普遍的本质。我们不仅要记住血泪历史,而且要有效防止反人类悲剧重演,否则仍然没有实际的对生命和自由的尊重。
 
中国是典型的善于重演历史的国家,自我感觉良好而缺乏理性思维,人称“巨婴”。重演历史的表现举例:
十几次农民战争,造成王朝迭相更替,却没有政治制度和人权的进展。
每个朝代四部曲:夺取政权——较清廉——腐败——被推翻,然后再轮回。
洋务运动是学习西方的技术和工商管理,排斥其政治文化。100多年后经过强烈的反美跳闹,又学习西方的技术和工商管理,排斥其政治文化。
顽固反弹的皇帝情结:毛泽东是未加冕的皇帝,毛的继承人也多是。
皇帝都提倡尊孔读经。现代只要一提倡尊孔读经,就知道有人要做皇帝了。
中共建政前后的历次政治运动,总是一波又一波地整人。整人者又被人整。
瞎指挥从侵韩开始,大的波浪就有合作化、反右、大跃进、文革、侵越、八九屠城、反法轮功、南水北调、建9万座水坝、学术大跃进等。
毛时代的高度思想控制和个人崇拜,毛后几度部分重演,现正在更大规模地重演。
《儒林外史》嘲笑科举制和范进,当代科举制和范进都被恭请回来,大放光彩。
党妈妈打一棒,冤苦悲摧,给根胡萝卜,就感激涕零。再打一棒……每次给胡萝卜都感激涕零。
当年红卫兵任意批斗教授,现在教授任意奴役侮辱伤害学生。得势便现小人相。
中国人见了皇帝,屁股撅得比脑袋高。现在精神上回复传统,在影视中屁股也回复传统。
受灾是歌颂伟光正的大好时机,灾难越大颂声越高。伟光正真想防灾吗?
说伟光正这好那好,说穿了不管怎样都好,因为歌颂现政权的程序早已安好。
 
重演历史的主要因子
 
1、权威人格
 
这是把服从和施加权威放在社会人生首位的人格,说得通俗就是主奴人格。权威包括有权有势的个人和社会习俗,这两者在一个发展滞后的社群几乎总是一致的。
 
权威人格者的人生最高理想是地位特权。他们认为获得骄人的权力、万人仰望是人生最大的意义,甚至唯一的意义,他们无比享受颐指气使出口成法的感觉,官态官腔就是他们的身份证。其中特别贪婪的,认为财富、女性和正确都是属于权力的,拥有权力就拥有了一切。权威人格者天生有强烈的等级意识,反对自由平等,敬上欺下。为了更大的虚荣,在上者程度不等地制造个人崇拜,在下者也顺风倒伏崇拜个人。权威人格者嫉妒心强,仇恨有智慧有领导能力的人,惧怕批评。其社会理想只能是家长专制,最多有个好皇帝梦。
 
他们的是非荣辱道德观主要依据权威的指向而定,或者以自己的利益为标准,服人不服理。如果为了遵从权威的命令或好恶,撒谎作假整人杀人都是正确的。如果不遵从权威,追求真善美都是错误的,“罪”大了可致杀头。集体无意识总认为长上代表集体,维护长上就是维护集体。当权者于是谎称代表“集体利益”,干其想干的坏事。权威人格者心中的美德是听话、奉上、君临式的爱,在敬奉权威的前提下踢开规则争强好胜也是美德。他们有权有势则耍霸道,无权无势则低头弯腰,对上对下是可笑的两面派。他们不存在政府犯罪的观念,政府永远是正确的。他们很少有职责意识,认为当权就是用来捞取个人好处的。为了特权的需要,本能地损不足而奉有余,极尽榨取,真正让工农贫困化。权威人格者对正义的知觉若有若无,如果环境光明监督有力,他们会分辨基本的是非荣辱,道德表现比较得体,有些还会以激进民主派的姿态出现;在环境黑浊失去约束的时候,就尽情放纵邪恶的一面。
如果政府对某些个外国的态度是敌对的,民众就斥骂那国;是友好的,民众就亲热那国;利用其金钱技术而斥骂其政治文化,民众也就又利用又有所收敛地斥骂,一定看着家长的脸色掌握火候。当然不限于对外关系,在一切方面都是这样。“上行下效”,落后国家的特征。
 
许多权威人格者表现出或多或少的反人类倾向,攻击性明显。他们一旦拥有权力,就会打击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暴君黑老大这些反人类痞首,都是十足的权威人格者,有强烈的攻击性。共产黑老大“成绩卓著”,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是他们的杰出代表,卡斯特罗、齐奥塞斯库、金家三祖孙等杀人也不手软。他们不但打杀正义者,连狐朋狗党恩人都视作自己的敌人,同样打杀。希特勒也比不上他们。在红朝始皇毛泽东看来,知识分子和地主富农必须整体加以侮辱迫害,把他们消灭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就服帖了。因为他们是城市精英和农村精英,在社会上受尊敬,少数还拥有最危险的独立思想。给他们的罪名也不仅仅是右派,什么剥削阶级、反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实在想不出名目就归入坏分子。民族资本家叨陪地富反坏右之外的老六,因为他们同国家工业化面子、同独裁者称霸世界的关系太大,故抢其财产和夺其尊严都温和一点。
 
2、狭隘守旧
 
狭隘和守旧是两个手牵手的小伙伴,你看到一个就会看到另一个。有针对性的说几个问题。
 
民族自恋。这种思维以血族内外分是非优劣,凡是自己的就是好的,别人的就是坏的差的;好的一定来自本民族;批评都是恶意的。鲁迅就曾揭露过“爱国的自大”,连自己的癞疮疤都爱。而这种疾病愈演愈烈恐怕是鲁迅没有想到的。内心忌恨民主自由的人,当然无限抬高没有那份传统的民族文化。大陆把民族自恋当作爱国,这个“爱国”不但在国外四面树敌,而且虚伪狭隘到猖狂打压国内少数民族。连国内都分出职位高下、家族学校地区内外和健残之类繁密等级进行歧视,侈谈什么爱国!理性太低连危害自己都不懂,还道是自尊。内心大部接受民主自由的人,对党国烂摊子的看法比庸众多走两三步,可是触到血脉就止步,英雄难过血族关。
 
有人说共产暴政和中国传统文化无关(如颜昌海),有人说,我是中国人,当然要说中国好(不怕撒谎)。连台湾民主派大作家龙应台也说:“我们台湾人才真正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继承者、华人的骄傲、祖先的自豪。”跟自干五周小平争传人身份(2016)……不一而足。中国家国同构的忠君孝亲、崇古奉上,强调了两千多年。不久前某杂志调查,家长对孩子讲得最多的三句话,首句就是“听话”,君不见它跟先圣和政府对人民的要求一样吗?这种文化中长上会无限膨胀,压制和敌对成为正常,这里不产生共产暴政,哪里产生!台湾建立了自由民主制度,价值体系也逐渐转向,各级官员竟然屈尊服务人民,每一毛钱的去向百姓都可以查看,这些确是“华人的骄傲”。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所有反传统事件中最大的事件,而理性如龙应台也不能面对,反说是“传统的继承者”、“祖先的自豪”,这是要气死周礼迷孔夫子和他的一切孝子贤孙的。
 
苏联大作家索尔仁尼琴写了《古拉格群岛》,揭露苏共的集中营的恐怖,对人类认识真相有贡献。可是他在美国政治避难多年,谩骂美国,反对民主,吹嘘俄罗斯文化如何优秀,这又证明他跟他所反对的共产党是同一个血脉。韩国和中国港台也是这样,对于窃国大盗共产党的民族优越感喧嚣发生高度共鸣。
 
种群自恋是人类从猿猴从蚂蚁那里继承来的情感,它有最大的号召力慰藉力,但不是爱国。共产党在八九镇压之后,拼命鼓噪传统文化,无非是为了抵制民主自由,维持自己的专政。民众花了一两年三五年就转过来了,血债也忘了,以为共产党真是爱国,我们不爱党妈妈爱谁!民族自恋的鼓噪在缺乏理性的人们中会赢得最便宜最辉煌的成功,他们对它所包含的小气和仇恨没有抵抗力。即使是反共的。
 
单一思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一些知识分子看到国民党的腐败,就把希望寄托在反政府武装毛共的头上,一心一意要打倒国民党。凡是反对国民党的就认为是好人、同路人,共党表现再血腥也包容了,竟看不到国民政府对民众抗议不发一枪,即便警察挨打。中共统治者学苏联奖励“英雄妈妈”,也不看看本民族多么能生孩子,而臣民就争着多生;统治者只准一胎,臣民就杀死二胎暴力勒索超生罚款。政府奋力弘扬传统文化,臣民就一头栽进传统文化,张口闭口称颂古旧,连对政府的意见也是宣传孝道不够、保护古迹不力,基本没有对贪官恶吏吃人,法制废弛奸商害人这些重大问题的意见。
 
关注一隅。如说到中国落后的原因,就把中国和西方比较,得出的原因是儒家文化影响、闭关锁国、人口太多之类,浅狭。因为没有关注所有民族甚至人和动物之间的差别,寻找能够类推的原因。国内外部分知识分子能看到共产党的罪恶,不错,共产党残暴独裁,是中国现代最大的祸害。但是,这些知识分子有一个强烈的倾向:只反共反马列,不反国人和自己言行中的专制狭隘贪婪忌讳批评等问题。这些德性不就跟共产党的同类吗?共产集团是它们的奇葩,而普通人的水平就是共产革命、极权专政的土壤。永远停留在政治上讨论政治黑暗,深入不下去,人性是政治的根本,应予深挖。共产运动和共产极权的普遍本质、原因、易发国族和防止残暴悲剧重演等等,我们都应该关注。并非反共反专制的人就是有脑子的、爱民主的,他们还有好皇帝派和极权专制派,后者不过想建立自己的极权专制而已。除了好皇帝派态度犹移,民主派和假民主派都会高张民主自由的旗帜。不要忘记,毛共在夺取政权之前就是坚决反对专制独裁、呼吁民主的。当今重庆、大连的老百姓大多渴望薄熙来当政,竟然有人说:不就贪污两千万吗?我们一人凑10块帮他还!民众看到了薄氏的薄薄的恩惠,自己多得了一口饭;看不到厚重的伤杀抢夺民营资本家等罪恶(本人无意挺习,但认为薄上台更可怕)。他们也不想想毛共打杀地主把土地分给农民的恩惠,几年后就拿走了。他们居然看不懂收买民心夺取政权的惯技,也没想到那么贪婪暴戾的人在登上最高宝座之后,没有了约束,只会更坏,怎么可能变好!重演历史的倾向就像强迫症一样。
 
中国一般人尚不能平等对待自己的子女,因性别、成绩、相貌和排行等进行偏爱和歧视,以为当然,要他们认识社会公正,要走的路还远得很。
 
守旧,指对于传统和自己熟悉的东西,不经过理性论证就相信它是好的,本能地排斥新异的东西。它们主要表现为崇拜祖先崇拜传统。上文已有涉及,这里换个角度进一步讨论。
 
儒家的理想人君是商汤王、周文王周武王这些圣人,出了孔子之后孔子就是理想人格的代表。道家的理想人君是黄帝,理想人格代表是老子,统称黄老。两家构成中华文化的主流。圣人们固然有一些优点,可是延续三千多年至今,人们还是匍匐在祖先脚下,言必称孔子。这说明我们的思想道德还不如两千多年以前的孔子,我们循环到部落时代去了?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只有五四时期和八十年代有短暂的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很快就被全国上下否定。不少人说,今天的共产党毁灭中华传统,毁灭中国文化。绝不说共产党令亲子夫妻互相揭发斗争,是毁灭人类基本情感和道德,好像中国传统才有亲人间的互爱。忠君孝亲是传统文化的核心,共产党恰好全盘继承,并且将其发展到极端。文革时对毛始皇的“三忠于四无限”不是忠君是什么!今天所有宣传机器的孝道说教,就是由敬顺父母到敬顺党妈妈(亦叫爱国),因为君的权威较弱,得更多用党的名义。极权专制乃家长专制之最,连你是否有权经营工商业和学校,生几个孩子,说什么话,怎样看万事万物,都管制了。陈谷子烂芝麻换了新的包装,人们就不知道是祖宗文化了。现在下级对上级、学生对老师,恭敬戒惧就像老鼠见了猫,乃至绕道走,倾情弘扬孔子当年上朝堂那副奴才样。当代中国农村,不少地方还保留着过年对老辈子下跪的习俗。共产党作弄得全国世风日下,普通知识分子是呼吁加强孝道的教育,而不是呼吁社会公正。用几千年的奴隶道德来挽救世风,越“挽救”越堕落,脑子霉烂了。
 
近代西方来客曾震惊道,中国木船的样子和吃水近舷的情况两百多年未变。何止两百年不变,国人常称颂“五千年文化”、“五千年历史”、“五千年不变的……”。本人和每届研究生都发生“文化冲突”,年轻人的保守怕变教条不断刷新我的陈见,我慨叹:“我才五十多岁,你们都五千岁了。”
 
在社会理想方面,保守怕变的人们期盼“太平盛世”,只要没有战争,能吃饱,就是太平盛世了。许多人称赞现在中国就是“太平盛世”。至于豺狼当道、贫富悬殊、坑蒙拐骗流行,不管,“稳定压倒一切”。中国人“宁做太平狗,不做乱离人”。可能有些人觉得这有些猪狗不如,又祭起“大同”世界的旗帜。两三千前的“大同”,是选拔贤能者,讲诚信和睦,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有所养,盗贼不起,夜不闭户。这比“太平盛世”要好,但仍然原始而且虚假。它没有平等自由等社会公正的讲求,在家长制下不可能实现那些理想,它只是黄粱美梦。可是,一代代中国人都作这梦,近现代谭嗣同、康有为、梁启超等也作这梦,今天又掀起一波大同梦的热潮。这梦还要重复多少遍呢?
 
崇拜祖先和传统,其实也是崇拜权威一种表现。保守的原因不是什么慎重和爱,而是创造力的缺乏,无力改变世界,也无力改变自己。如果不能创新,保守就是最好的选择,以不发展求安全。中国谚语说,宁可原地踏步,也不走错一步。英语谚语正好相反:宁可走错一步,也不原地踏步。敢于冒走错一步的风险,需要创造力和勇气。西方社会一步一个脚印不断演进,无怪西方历史观是进步论。
 
中国是“皇帝轮流做,明日到我家”,循环不进。小媳妇受气,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婆婆又拿气给儿媳妇受。故历史观是循环论。几年前本人在单位指责申报课题和奖励申准课题的黑暗,领导说:“如果明年你申报到了,我没申报到,就是你得好多万了。这是公平的。”编也要编一个循环论来搪塞,而且循环占公款便宜竟然是“公平”!笔者退出了这不公平竞争。
 
 3、功利主义
 
这里的“功利主义”指一个人做事都是为了自己获得利益,有好处的事可能不顾规则去做,没好处的事情一点不肯做。
 
个人功利主义与奴役掠夺、无道德主义和智力都有近亲关系。蒙昧的商业薄弱的社会,看上去不热衷功利,而一旦人们发现大把的金钱可以用不良手段拿到的时候,个个都变成了豺狼。
 
功利主义者不能把人的智慧和道德发展、人的尊严当作目的,只能把权力荣耀钱财当作目的,自己就是攫取功名钱财的千手怪兽,别人就是自己的童仆婢女。中共及其独裁者,都把人民当作榨取和驱使的工具,折腾得他们生活匮乏至少相对贫困化、精神压抑恐惧。独裁者为了称霸国内称霸地球,饿死整死和驱到战场上打死的同胞近一亿。宪法法律、军队、教育就是维护一党利益的,体育、航天是为一党争面子的,经济上的各种搜刮垄断,把权贵阶级
 
几代人喂得浑身冒猪油,票子可以把他们埋掉并垒起几百个金字塔。而该为百姓做的事,他们就不作为了,没有利益。
 
六十年来由于政府的强力拉动,全国一再刮起急功近利狂风,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这些狂飙中民众做了些什么?每个知识分子做了些什么?
 
他们没有批评抗议,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问题,他们听了党妈妈的教导,真以为这是为了中国的“腾飞”“崛起”,不由分说高举紧跟。功利主义者最是势利眼。大炼钢铁这些不说了。笔者2002年春到北京参加全国科学技术研讨会。大会发言都安排院士,他们都没有新成果,只管鼓吹本单位本部门的丰功伟绩、说大话。本人想吐,休息时找到主持人:“韩院士,这股自吹自擂的风气要不得,跟当年毛泽东要十五年赶超英美差不多。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可是这位韩院士笑笑:“没什么,也需要鼓舞斗志嘛!”他不但不想制止,还巴不得重演历史。两三年后我在研究所直言:“这是在搞学术大跃进!”所长喻××:“我认为没有搞学术大跃进,你说话要有证据!”我说:“第一,科研评价体系急功近利,重数量忽略质量。第二,现在一个40多岁的学人拿出百万字的‘作品’已不稀奇,有什么见解?我还有证据,但是请你说说没有大跃进的证据。”“我不需要证据!”喻教授虎着脸。旁边的张教授卫道有方:“你们再要证据我就走了!”高知应该是全国最理性的群体,可是这场学术大跃进把知识分子都卷了进去,大家挽袖操笔斗宠争荣,翻搅出人类历史上最浩大的学术腐败。两三年前笔者看到有文章提“学术大跃进”,但民间的呼声被认为是错误的、没意义,人们要听的是官方的声音。
 
与此同时是房地产的大跃进,促成了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迅猛上升。泡沫经济的光辉,掩盖了多少暴戾的强迁强拆行为,掩盖了多少被侵害者的呼天抢地,严重者自杀。有人忧惧地说:“只要哪块地被房地产商看中了,觉得有钱可赚,立刻与当地政府谈好生意,推土机就开来了!”没有遭遇强迁强拆的人们却在欢呼伟大中国又出现太平盛世。
 
还有文凭大跃进。大学生由抢手货变成所谓过时货,只有十几年时间。高校都制定计划提高硕士学位教师、接着是博士学位教师的比例,硕士博士毕业生不顾一切往高校挤,不问自己适不适合搞科研。接收单位只看文凭和表上的荣光,通通不看论文本身,据说中国一些大学的博士学位教师比例,早已超过哈佛大学,而科研水平羞于言说。结果高校教师的岗位很快被不适合搞科研的人才填满,后面真有科研才华的人不得而入。更严重的是,高校权钱交易发出的假文凭和“诚信办证”黑店造出的假文凭满天飞。青少年成了没有魂的功利机器,他们为了分数和升学,埋头苦读,抛弃了个人兴趣和家庭义务,更不关心公共事务。多数人读到大学、研究生还不会做饭,野炊洗个菜半天洗不好,菜都洗烂了。近几年他们自称“小伙伴”、“宝宝”,最初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天之骄子”怎么舍得如此自贱?想想他们什么也不懂,倒也对。笔者学校一位美国留学生说他怕爱中国姑娘:“同中国女大学生谈恋爱,有猥亵儿童的感觉。”
 
还有撒钱讨好的对外汉语教学大跃进等,不再举,御用文人们推说假丑恶是“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自欺欺人,他们的职业道德也崩溃了。未见欧美澳洲亚洲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发生践踏诚信、急功近利的堕落潮流的,恰恰是整体进步。
 
理性较差的民族,对先进文化起初是全盘抵制,不多久就开始在生活与技术方面接受先进文化。这些引进直接带来物质生活的好处,无法抗拒。精神的东西,像民主自由和其他社会科学,触及到人性和既得利益者的特权,抵制力量就很顽强。落后民族容易接受高跟鞋、西式服装,买汽车、买电脑、手机、各种电器,用新的技术和建筑材料修起无数高楼……中国新产品新款式的流行最快。例如高铁引进后,比原创国普及还快。手机普及率七八年前就超过了美国。智能手机一出现,众人就忙着换代,现在大陆已买不到传统手机,但是别国还照卖。人们看不见自己炽热的功利主义,也不理解精神进步和社会正义,通常说西方文明就是物质文明,自己是精神文明。
 
重演历史的人性因子还多,野蛮残暴、厌恶劳动、集体主义、思维主观琐碎等都是,有的与上面交叉。笔者只选介了重要的在今日有针对性的三条。它们都来自人类的原始本性。这些问题的总根子是自我中心,长上中心是长上的自我中心,在下者以长上为中心是交出自己的权利换取长上呵护。自我中心者以自己的利益为注意的中心,自然没有什么研究性,很少对真实存在感兴趣,说不上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遇到一事物,只是关心它能不能吃
 
能不能用,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害。因而言语行为每常不真,正义、诚实、宽广、独立等美德很难生长。智慧的锋尖不锐利,道德意识就迟钝,只好一遍遍重演历史。
 
有些爱国者说我们是中华儿女,共产党却引进外国的马列主义来害我们,好像屏蔽了外国的东西就好了。这话的可笑,就像共产党和保皇派指责民主派崇洋媚外,高校教师不得讲外国价值观、外国文化不符合中国特色一样,都咬自己舌头。我们为什么不能挺起胸膛承认,我祖先没有民主自由,今天就是要引进!好不好以理性分,不以内外分。实际上,共产运动和共产极权就发生在这样的国家:家长制传统深厚,理性较差,道德意识薄弱;又有一定文化,能翻译马列的书,至少看得懂“暴力革命”、“专政”这些字眼。它为什么不发生在西欧北美?那里的国民真假善恶意识敏锐,首先内部残杀就不允许,其次剥夺合法财产也不允许。马克思打碎旧世界的观念,他自己并未实践,却投合了反社会分子的权力欲、杀人欲。一些国家的罪恶者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包装了反人类的砒霜,以“为了工农”的口号占领道德制高点,发动暴力革命,悍然武装夺取政权。这得到了企图共产共妻的农村地痞流氓接着是农民的支持,也得到了企图推翻旧世界的青年知识分子的支持。要不是这个理论的金装,反人类分子根本没有由头起事。夺取政权后共产党就对全国有产阶级、知识阶层、最后连同工农实行专政。毛泽东几次得意道,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即造反加专政。其实,造反也是中国传统,每个朝代都借助造反兴起。反人类分子各国自产,唯一多的就是那张华丽的马皮。
 
如果有敏锐的真假观,就会有许多知识分子在民国的抗日、国政和党争中,细心调查研究,把桩桩事实弄个水落石出,拿出大量的统计数据,让民众分清真相和谎言。那么假象就无处可逃。这一点是基本的,它引出下面的认识。
如果有敏锐的是非善恶观,那些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看到中共“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毛不能批评,会认为他们讲平等自由吗?看到残酷的延安整风,严刑逼供整得鬼哭狼嚎,会认为他们有心肝吗?看到国难当头,共产党的矛头
 
仍然对着国民政府,无心抗日;日寇飞机对重庆狂轰滥炸,却基本不炸延安,让“中流砥柱”莺歌燕舞,会认为共产党爱国吗?真诚吗?
 
如果有敏锐的是非善恶观,一般知识分子看到国军抗日牺牲惨重,日本投降后共产党出来摘桃子,毛却反咬蒋介石摘桃子,会认为谁无耻?看到血腥土改抢夺地主富农的合法财产、成批镇压没有反抗的旧军政人员,会认为中共是好人吗?中共建政后,海外知识分子数以千计的来归,明明知道共产党并没有实行其高叫多年的民主,还那么血腥。却要来自投罗网,他们对是非善恶比较麻木不也是个原因吗?
 
全国被打成右派的人,不管是官方说的55万还是别的消息说的180万左右、317万,他们大多经历过民国时期,几乎没有人看清共产党假抗日假民主真凶残真内战爱撒谎的嘴脸,即使看到了一些也忽略过去,一般民众和知识分子是欢迎共产党入城执政的。说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从这个角度看没错。
 
但是如果说知识分子选择共产党是选择民主,就错了。共产党不是以民主选举的方式上台的,其从二十年代末开始的内外打击残杀和掠夺性土改,当然不是民主行为。知识分子爱民主吗?当时确实有不少赞成民主,而他们对民主的隔阂忧惧和对家长制的爱恋也同时存在,通常更多,他们心中的民主概念非常浅薄飘忽,叶公好龙般爱它。共产党的势头很可能取国民党而代之,这是大家都看到的。所以激进知识分子不是革除了权威人格,那不是百来代就能做到的;而是寄希望于新的主子。他们对中共建政后千百倍于国民政府的倒行逆施都接受就是明证。经过更加惨烈深广的文革,经过对法轮功的诬陷和残酷镇压之后,今天知识分子不是更多人向往民主,而是大大相反,
 
绝大多数害怕的是党天下不稳定,他们按党的指导不顾一切拼功名拼钱财,歌唱血族传统,以为人生要义。退回到民国之前、猪狗之间,是那么容易。
共产党执政后大大小小的运动和一贯鱼肉人民的行为,像秃子头上的甲虫那么显眼地摆着,每个人都经历到看到,蒙蔽是蒙蔽不了的。如果有比较敏锐的真假善恶意识,只要知道一两个三个事实,就明白那党是人民的克星了。国内个别人就是这样醒悟的,他们在险恶中践行正义。但是一般中国同胞仍然抱着党的大腿不放,包括多数受尽打击屈辱的黑五类及其子女。“打死叫亲娘”,亲娘情结比斯德哥尔摩情结深厚多了。这是重演历史的最佳天赋。
 
一个不会反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这话我们也许知道。但是人们的理解也就是反思有权有势的加害者的问题,不反思普通人的问题,知识分子都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我们的揭露批判局限在毛泽东、共产党身上。独裁者和各级权贵占人口的比例毕竟很小,绝大多数人是屠宰场的看客和受害者,而这些人往往又在不同时代充当了好用的鹰犬。没有普通人的积极参与,少数个别人哪能把国家把常识搞个翻转?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差不多。从反右到文革,知识分子谁没有批斗过右派,右派谁没有批斗过难友?改革开放后基本没有人反省。笔者导师刘先生在反右时受到系上年轻教师L的猛烈批斗,后来L也做了教授,就住在刘先生楼下。刘先生只希望他来道个歉,就释然了。可是L说:“这是时代造成的,不是我一个人怎么样。”两人僵持到耄耋之年直至去世。L的言论很经典,跟着跑的人都认为自己没有责任。可是,人类文明还是在率先觉悟者的带动下进步。东德垮台后,曾狠心开枪打死翻越柏林墙西逃者的军人,自我辩护也是这种话。可是法官驳斥:你虽然要执行命令,但是完全可以把枪口歪一下!你却没有这样做。结果被判刑。
 
原中顾委委员杨献珍晚年对曾经被自己打过、打成右派的人道歉。他说:“忏悔就是要把自己的灵魂展示给世人去看,没有勇气和自觉精神是做不到的。忏悔是一个人生命力向上的表现,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是否具有生命力的表现。它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是凭着良知诚实地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一个重要标志。”(《一位原中顾委委员晚年的自责与反思》,《百年潮》2002年第9期)任何群体都不是铁板一块。共产党干部居然也有公开反省自己的,且确有良知的觉醒,他也是一个执行命令者。犹太思想家汉娜·阿伦特把平庸者的恶叫做“平庸的恶”,我们可以看见,任何反社会枭雄不倚重平庸的恶都不能成功。
 
将来即使中共倒台了,新的反人类领袖和集团也可能再次出现,多次出现。而严酷的现实是:中共未倒台,新的反人类浪涛也不断涌现。它们一定会借助美丽动人的口号。我们有能力识别吗?有能力抵制吗?我们能生长独立的良知,在各种诱惑下也不会像狗一样跟着主子或新主子干坏事吗?学运镇压之后最深广的一个反社会浪涛,就是无道德主义,以“发展”、“弘扬传统文化”、“爱国”为口号,至今还在冲波峰。它包括假冒伪劣产品与“人才”的井喷,近年又加强了打击维权律师和诬蔑美国民主等。民众是顺应派,爱吃这些挑动原始情欲的毒奶粉。有些人指责反思中国人劣根性是为共产党开脱,他们怕痛了。推崇以专制狭隘功利主义为要旨的传统文化,才是保卫党天下有功,促进悲剧多多重演。还有些人抹了粉称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仁”,不觉自相矛盾。严密专制的文化只能是势利偏心的,不可能是仁爱的,“仁”的虚伪就在于它不讲公正。“爱国”是爱党的别名,没有外患天天叫什么爱国!海外华人的思乡情结可以理解,但思乡不是爱国。对祖国的问题讳疾忌医,是害国。
 
我们能否勇敢大气地说——我爱我的祖国,我更爱真理!我爱荣光,我更爱真理!
 
2017-3-12
关键字: 李海霞 反右 60周年
文章点击数: 6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