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3/31/2017              

因支持香港“占中”的苏昌兰被以“煽颠”罪判刑三年(附判决书)

作者: 刘晓原律师

刘晓原律师:苏昌兰、陈启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今天上午在佛山中院分别宣判。20141027苏昌兰被刑拘,至今羁押二年零五个多月;同年1125,陈启棠刑拘,至今被羁押二年零四个多月。两案曾两次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检察院两次退补,法院五次延长审限(高院批准一次,最高法批准四次)

 

与陈德权(苏昌兰丈夫)去佛山中院参加宣判,陈德权启动车子,盯梢就跟上,村口还停着两辆警车。我们的车出发后,发现后面有两辆小车紧跟。

 

宣判不到三分钟,判苏昌兰有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极为荒唐的宣判,宣读判决书时只读公诉方指控和法院的认定,不说辩护律师辩护观点。宣判后,也不问苏昌兰是否上诉就敲法槌说宣判结束。刚宣布开庭后,苏昌兰向审判长提出有?充辩护意见,也不允许她说。

 

据悉,苏昌兰丈夫陈德权、哥哥苏尚伟离开法院后,说是带他们去看守所会见苏昌兰,没想到的是之后就被限制了自由,说不让家属见我们辩护律师。他俩离开法院时,我在法院等拿陈启棠案判决书,行李还放在陈德权车上,联系不上他,我被迫离开南海。

 

在我离开佛山中院后,苏昌兰案审判长给我打了电话,我问他,为何今天的宣判时间如此之短?为何宣读判决书时,只念公诉机关指控和法院认定,对被告人和辩护律师辩护意见一字也不念?为何念了判刑部分后,也不念上诉期限规定?为何不问被告人是否上诉?

 

审判长称,念了上诉期限的规定。我说,根本没有念一字,宣判有全部录像的,如果我冤枉了你,我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审判长马上转移话题,说要联系苏昌兰的丈夫,安排他去见苏昌兰。我说,你们不是已经让他开车去看守所会见了吗?我的行李还在的车上,你们就叫他走了。这个安排就是担心他出法院之后接受媒体采访。

 

苏昌兰案宣判后,我向法院投诉,但不被理睬。

 

据悉,苏昌兰77岁婆婆(陈徳权母亲)也没回家。中午庭审结束后,老太太与陈徳权、苏尚伟被安排去看守所会见苏昌兰。期间,陈德权在群中发过语音,声音非常地吵闹,说他们已被控制了。我联系佛山中院审判长,问陈德权的下落,他说是法院安排会见,他没有随同。我问书记员,她说会见完后各自离开了。

 

从这两天发生的情况来分析,他们三人应是被警方或街道维稳人员限制了自由。有消息说,守护在村口的警车也没离去。

 
 
2017331C8Md6dtVwAE-bh1.jpg (640×640)
 
 20173311.jpg (900×1200)
 
 20173312.jpg (900×1200)
 
 
 20173313.jpg (900×1200)
 
 
 20173314.jpg (900×1200)
 
 20173315.jpg (900×1200)
 
 
 20173316.jpg (900×1200)
 
 
 20173317.jpg (900×1200)
 
 
 20173318.jpg (900×1200)
 
 20173319.jpg (900×1200)
 
 
 201733110.jpg (768×1024)
 
 
 201733111.jpg (768×1024)
 
 
 201733112.jpg (768×1024)
 
 
 201733113.jpg (768×1024)
 
 
 
 
 
 
 
 
关键字: 苏昌兰 占中 煽颠 香港 判刑
文章点击数: 74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