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2017              

王维洛:中国水库移民的贫困问题——评习近平的百年奋斗目标和措施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201741shuikuyimin.jpg (412×274)

库区移民(网络图片)

 


 

脱贫是习近平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长期以来,中国脱贫工作中的一个大难题就是水库农村移民的脱贫问题。1949年以来中国建造了世界一半以上的水库大坝,迫使至少2600万居民离开故土家园,其中2400万为农村移民。世界水库大坝数量第二位的美国,其水库移民数量仅为中国的二十分之一,也就是说美国所有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总数还比不上一个三峡工程。中国水库移民的贫困问题具体体现在无田钟、无工做和无出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是如何使水库移民摆脱贫困呢?

 

一、习近平的最新脱贫攻坚目标

 

习近平当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总是口不离“脱贫”。当上“核心”之后,更是把脱贫当作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可见“脱贫”的战略地位相当重要。

 

为此国务院于2016年11月23日发出了《“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通知》,明确了到2020年的脱贫目标:“稳定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简称“两不愁、三保障”)。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以上,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简单地说,就是让2015年在国务院扶贫办登记在册的5830万农村贫困人口的人均年收入全部超过中国现行的农村贫困人口标准。

 

中国现行的农村贫困人口标准是2011年经国家统计局测算、各部门共同研究、国务院确定的,2011—2020年的农村贫困标准为每人每年2300元(按2010年价格水平)。按照中国官员的解释,超过了农村贫困标准即意味农村居民跨入小康的门槛。

 

二、中国水库移民高达2600万人,其中农村移民2400万人

 

长期以来,中国脱贫工作(以前称扶贫工作)中的一个大难题就是水库农村移民的脱贫问题,也算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问题。

 

在1949年以前,中国只有二十几座水库大坝,绝大多数是日本侵华期间建造的,没有水库移民问题,也就没有水库移民的脱贫问题。

 

1949年以后,毛泽东从斯大林那里取来了战胜自然的真经,就是建造水库大坝,即可防洪又可抗旱。至今,世界一半以上的水库大坝建在中国,水库大坝的建造迫使至少2600万居民离开故土家园,其中2400万为农村移民。世界上移民最多的水库大坝工程全都在中国,它们是:

 

序号

水库大坝名称

移民人数

1

长江三峡水库大坝工程

规划113万,实际140万

2

丹江口水库大坝工程

前期38.3万,后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丹江口大坝加高,搬迁移民34.5万人,共计72.8万人

3

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

41

4

新安江水库大坝

30.6

5

东平湖水库工程

27.8

 

三峡工程是世界上移民人数最多的水库大坝工程,这个世界纪录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与三峡工程发电量(2016年935亿千瓦时)差不多的巴西和巴拉圭边界上的伊泰普工程(2013年发电量986亿千瓦时),移民人数仅为4万人,为三峡工程的三十五分之一。世界水库大坝数量第二位的美国,其水库移民数量仅为中国的二十分之一,也就是说美国所有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总数还比不上一个三峡工程。维基百科在全世界国家人口列表中一共给出226个国家和地区,其中41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少于三峡工程移民人数。中国政府认为三峡工程搬迁一百多万移民,办到了资本主义制度国家根本办不到的事情,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建设一座水库,造福一方百姓”,每上马一个水库大坝工程时都是这么宣传的,政府也是这么对移民承诺的。三峡工程上马之前,全国政协组成一个考察团视察三峡地区,由孙越崎老先生带队。在秭归,孙越崎碰到了一个小年轻,问询他对三峡工程移民的看法。小年轻表示,支持三峡工程上马,水库淹了他家的土地,他就可以进城当工人了。孙越崎说,这是他们骗你的。小年轻反问道:政府会骗我吗?孙越崎老先生无法回答。如果三峡工程移民在搬迁之后,绝大部分移民的生活比之前有所改善,因水库大坝工程而得福,把这作为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来宣传,也无可厚非。

 

三、中国的水库大坝工程是个制造贫穷人口的机器

 

1997年11月8日江泽民在三峡工程大江截流成功大会上说:“我们在长江三峡兴建的这一世界上规模最大、综合效益最广泛的水利水电工程,将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起到重大促进作用。它是一项造福今人、泽被子孙的千秋功业。它体现了中华民族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展示了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中改天换地、创造未来的宏伟气魄。”造福今人、泽被子孙,一个功德多么大的决策。这和当年埃及总统纳赛尔说的差不多,阿斯旺大坝工程将把埃及人带入天堂。

 

李鹏向全国人大报告说,三峡库区人口环境容量大,113万工程移民都可以就地后靠安置。人大代表战战兢兢地按下了赞成的按钮。但是有哪个人大代表想到,被水库淹没的肥沃的河谷地,后靠地的土地资源大多是贫瘠的山坡地。就地后靠安置就是就地走向贫穷。

 

1994年李鹏宣布,用于113万三峡工程移民的总费用为4百亿元人民币,各地包干。有学者经计算说,平均每个移民的移民经费为3.5万元人民币。按5%的年利息计算,平均每个移民每年的利息收入就是1750元人民币。2013年经国家审计署审核,三峡工程移民124.55万人,共使用移民资金856.53亿元,平均每个移民6.88万元人民币。还是按照这个学者的方法计算,平均每个移民每年的利息收入就是3440元人民币。三峡工程移民应该生活在天堂中才对。

 

可是三峡工程移民生活的真实情况是什么?

 

三峡工程移民在搬迁之后的生活陷入了“三低”和“三无”状态。“

 

三低”就是:收入低于搬迁之前的水准;低于安置地当地农民的水准;家庭生活水准处于当地贫困线之下。

 

三无”就是:无田钟、无工做、无出路。

 

这个总结不是来自境外的敌对势力,也不是来自国内的三峡工程反对派,而是来自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的报告。

 

三峡工程移民的悲惨,还在于他们不是一次性的搬迁,而是两次、三次甚至四次的搬迁。澎拜新闻社撰写的《三峡九章》一文中讲述了一位苏姓三峡工程移民的故事,他的职业是理发师。苏师傅的老家原在三峡库区海拔175米的所谓三峡水库淹没线以下,属于三峡工程移民,他必须要搬迁。苏师傅就按照当时的规划从海拔175米淹没线以下的地方向上后靠,在略高于海拔175米的地方建了一座新房子。建房款项的一部分来自私人借款,一部分来自于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他们家每人只得到了1万块钱,一共六万,而不是宣传的每人3.5万或者是结算的每人6.88万元。

 

但是不久,库水上升到海拔175米,地下水位跟着升高,地面下沉,新房出现很多裂缝,墙体裂缝大门移位等等。再说三峡水库不是平湖,库水随时有可能超过海拔175米,淹没房子。苏师傅的新房成了危房,不能再住了。

 

苏师傅一家必需再搬迁。他在旁边一公里以外的地方又买了一座房子。苏师傅住进第三座房子以后不久,政府便宣布这座房子是建造在滑坡地带上。所以苏师傅必须第四次搬迁。谁能经得起如此的折腾?

 

和苏师傅这样两次、三次甚至四次的搬迁三峡工程移民不在少数。三峡库区的巴东县城被三峡水库淹没,经过四次搬迁才暂时安定下来。随巴东县城一起搬迁的有两万多居民。

 

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使得中国第一个天府之国——关中平原被淹,许多移民被迫离乡背井到贫穷的宁夏、甘肃等偏远地区。这些世代生活在富庶河谷平原地带的富裕农民,成为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口。经过20多年顽强的抗争和利用文化大革命的混乱局面,他们辗转回到家乡。但是肥沃土地已被盐碱化了,而且很多土地已经被政府划分给了部队农场。黄河三门峡工程移民是经过两次搬迁还未得到完全安置的。

 

丹江口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基本是经历了三次搬迁。第一次搬迁,移民被异地安置,在湖北省内的贫穷地区安家。文化大革命中移民回流故乡,他们宁愿在大山中当黑人也不愿意再到安置地去。回流移民的子女都是黑户,连上学的权利也没有。最后湖北省政府不得不做出让步,默认他们的非法回流。十几年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开工,丹江口水库正常蓄水位由海拔157米增至海拔170米,水库大坝加高了14.6米,这些回流的移民需要再次搬迁。丹江口水库大坝工程移民目前的基本状况和三峡工程类似,可以用“三低”和“三无”来描述。

 

新安江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和安置地居民矛盾尖锐,文化大革命中新安江工程移民和安置地居民发生大规模武斗,机枪和手榴弹全部都用上了,造成双方大量人员死伤。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曾对中国水库移民做过一个初步的估计: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中国一共有水库移民1500万人,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移民重建了家园,恢复和改善了生活水平;三分之一的移民勉强可以维持生计;还有三分之一的移民处于绝对贫困之中。

 

根据官方发表的数据,1985年中国水库移民贫困人口比例高于80%,1999年下降到31%,2014年继续下降到15.4%。

 

2014年中国水库农村移民高达2400万人,人均纯收入是同期全国农村人均纯收入的76.5%,人均年纯收入在2300元以下的农村移民仍有370余万人。这一问题在长江流域的中西部地区尤为突出(民进中央网站2016-03-14:关于进一步做好水库移民脱贫的提案)。

 

1985年中国水库移民贫困人口比例高于80%,这个事实就足以证明中国的水库大坝工程是个制造贫穷人口的机器。

 

有些人认为,水库移民之所以不能成功是因为穷山恶水出刁民,水库移民想利用国家建设水库大坝的机会一步登天,他们依赖政府,缺乏创新精神等等。其实根本原因是,中国政府根本不重视移民的基本人权,他们不能参与到工程决策和建设过程中去,他们的财产权利得不到承认,得不到按照市场价格的赔偿。他们的申述得不到公正的解决,他们甚至没有到法院去鸣冤叫屈的权利。在水库移民过程中,移民是绝对的弱者,当水库的水位上升时,所有人都不得不走,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移民陷入贫困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政府移民官员的腐败,大量的移民赔偿资金进了各级官员的私人口袋。三峡库区移民官员因贪污移民资金被判刑的多达三百余人,被执行死刑的两人,被判无期徒刑的多人,被查处的最高官员是负责三峡重庆库区移民的重庆市副市长谭栖伟。重庆巫山县交通局局长晏大彬受贿2226万元(三峡工程搬迁款),占当年全县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以上。承包三峡工程移民新居建造任务的建筑商向晏大彬行贿如此大的金额,上级机关全然不知,还授予晏大彬优秀共产党员称号。晏大彬的案发纯出偶然。由于厨房水管漏水,影响楼下住户,物管人员和警方人士打开房门,在卫生间发现用胶带密封、但已经被水浸湿的现金939万元。其实,被查处的官员只是贪污受贿官员中的一小部分,大量的谭栖伟、晏大彬还在继续吞噬移民的资产。

 

四、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的定义

 

1985年中国水库移民贫困人口比例高于80%,1999年下降到31%,2014年继续下降到15.4%。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到2020年,水库农村移民全部脱贫,没有任何遐想。到那时候,水库农村移民贫困人口问题绝不会拖累习近平的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

 

那么中国水库移民到底是怎么样实现脱贫的呢?中国到底有什么样好的经验,可以让世界来分享的呢?

 

首先是个定义问题,什么是贫困标准?

 

人均年纯收入低于2300元是中国从2011年以来执行的农村人口贫困标准。那么人均年收入2300元是一个什么概念?按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6.3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计算,2300元正好是365美元.人均年收入2300元人民币,就是每天1美元。如果按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6.8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计算,2300元为338美元.每天不足1美元。具体一点,也就是一天能吃10个馒头。

 

从1985年以来,中国农村贫困线标准有如下变化:

1985年:206元人民币;

1990年:300元人民币;

1994年:440元人民币;

2000年:625元人民币;

2006年:958元人民币;

2008年:1067元人民币;

2009年:1274元人民币;

2011年:2300元人民币;

 

从表面上看,1985年中国的贫困线为206元人民币,到2011年的2300元,比26年前增长了约10.2倍,增长速度很快。但同期的GDP则增长了约55倍,同期的农村人均收入也增长了约13倍,贫困线增长不但远远落后GDP,也落后农村人均收入。

 

1985年笔者离开南京大学去德国留学,在南京大学任教时三年后的月工资54元,贫困标准为笔者月工资的四倍。如今同样职务的工资应该在3500元到6000元之间,贫困标准不到半个月的工作。1985年农村粮食收购价格不超过0.10元人民币,2011年农村粮食收购价格不低于1.00元人民币。1985年农村一个万元户是了不起的事,2011年农村一个百万元户也不是一件值得大吹特吹的事。1984年国务院原则批准的三峡工程移民经费为35.47亿元人民币(1984年价),2013年审计署结算的三峡工程移民经费856.53亿元(至2011年6月30日)。

 

下面是中国城市人口贫困标准:

1988年:289元人民币;

1995年:2017元人民币;

1999年:2382元人民币。

 

1988年中国城市贫困人口标准为289元人民币,与中国农村贫困线标准的1985年206元人民币以及1990年300元人民币基本一致。到1999年,中国城市贫困人口标准提高到2382元人民币,比2011年中国农村贫困线标准2300元人民币更高。中国城乡差别大,也体现在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贫困标准的巨大差别。

总之,从1985年到2011到贫困线标准不是越来越高,而是越来越低。贫困线标准越来越低,达到脱贫目标就越加容易。

 

目前世界银行使用的贫困线标准是每天每人1.9美元,这还是绝对贫困的标准。按照每天每人1.9美元的标准计算,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约为2.5亿人,而不是国务院所说的5830万。水库农村移民贫困人口也不是370万,而是1500万。所以国务院在2016年11月23日《“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通知》中强调指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是在“稳定实现现行标准下”的脱贫目标,不是使用世界银行贫困线标准的脱贫目标。如果使用世界银行贫困线标准,到2020年习近平的脱贫目标根本实现不了,水库大坝工程移民贫困人口脱贫目标也是实现不了的。有人指出,中国的贫困问题是被贫困线标准掩盖的问题。

 

五、水库大坝工程移民如何脱贫?

 

关键是采用什么措施让水库大坝工程移民脱贫,让他们从无工做到有工做,从无地种到有地种,从无出路到有出路。

 

水库大坝工程是个制造贫穷人口的机器,水库大坝工程移民是一个个摁住的火药桶,政府靠的是什么,一是专政工具,一是政府颁发的各种移民补助。三峡工程移民无田钟、无工做、无出路,那么他们做什么?打麻将是最好消磨时间的办法,麻将桌上天地宽。依靠政府的各种移民补助,移民吃不好但饿不死、穿不好但冻不死,住不好但还不至于露宿街头,子女能有九年义务教育和他们还享受最低级别的医疗保险。就是移民补助,中国水库移民贫困人口比例从1985年的高于80%下降到1999年的31%,一直到2014年的15.4%。

 

政府发布的移民补助规定很多,主要有以下几个。

 

1986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水利电力部《关于抓紧处理水库移民问题的报告》(国办发[1986]56号)。要求从1986年1月1日起,水电站的电费每千瓦时加价4厘钱,用于水库移民扶助金。同时,也允许从水库取水的水费之外,附加库区移民扶助金。从1986年起,开始执行从电费和水费中加征基金,对水库移民进行补助,使得1985年水库移民贫困人口比例从高于80%的最高点开始下降。

 

1996年3月国家计委、财政部、电力工业部、水利部联合下发了《关于设立水电站和水库库区后期基金的通知》(计建设[1996]526号),规定从1996年1月1日起设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按每个移民每年250至400元的标准,电费每千瓦时加价不超过5厘钱,为期10年。1996年起每个移民每年补助250至400元,使得许多农村移民的收入超过了1994年的440元人民币贫困标准。

 

2001年2月,国务院在新修订的《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中专列了“扶持措施”一章,决定在电价上加价,收取资金,专门用于三峡库区移民的后期扶持。

 

2002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水利部等部门《关于加快解决中央直属水库移民遗留问题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02]3号),针对黄河三门峡、新安江和丹江口等工程移民问题,确立了不算老账、不搞退赔、不重新补偿的解决水库移民遗留问题原则。决定从2002年至2007年,由中央和地方共同筹集资金,用6年时间解决1985年底前投产的中央直属水库农村移民的温饱问题。在六年期间,每个移民补助2500元,其中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各负担百分之五十。

 

2006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对纳入扶持范围的移民每人每年补助600元,一共补助20年。

 

2011年5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2009年就已开始启动编制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三峡后续投资额十年将达到1700亿元,主要用于三峡工程移民的再安置和后期扶贫。2016年仅用于三峡重庆库区的三峡后续工作投资额高达80亿元。

 

如果政府再把移民补助的标准提高一下,或者增加其他一些项目,那么剩下的15.4%的中国水库移民贫困人口也就全部脱贫了。2016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指出:“对于那些生活在贫困地区,又丧失了社会关系和生产技能水库移民来说,在当今的经济环境下,每年600元补助金所能起到的作用已是杯水车薪。”王毅要求大幅度地提高每年600元补助金的标准。

 

从1986年7月以来,政府发布了这么多的文件,用于水库移民,特别是用于水库移民脱贫。那么政府的移民补助来自何方?来自政府在电费或者水费中加收的基金,特别是“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就是说来自政府向百姓征收的一种特种税,最高平均每千瓦小时耗电征收1.491分。

 

六、结束语

 

习近平制定脱贫目标,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这个目标是很容易实现的,因为标准太低。而且实现这个目标是毫无意义的。从水库大坝工程移民的贫困人口来看,到2020年他们将全部脱贫,每人每年收入都将超过2300元,但他们依然处于无田钟、无工做、无出路的绝望状态。水库移民贫困人口的名义收入的提高,不是依靠他们创造的劳动值价的提高,而来自于纳税人的资助,他们获得是暂时填饱肚子的鱼,而不是捕鱼的技术,他们永远不能摆脱依赖资助的贫穷状态。

 

如此的脱贫,不是可持续的脱贫,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脱贫。



关键字: 王维洛 水库移民
文章点击数: 15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