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4/10/2017              

戴耀廷:香港由民主300+到民主500+

作者: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林郑月娥已讲了要在831框架下才重启政改,现行由小圈子选特首的不民主制度,或要到2027年才有机会改变。有甚么方法能迫使中共提前启动政改呢?现在能想到的方法,就是令中共再难操控2022年的特首选举。有方法吗?

 

一直以来,中共主要是透过定义选委会的四个界别及其分组界别、各分组界别的选民基础、分配各分组界别的席位数目,确保整个选委会受操控,令中共信得过的人能当选特首。即使建制派选委有一些是不听话的,局面总还是受控的。

 

在今次特首选举,因民主派选委的数目接近三成,令操控工作困难得多,中共要比过去更早及用更大的力度箍紧建制派选委。在中共强力箍票下,林郑月娥好像比梁振英得到更多支持,但中共已可能在建制阵营内种下更大的抗命种子,因不少建制派选委本是支持同属建制的曾俊华,现在不情不愿地支持了林郑月娥。在选委会这种小圈子选举,原来连建制派选委也不能有自由意志。

 

如果民主派选委的数目能进一步由300+增至500+,即超过500席,那么中共要在2022年特首选举继续操控结果,就会非常非常困难,虽未至于完全不可能。但要有超过500名民主派选委,可能吗?

 

民主派选委的票仓主要集中在第二界别专业界别的十个分组界别,专业界别共有300名选委,每个分组界别各有30名选委。在今次选举,民主派选委全取了五个分组界别的席位:教育界、法律界、高等教育界、卫生服务界、信息科技界。在会计界、医学界、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工程界都取得一半或以上的席位,惟独在中医界的席位较少。若在未来五年,民主派能在这十个专业界别下更大工夫,能全取300席不是没可能。

 

 

 

2019区议会选举是关键

 

在第三界别的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分组中,民主派选委全取社会福利界的60席。在宗教界中,天主教及基督教各占10席,因采用抽签方法产生选委,认同民主普选理念的选委也有不少。在第四界别的政界中,起码有30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也是选委。若能顺利取得这些席位,民主派选委或认同民主普选理念的选委加起来超过400位。但如何才能超过500人呢?

 

若是在第一界别的工商、金融界中的不同分组界别,及第三界别中的劳工界及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中各分组做工夫,可能增加一些席位,但取得突破性成果机会并不是太大。

 

最大的机会是第四界别政界中的港九各区议会和新界各区议会。港九各区议会共有208位民选区议员,由他们选出57名选委。新界各区议会有223位民选区议员,由他们选出60名选委。换言之,只要民主派在201911月的区议会选举,在港九和新界各区议会分别赢得105个和112个或以上的民选议席,民主派选委在2021年的选委选举中就能全取这117个选委席位。

 

当然要达到这目标绝不容易,但若能做到,民主派选委就可以在2022年的特首选举中取得超过四成的选委席位。当然单凭500+民主派选委,仍不足以决定最后的结果。但因那已相当接近临界点,那会对建制派中一些有了抗命精神的选委,产生更大诱因不跟从中共的指挥棒。这也表示,中共要操控2022年的特首选举会更加困难,只能用比今届更大的力度去箝制建制派选委,但箝制越大,反弹必然会越大。而且民主选委能增至500+,整个现行制度会变得非常不稳定。除非中共把特首由选举产生改为协商产生,不然那一定要启动政改的程序,改革特首的选举制度。

 

能由民主300+变为民主500+,是争取真普选的重要策略,而争取真普选的关键一战,就是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

关键字: 戴耀廷 香港 选举 民主
文章点击数: 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