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4/11/2017              

练乙铮:论「浅蓝人」躁动和红资犯港

作者: 练乙铮

2012年香港「管治脱轨」:统治阶级内部小板块骑在大板块头上,政经力量比例颠倒、失衡,派系撕裂;这局面至去年底随梁特被筛出局而结束。上月特首选举虽由打着强硬路线2.0招牌的林郑胜出,但唐营骑劫下届政府势成,统治阶级将会在修补撕裂、休养生息的幌子之下恢复内部平衡。

 

从北人观点看,排除了梁氏极左干扰,更有利拉拢中间派,推动23条立法,集中力量对付生生不息的民主运动和风起云涌的分离主义思潮。这个如意算盘打不打得响,要看香港民众今后的政治态度。笔者认为,在是届特首选举前后,有两个社群的心态出现微妙变化,一是浅蓝群众开始反阿爷,一是本地大资产阶级用上「本土」语言反红资。本文分别就此两点作分析。

 

 

 

「港猪」躁动 化身薯粉

 

特首选举期间出现「曾俊华现象」,揭示出重要讯息:「港猪」(浅蓝民众)也是可以动起来的,而且这次他们起码在情绪上于有意无意之间站到了本地统治阶级主导力量──阿爷──的对立面。这些人的数目大约有多少?一时的情绪躁动会多大程度上影响他们今后的政治立场?

 

零星报道、道听途说,都指曾俊华支持者当中包含了这种浅蓝民众,但爱国派不采取这个说法,而一口咬定薯粉都是民主派化身。一些简单数据不仅有助判别孰是孰非,还可从中估计出浅蓝组群的大小。

 

32024日之间,港大民研中心做了今次特首选举民调最终回,结果有56%选择曾俊华,9%选择胡国兴(二人合共得65%),29%选择林郑月娥(齐头数算30%)。这些数字与绝大多数其它民调脗合,而近年立会普选结果,一般民主反对派(泛称黄丝)与保皇爱国派(蓝丝)的支持者百分数也分别是55%45%

 

对照这两组数字,大家就会问,45%人口是蓝丝,为甚么林郑只录得30%支持?答案是,有45%-30%=15%的蓝丝把心中一票(手里无票)投给曾俊华或胡国兴。这15%应该就是所谓的「浅蓝」,其政治特征是:支持曾俊华的竞选纲领──即接受8.31政改框架、接受23条立法,目前也接受小圈子选举,但不接受中共露骨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注意:浅蓝这15%,基数是18岁或以上的所有香港居民。若以所有薯粉为基数,则浅蓝占了15/56=27%(笔者的一位在曾俊华竞选办当全职义工的朋友说,约有三成左右的薯粉是浅蓝,与上述推算脗合)。如果仅以所有蓝丝成年人口为基数,则上述浅蓝的比例为15/45=1/3。也就是说,蓝丝当中,有1/3的人在这次特首选举中站在了阿爷的对立面。这就是北京一意孤行把低民望的林郑抬上轿的人心代价。而且,这种人心代价不会是一次付完了事的。

 

曾俊华的造势活动越到后期,支持者越表达强烈的对曾氏的爱戴,不少人甚至在败选的时候潸然泪下。一些民主派中的「原则派」埋怨「策略派」的人假戏真做,其实是误会了;真情爱戴曾俊华的,九成都是那些浅蓝人。甚至,我们可以说,这些人过往投票予保皇党,是一种不得已的「含泪支持」(因为更不喜欢民主派),如今发现真爱,于是情不自禁。

 

 

 

 

 

浅蓝形成主体意识

 

浅蓝人不喜民主派,一是认为他们迂腐不实际,向阿爷要真民主,不啻与虎谋皮,反中不成反累港;二是认为民主派太「左胶」,搞福利环保「车毁人亡」。但他们不是深蓝,到底对阿爷有戒心,害怕大陆那一套搬来香港,即是有一种「港猪」本土情意结。因此,政治上他们既是现实的,同时是恐共的,忍中不亲中;经济上则倾向自由主义,有一种进取的「狮子山精神」,觉得人要过好日子就要咬紧牙关靠自己。

 

这样动情的薯粉主要来自中上阶层:住屋苑,教育水平高,做小生意或是专业人士,不享社会福利,脱贫却不完全离地,或称夹心阶层;另一些则是正在努力求取、有信心进入夹心阶层的次中产。曾氏的履历和选举语言,完全符合这两种人的口味。他们觉得财经官员hea一点就好,千万不要学老董那么「7/11」;2011年预算案被福利派议员猛攻的「注资强积金事件」里,他们很可能就已经是支持曾的。对曾俊华那股抗中而无挑衅性的体育本土主义,他们更是深有共鸣。

 

如此,浅蓝薯粉无疑是一些提倡「中间路线」政客以为的理想票源,但曾俊华能够让他们心动而这些政客不能,有一个深刻原因。曾氏以建制之身走向中间,过程中不惜「逆鳞」:西环三申五令劝退,他就是不理,表现出一种名士风流,不似后者多从泛民走向中间,过程中不断向阿爷示好。

 

曾经沧海难为水,发现过、爱戴过曾俊华的这种浅蓝人,下次选举显然不再会有胃口投刘江华;这还没计算这些人这次赢了民意却输了选举,等如给专制政权搧了一巴掌。以后的任何选举,要是候选人当中没有一个像曾俊华那样的人,这些已发展出主体意识的浅蓝人会干脆不投票,或者把票投给一位浅黄名士。如此,京港当权派就要不断付出人心代价。

 

上述浅蓝人并非唯一因京港当权派在这次选举中的表现丑恶而离心的组群,只不过他们的人数可估算,政治心态变化也较易推测而已。至于中蓝变浅蓝,浅黄变深黄,深黄变自决,自决变港独,一整串政治移位,也是当权派无可避免要付出的人心代价──世界上无免费午餐。这个政治心态连锁位移对独派最有利,因为独派处在位移终点,只有进账没有流失。然而,政治光谱并不说明一切。

 

 

 

红资犯港 港资变「本土资」

 

自由党田北俊最近说:「大陆资本已经进占本地民生日用各行各业,控制香港人起居饮食一切方面,以致未来民主改革更难实现。」这番「本土捻」味十足的话语,言下之意是,红资公司雇主和高管,会加紧利用雇员的弱势,操控后者的投票意向。事实上,这种政治压迫已从中资公司扩散到一些非中资公司,香港人早就知道,但说话出自唐营大家族掌门人之口,而且把红资的态势描述为铺天盖地,折射出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被压迫感。

 

田氏更说:「中资在港天价买地,已令本地不少财团『无位企』」。这无疑是比草根阶层被水货客、拖箧党连累所引起的日常生活不便更为严重而直接的财经压力。终于,北京的赤化步伐逼得香港的大资产阶级亦萌生本土意识。这个变化,比政治光谱上的位移更能影响日后香港政局发展。

 

小市民、草根人面对赤化,会感到无能为力,便是社运针对这个问题,也不一定能有效应付。在经济环节,一间一间公司染红,一笔一笔的地产资源落入红资口袋,小市民、草根人更只能眼巴巴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当本地大资本受到红资威胁而本能地觉得需要抵抗的时候,经济环节的反赤化运动就有了可能。

 

反赤化运动的动员面从草根、中产一直伸延到资产阶级,形成一种本地从未有过的抗争结构;在这个跨阶级结构之上导引出的抗争组织、行动形式和具体争取目的,都是目前无法想象的。这正好为苦于无法突破二十年来政改闷局的社运人提供「脑震荡」。现存反对派政党若不能担起这个抗争的领导责任,很快就会被民众边缘化。但另一方面,新兴本土抗争组织实力未足,难支大厦。

 

泛民政党此时要注意的是,反红资不只是「本土」问题。试想,有一天香港真的实现真普选了,但选民却受雇主逼迫,只能票投亲共候选人,那就等如取消了民主普选。所以,反赤化反红资,其实是港人争取民主政改的核心一部份,民主政党不能视而不见。

 

跨阶级「抗红统一战线」?

 

为刺激思考、理解问题的难处,容笔者提供一点参考。香港面对红色资本全面进袭,社会各阶层从草根到资本家都受威胁,始终会组织起来反抗,打一场没有硝烟的御外战。世界范围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面对外敌入侵,通常都会组成一个跨阶级的战线,如国民党组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越共组织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等等。香港会否出现类似的反红资御外统一战线?

 

答案很可能是个斗大的「不」,因为香港还不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而香港大部份民众想抵御、抵制的红色资本,占港人三成的深蓝派还以为是「自己人」的东西,甚至引以自豪。如何处理这些困难,显然是本土派以至所有社运人都得面临的挑战。

关键字: 练乙铮 中共 香港
文章点击数: 22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