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4/12/2017              

林忌:美联航辱客的 华人迫害妄想症

作者: 林忌

(时事评论员 林忌)

 

 

 

美国的联合航空安排混乱失当,为了安排四个职员乘搭航机,竟要求四位已通过安全检查坐上航机的乘客「落机」,赔偿安排不足以吸引乘客自愿弃位,竟然强行抽签,选中了69岁的越南移民、职业为医生的David Dao。事发后,联航以往辱客前科纷纷被翻出,如白人富豪原价买头等机票,已上机在饮飞机提供的橙汁时,同样要让位他人,被威吓必须下机,必要时会以手铐对付等;各国人民纷纷表示杯葛,联合航空股价应声下跌,除了有乘客听到在争辩的过程说「我被选中因为我是华裔」的道听涂说,表面证据和种族根本无关,但华文传媒却把重点放在「歧视」,不少有公信力的本地传媒,甚至把本为越南难民的事主说成是「中国人」。

 

事件的重点是无论机票「超卖」,或者有突发事件要改动机位,正常的做法「先到先得」,不应赶已上机的乘客落机,或必须以重赏作赔偿。没有人自愿让位,事实说明800美元的「优惠券」没有吸引力;另外,航空公司利用美国在911后反恐的安排,对一切拒绝离开机舱的乘客,以对付恐怖分子级别的暴力对待,这是滥用国家反恐来掩饰公司行政失当,这两点才是问题的关键,而不是根本无关的种族歧视。

 

 

 

华人自己歧视自己

 

歧视当然无处不在,例如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南亚裔人,经常被当成是外人歧视;然而「华人」的问题就复杂得多,例如中国游客在冰岛破坏环境堆出「中国」字眼,在美国的官方大楼升五星旗,在泰国泼水节举五星旗,以至把别国土生土长的华裔诺贝尔得奖者叫作「中国人」。于是「华人被迫害」变成了循环论证:首先华人当自己是「中国人」,不愿融入当地社会,自称是「华侨」,只是「侨居」于别国。但当别人也当你是中国人时,华人就高叫「被歧视」,不被当成「自己人」而是「他者」。这岂不是华人歧视自己吗?一方面要别人不歧视你,一方面又要自视为「中国人」,这种矛盾就是「华人」的悲剧来源。

 

事实上越南与中国有共同的历史,由秦至宋都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即使越南人与华南一带的「中国人」有血缘关系,都属于「大中华」,但绝不能再把越南人称为中国人,这是普世的常识。一如奥地利与德国原本都属于「大德意志」,却因为历史发展,俾斯麦以普鲁士为尊的「小德意志」,排除了奥地利而成立德国,虽然大家血统一样,语言同说德文,除纳粹时期外,即使奥地利人与德国人在种族上同属日耳曼人(German),例如出生于奥地利的前美国加州州长阿诺舒华辛力加,你只能以「奥地利裔美国人」来称呼,而绝不能称他为「德裔美国人」,更不能称之为德国人或日耳曼人。这是当下文明绝不能接受的种族主义,但华人却停留在这样的种族主义之中,不断高举血统论,如诺贝尔奖就沾「杰出华人」的光,以至遇灾难报道则关心有几多「中国人」或「华人」死伤,是极为可悲的。

 

然而,华人对自己国家认同的混乱,多少与《中国国籍法》有关。中国的政策为不承认双重国籍,但「不承认」的意思是当你的外国国籍不存在,当你的外国护照为「旅游证件」,即除非你能够排除万难成功申请「退出中国籍」,政府都当你「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种「不承认」与印度的不承认双重国籍,是完全两件事。印度的法律规定,凡印度籍人士得到外国国籍与护照,将自动丧失印度国籍,相关人士必须交出所有印度的护照与身份文件,否则将触犯刑事法律。因此,如香港出生而得到英国公民身份的印度裔艺员乔宝宝,绝不可能同时拥有印度国籍,但中文维基百科仍然维持这种错误的分类,传媒仍常把香港的南亚裔称为「印巴籍人士」,凡见「非黄种人」则称为「外籍人士」,是不应再犯的错误。

 

当年越南船民来港时,即使拥有「华人血统」,也不被当「中国人」看待,不能因此而留港。David Dao由越南难民变美国人,今日香港的传媒却「抽水」讲血统说是「中国人」,这种做法实于情于理不合,必须戒绝。

关键字: 林忌 美联航 华人
文章点击数: 3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