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鸣 】  时间: 4/13/2017              

韩旭:习近平为何不给王岐山“一票否决”权?

作者: 韩旭

习近平惧王岐山扩权

自王岐山上台以来,中纪委在中共人事任命的发言权越来越大,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凡提必听”成为新的政治规矩。随着十九大的临近,王岐山为了加大自己的影响力,在十八届中纪委第七次全体会议的工作报告中提出“抓住产生党的十九大代表、中央‘两委’委员和省级领导班子这个重点,把好政治观、廉洁关”,“对政治上有问题的一票否决”。这是王岐山二○一七年的工作部署之一,应该也是他工作的重点,因为自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后,中共的各级部门都在为十九大的顺利召开准备着。

王岐山在报告中以落实党中央“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必听,线索具体的信访举报必查”的要求为由,提出让中纪委对问题官员拥有“一票否决权”,试图让其列入中纪委会议公报中,获得高层通过。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小问题,它是改变权力运行的格局。尽管王岐山说的很婉转,理由也很正当充分,而且仅限于政治上有问题的,对政治上没问题的或者有其他问题的纪委没有否决权。

中共人事一直是暗箱操作,缺乏透明与监督,如今中纪委拥有广泛的权力,犹如明朝的“东厂”。一个官员有没有政治问题,完全可以由中纪委说了算,这是一个巨大的制度漏洞。如果再给予中纪委一票否决权,那王岐山可以变相控制中共人事权。

过去要求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必听,今天要求对政治有问题的一票否决,明天就可以要对所有有问题的官员一票否决。按道理说,有问题的官员就应该一票否决,中纪委在这一点上没错。但在如今全民皆腐的情况下,哪个官员又没有问题呢?恐怕很少。那最终这个“一票否决”会变成打压异己的工具,正像如今搞的选择性反腐一样!

王岐山的“纪委系”崛起

十八大以来,中纪委的权力一直处于极速扩张的状态,已经成为最有权势的部门,王岐山的权力也空前强大,其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已从名义上的老六,实际上跃升至老二,“习王”体制呼之欲出。王岐山通过派驻纪检组和巡视组把权力渗透到了各个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包括人大、政协、国务院、中宣部、中组部、中办等部门。只要他想渗透进去的地方,都可以渗透进去,甚至部队也不例外。虽然部队是习近平的专属领地,他不可能让其他常委也染指,但王岐山却能成为例外。因为军纪委书记是中纪委的副书记,要接受中纪委书记的领导。或许十九大以后,习近平为防万一,可能不会再让军纪委书记进入中纪委任职。

随着王岐山权倾朝野,那些为反腐立下汗马功劳的纪委官员以及他过去的手下纷纷得到重用,并不断得到提拔,一个新的派系──“纪委系”正在中共政坛逐步崛起。如果王岐山在十九大上继续留任,那以后他们这一派系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大!这不可能不引起习近平的注意。

习近平在十八届中纪委第七次全会的讲话中并没有提到“一票否决”的问题,也没有说到“严把政治观、廉洁关”的问题。全会公报中虽然说到了“严把政治观、廉洁关,防止干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但没有把王岐山所提的“对政治上有问题的一票否决”列入公报中。这显示出习近平等中共高层并没有同意给王岐山“一票否决”权。

王岐山十九大留任充满变数

人事权是中共极权体制一个非常核心的权力,习近平怎么可能轻易给予别人?虽然王岐山看似很低调,但其权势已经显现出功高震主的迹象,这是习近平不得不防的地方。从这点也可以预见王岐山能否在十九大上留任充满变数。

另外,一般工作报告,不管是国务院还是最高法院、检察院,都会对过去一年的工作进行总结,也会对今年的工作进行整体部署或规划,王岐山的中纪委工作报告也不例外。可是王岐山在他的二○一七年工作部署中只谈了上半年的巡视规划,却没有谈下半年,因为下半年要召开十九大,政治局要换届。如果他确定能够留任的话,完全可以规划全年的,因为按照惯例,中纪委一年一般可以巡视三次,下半年至少还有一次巡视工作。从这里人们可以看出,王岐山对自己能否留任也没有底。

虽然传言王岐山说自己不想再留任,但从他内心里讲,从他很着急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来讲,他还是很想继续干的。在今年两会上,他是分组审议时唯一提到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政治局常委,并且大胆公开讲出“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的偏左言论,一改以往他在公开场合展示给人的开明右派形象。他这样做显然是为争取留任,是在向偏左的习近平靠齐。

尽管现在打破“七上八下”的氛围很浓,王岐山留任的呼声很大,但呼声越大的人往往越容易跌落,一如十八大前的汪洋和薄熙来!一个确定无疑要留任的人或一个彻底没戏的人,是没有必要搞这么大声浪的。声浪越大的人有时候恰恰说明了他的可能性在降低。

关键字: 王岐山
文章点击数: 24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