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4/13/2017              

吳戈: 權力的春藥

作者: 吳戈

在法治倒退和警權泛濫下,類似名為特勤,實為流氓打手的現象只會愈演愈烈,激化社會矛盾。

近年,大陸公眾的身邊,一種特殊身份的力量逐漸泛濫。他們身穿警察的黑色戰鬥服,卻不是警察;警察總還有一些保民助民的職能,但他們很少出現在這些場合,更多地是以群體的形式出現在強拆一類與民眾暴力衝突的時候;他們的其中一些有正式的身份,叫作「協警」,搞笑的是他們卻從來不以任何細節暴露他們的非正規地位,相反,他們盡最大可能模糊自己與正式警察的區別,目的當然只有一個:求得警察的威懾力和執法權,後者中最重要的又莫過於合法使用暴力權。

警察明知道法律從未給協警執法權,但警察人手不夠,更奇缺幹髒活的幫兇,因而對他們的行為從來是心照不宣,只有惹出事了釀成輿情,才會舍車保帥地拋出這些所謂「臨時工」以平民憤。

當然,在外觀上,協警也總不能跟正式警察完全一樣,因而他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個再合適不過的頭銜——特勤。

原本,特勤在大陸警方有多種含義,比如消防部隊都有特勤中隊一類編制,指的是主要擔負應急搶險救援任務的人員,相對於滅火這個消防部隊主要任務,他們是特殊勤務。武警特勤則是特勤一詞混亂的始作俑者,一開始是在武警內衛部隊中設立特勤中隊等編制,應對劫機等嚴重暴力犯罪和恐怖活動,設在省總隊直屬機動支隊下,也有設特勤支隊的情況。然而這實際上就是特警的職能,卻由於公安系統內迅速設立了自己的特警編制而出現名稱的重複。

當然公安也有理由,武警的調兵權用兵權控制嚴格,城市反恐當然還是有自己的特警好用。而武警事實上的特警編制雖然逐步叫響了各種「突擊隊」甚至「女子特警隊」的名頭,終歸不能在法定的武警8大警種之外新增一個「特警」,「特警」是公安的力量已成定局。另外,大陸公安還有一個近音但不同意的術語,「特情」,說白了就是線人和耳目。

當前大陸公安泛濫成災的「特勤」顯然是為掩飾濫用協警現象而擅自亂用特殊名稱的結果。現有公安系統的特勤編制內當然不全是協警,但主要力量顯然是合同制聘用的此類人員,沒有警察正式編制和警銜,或者美其名曰警銜均為見習警員,其核心任務也很簡單,就是維穩。

對這一現狀,大陸近年的地方報章公開報道一些社會衝突事件時,也遇到過完全不是公安系統的勢力身穿種種黑皮濫施暴力的情況。為避免擔上不相干的責任,地方公安部門此時甚至會專門澄清:系統內沒有身著「特勤」字樣的警務人員。

在這種案例中,這種人往往自稱特警,可制服上明明又印著特勤字樣,被質疑身份時竟然撒腿就跑,被扭送派出所時則默不做聲。而公安還會好心地指明:這種衣服在普通的勞保商店就可購買,身著此類服裝的一般為保安、保鏢或是城管臨時工等。

最惡心的是,大陸這種制服混亂不一,有的寫著特勤之外,還用拼音寫上「TE QIN」,更有不少恬不知恥地寫上SWAT(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的英文,給全球特警一個莫大的羞辱。而大陸粗製濫造的各種百科網站上,更增加了「特勤警察又稱特種警察」的混亂解釋。

實際上,早在中國軍隊2007年大換裝時,官方就表示過意圖之一就是軍裝及其仿製品泛濫,造成軍隊外觀辨識度大降,權威性受損。其實比軍隊換裝更早的大陸公安更是早就再次經歷了警服權威的流失。雖然制式警服不得仿制,但所有需以權壓人的機構,特別是警方自身嚴重依靠的保安等外圍治安力量,自創的服裝都迅速模仿新的警服,而警用大衣這類似是而非的標記更是迅速普及到所有看門大爺的身上。

這一切的背後無非是對權力,特別是暴力權的追逐,在法治倒退和警權泛濫的情況下,類似名為特勤,實為流氓打手的現象只會愈演愈烈,更加激化社會矛盾。

類似的,還有中央國家機關編制的縮減,作為上屆領導人的遺產,在新的權力版圖下,同樣再次出現機構疊床架屋,權力交錯紛亂的回潮。只要權力來源不變,這一切都只是一個死循環而已。

关键字: 權力 春藥
文章点击数: 2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