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5/2017              

桑杰嘉:强拆佛学院和取消母语教学的背后

作者: 桑杰嘉 桑杰嘉


 

2017414qiangchaifoxueyuan(1).jpg (553×737)

强拆中的色达佛学院(作者提供)


 

最近在图伯特(西藏)发生的两件事情引起境内外很多人的关注。一是中共坚决强拆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学色达佛学院,二是中共向图伯特母语教育的最后孤岛发起攻占令——“双语教学转型提质工程”。

 

以上这两件事情在境内外图伯特人和国际社会引起了关注,特别对驱逐数千计的僧尼和强拆僧舍事件包括联合国人权专家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委员会、美国人权委员会、美国国务院以及各国议会议员等进行了质疑和谴责。但是,中共一意孤行,继续按计划到前9月只能留住5千名学员,其佛学院的百分之七十五的学员要驱逐,并将摧毁其住所,因此,如今展开加大力度驱逐和强拆。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双语教育转型提质”改革问题受到境内外图伯特人学者、专家和知识分子的严厉谴责。特别是境内学者纷纷向州政府书记发公开信要求停止这一政策,继续进行双语教学政策。在网上发布了“写给青海海南州委书记的30封信”等。

 

中共一方面在严厉的打击图伯特传统的教育中心色达佛学院、亚青佛学院等,另一方面又在现代教育体系中重击图伯特语文,其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中共心知肚明。

 

 

打压传统教育

 

色达佛学院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2万多名僧尼和俗人学习、研究和修行佛法。在特殊情况下学院可容纳多达4万名信徒。作为学习、研究和实践图伯特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色达佛学院吸引了来自中国、泰国、台湾、香港、新加坡、蒙古、马来西亚、韩国、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国家的众多学员。在图伯特境内外具有极高的知名度,由于中共严格限制图伯特佛教和传统教育中心三大寺(色拉、哲蚌和甘丹寺)等的人数和课程,因此,众多学子集聚色达佛学院学习、修行,其佛学院的规模也日益剧增。

 

在图伯特,寺院和佛学院是继承发扬佛教、传统文化的主要基地,是博物馆、文化中心、心灵洗礼和精神归宿。特别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色达佛学院开展了很多慈善服务项目,佛学院的大德们开办学校,推广母语和传统文化,化解社会纠纷,提倡团结等等。还有佛学院的堪布们在中国各大院校、国外传播图伯特文化精髓。这对中共实施殖民政策、文化灭绝,以及最终实现消灭图伯特民族是直接的阻力。因此,中共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色达佛学院的规模更是中共眼中钉,肉中刺。这从色达佛学院的经历可以证明,色达佛学院第一次遭到打击是2001年,当时强拆了两千多座僧舍,之后2002年、2004年、2013年、2016年,2017年始终实施强拆和驱逐。

 

在色达佛学院进行中的驱逐和强拆是按2016年《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整顿清理工作》计划实施的。该整顿清理工作计划共分七步,其前六步在2016年已经完成。其中第七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2017年9月前完成驱逐和强拆任务佛学院的学员控制到5千人,寺院管理和学员管理机构中安排政府官员,并且,对佛学院实施政府学校管理方式。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如今中共加大驱逐和强拆速度,据媒体报道至今色达佛学院已经驱逐了4千8百多人。至今已知三位尼师抗议驱逐和强拆自杀。最近四川省官员也亲临色达佛学院指导驱逐和强拆工作。佛学院的负责人向僧众公开的演说证明中共以如果抗命将彻底摧毁佛学院,驱逐所有僧侣等恐吓,并下定决心9月完成驱逐学院和强拆任务。

 

2017414qiangchaifoxueyuan(2).jpg (554×739)

强拆中的色达佛学院(作者提供)

 

中共强拆和驱逐色达佛学院的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际人权组织、宗教组织、政府和议会纷纷的谴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別程序委员会向中国政府质询了关于色达佛学院和亚青佛学院遭大规模拆毁问题。六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联合国人权专家在特別报告上联署簽名,要求中国政府回应相关问题。

 

色达佛学院索达吉堪布说:4月计划拆除房屋3325间,未来将要拆除的数量不明,非四川本地学生将陆续遣返。最终佛学院会留下仅5000名学生和6000栋房屋,以控制规模。他说,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哪怕你哭得很大声也不行---

 

打压现代教育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提出“双语教育转型提质”改革后,遭到境内外图伯特人的批评,很多专家学者纷纷写公开信质疑、批评和强烈反对。

 

中共统治下的所谓少数民族区域教学分为两种,即一类模式和二类模式。一类模式,就是把汉语作为一门单独的学科,其他数理化等学科都用该区域的母语来授课。二类模式,就是把本区域母语作为一门单独的学科,其他的都用汉语来授课。而海南州计划是将要把原来的一类模式改为二类模式。

 

如今进行一类模式的只有海南藏族自治州等极少一些地区,最近海南州以“双语教育转型提质”为由,计划要把原来的一类模式改为二类模式。消息传出后,首先境内图伯特人在社会媒体上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语言学专家、大学教授、作家、学者纷纷谴责了海南州政府的决定,他们中有很多人用整个图伯特教育质量的数据、母语的重要性、社会问题、甚至从“国家”的认同等角度证明母语教育的重要性,建议州政府继续一类模式。

 

早在2010年“青海省六个藏族自治州入手,将民族中学、民族小学与普通学校合并即“民汉合校”,实行“汉语为主,藏语为辅,以汉语为教学语言,并将汉语开设到学前” 等等措施后,数千名中学生和小学生走出校园,高高举起的小黑板上用图伯特文写着“我们需要藏语课”。随后在安多许多地方,从青海到甘肃,不计其数的孩子们发起了捍卫母语的行动。甚至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也有许多学生为之呼吁。也有学生自焚抗议。另外,三百多位图伯特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要求坚持以母语教学为主导教学语言,取消实施“汉语为主、藏语为辅,以汉语为教学语言,并将汉语开设到学前”的措施。部分图伯特人退休干部、老教育工作者也向统战部、教育部等更高部门提交了类似意见的报告。

 

2017414qiangchaifoxueyuan(3).jpg (553×415)

2010年10月19日同仁县学生抗议

 

迫于图伯特各界,特别是教育界坚决反对,青海省委书记表态“双语教育”的改革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其实,中共不可能停止这一政策的实施,只是由于当时各界反应强烈,需要缓和,降温处理。但是,在2012年3月时,中共教育部门已经强制大部分民族学校的教课书换成汉语课本,双语教育变成了汉语教育。

 

很明显问题并非某个地方官员头脑发烧的问题,这要放在中共对图伯特的整体政策中来看,首先,中共对图伯特的既定政策是最终同化消灭图伯特民族,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其语言文字,消灭了语言就可以彻底消灭民族。这一政策下再“多元”,最后还得“一体”既汉语、汉文化、汉族。也因此,中国力求2020年前让80%人口说普通话。(事实上一直在强制推广)更何况,这是中共的“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是2010年颁布的《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之实施。再次,也“是要将藏语文教育斩草除根,以图维稳”。

 

总之,是要加紧图伯特语言从其教育体系中根除。

 

其实,在图伯特很多地方中共已经完成了二类模式的实施,取消所谓的双语教育已多年,只有海南州等几个地区坚持至今,成为坚守一类模式的最后孤岛,中共现在开始向其发起攻势。由于图伯特其他地区实施二类模式之后造成的负面影响极其严重,因此,这次海南州政府宣布计划实施二类模式后社会上反应非常强烈。取消母语教育的苦果在社会上比比皆是,图伯特新一代不会说母语,无法与家人交流、远离传统文化----他们的后代还会是图伯特人吗?

 

另外,中共在图伯特推行的“双语教育”本身也是对图伯特人学生强化汉语教学。最近在西北民族大学就海南州教育问题召开讨论会上有人公开指出:“中国的双语教育是为了吞没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既然如此什么图伯特还在坚持要“双语教育”?中共殖民统治下图伯特人用母语教授所有课门不可能现况下,为了母语不被彻底赶出学校便顺中共的“双语教育”尽其所能地向图伯特学生教授母语。“双语教育”是图伯特母语在学校立足的最后希望,也是向新一代传授图伯特文化的唯一途径,更是图伯特母语延长“死期”的唯一方法,如今这一微弱的希望继续存在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中共占领图伯特的六十多年里一直在推行文化灭绝政策,最近几年中共的这一政策更是变本加厉,可称文革后实施的最严厉的文化灭绝政策。中共最近几年加大打击图伯特传统教育和现代教育的力度,以此扼杀图伯特语言、文化传统,其目的是不懈余力地尽快把图伯特民族推向灭亡。为了这一最终目的中共不但违背各项国际人权公约,而且,违背自己的《宪法》对图伯特传统教文化育基地实施严厉的打击,以各种借口驱逐僧侣和俗人学员、强拆僧舍、限制学员人数,消弱图伯特传统文化在社会中传播和影响。同时,也在现代教育体系中打击图伯特母语教育方式切换新一代图伯特人的舌头和脑袋。母语的重要性大家都非常清楚,中国学者说:“文化要用母语讲”,可他们是否也想过图伯特文化也需要用母语讲。

 

2017年4月11日

 

关键字: 桑杰嘉 强拆 佛学院 藏人
文章点击数: 26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