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鸣 】  时间: 4/16/2017              

裴毅然:大陆最新官情

作者: 裴毅然

大陆现行政制下,一切权力归于党,即归于官员,官场也就不可能不是“是非之地”,盛产新闻,故事多多。本文所有资讯均来自大陆媒体。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二○一五年落马省部级干部二十八名。再据《中国青年报》(2016-12-30),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军老虎”(副军级以上)至少五十三人,涉及中央军委、四总部、各军兵种、七大军区、军校、研究机构、武警部队。?截止今年三月上旬,“十八大”以来落马省部级贪官二百一十一名。最近两位是:六十五岁的上海市检察长陈旭、六十五岁的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主任孙怀山(中央委员)。

倒台贪官六大特点

二○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后,百余名省部级贪官倒下,《检察日报》称腐败贪官呈六大特点。

一、个人能力强,潜伏期长,平均跨度超过九年,最长的超过三十年。不少出身平常甚至贫寒人家,艰苦的幼年生活激发他们的忧患意识,具备相当工作能力,如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

二、拉帮结派,搞小圈子。腐败官员在晋升过程中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热衷“圈子文化”,唯上是从,政治生态严重劣化,酿成“塌方式腐败”。如周永康为中心的“秘书帮”、蒋洁敏打造的“石油帮”、令计划的“山西帮”,均为“拔出萝蔔带出泥”的窝案。

三、生活作风糜烂。肆意权色交易,生活腐化,如“为情妇打工”的江西人大副主任陈安众、海南副省长冀文林、谭力,云南副省长沈培平、辽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等,均有通奸情形。

四、胆大妄为,从不收敛,甚至变本加厉。如河南人大党组书记秦玉海、天津政协副主席武长顺、黑龙江人大副主任隋凤富、甘肃人大副主任陆武成等至少五十名高官均属此例。

五、带病提拔,边腐边升。落马高官九成都存在带病提拔,如济南市委书记王敏,一九九二年就已腐败堕落,直到二○一四年才被查处,长达二十二年带病提拔。

六、利用余权干政。不仅任上贪腐,退任后仍为亲友及他人牟利,如浙江政协副主席斯鑫良,退休后仍“活跃”于杭州商圈;湖北政协副主席陈柏槐二○一二年退休仍身兼数职,至少四个协会的会长、名誉会长、理事长;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退休后直接任儿子公司顾问,胆子之大,令人唏嘘。?

贪官故事多

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四川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德阳纪委书记刘锐因嫖娼违纪,立案审查。十二月七日,刘书记在成都武侯区一家酒店嫖娼,被扫黄警察当场抓获,行政拘留十天。纪委书记违纪嫖娼,刘锐还不是第一人。此前浙江省委纪委书记王华元,二○○九年被“双开”,罪名之一即嫖娼。有趣的是,王华元此前对下属的嫖娼等“不正之风”,盛怒痛斥,数摔手机,骂得下属当场心脏不适。

还有官员要私企老板为嫖娼买单,因次数太多,老板不堪其烦,实名举报。如深圳陈老板因一宗纠纷,经人介绍认识深圳政法委原巡视员王合意,王表示可以帮忙搞定,但要八十万“好处费”。二○○七至一一年,王合意前往东莞等地嫖娼四十余次,每次都由陈老板当皮夹子,可纠纷一直没解决。一一年五月,当王合意再次打电话表示去东莞“沖凉”,陈老板带上秘拍设备,录下证据及被勒索八十万的录音。随后,陈老板把证据寄给纪检部门,二○一四年十二月,深圳南山区法院判处王合意十一年徒刑,没收财产五十万。?

羊毛出在民身上

据澎湃新闻(上海)二○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报道(《报刊文摘》2017-1-20摘转),一四年九月落马的河北邢台市委书记王爱民受贿细节:巨鹿县委书记王志伟先后四次亲手送其四张银行卡(共计两百三十万元),为运动“升厅”。王爱民到案后说:“他有求于我,我想帮他,也有能力帮他。既然这样,他送钱,我就收入了。”但王爱民收了钱,却没给人家办事,王志伟自然感觉不公。

两百三十万仅为王爱民受贿“冰山一角”。据二○一六年六月石家庄检察院通报:王在廊坊市长、邢台市委书记十年间,受贿一千九百余万元。不过,一千九百余万贿款仍是“冰山一角”,这位王书记还有三千三百余万元财产无法说明合法来源。?

湖南安乡县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黄淳,自二○一二年九月任局长后,该县公安系统就流传潜规则:如想提拔、保位,拿钱来!黄淳的定价:乡镇派出所长三至五万,城区派出所长十万以上。黄局长利用干部人事调整故意安排班子成员找下属暗示,直接索贿,而且“钱数不达标,没戏!”三仙咀派出所郭教导员工作优秀,一直得不到提拔,经仙人指路,送给黄淳一些钱物,但久无动静,原来金额未达标。向黄淳买官者至少十一万。他们感觉“反体制”、“反潜规则”远不如顺着潮流走合算。行贿者蒋中福送贿款二十九万,其中二十万来自他的深柳派出所小金库。常德市纪委第五监察室副主任侯宏栋说:(小金库的钱来自)辖区内宾馆、酒店、茶楼收的“保护费”。?

“潜规则”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倒霉的还是百姓的钱袋。只要现行政制不改变,一党独大,一长专权,所谓“全心全意”的党性能战胜“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官性么?制贪禁贿,靠主观觉悟还是主要依赖客观制约?权力能仅仅靠“思想教育”、“阶级觉悟”制衡么?这道小学级水平的政治题,难道“全心全意”不明白么?其中那点小底底,全大陆全世界人民当然都知道。

中国作协会员里的贪官

二○○九至一六年,中国作协四次会议公开取消十二名落马贪官会籍。连续三届省人大代表、河南鹤壁矿务局长李永新,二○一四年经河南省高院二审判决无期徒刑。二○○三至○八年,此人创下五年出八本书的高产记录。○六年,李永新安排鹤煤集团下属各矿报销其《李永新诗词书法集》出版费用六十四点二万,出版后再安排下属单位免费发放两千册,价值十三点六万。同年,李永新署名的《中华圣人》,先安排下属单位报销二十四点八万出版费用,再摊销一千套给下属单位,得书款九十八万。二○○五年十月三日,鹤煤集团二矿瓦斯爆炸,三十四人死亡,一些中层干部为泄忿,买了李永新几十本新书,然后论斤当废纸卖。

自费出版已成官员的生财之路。一九九○年代,甘肃一地级市委书记,自费出版三千多册书法挂历,售价三十多元/册,年底前全部售出。“即便按现在的成本核算,每本挂历的利润至少在二十元左右。”这一笔生意,市委书记就得六万人民币。

出版界人士透露,自费出书业务约占出版社总业务量百分之十,其中作协官员会员出诗集、书法作品集、诗画集占相当比重。“但根据作品质量和市场预期分析,最近四五年找上门的官员作者,没有一个人的作品质量符合出版社的规定。通常而言,官员会员自费出书时,出版社不负责销售,印好后官员们会全部拉走自己售卖。”?

不过,出版社最愿出版“不愁销路”的官员书籍。“无论自费出版还是出版社包销,官员会员的书基本不愁销路”,此为基本行情。

“见光死”的官场

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新任西安市委书记到职,下宣传部调研时要求“策划一档为百姓说实话讲实效的节目”。西安电视台接令后,开播两档专门针对官场的节目:《问政时刻》、《今日聚焦》,定位“只监督不表扬”。开播不到两月(截至二月十六日),至少两百名当地官员被问责。

今年二月八日,《问政时刻》曝光户县系列污染问题。面对观众代表的发问,环保局长李小兵屡屡表示“很惭愧”。当主持人追问一家污染河流的养鸭场长期被举报,为何一直未取缔,李局长未能正面回答。当晚节目结束,西安市环保局连夜召开整治大会,十日下发文件,户县环保局领导班子三人一起免职。

媒体不过小小用力,效果竟如此立竿见影!监督作用大大的!可见,中国官场怕见光,不少官员都是“见光死”,只能存活于暗箱操作的黑暗中。

结语

一面制度性孵贪,一面还高唱“三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最近又加“文化自信”),逻辑如何对接?拿什么证明你的“自信”?最最噁心的是自我表扬,二○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光明日报》载文《世界为中共从严治党打高分》。所谓“世界”,无非海外亲共媒体、左士赞语。?至于“世界”更多更大的评共声浪,“公仆”则一分贝都不通报给“国家主人”。再说了,“世界”怎么会为高频率“肃贪成果”打高分?要打也应为根治贪腐,一个低频率贪腐的国家,才值得尊敬吧?肃贪成果越大,当然只能说明孵贪土壤的“高效”。这点小九九,莫说“世界”,就是“国家主人”还不明白么?

注:·《报刊文摘》(上海)摘转,2017-1-7.

·黄红平、海宏:《十八大后被查高官腐败呈现六个特点》,原载《检察日报》(北京)2016-12-13.

·《商人举报官员嫖娼内情──买单四十余次,忍无可忍》,《报刊文摘》(上海)2017-1-4.

·《邢台落马书记受贿细节曝光:有下属送二百多万元都没升官》,原载澎湃新闻(上海)2017-1-16.

·《湖南一公安局长明码标价卖官》,原载《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2-28.

·翟星理、陈玉静:《“贪官作家”被取消会籍背后》,原载《南方周末》(广州)2016-12-1.

·郑汉根:《世界为中共从严治党打高分》,原载《光明日报》(北京)2016-11-7. 
关键字: 官场
文章点击数: 49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