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4/18/2017              

人权律师刘荣生不幸去世 十多众人权律师悼念

作者: 辛云

参与获悉,山东泰安籍人权律师刘荣生,于2017418在辽宁本溪出差办案途中因雨天路滑不慎摔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终年53岁。刘荣生律师曾代理709系列案中的谢远东案、幸清贤案、張皖荷案、陈树庆案、孙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大量信仰案件。十六位人权律师深切悼念,多位律师评价刘荣生律师称其才华兼备尽心尽力尽职尽责。

 

据了解,刘荣生律师在辽宁本溪办案,因下雨路滑,在去火车站途中摔了一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刘荣生律师,53岁,患有严重心脏病,疑因滑倒导致心脏病发作死亡。刘荣生,1998年成为执业律师,最近几年开始代理敏感的人权案件,成为人权律师。

 

刘荣生律师在办理709系列案时,多次往返天津和潍坊,尽管每次都见不到自己当事人无功而返,但他从未懈怠。2015年广州张六毛在看守所死亡后,他也第一时间自费赶赴广州相助。2016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等人被困天津派出所,刘律师也是第一时间赶到。在办理法轮功信仰案件时,即使案件知名度不高,也不避风险、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有的案件几乎是殚精竭虑。

 

刘荣生律师去世前一天在朋友圈发出微信:“虽然我这人脾气不大好性格有点倔,但是一不赌博二不嫖娼三不参加黑社会四不入党做干部,这也算是洁身自爱珍惜羽毛了,不想打狐狸,也不想惹一身的骚!“

 
2017418C9sshaHUMAA7plL.jpg (900×1200)
 
 
2017418C9sshaGUQAAuqHB.jpg (900×1200)
 
 
2017418C9sshaHU0AAJ-HX.jpg (900×1200)
 
 
 2017418webwxgetmsgimg(3).jpg (720×1280)

 

刘金湘律师:【痛哉】刘荣生律师去世!昨天还在朋友圈发信息,今天已经阴阳相隔!刘兄在本溪办案,去火车站时因为下雨地滑摔了一跤,经抢救无效身亡

 

梁小军律师:今日惊闻山东刘荣生律师在本溪办案时,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年仅五十三岁!近两年他代理了诸多有影响的人权案件,如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案二审和申诉;709案中的幸清贤、谢远东的辩护并众多信仰案件。他不避风险,兢兢业业,在恐惧中超越恐惧,成为中国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一。

 

杨学林律师:【惊闻噩耗,不胜悲痛。人权律师刘荣生不幸去世】今天中午,刘荣生律师在辽宁本溪办案时,因雨天路滑,不幸跌倒,未能站起。刘荣生,山东泰安人,勇气与才华兼备,近年代理了大量的人权案件,如709系列案中的谢远东案、幸清贤案、张婉荷案、陈树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大量信仰案件等。刘荣生的不幸去世,是中国律师界不可估量的损失。

 

李方平律师:【又闻噩耗】山东律师刘荣生代理了包括709系列案件中的谢远东案、幸清贤案、张皖荷案等人权案件,都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受到巨大的压力。今天听闻他殉职于本溪出差办案途中。据我所知,刘律师1954年出生,享年53岁。[流泪][流泪][流泪]

 

燕文薪律师:刘荣生律师在本溪办案途中不幸去世。难以接受这个噩耗,哀伤无以言表。[流泪]荣生大哥才华与勇气兼具,为人爽朗乐观。这两年他代理了大量人权案件,自介入广州张六毛案始,先后代理709系列案中的谢远东、张皖荷、幸清贤案,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颠覆案,以及多个信仰案件。荣生大哥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喜诗能文,他是当代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一,是我们的亲密战友[流泪]悼念!悼念!悼念!

 

李仲伟律师:【人权律师刘荣生不幸去世】今天上午,因天路滑,刘荣生律师跌倒在办理人权案件的路上,不幸去世,年仅53岁。他勇气与才华兼备,自张六毛案件始,代理了大量的人权案件:709系列案中的谢远东案、幸清贤案、张婉荷案、陈树庆颠覆国家政权案、淄博孙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大量信仰案件。​​​

 

吴魁明律师:听到刘荣生律师去世的消息,不敢相信。去年广州张六毛案件需要律师接力时,刘荣生和张金武来了广州,和陈进学我们四个午餐。一面之缘后,就只在网上经常看到刘荣生的消息了。没想到传来他今天办理人权案件途中的噩耗!

 

王磊律师:和刘荣生律师应该在北京有匆匆一面。露天围坐,简短叙聊,刘律平易豁达。在东北办理信仰案件彼此知道了解。刘荣生律师一路走好!

 

葛文秀律师:因709案件,与刘律在天津二看偶遇,刘律当日匆忙,未能饮酒相叙,讵料竟此永别,呜呼,痛哉![流泪]

 

他本人患心力衰竭,这两年稍有恢复,为追逐心中的梦想,豪迈地奔向艰辛维权的战场,我曾问过他,身体吃得消吗,他说他觉得很快乐,感觉很好。这是去年春天我们在天津偶遇时他对我说的,回忆当时,他的微笑仿佛就在我眼前。[大哭]

 

 

吕洲滨律师:上周还和刘律师通过电话,他来杭州,我邀请他吃晚饭,他说“助理过来,时间紧,要陪伴助理看西湖,来日方长,下次见了。”

 

常伯阳律师:人生无常,刘律师终于可以歇歇了。所以要爱身边的每一个人,有可能他,你或者我在一瞬间阴阳两隔。我今天差一点没有和大家永别。在车辆失控的一刹那,我祈祷,神啊,保守我,因为还有很多人需要我,车辆撞坏了五节护栏最后撞在护栏边的水泥台上,前边的两个气囊同时爆出,除了胳膊和腿受点轻伤外,无大碍。

 

刘书庆:【悼山东刘荣生律师】

 

今日,惊闻刘荣生律师在本溪办案时,因当地雨天路滑摔了一跤,兼之他有较严重的心脏病,刚刚五十三岁竟然不治.作为他志同道合的同仁挚友,昨日尚且鲜活的生命,今日竟然撒手人寰,直让人痛断肝肠,哀哉、痛哉,无以言表。

 

刘律师虽然已过天命之年,但这两三年内却如老骥伏枥,拖着羸弱的病躯,代理了诸多极有影响的人权案件,如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案,现在正在代理其申诉;在一片萧杀恐惧的气氛中代理震惊中外的709案(他是幸清贤、谢远东的辩护人);潍坊被抓公民案(张婉荷)以及众多信仰案件,在代理上述人权案件时,他不避风险、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多次往返天津和潍坊,尽管每次都见不到自己当事人无功而返,但他从未懈怠。前年广州公民张六毛在看守所死亡,他也第一时间自带干粮抵粤襄助陈进学律师,去年709家属王俏岭、李文足等人被困天津派出所,刘律师也第一时间到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刘律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其知识之广播、涉猎之广泛,让我等做律师实务之人叹为观止,他杂学旁收几无不通,尤其对历史文学之轶事典故,更可以信手拈来。他古诗和古文功夫甚是了得,诗文均一气呵成毫无滞涩之感,其办案笔记也为这个时代留下一笔不菲的史实材料。

 

他天性豁达率真,有才子风,与小他数岁的人交往也从不以长者自居,五十多岁的人仍然有些许书生气,体现为一种古士人的风骨,宽厚洒脱无名利心。与他交往如饮醇醪,我等均与他结下深厚的忘年之交。

 

刘律参与人权案件虽然时间不太长,但以他磊落的个性,以他担当的自觉意识,以他在恐惧中超越恐惧的作为,他已然位居中国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列。

 

呜呼哀哉,言有尽而意无穷!我等同仁会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坚守,站在捍卫人权的一线,为自己,为子孙,为这个族群的未来披荆斩棘!

 

王秋实律师:【忆荣生老哥】

 

刘荣生律师,泰安人氏,人权律师团律师,我爱称其为老哥,实因虽以兄弟相称实为忘年,初闻老哥离世是不敢信、不愿信、不想信,昨天尚在群内调侃,又约明日小聚,然怎知今日却天人永隔。闻老哥离世,尚以为有人恶作剧,数通电话,几处消息始知为真,泪如雨下,悲不欲生。

 

与兄初见系于人大东门对面的当代商场,为潍坊、709案件老哥风尘仆仆赶至北京,言自己初做人权政治案件,还要多学习,然以兄之胸襟、学识、宽厚、为人以善之本性,人权之理念无非就是一层窗纸,我亦钦佩初涉人权事务即敢触及如此大案之勇气。

 

无奈我失去自由之后近一年才又再见老哥。我赋闲之时,老哥虽病体初愈依旧南征北战,再见面相谈甚欢,与老哥携伴于龙江大地往复奔波千多公里,一路奔行一路相谈。老哥与我志趣相投,爱好相近,从贝多芬、克莱德曼、到红太阳、拉德斯基进行曲、命运、水边的阿迪丽娜再到箫笛管乐;从龙江黑土到天山脚下,青藏高原,

 

天南海北;从政治哲学到信仰宗教历史人文,无所不包,聊至性起亦会车内放歌一首。

 

老哥爱玩、爱山水、诗词歌赋,文人情怀,与我相类,每与老哥相见格外亲切,三月,与老哥相约待到东北春暖花开五月初临时同往伊春看那五花山色,看那成林白桦,再将养一段时间身体,要是容许要与我再赴青藏、戈壁,然谁知这一约再未有期,本以明日可把酒言欢,再笑谈天下,谁知老哥竟去。音容笑貌犹在心间,痛哉,悲哉。

 

悼诗书乐艺仗剑天涯刘荣生,悲勇毅公厚世间再无老哥颜。

 

呜呼老哥,一路走好。呜呼老哥,往生安乐。王秋实悼念

 

 

蔺其磊律师:【悼仁兄刘荣生律师】为享年五十三岁的人权律师刘荣生大哥点一只蜡烛,痛悲他英年早逝,希望他西去的路上不再黑暗,天堂里不再为人权奔波了。

 

蔺其磊律师:刘荣生律师现在和我一起做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孙峰案件的二审辩护人啊(案件还在山东省高院)[流泪][流泪]痛悼刘荣生律师!

 

刚刚17:30,我接到053168886933山东高院刑庭张法官的电话,谈了孙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事情后,然后问我:“”蔺律师,我打刘荣生律师的电话一直没打通, ”,我告诉她刘律师今天12:00多在辽宁省本溪市办案时路滑摔倒送医院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张法官表示很悲痛,说因为孙峰案件接触了刘律师,对他的敬业精神很敬重,表示要给刘律师家属打电话哀悼下。[流泪][流泪][流泪]

 

何伟律师:刘荣生律师今日撒手人寰于办案奔波中,骤闻噩耗,心有同怜。与刘律道同而相识相惜,与刘律曼谷相聚相别,此生再无相知相见之缘,痛失同道,痛失战友,痛不胜痛。刘律形体仙去,然于中国人权抗争的精神不息,抗争的身影永存!刘律走好,吾辈将承尔之志,前行不止!

 

陈建刚律师:看这些照片,心悲难忍!一晃之间已成古人!荣生我兄,走好,走好。

 

 

刘卫国律师:今晚,请为刘荣生律师点一支蜡烛或发一张悼念图片🙏

关键字: 人权律师 刘荣生 去世
文章点击数: 55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