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4/18/2017              

倪玉兰无处栖身滞留派出所 日本记者被公安强制删图

采访倪玉兰连日遭逼迁 日本记者被公安强制删图

 

 2017418xl2502a738951704ecd65e05bb653ef5f521.jpg (450×800)

 

在北京,屡遭当局逼迁的人权活动人士倪玉兰416再次被人强行拖出居住的出租房。有日本记者到现场采访时被中国警察阻止,并要求删除照片,警告他不许报道。倪玉兰表示,至418,当地派出所仍不处理她的报警,现在他们已经无家可归。她对当局严重违法暴力驱赶他们,以及对外媒记者采访进行阻挠非常愤慨。

 

倪玉兰再遭逼迁事件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417,日本《东京新闻》记者平岩勇司就事件采访倪玉兰时遭到公安强行阻止。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平岩勇司被要求删除照片,及检查记者证、护照,警告不可再采访倪玉兰:

“警察他们来了一下,问了一下采访了什么内容。平岩就跟他们说了一下大概采访了什么。照片什么的都被要求删除就删了。警察还要看记者证、护照等证件,给他们看了。”

记者:“有没有说以后不准采访倪玉兰呢?”

知情人:“就说不能报导这个事。”

记者:“平岩记者他以后对倪玉兰这个事情还打算再继续跟么?”

知情人:“她这个事大家都在关心,今后还是会继续关注的。”

 

已经瘫痪的倪玉兰,曾多次被阻挠租房或被强行赶出出租屋,她和家人416日晚上遭八名壮汉从已付了4万元的出租屋内拖出,强行塞进一辆面包车里,并被夺走手机。在被囚禁在车上几个小时后,丢弃在一处破房子里。

 

倪玉兰417告诉本台记者,事发后她曾立即打电话报警。但三天来,警方一直在踢皮球,因为被强迫搬家的幕后黑手就是公安,目前他们只能在派出所大厅席地而睡:

“副所长姓裴,把电视开得最大的声音,今天他们只是让人看着我们,在大厅里面。他们不给我们水喝,也不给饭吃,也不让我们上他们这个厕所。现在他们根本就不做为,不管怎么反映这个情况,他们都不管。我们的财产现在不知去向,到现在我们一直在派出所等待把我的东西找回来,现在连鞋都没有。”

 

记者:“你们打算在派出所住几天?”

 

倪玉兰:“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没有地方去,我们连衣服都没有,我要把我们被骗走的租金也要求他们尽快给我们退回来。”

 

倪玉兰对当局阻挠平岩勇司采访时的流氓行径既愤怒又无奈。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东城区公安分局,但接线人员表示,不掌握情况,要记者留下联络方式。但直至记者周二截稿时止,都未收到回复。

 

倪玉兰曾是一名执业律师,因帮助遭遇强拆的访民维权曾两次入狱。2002年,倪玉兰因拍摄强拆现场被警察打伤;同年11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一年,并吊销其律师资格。倪玉兰在狱中因伤势没有得到救治,从而落下终身残废,双腿无法行走。2011年,荷兰政府宣布授予倪玉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去年,倪玉兰获颁美国国务院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她也是继中国律师郭建梅、作家唯色后的第三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女性。

 

 

倪玉兰无处栖身 第三日滞留派出所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被当局迫迁后,因无处栖身,连续3天在派出所留宿,公安用尽各种丑恶方法迫她离开,包括拒绝借用厠所;不良于行、需依赖轮椅代步的倪玉兰,惟有使用围帐遮掩就地解决。有外媒到场采访时被当局问话,并警告记者不要报道。(黄乐涛 报道)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周二(18)对本台表示,她被当局迫迁后,已待在派出所第3天,虽然警察用尽各种方法要求她离开,但是她强调,当局不为其一家解决事件,她是坚决不会离开的。

 

倪玉兰说:派出所的副所长赶我们走了,他就是故意让保安将电视的音量调到最高,从(周一凌晨)12点一直放到今天(周二)早上8时,把大厅内原有的4个沙发都给弄走了,又不给我们喝水,而且就连他们的厠所都不让我们上,我女儿帮我买了1个便盘。

记者问:大小便也是在盘子里面?

倪玉兰说:对的。由我爱人(丈夫董继勤)把便盘倒掉了。

 

她表示,已致电市政府投诉被迫迁,而市政府亦已受理。倪玉兰指,周一(17)1名日本记者采访她时,被派出所人员查问,该名记者后被当局要求不要报道。

 

倪玉兰说:(周一)中午的时候,(日本记者)然后被带走的(调查问话),被带走以后,就是要求他把手机及相机的照片全部都给删除,(调查的时间)也不太长吧,就是删除了照片以后,还让日本记者答应不再报道,然后才把人家被放走,那个记者的报道,现在还未发出来。

 

倪玉兰现在身上没有钱,食物饮水等生活必需品,也是朋友送到派出所给她,她亦不知道自己可以支持多久,唯一希望就是当局尽快给她1个容身之所。

 

本台就事件致电倪玉兰身处的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查询,但当值警察拒绝回应。

 

当值警察说:这个我不方便透露。

记者问:可给我宣传部的电话吗?

当值警察说:宣传部的电话,没有。

 

倪玉兰夫妇遭迫迁而滞留派出所受到各界关注,北京律师李静林对本台表示,当局有权对她占据派出所的行为提出起诉。

 

李静林说:可以扰乱单位工作秩序,当局以这个罪名来处理她,是完全办得到的,那是可以判刑的,也可以拘留的。但是,我估计当局多半不会控告她,可能会给她1个拘留,那就算了,因为她这个问题,主要是派出所不愿意管这个维稳对象,就是想赶她出派出所辖区而已。

 

北京另一名律师余文生指,倪玉兰是被当局迫迁而导致无家可归,认为当局不应驱赶她一家,应该尽快为她解决问题。

关键字: 倪玉兰 维权人士 北京 逼迁
文章点击数: 4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