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民报 】  时间: 4/19/2017              

桑普:习近平的三个情人:小红、柯玲玲、梦雪

作者: 桑普

桑普,政治评论人,律师,台大法律系毕业,现居香港。自2007年起,在香港《苹果日报》、《信报》、《主场新闻》、 《开放》、台湾《自由时报》、英国《BBC》中文网、美国《观察》、《民主中国》等平面媒体与网络媒体发表多篇政论文章,部分文章更引发广泛回响。着有《风雨如晦》、《革命倒影》。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言论及出版自由一直受到香港法律与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换言之,如果文章内容有虚假情节,也应交由公共理性和自由言论解决,而不是由「强力部门」针对「弱势人士」诉诸刑罚或赔偿来泄愤。 (图:网路资料,民报合成)

中共闯入香港绑架李波,据说跟铜锣湾书店出版大量政治类书籍(禁书)有关,尤其是书店即将出版一本叫《习近平和他的六个女人》的书籍,或称《习近平的六个女人》或《习近平的情人》,据称涵盖1985年至2002年的习近平情史(习近平正是在1987年与彭丽媛结婚)。英国《卫报》在李波失踪前三星期曾经访问他,当时李波表示:「我想有些人不想看到那本书流出市面,他们抓走与该书有关人士,确保书籍不会出现。」李波又说:该书内容全由桂民海策划,而当时另外失踪的三人只不过负责销售,怀疑他们被掳走是因计划出版该书。

不论他们计划何时出版这本书,综合各方资讯,我相信李波被绑架,极有可能与中共独裁者习近平对此事的愤怒(以及一众奴才为主子主动粗暴出击)息息相关。习近平的情史,显然是习近平「情感的禁区」。既然他这么粗暴对付香港人李波,我们就应还以颜色。环时多大胆,我们多大产!直闯习大大「情感的禁区」,掏出目前坊间主要材料,挖掘习大大「情史的墙脚」,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善用所余无几的言论自由,尽情「规避」而又不会跨越「制度的底线」,与读者分享,供各位调查。当中许多事实真假,虽然有待调查检证,但是我相信大家有知情权,因此不妨以此作为大家进一步调查研究和「开展工作」的出发点。

在披露习近平的情人之前,有一些关于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基本原则和残酷现实,还是有必要先予叙明。

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都是思想自由的外在表现,也是人性尊严的根本。因此,言论及文章如无造成「明显而立即的危险」(香港法院则用公众秩序和比例原则等类似概念及标准来处理),不得禁制。李波等人拟出书谈论习近平和他的情人,究竟构成了什么样「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如果让大家知道习近平有彭丽媛以外的情人,对于任何人会构成「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吗?如果有,我们愿闻其详:难道彭丽媛要烹夫?习近平要自杀?习近平要杀死情人?老百姓看到习近平有情人而要杀死他?至少我不太明白,难以理解。如果「国家安全」是指这些事情的话,这个「国家」只是一间纸牌屋,早该灭亡。

更重要的是,即使那些不构成「明显而立即的危险」的言论偏离事实真相,不但在香港根本没有刑事责任,而且也不必然构成民事诽谤,因为香港终审法院在郑经翰诉谢伟俊案中已经扩大了以「公正评论」作为抗辩理由的适用范围,令「公正评论」可以包括被告基于私人恩怨或个人利益等动机而作出「关于公众关心事务」的评论。因此,结论很简单:李波出版习近平情人的书籍,根本没有刑事或民事责任。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是言论自由及出版自由应有之义,一直受到香港法律与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换言之,如果文章内容有虚假情节,也应交由公共理性和自由言论解决,而不是由「强力部门」针对「弱势人士」诉诸刑罚或赔偿来泄愤。

如今中共集团绑架李波等五人,强力镇压和一举轰倒铜锣湾书店,正是对香港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极端粗暴的践踏,图谋杀一儆百,妄想震慑香港。我呼吁香港各界克服恐惧,迎难而上,继续发声,弘扬公义,不要让自己的心灵和言行被邪恶侵蚀。

此外,坊间有人一直强调那些中国大陆政治类书籍是「禁书」。这是一个相当混淆视听的讲法。难道香港当局有规定哪些书是「禁书」吗?至于大陆当局又有列出过或表示过哪些书是「禁书」吗?没有任何法律、政府公开文件或法院判决说过要禁止《习近平的情人》出版,何来「禁书」这个定性?凭什么指责李波「你知法犯法」?然后,有些人还要走出来无耻地说:「党不爱看到什么书流入巿场,你是心知肚明的嘛」。怪哉!这些人还好意思说「法治」,简直荒谬绝伦。归根结柢,铜锣湾书店出版的图书,既是中国大陆政治类书籍,也是共产党不爱放任流通的书,但却不是中共集团早已昭告的「禁书」。即使真的有昭告大众,也与香港出版业人士完全无关,只与中国大陆的购买者有关。无论如何,事前禁、事后禁、摆明禁、默默禁,都是粗暴侵犯香港公民言论和出版自由的邪恶行径,大家应该大力声讨,守护人权和法治。

话说回来,众所周知,习近平的夫人是彭丽媛。我接下来要谈的是习近平的初恋小红、习近平的前妻柯玲玲,以及习近平的旧爱梦雪。涵盖时间不限于《习近平和他的六个女人》一书比较局限的时间跨度。书中所谓「习近平的六个情人」有无包括她们,而且在上述三人以外又有无其他情人,我暂存而不论。

一、小红(1969)

早在习近平于陕西延安插队时,他就有一位初恋情人,早已在2013年3月出版的《博讯》月刊曝光。当时习近平据说是以「英雄救美」这种「自己的方式」夺得女知青的芳心,可是这段初恋只维持三个月,无疾而终。

小红,父亲是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官,拥有「红色贵族」气质。习近平与她是同一批知青到延安插队。习在梁家河,她在樊家沟。 1969年春节,当地为来自北京的知青举办联欢晚会,小红等一批女知青表演藏族舞蹈,婀娜多姿,吸引观众。晚会结束后,习近平等男知青用恶作剧方式送她们回窑洞,路上扮鬼扮怪吓人,然后以「英雄救美」方式夺得她们芳心,当中包括习近平与小红这一对。这段恋情只维持三个月,习近平因其父习仲勋挨批,而自己就不满村官歧视,底因是自己受不了上山下乡体力折磨,愤然离村回京。小红曾经回京打探习近平的情况,但却被禁止见面,她无奈留下钱粮独自返回陕北。半年后,习再回梁家河,「洗心革面」接受「再教育」,但与小红的恋情却无疾而终。及至1977年,两人在北京一个聚会上碰头,那时习近平在清华大学读书,小红已是人妻。习近平对她嘘寒问暖,从而得悉小红丈夫是一位部队军官。

这段日子是习近平的青涩岁月。初恋回忆总是美好的。然而,为什么当习近平回到了陕北之后,却不再找小红,那就不得而知了。虽然这只不过是习近平的私事,但是见微知著,一叶知秋。至于最近这位「知青」是否派人用「恶作剧」方式送李波回大陆,在「大非」上扮鬼扮怪吓人,然后计划再以「英雄救波」方式夺得李波及其夫人的欢心?这就很值得大家深思了。

二、柯玲玲(1979-1982)

2015年8月28日,中国大陆微信突然出现一篇题为「《侨报》采访习前妻柯玲玲」的专访,指出:柯小明(柯玲玲)是原中国驻英大使柯华(原名林德常)的小女儿,也是习近平的前妻(1979年至1982年),比习近平大两岁。英国《金融时报》也曾经发表过文章,针对习近平的两段婚姻(柯玲玲与彭丽媛),披露维基解密的美国外交电报。

综观多方资料,习近平与柯玲玲曾经有过一段婚姻。然而两人生活习性相差太远,几乎每天都在争吵,真可谓「性相近,习相远」。当柯玲玲重返英国,习近平坚拒前往,最终离婚。那么,现在柯玲玲人在何方?一说是在英国当医生和教授,另一说是在香港置过产,然后与父母在北京定居。总之,没有公开露面,不知所终。

由始至终,我不会批评习近平离婚后再娶、开展两段婚姻这种个人私事。礼教吃人,吾所不欲。反之,我所关注的是习近平的独裁嗜权恶性、政治意识形态,亦即:柯玲玲心目中的习近平是怎样的?

英国《侨报》是这样写的:「那时的习近平正竞选正定县委书记,习近平毅然放弃了与柯玲玲一同移民英国的机会,并指责柯玲玲贪恋西方繁华。经多次劝说让习近平移民无效,两人最终分道扬镳。」

「在那个年代,离婚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柯玲玲)和习近平的婚姻很短暂,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几乎没有共同点,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他以前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想干一番大事业,反正好像我说的话他都听不进去,所以我才选择了离婚这条路。距离不可能让我们产生现实的婚姻和感情。当时我的父亲是非常反对的,他总是认为我做事很鲁莽。」

「在我去英国的前三年里,他几乎每周都打电话给我,你知道那个年代从中国打电话到英国是不方便的,中国还没有普及电话,条件不比现在,但是我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听过,这让他非常伤心。我知道他也曾经试图挽回这段婚姻,我当时是铁了心了。久而久之,我们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我知道他心里还是有这份感情的。 」

「他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我一直认为他很有潜能,但在当时他的潜能对我而言一无是处。」「他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做事是有规划,有步骤的。我可能会更理想主义一些,毕竟女性都会喜欢懂得浪漫的男人,但是习近平不是,我很多时候觉得他过于刻板,这与我们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有很大关系。」

「他还是国家副主席的时候,我们在深圳见过一次。那是我,我姐姐,还有我父亲回深圳扫墓,他当时来深圳考察工作,慰问了我父亲,我当时也在,他跟我们全家人握了握手,包括我。其实是很尴尬的一次会面,大概一起坐了半个小时,聊了一些东西,我只觉得他看上去老了许多。」

真真假假,就留给读者大家思考吧。如果柯玲玲所言属实,习近平的学识、个性、格局、情绪,也就可想而知了。

三、梦雪(1991以后)

习近平有个「中国梦」,名叫梦雪。这位「首先是中国公民」的梦雪,才是习近平心中真正的「中国梦」。坊间许多关于梦雪的说法,早已一举粉碎了中共官方的主旋律:「习近平对女人不感兴趣,同时也不受女人的喜欢,而且还不喝酒,就像他的许多党内战友一样」云云。小红、柯玲玲、梦雪,让习近平的「草食男」谎言不攻自破。

坊间传闻是这样说的:习近平在任职福州市市委书记期间,从事歌唱事业的妻子彭丽媛常到各地演出,但习近平却与福建东南电视台女主播梦雪(本姓马,真名不详)关系暧昧。

据百度百科介绍,梦雪是东北姑娘,1989年在沈阳人民广播电台开始担任主持,字正腔圆,播报节目,亲切自然,脱颖而出。她主持的《热线点播》收听率颇高。 1991年,梦雪告别家乡,南下福建,在中国华艺广播公司主持《华广服务台》,获得全国对台宣传广播大赛一等奖。 1992年,梦雪编播节目《少男少女》,更获得同年全国新闻大赛二等奖。 1993年,她创作及策划拍摄的电视散文《在路上》,获得全国首届电视散文大赛一等奖,同时开始涉足电视界,主持风扉一时的《音乐潮》节目。 1997年,以梦雪本人命名(为当时福建首例)的名人访谈节目《梦雪时间》终于面世,采访各领域成就卓越的知名人士。梦雪至此兼具集制片人、策划人、编导、主持人等身分,同年获得全国主持人金话筒大赛的铜奖。

梦雪这么顺利,后台老板和床板当然很硬,而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中国逻辑」。后台老板是谁,已经答案呼之欲出。网上有文章叫《谈谈我知道的在福建时的习近平》,直指习近平在福建任职时「贪财好色」;「贪财」涉及习近平的亲信荆福生和吴英;「好色」涉及梦雪。该文指出:大约在1991年底,习妻彭丽媛突然回到福州,一举把梦雪和习近平捉奸在床,逮个正着。从此以后,习大大和彭嫲嫲长期分居,直到最近几年为止。然而,习近平既没因此事而离婚,反而不知收敛,更加明目张胆,在淫声浪语中自得其乐。看看梦雪在1991年以后如何一帆风顺,以及如何「以自己的方式」一柱擎天,就可以猜想出支撑着她的「强力部门」究竟是谁。

传闻到最后是这样说的:某日,在当地举行的一个会议前,习近平亲自走到继任者赵学敏身边,直言希望他自己「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自此之后,有关习近平跟梦雪有染的传言逐渐沉寂,此恨绵绵无绝期。

有些人的心理往往很奇妙,喜欢此地无银,终究越描越黑。中共近年烂歌《习大大爱着彭嫲嫲》是这样唱的:「习大大爱着彭嫲嫲,这样爱情像神话。彭嫲嫲爱着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伟大。」试问天底下,哪有正常男人喜欢别人把这些话唱到街知巷闻的?事实上,有些人由于自己亲身体验的婚外情,心里必定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希望修补、粉饰、铺张,猛向配偶和旁人展露恩爱、坚贞、无瑕,希望把自己心底深层的幽暗和魔幻盖过去,希望自己做少一点噩梦。后来,经过坊间舆论连番披露他的情史,习近平心里那个大窟窿就开始爆发了。所谓「习近平对女人不感兴趣」的谎言已经罩不住了。他受不了,派人绑架李波等五人,以泄心头之恨,然后继续欺骗大家。如此被人看通看透,他还要自以为是,自掘坟墓,真的很蠢。

「习大大爱过梦嫲嫲,这样爱情像神话。梦嫲嫲爱过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伟大。」我想:如果有人敢于戏仿,这样的歌词一定热爆!毕竟,习近平只能绑架活人,无法绑架文字,无法绑架歌词,无法绑架真相,无法绑架公义。到头来,他最后才会发现,正是他自己「以自己的方式」绑架了自己,然后把自己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关键字: 习近平
文章点击数: 236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