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0/2017              

破虎:人权问题是联合国使命的核心——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利的人权谈话

作者: 破虎


2017419heili.jpg (445×307)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利(网络图片)

 


 

2017年3月28日,美国川普政府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做客美国最大的退休外交官云集的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发表其首任安理会轮值主席的政见,并回答主持人、外交关系协会会长哈斯和与会者的问题。

 

黒利表示,人权问题是联合国使命的核心。她说,4月,美国将担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轮值主席,她将把人权议题作为安理会日常优先事项考虑。

 

黒利认为,传统上安理会是讨论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联合国最权威机构,包括授权军事行动。但是,不消除人权侵犯就没有和平与安全。

 

黒利说,事实上,在违反人权的地方,无法实现和平与安全:一系列案例证明,“人权遭侵犯不是冲突的产物,而是冲突的原因,或者是冲突的助燃剂。”

 

黒利随后公开抨击“安理会从来没有一次会议集中讨论人权问题。”“从来没有一次会议讨论人权受侵犯导致国家和平与安全的崩溃这样一个更广泛的议题。”她以触发“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小贩穆罕默德和触发伊朗“绿色革命”的被射杀女孩奈徳为例,严肃指出,“如果我们不能代表穆罕默德和奈徳这样的人,我们就不应在(联合国)这里。”

 

黒利也谴责了朝鲜在经济上剥削人民来资助其核武器和导弹项目、叙利亚把人民当人肉炸弹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没有提到大规模镇压维权律师和其他人权活动人士的中国。

 

然而,黒利在安理会成员国都要接受人权挑战中说,“在人权议题上开始行动,而不只是谈论。我们要看哪个国家迎接挑战,哪个国家搬出老旧的相同借口。如果任何国家试图阻止这场辩论将很能说明问题。”黒利的这段话,指的是哪国哪人,应该不言自明。

 

黒利还说,他来联合国所肩负的使命是,“在我们所资助的这一机构里,显示美国人民的价值。”“我说的是要使联合国成为代表我们价值的有效工具。”

 

看了黒利的这一席话,笔者既出乎意料,更大受鼓舞。这是最深刻地阐释联合国的核心使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联合国的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发展各国之间以各国人民拥有平等权利及自决权这一原则为根据的友好关系,促成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经济、社会、文化和人道主义性质的问题;作为协调各国行动的中心,以达到上述共同目的。可以看出,联合国成立之前之时,并没有提出人权是联合国使命的核心,甚至人权二字也很少提及。这是为什么?

 

原来,1945年4月25日在旧金山举行“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会议是以美、英、苏、中四国的代表1944年8—10月在敦巴顿橡树园拟定的建议为基础进行讨论,并起草了《联合国党章》。四国代表中只有美、英两国是民主国家,蒋介石代表的中国政府虽然不是共产极权国家,但也不是民主国家,只是略带专制独裁性,而苏联是共产极权主义大国,是典型的反人权国家,而且斯大林早就下定决心要同民主国家搏斗到底。所以四国的建议未谈人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当时的民主阵营尚不强大,它们不是压倒多数。多数国家是游移于民主与专制独裁国家之间,所以美、英两国首脑不得不对共产极权主义的苏联作出妥协让步。

随着战后民主与专制两种不同价值体系的较量,民主意识越来越普及,民主阵营越来越扩大,专制独裁和共产极权制度越来越削弱和缩少,逐步深入阐明和改变联合国的宗旨和使命也就成为必然的和可行性的任务了。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在任期内及时提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新概念,赋予联合国以新的更重大的使命。这应该是安南在履行联合国秘书长使命的征途中所作出的最重要的贡献。

 

众所周知,安南在任的年代,世界上仍有强大的共产极权主义国家和庞大的专制独裁国家,加上新冒出的伊斯兰极权主义势力,完全可以想象,他当时提出这一新宗旨新概念,将遇到何等大的阻力和反抗力。但是安南顶住了这些反抗力量,基本成功地实现了他的主张。

 

但安南的理念主张直到现在仍然遭到强大的两个极权主义的顽强抵抗和阻挠,他们对人的压迫,对人的权利的剥夺和践踏仍然无所顾忌。中国的红色极权主义尤其如此。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黒利的这次谈话才具有更重大的现实意义。它是继科菲·安南“人权高于主权”概念的首创性阐释的实质提升。谈话不仅要求联合国成员国公开承认人权高于主权,而且强调联合国存在的核心是要在实际行动中维护所有人的人权,反对和惩罚任何国家和个人践踏人权的行为。

 

安南和黒利的谈话都是联合国发展史和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首创,本质上一次比一次提升。他们对人类文明和幸福进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安南的谈话是在人类的大多数处于不知所向的迷雾中,为他们吹散了那层薄雾,使人们立即看到了光明的曙光。同时,他是承担了得罪世界上那些尚存的颇具威吓力的极权主义者和专制独裁者的巨大政治压力和风险的。因为正是这些势力在普遍地持续地制造各种侵害人权的悲剧和惨剧,他们岂能容忍这种理论和思潮的发展。

 

黒利的谈话则是对安南谈话的大大提升。她不是在嘴上泛泛谈谈而已,而是要利用联合国这个舞台,实际帮助世界上的所有人权受害者站起来反对人权侵害者,而不管这些侵害者是哪个国家和个人。

 

由于黒利是代表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强国、联合国的首要发起国和创始国、世界民主自由的堡垒美国政府发表这样的谈话,其谈话就更具现实性有效性,对世界上的所有人权受害者具有极大的鼓舞作用,因而谈话更具里程碑式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正因为美国仍然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强国,美国政府是能够承受任何极权主义和专制独裁者所施加的阻力和压力的。而那些仍在继续肆意践踏本国和外国人权的国家和个人也不可能不对黒利的谈话有所惊恐和畏惧;那些一贯以“不得干涉别国内政”为借口的人权迫害狂,恐怕也不得不表现某种休敛。

 

笔者预计,世界上现存的人权侵害者和个人特别是共产极权国家和个人,会以联合国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而且规定联合国不得干涉任何国家的国内管辖事务“为理由”,继续抗拒和阻挠安南和黒利谈话精神的落实和实施。所幸黒利谈话的最高明之处正在于一开始就强调指出,在违反人权的地方,无法实现和平与安全,人权遭侵犯不是冲突的产物,而是冲突的原因,或者是加强冲突的助燃剂,因此,实现一国内部和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与安全,必须消灭人权侵害行为,消灭人权侵害行为正是实现和平与安全的根本措施,两者互为一体。这是最能有力地驳倒人权侵害者的武器。而她以突尼斯的小贩默罕默德和伊朗被射杀的女孩奈徳为例来证明她的观点,更是无法被挑战的利器。

 

但是,人们应该清醒,安南和黒利的人权理论和主张的实施,现在和未来仍然会遭到强大的阻扰和反抗,主要是中国赵家人的阻扰和反抗。因为中国赵家人恰恰是当今世界最严重最凶残又最无所顾忌的人权侵犯者。在他统治中国大陆的60多年中,它对人权侵犯的凶残度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现在依然如故,只是形式上变得巧妙和隐蔽一些,因而在联合国这个大家庭中激不起对它的公愤。

 

为什么?根本原因在于它具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庞大的人口和经济市场。这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乎所有大小国家和个人都有一种不可摆脱的吸引力和粘附力,因而都不敢冒失去这一市场和经济援助的风险而严厉地谴责它长期一贯地侵犯人权的恶行,顶多是几个大的西方民主国家的某些机构对它的行为发出轻声的批评和遗憾。加上中国赵家人不惜拿纳税人的钱大肆收买贿赂各国政要、媒体、学术理论界人士,使他们要么对中国的侵犯人权闭嘴,要么为中国统治者说好话,唱赞歌。

 

值得高兴的是,黒利的谈话似乎对此有足够的估计和认识。她说“在人权议题上开始行动而不只是谈论。我们要看哪个国家迎接挑战,哪个国家搬出老旧的相同借口。如果任何国家试图阻止辩论将很能说明问题。”显然,这是指向中国赵家人的。因为正是中国赵家人在联合国一贯以“不得干涉他国内政‘为借口’阻止人权问题的辩论。它甚至有能量把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好些侵犯人权最恶劣或臭名昭著的国家拉进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几乎把它变成了一个反人权的国家俱乐部。

 

正因如此,黒利进一步表明,“美国是世界的道德良心,我们绝不会逃避这一角色。我们会坚持在参与联合国的过程中实现和反映这一角色。”她说,在跟各国驻联合国大使接触时,最令她感动的是,他们都要求美国担当起世界领袖的角色。

 

因此,他在为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威胁将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进行辩护时,严肃指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了人权侵犯国家避免谴责的机构,美国无法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价值,“当坏家伙坐在人权理事会里面的时候,使得你想做的事情反而成了问题,”“我们要确保我们参与的是可以找到最大价值和成功的地方,把我们的能量放到可以改变的地方。”

 

黒利因此宣布,她将于6月到日内瓦在人权理事会发言,给出美国对这一机构的说法。

 

从黒利的这一强硬谈话,人们不难看到,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确要在人权的发扬和落实上动真格了。所以我才把黒利的谈话,称之为重大的信号,人权受害者的福音!

 

笔者相信,根据著名的人类战争和民主问题专家、已故夏威夷大学教授拉梅尔的“民主时刻表”排列,1776年美国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而当时也只有美国才是唯一的民主国家。加上美国是联合国的主导创始国,当今的唯一超级强国,无论从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和道德影响力,美国都是无可匹敌的,只要美国政府动真格,就不会有办不成的事情。

 

所以我确信新的美国政府一定会言听计出,说到做到,通过各国把维护和促进世界人权事业推进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在几年或十年之内给全世界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和个人特别是共产极权主义者和伊斯兰极权主义者以最沉重的打击(包括道义谴责,各种政治和经济制裁等)。将各种人权受害者特别是那些底层受害者解救出来,保证他们过上自由和尊严的生活。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黒利的谈话最有力地击穿了国际上一度断定特朗普政府的执政方针是“美国第一”,因而不会关心和关注国际事务,即使是人权这样重大的国际问题也会放手不管的说法。笔者在1月30日发表于民主中国上的文章“海外民运在美国换届新形势下的坚守”中就批判了施卫江先生的特朗普政府只会专注国内事务,不会管什么民主和人权问题,吓唬海外民主人士将因此面临穷途末路惨境的谬论。黒利的谈话,证实了笔者批判的正确性。

 

许多国际人士包括中国一些媒体和政界人物,都认为特朗普是个商人,只注重经济利益和赚钱的事,对民主和人权不感兴趣,因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殊不知,他既然当了美国总统,就不能不干总统的事,而总统的事绝不只是经济事务和经济利益,首先应该实现美国的价值观,把政治摆在第一位。而美国价值观的核心就是民主自由和人权。加上美国是典型的三权分立与相互制衡的国家,绝非总统一个人说了算,总统不讲民主自由和人权,立法、司法机关会讲民主自由和人权,或者迫使总统讲民主自由和人权,美国宪法更会迫使总统讲人权。

 

现在证明,国际上那些不看好特朗普政府的人尤其是极权主义和专制独裁国家的统治者错了,高兴得太早了。

 

黒利的谈话还有力地表明,美国作为世界领袖的角色是不会褪色的,美国也不会放弃世界领袖这一角色。正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斯腾贝尔格前不久在美国访问演讲中所指出的,当今世界必须有一个领袖,而这个领袖除了美国,别无选择。

 

黒利的谈话也是对中国赵家人近两年来一直鼓吹中国将要取代美国充当世界领导者的喧嚣的有力回击。对某些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和政界、学界人士支持中国成为世界领袖的献媚言论泼了一盆冷水。

 

但是,人们还是应该看到,即使由美国这个唯一的超级强国来主导和推进世界的人权事业,它所要走的道路仍然是艰难和漫长的。因为她的主要对手是一个占有14亿人口和庞大市场的共产极权主义的政权。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之所以宣称美国可能退出人权理事会,正是出于该组织几乎被中国及其支持者掌握了多数投票权,使民主国家无法通过谴责中国等侵犯人权的决议或声明,甚至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也有类似的形势。

 

因此,笔者认为,美国要想真正在世界各国大大推进人权事业,必须着手研究改革联合国的重大根本措施;如果改革不能顺利进行,成功希望不大,干脆来一个联合国重组。这就使我想起了早在2006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台的那份《铸造法制之下的自由世界》的美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该报告是由美国里根政府的国务卿舒尔茨和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托尼担任共同主席,参与的专家学者达400多人。该报告建议:如果联合国改革不顺,美国应牵头组建“民主同盟”以便取而代之。

 

报告称,所有国家都可以加入“民主同盟”,但必须以遵守同盟的协政为条件,这些条件包括不会对同盟内的另一个国家使用武力,定期举行自由公平的多党选举,建立独立的司法机构来保证其公民免遭各种灾难,包括种族屠杀和人为饥荒。当这些政府未能这样做时,“民主同盟就有义务干预。

 

笔者认为,这样的“民主同盟“实际就是通过各国自愿结合建立的国际组织,订立符合成员国公意的章程或条约,既有自愿又有法律强制性的措施来推进全球的民主和人权事业,真正造福于全人类。这将是对世界所有专制独裁者特别是共产主义和伊斯兰主义这两个极权主义势力的毁灭性打击。因为这个同盟的建立一定会迫使它们要么放弃极权主义,归依于民主同盟,要么被民主同盟彻底孤立,最终自动消失。

 

而这种民主同盟的建立,极有可能不需要通过暴力和武力就能消灭一切专制势力或极权主义势力。因此在美国着手大力推进世界人权和民主的进程中,应当再次考虑将它作为一个最佳的选项或最后的选项。

 

笔者还认为,美国在如此推进的过程中,应该预计所有专制独裁或者和极权主义者还会以世界一体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来反对世界的重组,中国的红色极权主义者,正在以促进全球一体化之名积极扩张他的极权统治模式和专制独裁价值观,企图在未来几十年之内将整个世界纳入它的统治魔瓜中。但一切专制独裁和极权主义,都是见不得阳光的,一旦他们的真面目被暴露,人们也就不会相信他们那一套奴役人的东西了,因此它们必败无疑。

 

所以美国政府、美国人民和世界所有追求自由人权的人仍然应充满信心,不要惧怕专制独裁者和极权主义者的表面强大,最后胜利仍然属于伟大的美国人民和全世界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民。切盼特朗普总统、黒利代表、全体美国人民更加坚强、勇敢、无所畏惧地起来领导和推进全球的民主自由和人权事业!你们一定会得到所有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亿万人群的欢呼和支持,胜利绝对属于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2017年4月4日

 

关键字: 破虎 联合国 人权 美国
文章点击数: 26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