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4/2017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作者: 梁之


 

2017421image002.gif (400×297)

奖励群众抓间谍(网络图片)

 


 

就北京市国安局4月10日起正式实施《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中国近代史学者、时政评论家章立凡对外媒表示:“奖励告密是历史上常有的一种现象,特别是亡朝时代。不自信的时代可能这方面就会草木皆兵吧。这个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现象,反映出政权的一种不安全感,甚至是一种病态的心理。”

 

什么是“亡朝时代”,说白了就是王朝末期。

 

威胁无处不在

 

很多人生活在赵家的王朝末期,倍感艰难。有位网友在微博中上传秒拍视频并配有文字,被《看中国》转载:北京一五十岁找不到合适工作的中年人,以滴滴车养家糊口,在公路上被查,激动得以下跪姿势跳起来悬空又跪下去磕头喊天。那情形,但凡是个人看到,都难以无动于衷。这个所谓“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百姓生存实在不易。

 

凡王朝末期,人人都活在恐惧中,用艾未未接受别人采访时的话说:“生活在这种国家,威胁无处不在。就算我们不站出来批评,赵国也还是要威胁我们。”

 

3月27日,重庆市又发布所谓《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监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修订版,规定在重庆司法管辖区的人使用网络翻墙工具翻越中国当局设置的信息封锁墙访问墙外网站的人可以被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真是好笑:也正是这个重庆,前几年栽赃律师李庄不违法;整个国家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大小官员不公布财产不违法;国家不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不违法;原本说好的香港2017一人一票普选特首,结果用1200名代表推举代替普选不违法。真是太无耻了!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不管哪一级政府,只要认为说什么做什么是违法,他们就会弄个东西出来,然后把凡是他们不允许说不允许做的都说成违法,于是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对所谓“违法者”下手了。

 

无可救药

 

近年来有两个句子在本人文章中一再出现,一句是凡见到大家对政府的或荒唐或残暴或欺骗无可奈何时,比如强拆,比如不顾汹涌民意非要处死贾敬龙,比如对打死雷洋的几名警察不起诉,我都会说一句“天大只由天”。另一句是凡见到有网民说赵国统治者又发疯了,比如拼命删帖封号关闭网站,包括要求所有媒体都要“姓党”,甚至限制进口翻译外国儿童作品(意即“意识形态”要从娃娃抓起),我就说“现在是王朝末期”。而越是王朝末期,统治者也就越害怕越恐惧,并由此疯狂地打压言论、出版自由,甚至抓捕那些公开反对他们的异议人士包括网民。

 

很多人包括本人在内,写了几十年的文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恐惧,但细想想,赵家人应该比我们更恐惧。既然是王朝末期,这个政权也就只能是拖一天算一天,拖一年算一年,不可能就这么永远拖下去,正如蒋经国晚年所言: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像现在这样一个政权,垮台了,完蛋了,你能说是几个异议人士颠覆的吗?天天找“颠覆”他们政权的异议人士,就是不从自身找原因。就像现在俄罗斯全国暴发大规模游行,要求普京、梅德韦杰夫“打包走人”,难道就是因为有了一个反对派领袖纳瓦尼?他能有那大能量?问问俄罗斯民众会不会这么看?特别是我们这个赵国,如果不是自己溃败到无可救药,不是几十年来也不知说了多少谎,作了多少恶,欠了国民多少债,就像前苏联一样,怎么那么害怕被人颠覆呢?异议人士除了对你们进行公开批评乃至讽刺嘲笑,他们还能做什么?一个政权,就因为别人的批评或讽刺嘲笑就被颠覆,这样的政权还有何存在价值?

 

谁害怕一个腐败的军队

 

早上看到有人在手机微信中发表文章,说“整个日本都在为用战争打败中国做准备”,并认为一旦开战,日本民众必定会上下一心,拼死一搏。作者意思当然是要中国人提高警惕,不要被日本忽悠。可本人想的却是,连一个又一个军委副主席都是超级“大老虎”,那下面的“将军”以及等而下之的各级军官又有几个不是用钱买来的呢?军队腐败到如此地步,还谈什么战争?还打什么仗,又还能打得过谁?几年前在举国谈有关钓鱼岛话题时本人就在文章中问道:日本人为何要如此“造次”,敢于向我“堂堂大国”叫板?难道就不怕我们真的要跟他们动武吗?难道就不怕像中国有人在报纸上义愤填膺地吆喝要洗刷一个世纪的耻辱吗?他们难道不知道,在有些中国人看来,今天的“大中国”完全可以把“小日本”给灭了,而用国防大学教授戴旭上校的话说就是“它敢动手就干它”吗?当然不是。明治维新后,日本就没害怕过中国,再说得难听点,就没把这个近邻“放在眼里”。说这些话时还是五年前,当时虽也知中共军队中腐败得不得了,可万没想到会有这几年揭露出的这般腐败!当日本上下看到这个国家包括军队烂到如此地步,我想笑都要笑死了:这是正处在一个王朝末期的国家!这种国家的军队还有何惧哉?

 

民生网赫国中2017年4月13日新浪博客中有这样一篇博文:《专访〈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腐败严重到你都没法说它》,博文中周梅森对中国大陆军队的腐败说了这么一段话:“你看现在腐败严重到什么程度?严重到你都没法说它了。他们说,黑透了,军事长官一演习,就能把车卖了(报废)、汽油给卖了,明明打了10发炮弹,报上去打了100发炮弹,贪污军费。政委这些干部,卖官,从班长卖起,一直卖到将军。当时我还不信。现在,信了!140多名将军。光‘五虎上将’干掉多少?我算了一下,中共八一南昌起义开始,一直到抗美援朝打完,所有的战争加在一起,被敌方消灭的将军,没有几个,结果一场反腐,140多个将军全军覆没。多么可怕?你觉得他们能长久吗?能长期玩下去吗?必然亡党亡国,怎么能不亡啊?这是没有战争,一旦打仗,谁给你打仗?谁给你卖命?我买来的官,凭什么给你卖命啊?这很可怕的。”

 

段子满天飞

 

凡王朝末期,都有一定特征,当然,现在是手机微信时代,表现形式与此前肯定有所不同。比如,苏联解体前,也是怨声载道,讽刺、笑话政府包括讽刺笑话领导人的各种段子满天飞,到现在那些段子笑话还不时地被中国网民们引用,而最深刻且深入人心的,就是苏共对苏联人民的欺骗,以及苏联人民也早已认识到苏共的谎言和欺骗。段子是这么说的:“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听着像是绕口令,但这种形象逼真的“绕口令”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苏联和今天赵国社会现状。你说一个社会,不,一个政权,弄到这个样子,还怎么面对自己的民众,还怎么有脸在大会上讲话,在镜头前晃悠,又还怎么好意思面对世界。

 

近年来凡读本人文章,都不免会读到“无耻”或“不要脸”等词组,这都是由于出离愤怒之故。国民都清楚这个政府是骗子,政府也知道国民知道他们是骗子,甚至在“喉舌”上也承认统治下的中国老百姓都成了“老不信”,然而,天天仍死皮赖脸地还要代表这个国家,代表所有国民,你说如果不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生活中你还能看到这种情形吗?那得多不要脸啊。袁腾飞在讲到一些影视剧胡编乱造而谈到抗日神剧时,说这种影视不在他所评的范围,因为这已经不是优劣好坏的问题,而是让人感到恶心,一提起就想吐。而这个政府也正是如此,早已超出好坏优劣的评价。人们已经不愿意简单地说这个政府不好,这个政府是坏政府;大家现在只能说这是一个不要脸的政府,甚至把最脏的字眼送给这个政府都难以解恨。一个不要脸乃至无耻之极的东西,就不能简单地去用“不好”用“坏”来形容。

 

“这社会”犯罪并不可耻

 

前不久闹得全世界都知道的辱母案,网易网站中点赞最高即第一热门评论其实只有三个字:“这社会……”然而谁都知道这三字的含义。一个社会,到了“这社会”的地步,说明这是一个令人难以容忍、提起来就令人摇头的社会,而社会之所以如此,都是政府造的孽。

 

政府把一个国家弄成让民众只能叹“这社会”,这个政府还不应该向国民道歉乃至谢罪吗?这个国家的领导人还有脸要国民去做梦吗?一个社会只要让国民叹“这社会”,这就是王朝末期景象,用一位网友回复本人的话,这就是要崩溃的景象。

 

辱母案出来后有一个跟帖被大量转发。这个帖子不是发帖人在说话,而是引用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一小段话:“当社会把你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在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现在这个社会就让我们常常看到把国民逼得走投无路。别的不说,本文开头那个开滴滴车的中年人,如果继续逼下去,谁也不敢保证他不会走上危害社会的“犯罪道路”。

 

王朝末期还有一特征,那就是法律完全被政府操控。辱母案出来后据海纳大数据显示,第一篇自媒体评论,所用的标题就是《辱母杀人案:冷血的法律羞辱人民》。社会成了“这社会”,法律又是“冷血”的,这不是王朝末期又是什么?手机微信中近日还留传着这样一个帖子《果然是颗响雷,公检法深陷其中》,帖子说道:在于欢被激怒之下杀死一辱母者的案子中,死者杜某人的亲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放高利贷的吴某人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辱母案轰动全县,有正义人士直接捅到山东省检察院,这才动用警力在异地抓捕了放高利贷的吴某人。有人问杜志浩的保护伞是谁?张杰律师给出了答案: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集资钱。

 

狠到无情忍到无耻

 

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如果实行的是民主制度,如果不是王朝末期,会有这般景象吗?

 

面对一个就像烂透了的果子一样的统治机构,花着巨额维稳经费,却偏偏要跟人民讲什么社会和谐,要民众做“中国梦”,甚至要“以人民的名义”,真不知中华民族历史上有几个统治者糊涂昏聩到这等地步。

 

早间看央视“生活圈”栏目,其中播了一条不文明现象,一男子在北京玉渊潭公园摇晃樱花树,制造“樱花雨”,目的不过是为了配合女友拍照,制造人为的“花仙子”,博女友一笑。这种行为当然受到游人一致谴责。主持人请中央广播电台评论员王驿对这件事进行评论,他说了这么一句:在精神文明社会,最怕的就是那种脸皮厚的。联想当下,原来王朝末期,赵国政府表现出的不过是一种“脸皮厚”而已。

 

其实,普通国民脸皮厚,正是一国政府乃至各级官员之写照。没有脸皮厚的政府,没有脸皮厚的各级官员,脸皮厚的国民一定是少之又少。

 

文章原本已结尾,忽见网上流传一段视频:担任过国民党高官陈诚秘书的蒋廉儒,向人讲出他当年的一段听闻: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内战期间,有人对他说过一个“故事”,当年毛泽东接受过一个美国记者的访问,记者问道:毛主席呀,你真的相信你能够打败国民党吗?毛说:你不相信啊?那我告诉你,蒋介石虽然读了不少线装书,但并没有读通。搞斗争要明白两句话:“狠要狠到无情,忍要忍到无耻。”而蒋介石这个人线装书读了很多,然而,他既不能够狠到无情,又不能够忍到无耻,那怎么跟共产党斗呢?毛的言外之意,跟中共打仗,尤其是跟毛泽东领导的中共打仗,蒋介石必败无疑。

 

历史果然验证了毛泽东的“无情”“无耻”论的“伟大”,可也正是在这种“无情”“无耻”的领导下(毛死后,中共统治集团丝毫没有改变毛时代的谎言+暴力,亦即无情+无耻),因此,才领导出现在这样一个无官不贪从而导致社会道德沦下的中国。

 

关键字: 梁之 章立凡 赵家 亡朝
文章点击数: 347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