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5/2017              

一周新闻聚焦: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突然中断,引发各方“看好戏”者更加关注

作者: 施英

逃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19日接受VOA专访,爆料中共反贪系统的内斗,原定三小时的专访却在中途断线。郭文贵表示,因各方面的压力造成直播中断。他并表示马上就要与律师团队研究公布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视频,曝光其相关人员在美欧的银行帐号、资产,包括如房屋和不动产、子女在美欧上学就业的情资。

 

公民力量创办者杨建利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表示,虽然美国之音非常令人失望地中断了预定对郭文贵三个小时的采访直播,这次郭文贵在有限的时间内仍然爆出了一个“核弹级”料:习进平命令傅政华查被外界认为是他反腐最重要政治盟友的王岐山及其家族的腐败黑材料。虽然郭文贵所说有待核实,但是其爆料的“习、王”关系并不令我十分惊讶,因为这太符合中共残酷权力斗争的规律和逻辑了。因为郭文贵的家人在中共手中、他要面对全球数亿观众的审视、他要面对保护他的FBI,CIA,他要接受像纽约时报这样媒体的检验,我认为他这一爆料的可信度很高。果然如此,他已经启动了又一轮中共上层内斗的不可控的过程,绝对会影响十九大的布局。

 

评论家陈破空表示,流亡富豪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官,既有可信的内容,也有值得疑问的地方。但总的说来,爆料是好事,即便出于个人恩怨,曝光中共内幕,尤其中共高官的贪腐丑闻,揭露那个封闭体制所密封的丑恶,客观上,都会起到对中国社会的正面作用。

 

不少论者表示,对郭文贵的“道德品质”虽不敢苟同,但认为,以道德来权衡这一事件,显然太不够。即从海外舆论看,大都以为,郭出自体制,以今日中国体制内幕看,问题不会少,但这并不影响他去揭发官方。即使郭是一名罪犯,他也有权利揭发当局。郭文贵本人在美国之音也说说:“即使我是杀人犯,我也可以举报贪腐”。由此看,公众感兴趣的是郭所曝光的官员贪腐,而不是郭的个人品行。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郭文贵22日在推特上说:“在此负责任地向世界宣布,拿不出中纪委政法委骗偷、贪腐、杀人灭口……海外资产存款上万亿……的事实证据,郭文贵将在世人面前剖愎自尽……!”

 

对比海内外两出同样吸引观众的反腐戏码,《人民的名义》通过塑造反腐的好领导的形象给人带来反腐信心。但在海外爆料中,郭文贵一直在现身说法,指中国的反腐是“以黑反腐,以贪反贪”。

 

▲纽约时报4月17日报道:“大老虎”不止周永康?郭文贵爆料直指贺国强

 

这种事情偶尔在俄罗斯发生。一个通过将国有资产私有化发家的寡头富豪脱离原来的阵营,成为普京总统的批评者。

 

中国以前没有过这种事情。中国加入亿万富豪行列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能发财通常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共产党及其领导人家族的欢心。但是,中国大亨们对让政治精英富有的复杂股份关系可能掌握的第一手知识也一直保密。

 

今年出现了变化。一家总部设在纽约的媒体公司对房地产巨头郭文贵进行了两次采访,在为时四个多小时的冗长漫谈中,郭文贵描述了他称之为是一场凶残的斗争,斗争以两年前的一笔商业交易崩溃而告终,也让他与现已退休的共产党高官贺国强的亲戚成了死敌。

 

那以后,郭文贵一直住在国外,他还是特朗普总统位于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Mar-a-Lago)度假村的会员。

 

通过将指控公开化,郭文贵展示了一位不守口如瓶的亿万富翁给中国共产党带来的危险有多大。中共仍在努力塑造党为国家无私奉献的形象,官方新闻媒体一再强调,没有官员能够逃脱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败运动,目前这个运动已经进入了第五年。

 

如果郭文贵的话可信,习近平在2012年11月担任共产党领导人的时候,他所面临的腐败问题也许比已公开披露的要严重得多,腐败不仅涉及了国家安全部门当时即将离任的负责人,而且可能也触及到负责铲除党内受贿问题的最高官员贺国强。这两人都曾是政治局常委会成员,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是在中国行使最高权力的精英班子。

 

“如果你是习近平,而且你决定要清除腐败,你能一下子把他们两个人都拿下吗?”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专门研究中国政治腐败问题的政治学教授安德鲁。威德曼(Andrew Wedeman)问道。

 

前国内安全事务负责人周永康已被以腐败罪起诉,目前正在监狱中服无期徒刑。但没有关于贺国强或其家人被起诉的报道。在郭文贵眼里,这显示了打击腐败的不足之处:在精英层中,反腐运动只涉及那些在派系权力较量中已处于不利地位的人。

 

郭文贵在总部设在纽约长岛的中文媒体明镜新闻出版集团于3月8日录制的采访中说,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是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的“上司”,郭文贵当时正要购入方正证券的大量股份。郭文贵说,贺锦涛通过代理人隐瞒了自己的角色。

 

据中国新闻媒体财新的一篇报道,郭文贵曾试图提名方正证券董事会人选,但未成功,那之后,股票的买卖没做成,郭文贵还与自己以前的业务合伙人李友陷入一场纠纷,李友曾是方正证券的国有母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郭文贵在采访中用的一些表达方式在影片《教父》(The Godfather)或电视剧《黑道家族》(The Sopranos)中都不会显得出格,他说,贺锦涛要整死自己。

 

“说实话,我要能公布了你贺锦涛先生的这个证据,我保证在24小时内,有1000万人会上街,会把你给活吃喽,”郭文贵对明镜说。

 

郭文贵也有一个英文名叫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在采访中没有提供任何有关贺家人不法行为的证据。但是,尽管他只讲了些吓人的话,还是有一些文件支持他宣称的贺家人持有方正证券金融股权的说法。

 

2015年,在北京、香港和中国西南城市成都工作的《纽约时报》记者,通过查阅股权记录,并通过采访一名贺氏家族成员核实关系之后,绘制出了贺国强家族的金融网络。这些文件和采访显示,贺氏家族的确看来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间接地控制过方正证券的股份,方正证券与瑞士银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中国有一家合资企业。

 

方正证券是中国最大的券商之一,市值超过100亿美元。对证券公司来说不寻常的是,方正证券的总部设在中国中南部省份湖南,贺国强的老家就在湖南。方正证券2011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其第二大股东是一家名为利德科技的公司。

 

至少截至2014年中期,中国的公司记录显示,利德科技都处在与贺氏家族有关系的公司控制之下。经贺家一名成员确认,利德科技最终的股东之一是张秀琴(音),她是贺锦涛的姨母。公司记录显示,利德科技拥有中国各地的房地产、医药和金融公司的股份,这些股份的总值超过6亿美元。

 

合资公司瑞信方正成立于2008年,那一整年是贺国强担任政治局常委后的第一年,合资公司的成立让这家瑞士银行得以进入中国国内的投资银行市场。方正证券在合资公司中保持多数控股权,持有三分之二的股份。

 

据彭博(Bloomberg)资料显示,该合资公司在2010年8月为一些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担任了主承销商,其中一家公司叫杭州顺网科技。这家公司曾有一位名叫廖颖的董事,她在公司招股说明书上的名字和简历与贺锦涛妻子的相符。

 

此外,查阅中国的公司记录显示,杭州顺网首次公开招股时,拥有公司近10%股份的第三大股东是一家由贺氏家族控股的公司,该公司的最终拥有者是贺家的两名商业伙伴。瑞信方正也是方正证券自己在2011年进行首次公开招股时的顾问。

 

瑞士信贷(香港)的发言人没有发表评论。方正证券和杭州顺网也没有回复通过传真和电子邮件提交的问题。贺锦涛没有回复通过他设在北京的公司沃美投资发去的采访请求。

 

郭文贵用令人难忘的咄咄逼人语言和第三人称表达了自己与贺锦涛的冲突有多么激烈,在有数十万观众的视频采访中,郭文贵对贺锦涛说,如果两人的商业利益再次发生冲突的话,他会披露更多的东西。

 

“郭文贵是草根出身,农民出身,不怕死,”郭文贵说。“如果你再来做,那我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你开炮。我不想和你战争,但是贺锦涛先生,你对你的言行、对你的所做所为,包括你的钱财,都要看好了,你要负责任。”

 

▲美国之音(VOA)4月18日报道:纽约时报揭前中共纪委书记贺国强家人敛财

 

美国有影响力的大报纽约时报星期一报道,披露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敛财的内幕。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上个月爆料称,贺国强的儿子涉及方正证券的股权之争等贪腐,但没有引起多少反响。佐证郭文贵说法的纽约时报报道引发外界关注。

 

美国纽约时报4月17日报道,该报在北京、香港和成都的记者,2015年通过查阅股权纪录及采访贺国强家族成员,摸清了贺国强家族的金融网络。贺国强家族的确通过空壳公司间接控制过方正证券。方正证券2011年首次公开发股时,第二大股东是一家名为利德科技的公司。利德科技股东之一张秀琴是贺国强夫人张秀玲的亲姊妹。该公司拥有各地房地产、医药和金融公司股份,总值超过6亿美元。方正证券与瑞信银行2008年合资成立瑞信方正,当时贺国强任政治局常委。该合资公司使得瑞信银行得以进入中国投资市场。2010年瑞信方正为杭州顺网科技募股,而该公司董事廖颖是贺国强的儿媳、贺锦涛的妻子。贺家控股杭州顺网近10%.

 

纽约时报的报道佐证了早些时候郭文贵有关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与方正证券关系的说法。

 

曾在中国有广泛政商人脉的富豪郭文贵,3月8日在美国明镜新闻专访上称,他旗下的民族证券2014年耗费巨资收购方正证券,时任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奉幕后股东、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之命要求增扩股本,稀释郭文贵的股份。郭文贵认为,此举是贺锦涛摆明要掠夺北大方正的国有资产和自己的股权。郭文贵表示,贺锦涛是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的“上司”,但通过代理人隐瞒了自己的角色。郭文贵还说,贺锦涛曾威胁要整死他。郭文贵在采访中没有提供任何贺国强家人不法行为的证据,因此没有引起媒体的过多注意。

 

沉默一个月后,郭文贵4月14日在推特上宣布,4月19日上午9点,北京时间晚9点,将接受美国之音面对面直播采访。预计郭文贵将揭秘贺国强家族更多涉及贪腐的内幕和相关证据。

 

香港苹果日报星期二报道,早在2014年4月香港中资华润集团的董事长宋林被中纪委拘捕调查后,中国就有媒体报道并隐晦披露,贺国强的两个儿子涉案,涉嫌宋林在购买山西金业集团煤矿资产时多付的50亿人民币转到贺锦涛的私募基金,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贺国强2014年6月在十八大退休后首次公开现身贵州,在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陈敏尔陪同下参观贵阳孔学堂,官方喉舌人民网等转载。同时,官方背景的凤凰周刊也推封面报导,称贺国强“对自己和家人要求严格”。

 

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员、自由媒体人赵岩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曾目睹时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两个儿子贺锦雷和贺锦涛收受几十个亿的变相贿赂。

 

赵岩表示,2008、09年他曾调查原为国有资产的云南文山州都龙锡锌矿被贱卖的事情,其中涉及时任云南省长秦光荣。2009年,他应朋友之约到北京顺义一个大宅院,看见贺锦雷和贺锦涛乘坐武警牌照的奥迪A8车也到了大宅院。赵岩表示,坐在临桌的他和朋友看见云南国投的领导交给贺国强的儿子40亿的支票,说是为云南管理投资,实则是变相贿赂,给被中纪委盯上的秦光荣摆平是非。

 

赵岩说:“我说他来你这儿干吗?他(朋友)说,秦光荣惹了事儿了,在文山州卖矿的时候,中纪委盯上这个事儿了。他们就来让这个投资公司摆平这个事情。人家送礼是这么送。当时他就跟我讲,说你看他们现在在搞合同,给支票。云南省国投出40个亿给贺锦涛的公司,意思是我们那个老少边穷不会做买卖,把这钱委托给你们来做这买卖,其实就是变相行贿。我拿国家的钱变相投资你的公司。赔了就是我们云南的,赚了能给分点就分点,不能分也不所谓。就这个意思,完全是拿着国家的钱变相行贿。”

 

有分析人士表示,这是3年多来贺国强及其家人第二次被媒体披露暴敛财富,在中共忙于准备今年秋天召开的19大之际,最高领导层如何处理,贺国强是否会成为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后的又一大老虎,外界还有待观察。赵岩表示,贺国强在党内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处理贺国强会对习近平布局19大有好处。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19日报道:美媒专访郭文贵曝最高层内斗 直播节目罕见半程停播

 

长期滞留美国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4月19日在美国之音接受直播专访,节目预告三小时,半程后突然中断,引起网上太多猜疑。有指媒体承受北京压力太大所致,截至目前,美国之音和郭文贵本人都对这一事故没有明确解释。

 

郭文贵周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要他调查中国“反贪大臣”—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与政法委书记孟建华家族,傅政华说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下达的命令。

 

王岐山被视为是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打大老虎”的一号人物,不少分析指出,习近平将在19大破例让王岐山继续担任常委,郭文贵曝料,揭露习近平与王岐山内斗,习暗中调查王岐山,匪夷所思。当然真相有待进一步查实。

 

郭文贵当日发推说,通过美国之音,“向大家送上一个核弹级的重磅曝料”,并称此次专访,“会无法避免的涉及到一些领导和相关人员”。

 

郭文贵此前接受明镜集团访问时,已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利用方正集团从事不法行为。郭文贵尚未提出任何贺国强家族不法行为的证据。

 

美国之音之前预告专访郭文贵,几乎并行的是,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据信这一通缉令于4月18日发出。

 

海外媒体据可靠消息来源透露,国际刑警组织18日发布红色“红色通缉令”,通缉“出逃”美国的中国大陆商人郭文贵。郭文贵则否认自己行贿。

 

郭文贵在访谈中说,傅政华以他的家人、员工和资产要挟,要他调查王岐山外甥姚庆所持有的海南航空近年来的贷款、不动产、海外存款等与自己往来情况。傅政华并提供详细完整的个人资料,私人飞机编号等文件方便他调查。郭文贵透露,傅政华说,这是习近平亲自下的命令,“因为他不相信王跟孟两人”

 

中国官方已经证实国际刑警通缉郭文贵消息。据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报告内容,外交部发言人陆慷针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中国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 文贵发布红色通报。中方能否证实?郭文贵涉嫌犯了什么罪?”的提问时,回答说:“你说的没错。据我们了解,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 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有关具体情况,你可以向有关部门了解。”

 

美国之音节目主持人也透露,北京分社社长遭到中国公安部门约谈,要了解周三专访的细节,也暗示美国之音为犯案人提供平台,指控中国政府,是不公平的做法。

 

综合媒体消息,郭文贵是山东人,1980年代于古城中学读初中,毕业后未考上高中,到河南省郑州市定居。他创办河南大老板家具厂,再与香港一企业合资成立裕达置 业,裕达 置业变为香港独资企业。之后郭文贵和别人合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公司后来改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最后改名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 2002年,郭文贵在北京成立了北京政泉控股公司。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他以155亿资产,排名第74位。

 

▲美国之音(VOA)4月19日报道:郭文贵驳斥北京所谓的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令

 

北京,4月19日星期三,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出现了一段令千百万中国公众感到莫名其妙的对话。中国外交部发布的官方记录是:

 

“问:据香港媒体报道,中国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发布‘红色通报’。中方能否证实?郭文贵涉嫌犯了什么罪?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答:你说的没错。据我们了解,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有关具体情况,你可以向有关部门了解。”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三半夜时分,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上仍看不到有关郭文贵的所谓“红色通报”。

 

郭文贵本人在星期三美国东部时间上午(北京时间晚上)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时候表示,中国当局连他的最基本信息都弄错了,却声言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

 

郭文贵说:“我现在是美国居民,现在持有中东国家三个国家的护照,欧洲多个国家的护照,大概有11本护照,将近有28年没有用过中国护照,(我)非常惊讶(北京当局)发出这个东西。”

 

郭文贵称,北京当局如今搬出国际刑警组织来对付他,完全是非法的,其目的就是阻止他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和专访的播出。他说,“中国政府花了6千万美元一年,拿到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的职务,就是为了阻止中国老百姓掌握了贪官腐败的信息来海外爆料。”

 

郭文贵是原籍中国的商人,今年早些时候两次接受海外华文媒体明镜电视的采访,指称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和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与家人贪污受贿。

 

现在还不清楚中国外交部所说的有关部门是什么部门。中国公安部官方微博3月13日转发一则被批评者批评为大有“文革”遗风的视频,指责郭文贵是“百变丧门星”, “邪气、邪心、邪性”,“依靠霉运亨通害人无数而扬名”。

 

中国的刑法目前还没有“百变丧门星”, “邪气、邪心、邪性”,“依靠霉运亨通害人”等罪名。

 

也是在3月13日,郭文贵发表声明称,他先前给北京大学捐款10亿元,“做为北大所谓燕京学堂等三个定点项目的有条件捐赠。但时至今日三个项目无一落实,所以根据相关协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捐赠法,现要求北大无条件将十亿人民币捐款以及由此产生的超过四亿元人民币的利息返还于我”。

 

截至目前,贺国强、傅政华以及北京大学当局没有对郭文贵的指称做出正式或非正式的回应。

 

郭文贵近来生活在美国和英国。美英两国跟中国没有引渡协议。因此,郭文贵目前没有面临被美英执法机构抓捕引渡给中国的风险。

 

▲德国之声(DW)4月19日报道:大佬海外“爆料”中共内幕 今遭全球缉拿

 

近日,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高调向媒体爆料,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秘密敛财。中国外交部在周三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推特的截屏

 

(德国之声中文网)身处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近日不断爆出猛料:他在3月初接受“明镜电视”的视频专访,指控贺国强家族掠夺北大方正的国有资产和自己的股权。他当时还表示,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他在两次长达数小时的采访中,描述了他与中共退休高官贺国强之间的争斗与恩怨。

 

《纽约时报》周一(4月17日)发文聚焦此事,报道标题即为“'大老虎'不止周永康?郭文贵爆料直指贺国强”。

 

与此同时,《纽时》报道也称,郭文贵在接受明镜采访时没有提供“任何有关贺家人不法行为的证据”,只讲了些吓人的话。但《纽时》早前的调查“摸清了贺国强家族的金融网络”,发现贺氏家族确实曾经间接控股中国大券商方正证券。可见郭文贵所言也并不完全是捕风捉影。

 

“郭文贵是草根出身,农民出身,不怕死”,郭文贵在此前接受视频采访时说。“如果你再来做,那我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你开炮。我不想和你战争,但是贺锦涛(贺国强之子)先生,你对你的言行、对你的所做所为,包括你的钱财,都要看好了,你要负责任。”

 

这位身在美国的中国“大佬”如此敢说,让人不禁猜测其背后是否暗藏政治力量。对于中共而言,今年正值五年一次的权力更迭之际,风吹草动都引入联想,何况是如此高调的爆料。

 

在他的个人推特上,郭文贵宣布,将在纽约时间周三(4月19日)上午9时与美国之音进行三个小时的直播,主题是“以名贵的名义要求不要以黑反腐”。他还在推文中写道,希望这次直播“是揭开中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腐反腐、以贪反贪真相的开始”。

 

另一方面,据《南华早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国际刑警组织在周二(4月18日)晚,已经应中国方面的要求,向郭文贵发布红色通缉令。报道称,郭文贵涉嫌曾向去年落马、正在接受调查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行贿6000万元人民币。

 

中国外交部在周三(4月19日)证实了国际刑警组织对郭发出“红色通报”(即“红色通缉令”)的消息。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称郭文贵为“犯罪嫌疑人”,但没有指明郭涉嫌何罪名。

 

郭文贵在2013年和2014年登上胡润百富榜(中国区),分别排在第323位和第74位。财新传媒曾报道称,他的迅速发迹是依赖政坛中的一些重要人物。在2015年3月一篇题为《权力猎手郭文贵》的报道中,郭文贵被认为与中国国安系统有密切的政商关系。

 

▲美国之音(VOA)4月20日报道:国际刑警组织就郭文贵被红通回复VOA

 

北京 —中国官方证实,近日连续爆料中共高层复杂关系及领导人家族涉嫌非法敛财内幕的富商郭文贵受到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 美国之音就此事咨询了国际刑警组织。

 

该组织4月19日回复指出,红色通报不是国际逮捕令,而是应成员国根据有效的国家逮捕令提出的请求而由总秘书处发布的临时逮捕一个人等候引渡的请求,其所有权归提出请求的成员国。

 

国际刑警组织官网通缉名单上目前查不到Guo Wengui或Miles Kwok(郭文贵的姓名中文或英文拼写)。郭文贵1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专访中表示,北京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逮捕他的红色通报是出于政治动机,目的在于阻止这次专访。

 

以下是国际刑警组织新闻办公室回复美国之音的电邮译文。

 

(保密级别:国际刑警组织仅限官方用途)

 

亲爱的先生/女士,

 

国际刑警组织190个成员国的任何一国警方与里昂总秘书处分享调查和逃犯相关信息时,该信息所有权仍然属于该成员国。因此,国际刑警组织不会就特定情况或个人发表意见,除非在特殊情况下,经有关成员国批准。

 

关于你就这个人(指郭文贵)提出的咨询要求,我们建议你联系你认为可能进行调查的国家当局。

 

如果国际刑警组织接到就一项逮捕令发出红色通报的请求,经过审查以确保该请求符合我们的规则和条例之后,这一信息将发送给我们所有的190个成员国。

 

除此之外,成员国可以选择在国际刑警组织网站http://www。interpol。int/Wanted-Persons上发布“红色通报”的简略版本。

 

如果没有发布红色通报,这是因为没有提出请求或发出针对该人的红色通报,或者因为请求国要求不公布。

 

红色通报是应成员国根据有效的国家逮捕令提出的请求而由总秘书处发布的临时逮捕一个人等候引渡的请求 .这不是国际逮捕令。

 

有关个人受到国家司法机构(或国际刑事法庭,如适用)通缉,国际刑警组织的作用是协助国家警察查明或找出这些人员,以期使其被捕和引渡。

 

红色通知仅发给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条件是提出请求的国家中央当局提供总秘书处要求的所有资料。

 

国际刑警组织总秘书处不派人员逮捕红色通报所涉及者。

 

但是,国际刑警组织的许多成员国却认为,红色通报是一项有效的临时逮捕请求,特别是如果它们通过双边引渡条约与请求国相关联。在根据红色通报进行逮捕的情况下,这些逮捕行动是由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的国家警察官员实施的。

 

国际刑警组织不能坚持或强迫任何成员国逮捕红色通报所涉及的个人。国际刑警组织也不能要求任何成员国应另一成员国请求而采取任何行动。每个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在其境内自行决定赋予红色通报何种法律价值。

 

(附原文)

 

Confidentiality Level : INTERPOL For official use only

 

Dear Sir/Madam,

 

If or when police in any of INTERPOL‘s 190 member countries share information with the General Secretariat in Lyon in relation to investigations and fugitives, this information remains under the ownership of that member country。 INTERPOL does not therefore comment on specific cases or individuals except in special circumstances and with approval of the member country concerned。

 

With regard to your request in relation to this individual, we would advise you to contact the authorities in the country where you believe there may be an investigation ongoing。

 

If INTERPOL is asked to send out a Red Notice in response to an arrest warrant, following a review to ensure the request conforms with our rules and regulations, the information will be sent out to all our 190 member countries。

 

In addition to this, member countries have the option of having an abridged version of the Red Notice posted on INTERPOL‘s website http://www。interpol。int/Wanted-Persons

 

If no Red Notice is published, this is either because one has not been requested or issued for that person, or the requesting country has asked that it not be publicized。

 

A Red Notice is a request to provisionally arrest an individual pending extradition issued by the General Secretariat upon the request of a member country based on a valid national arrest warrant。 It is not an international arrest warrant。

 

The individuals concerned are wanted by national jurisdictions (or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s, where appropriate) and INTERPOL‘s role is to assist national police forces in identifying or locating those individuals with a view to their arrest and extradition。

 

Red Notices are only issued to INTERPOL member countries if the requesting National Central Bureau (NCB) has provided all the information required by the General Secretariat。

 

INTERPOL‘s General Secretariat does not send officers to arrest individuals who are the subject of a Red Notice。

 

Many of INTERPOL‘s member countries however, consider a Red Notice a valid request for provisional arrest, especially if they are linked to the requesting country via a bilateral extradition treaty。 In cases where arrests are made based on a Red Notice, these are made by national police officials in INTERPOL member countries。

 

INTERPOL cannot insist or compel any member country to arrest an individual who is the subject of a Red Notice。 Nor can INTERPOL require any member country to take any action in response to another member country‘s request。 Each INTERPOL member country decides for itself what legal value to give Red Notice within their borders。

 

Regards,

 

Press Office

 

▲美国之音(VOA)4月20日报道:中国官员向VOA表达担忧郭文贵专访

 

中国官员在美国之音4月19日对郭文贵专访直播前,向美国之音表示过担忧,但是拒绝了在专访过程中或之后对郭文贵所讲述的内容进行反驳的提议。

 

郭文贵过去曾经作出中国高层官员或者家人控制秘密公司或商业的指控。郭文贵在专访前也表示,他会提供中国高层领导人贪腐的“核弹级爆料”。他在星期三的专访中爆料了更多的细节,但是这些指称还无法得到证实。

 

郭文贵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专访中还表示,国际刑警组织逮捕他的红色通报是出于政治动机,目的在于阻止这次专访。

 

在美国之音直播郭文贵专访前,中国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星期三发出逮捕中国亿万富豪郭文贵的“红色通报”,但是没有给出他所涉犯罪的具体内容。

 

▲纽约时报4月20日报道:中国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全球通缉郭文贵

 

中国外交部发言说人,中国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向其成员国发出对郭文贵的红色通报。

 

一名出生于中国的亿万富翁最近一直公开指控共产党高官的亲属涉嫌腐败。在北京方面要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对他发出全球通缉令之后,他目前成了一名通缉犯。

 

中国外交部周三表示,中国已要求国际刑警组织逮捕这名叫做郭文贵的亿万富翁。中国提出该要求数小时后,郭文贵出现在电视上,对共产党高官的亲属提出腐败指控。他曾表示这些指控会是“核爆级别”的爆料。

 

在一桩收购一家证券经纪商的交易告吹后,过去两年间,现年50岁的郭文贵一直居住在海外。今年3月,他指控一名前共产党高官的儿子涉嫌腐败。4月15日,《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援引公司记录以及对该官员一名亲属的采访内容报道称,他的一些指控或许可以得到证实。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北京告诉记者,中国已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向其成员国发出对郭文贵的所谓红色通报。陆慷说红色通报已被发出,但郭文贵并未出现在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名单上。国际刑警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的190个成员国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提出不把红色通报公开的要求。

 

《南华早报》援引匿名知情者的话称,郭文贵被控向前高级情报官员马建行贿6000万人民币(约合870万美元)。中国的新闻媒体把马建称为郭文贵的政治保护伞。

 

各国不是必须按照红色通报的要求行事,而且截至周三,郭文贵尚未被关押。相反,他还待在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一套顶层公寓里。那是他在2015年通过一个空壳公司以67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的。来自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中文部的两名记者在公寓里对他进行了一场电视直播采访。

 

郭文贵接受采访时说,关于他向马建行贿的报道是“错误”的,他还说自己不是中国公民。他说他持有另外11个国家的护照。郭文贵也是特朗普总统的马阿拉歌庄园的会员。

 

他说自己和联邦调查局(FBI)保持着经常的联系,不担心自己会被逮捕。郭文贵说,红色通报的发布,意在阻止美国之音采访他。

 

在采访中,郭文贵提出了与秘密受控于中国领导人的商业帝国有关的新指控,他这一次提到了一名现任政治局委员的外甥。这些指控没能立即得到证实。

 

“腐败分子不代表中国政府,不代表中国人民,”郭文贵说。“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腐败,就不会害怕我。”

 

美国之音是一家独立运营但受到美国政府资助的机构,它此前曾预告说,将对郭文贵进行三小时的专访——还在预告片中提到了郭文贵关于带来“核爆级别”腐败爆料的承诺——头一个小时的专访通过电视直播,剩余的则在网上播出。

 

美国之音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中国政府曾敦促该机构取消这次采访。中国外交部于周一约见了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比尔。艾德(Bill Ide)。两名了解会面内情的美国之音内部人士称,艾德被告知,采访郭文贵将被视为对中国内政的干预,还有可能影响记者签证的续签。

 

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官员也曾联系美国之音,试图阻止这次采访,一名对相关谈话的内容有直接了解的人士说。此人还表示,美国政府未就相关采访事宜联系美国之音的管理人员。就这篇文章接受采访的一些人士要求匿名,以便自由谈论与中国政府之间的交流。

 

美国之音的管理人员在台长阿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领导下安排了此次采访,条件是只能进行一小时的直播。美国之音称,剩下的采访将被录制下来,以便让记者有机会去查证郭文贵的指控,也让中国政府有机会做出反应。

 

“由于沟通不畅,直播时间超出了一小时,”美国之音女发言人布里奇特。瑟查克(Bridget Serchak)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表示。“注意到这一点以后,直播便被终止了。我们将会发布来自这些采访的内容,并继续报道腐败问题。”。

 

▲德国之声(DW)4月20日报道:国际红通后,好戏还在后头?!

 

郭文贵原计划3个小时的爆料,最后变成了80分钟,是技术原因、操作失误?总之,本次爆出的“猛料”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具有震撼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居美国的商人郭文贵在19日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采访中驳回了对行贿马建的指控。马建曾官拜国安部副部长,去年落马。不过郭文贵没有用事实细节反驳指控,只是说,“我有没有行贿,要依据证据和法律事实。我们在这里不必讨论,我们会用事实说话。”

 

19日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于一天前“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有媒体报道称,发布国际红色通缉令的一个基本嫌疑点是对行贿马建的指控。《南华早报》消息,郭文贵涉嫌曾向正在接受调查的马建行贿6000万元人民币。国安部是郭文贵的保护伞,抑或郭文贵是国安部的敲诈对象?郭文贵在采访中表示是“敲诈对象”。

 

“给了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150万”

 

今年1月,郭文贵曾爆料,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贪污腐败、滥用职权、为所欲为。本次采访中,郭文贵再次强调了这一指责,称傅政华对其敲诈5000万美元,“并拿走150万,以放出我的家人:哥哥和妻女。还有就是保证我的资产安全。”郭文贵还说,记不清当时给的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反正是给钱了。”

 

郭文贵说,他的所谓爆料是对公众而言,而早在2016年,他已向中共高层汇报了很详细的资料,“他们应该是完全清楚的”。因此,如果有人试图阻止本次公开爆料,那应该不是傅政华本人,而是“很多涉及人士”。

 

郭文贵究竟是哪国人?

 

采访中,郭文贵还透露了一些有关他个人的细节内容。他说,目前是美国居民,“已有二、三十年没有使用过中国公民的身份”,此外,他拥有中东地区3个国家的护照,在欧洲持有多个国家护照,共有11本护照。因此郭文贵“非常惊讶”,为什么中国外交部称对其发出了通缉令。

 

对于国际红色通报本身,郭文贵表示出不屑,说自从2015年就同美国FBI和CIA等机构保持关系,他的保护团队中有3人同国际刑警组织有联系。

 

美国之音的本次采访引发各界的高度关注,而采访单位也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希望取消这次原定的节目,中国外交部周一(4月17日)为此召见了美国之音驻京分部的记者。本来宣布的采访播出时间为3小时,但实时播出的时间只有80分钟。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1日报道:观察:郭文贵“爆料”风波的看点

 

看点一:直播中断

 

周三(4月19日)郭文贵在美国之音VOA的直播节目按照事先的推广通知应该持续3小时,内容涉及他对中国高层腐败的指控,但节目进行到一半时突然中断。

 

各方分析原因,包括据称的北京或华盛顿施压,或VOA高层临时决定终止。VOA事后解释原因是“沟通有误”,计划是直播1小时,后2小时录播。

 

郭文贵本人事后在推特上声称,这是北京高层害怕贪腐被揭露而采取的“自杀性”行动;他正在跟律师团队商议对策和下一步行动,计划曝光更多他所称的“常委级”官员及亲属的贪腐资料。

 

《纽约时报》日前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说,中国外交部和驻美使馆事前都曾向VOA施压,要求取消这个专访直播。另有据称熟悉内情消息来源说,自始自终没有受到来自华盛顿的压力。

 

国际刑警组织周二(4月18日)对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中国外交部次日证实了此事,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香港《南华早报》引述不具名消息来源称,郭文贵是因为涉嫌向已经落马的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行贿的指控被通缉。郭本人否认这一指控,并在VOA直播节目中表示,通缉令至少有助于人们理解此案的实质。

 

看点二:相约YouTube?

 

郭文贵今年一月和三月两次接受明镜电视直播专访,内容涉及他对目前仍在任的中国公安政法高官的贪腐指称。

 

第二次直播3月8日播出后,明镜电视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账号一度被封,不久恢复。

 

VOA本周的直播视频已经上传YouTube。除了指控中国政法系统和纪委高官,郭文贵还提到自己为北京追捕逃亡贪官提供帮助等内容。

 

这些指称内容目前都未经核实。

 

海外媒体称中国官方利用境内外各种媒体渠道对郭文贵发起了污名化宣传攻势。

 

《南华早报》形容中国官方这次的媒体攻势“前所未见,手法老道”,因为以前这类贪官供词视频只在国营媒体播出。

 

周三,北京《新京报》网站发表了关于郭文贵的长篇调查报道,其中引用了报道所称“独家获得”的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陈述自己跟郭文贵权钱交往的细节。

 

马建和另外两名据信是郭文贵“高官盟友圈”里的两名落马贪官的“爆料”视频出现在YouTube上,发布者的帐号今年3月13日创建。这些视频的来源无法得到独立核实。

 

YouTube上还有不少郭文贵接受海外华文媒体采访的“爆料”视频。

 

YouTube在中国大陆无法直接登录浏览。

 

看点三:为什么?

 

中国媒体近日发表了各种起底郭文贵的文章,有些转载新华社稿,金融界多家网站被指抄袭《新京报》独家报道,遭该报反侵权公告。

 

《金融时报》分析,郭文贵近来在海外高调“爆料”,跟中国反腐重点移到金融领域有关。

 

该报认为,前不久另一位中国富豪肖建华从香港“失踪”被带回大陆监控,以及金融界高官如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调查等,都发生在同一大背景下。

 

在海外中国富豪从事地产、金融业务者较多。

 

现年50岁的郭文贵祖籍山东,在北京以房地产起家,据中国媒体报道,他曾以社交圈“盘古会”为平台结交高官,织成利益勾结网络。

 

据报道,他2015年离开中国移居美国,在纽约、伦敦市区黄金地段拥有房产,加入英美富豪私人会所成员,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迈阿密的海湖庄园俱乐部和伦敦的马克俱乐部。

 

有观点认为,郭文贵可能会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问题。

 

也有评论员指出,今年晚些时候中共即将召开十九大,讨论权力换届问题,郭文贵“爆料”及其引发的政治动荡可能是会前博弈的一部分。

 

▲美国之音(VOA)4月21日焦点对话:郭文贵爆料高官丑闻,北京反应大?

 


华盛顿 —一个星期来,滞留美国的富商郭文贵和中国政府的矛盾日益公开化。中国外交部星期三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向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是中国方面提交的所谓红色通知,和通缉令的性质有所不同。与此同时,中国多家媒体在同一时间纷纷刊登起底郭文贵的同一篇长文,而网上也出现马建等落马高官在狱中的谈话视频,攻击郭文贵人品。郭文贵最近几个月来爆料不断,牵涉到哪些人和事?谁是最大的受害者和受益者?中共为何在此时公开将矛头指向他?郭文贵的爆料,到底是为了保命保钱,还是有更大的政治目的?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旅法政治学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先生;时事评论家,网上政论节目主讲人文昭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文昭表示,郭文贵最新爆料最大的看点是,矛头直指王岐山已经明朗化。这包括受命于傅政华来调查王岐山和孟建柱,以及王岐山夫人家族与海南航空之间的关系,不过,证据并没有展开,录音也是经过变音处理的,难以辩论。无论如何,本次之后,郭文贵受到的关注及其信誉度都获得上升,尤其他从前爆料过的某些细节获得了纽约时报等其他境外媒体的证实;中国外交部的强硬反应也更加使得郭文贵在舆论较量中获得优势。

 

至于郭文贵与中国国安之间的关系,文昭认为政治斗争各种情况都有,习、王之间关系稳固,可比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但这不意味着政治盟友不会希望掌握对方的隐秘材料,而利用郭文贵这样的圈外人来执行则不容易引起裂痕,这反而是符合逻辑的。郭文贵与国安关系复杂,马健在视频中多次提到郭文贵为国家安全做出过重大贡献。郭文贵作为商人手里拥有项目,能够接触高级政商圈子,比中方政府人员更有便利;傅政华知道郭文贵有人际网络和工作经验,在外国政府内有人脉;所以马健也很可能基于同样的理由来利用他收集资料,包括调查异议人士和人权人士等。所以,郭文贵本身也是脱不了间谍干系的。

 

文昭指出,郭文贵爆料的目的向来引发争议和怀疑。我也持有怀疑态度,认为他受其他政治势力操纵来施压王岐山的可能性并非没有。我们看到他本次爆料的对象明显指向王岐山,而王岐山现在是政治关键人物。十九大的两大看点就是习近平是否制定接班人,以及王岐山未来五年干什么,所以王是枢纽人物。郭文贵涉及王之后,会影响王十九大的扩权和留任。因为,这样一来,其他派系可以争斗,可以提出既然王可能有问题,中共为了党的形象应该谨慎斟酌。我们看到,郭文贵是在十九大之前逐步释放压力,很可能有其他政治势力向他保证以解决家产和放回家人作为爆料的回报。总之,我们不宜简单揣测郭文贵爆料的动机。

 

文昭认为,中共为了阻止郭文贵爆料而签发红色通告,说明郭文贵的杀伤力。郭文贵不遵循任何规则,包括明规则、官规则、潜规则,是规则破坏者。他打破了中国政商圈的默契气氛,让官员之间有怀疑,官商之间不信任,对推动中国透明化、终结官商勾结有积极意义。

 

陈破空表示,流亡富豪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官,既有可信的内容,也有值得疑问的地方。但总的说来,爆料是好事,即便出于个人恩怨,曝光中共内幕,尤其中共高官的贪腐丑闻,揭露那个封闭体制所密封的丑恶,客观上,都会起到对中国社会的正面作用。从中可以窥见,中共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达到何等程度。并未超出外界的想像,但仍然让人感到怵目惊心。

 

陈破空说,中共官媒集中火力反攻郭文贵,反映中共当局的心虚和心慌。播出马建、王有杰、石发亮等落马官员对郭文贵的评语,是当局的精心策划。这些人在关押的情况下说话,也为了立功减刑,可信度本身就打了折扣。即便他们说的是实情,证明郭文贵不是好人,但马建等人本身也不是好人,否则就不会落入贪官行列、身陷囹圄。郭文贵本人,不会没有问题,诸如贿赂、权钱交易,否则生意也做不了那么大。但说到底,今天的郭文贵,也是中国现行制度的产物,受益于那个制度,也毁于那个制度。如果郭文贵能幡然醒悟,反攻专制制度,为中国的法治和民主化做贡献,也值得欢迎。

 

杨建利表示,虽然美国之音非常令人失望地中断了预定对郭文贵三个小时的采访直播,这次郭文贵在有限的时间内仍然爆出了一个“核弹级”料:习进平命令傅政华查被外界认为是他反腐最重要政治盟友的王岐山及其家族的腐败黑材料。虽然郭文贵所说有待核实,但是其爆料的“习、王”关系并不令我十分惊讶,因为这太符合中共残酷权力斗争的规律和逻辑了。因为郭文贵的家人在中共手中、他要面对全球数亿观众的审视、他要面对保护他的FBI,CIA,他要接受像纽约时报这样媒体的检验,我认为他这一爆料的可信度很高。果然如此,他已经启动了又一轮中共上层内斗的不可控的过程,绝对会影响十九大的布局。

 

宋鲁郑认为,郭文贵的爆料估计对中国社会起不了太大作用,因为爆料内容相较于巴拿马文件等事件来说小很多。郭文贵这次的爆料有逻辑不通之处,例如他说习近平要求傅政华调查他的重要盟友王岐山,我认为就算这是真的,傅政华也不会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一个不相干的商人。中共这次针对郭文贵的爆料迅速做出反应,因为他将矛头指向中共领导层和体制,而不是单一领导人。

 

宋鲁郑表示,毛泽东与刘少奇或邓小平与赵紫阳之间的关系,都不能拿来和习近平与王岐山相提并论,因为前述几位属于接班人和被接班人的关系,自然会产生矛盾。但习王并非这种关系。郭文贵若希望爆料产生作用,他的资讯势必得进入国内,但在中共完全封锁讯息的情况下是无法发挥作用的。共产党在反腐运动上不愿外人插手,郭文贵若想保家人、保财产,应该将秘密藏在心中,否则会流失筹码。郭文贵爆料事件给了中共官员两个教训:第一、官员和商人打交道是有风险的。第二、被爆料者将更加服从习近平。中国政府不会因为郭文贵而让中美关系受影响,这个事件也让人清楚看到政治权力在中国政治体制里,凌驾于资本权力和大众权力之上,有决定一切的最终拍板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1日报道:郭文贵爆习总要查王岐山王系传媒财新网反爆郭丑闻

 

被视为王岐山嫡系的大陆传媒财新网20日刊登长文,大爆“绝非正常私营企业家”的郭文贵与国安和公安政法如何勾结致富的内幕,其中包括郭文贵在香港太古城为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购买了两套合计200多平方米的房产,以取得马建为他出面对付商业的竞争对手。马建和张越两人目前已经落马并先后遭到调查。

 

财新网的报道,基本上是根据马建在19日一段时长大约20分钟的公开视频中的招供,以及郭文贵当年的生意伙伴曲龙在2010年对郭的举报。马建自述了自己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干预,如何为郭文贵解决与合作伙伴曲龙的纠纷、如何帮助郭文贵违规低价收购民族证券、如何帮助郭文贵从网上删除并制止媒体的负面报道,如何从郭文贵处获得6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利益回报的部分过程。

 

在此之前,美国之音VOA电视部原本播放郭文贵的专访,但不知何故,节目突然中断,引起外界多番揣测。郭在访问中指称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要他调查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与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家族,还说是中国主席习近平下的令。

 

但财新网20日的报道,却指控郭文贵通过非常规手段,依靠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马建多次以河北政法委、安全部的名义,或亲自出面,或派员持安全部公函,帮助郭文贵在一年内全面收购民族证券。

 

财新网指出,结交马建和张越,利用他们手中的特殊权力攫财,令郭无往而不胜;马建所代表的安全力量,张越所代表的公安政法权力,给郭文贵带来身份上的掩护。在马、张二人被查之前,境内公开资料不能查到郭文贵的照片,一度营造了郭文贵背景深厚、能量很大的神秘光环。

 

财新的报道指出,究其本质,郭文贵绝非正常的私营企业家,他从来信用全无、负债累累,一直利用特殊公权力游离于法律之上,并靠这种权钱交易同盟倾轧商业对手敛财,来填补自身的资金黑洞。

 

财新的报道详细介绍了郭文贵在马建和张越的出面下,在仅仅一年内全面收购民族证券。2009年12月,郭文贵的政泉置业以2。91亿元(人民币,下同)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的股份。石家庄商业银行当时是民族证券第四大股东,2009年12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上述股权。但在收购过程中,为避免正常收购竞争和溢价,郭文贵借助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由河北政法委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低价收归政泉置业。2010年6月13日,中国证监会批复了这一交易,政泉置业方浮出水面。

 

到了2011年1月13日,首都机场将61。25%的民族证券国有股权于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为16亿元。这一价格被认为是“白菜价”。如按一年前政泉置业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民族证券股权时的2。75倍市净率计算,首都机场手中的民族证券股权至少应该值30亿元以上。而首都机场所持民族证券的控股权,溢价本应更高。

 

报道引述一位熟悉民族证券的业内人士证实,在首都机场股权转让以及后续增资中,确实有安全部官员上门找到民族证券的主要股东,“称郭文贵的公司是他们的合作伙伴,希望关照,价格低一些,以后不会亏待你们这些股东”,2010年底至2011年初,收购方案上报中国证监会,但在最后关卡再次遇困,因并不符合投资控股证券公司的资质,证监会迟迟未批复。马建再次出面,派人以安全部名义前往证监会协商,最终获批。

 

报道指,以非常规手段取得民族证券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地位后,郭文贵将民族证券变成了提款机,截止2016年底,民族证券被郭文贵挪用的这20。5亿元,迄今仅追回3亿元。

 

郭在马建升任副部长的2006年与之相识。郭文贵格外重视维系与马建的关系,曾尝试给马建提供色情服务,不过马建有多名情妇,故不好此道,郭遂改为其他手段。例如马建喜好工艺品,出差在外时总会带一些回国,郭文贵就投其所好,积极为其买单;此外,他还给马建购买住房,并通过礼金、“借”给马建买房等方式行贿。

 

其中大宗权钱交易包括: 2011年前后,郭文贵在香港太古城给马建购买了两套合计200多平方米的房产;在北京,郭文贵曾两次以“借钱”的方式给马建及其亲属提供资金,先后购买了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家园6套住宅和金泉广场的10套写字楼物业,后又安排了回购,使得马建及其亲属净获利2000多万元。此外,郭文贵逢年过节给马建的礼金少则一二十万元多则六七十万,合计也达到300多万元;在马建国外出差时,郭文贵则提供外币给马购物或买单,他还给马建装修房屋、订做西装皮鞋、给马建留学美国的女儿交房租、安排马建家人旅游,可谓无微不至。

 

 

报道指,郭文贵在北京的主要建筑项目盘古大观和金泉广场,地块来自北京大屯乡华汇房地产公司,并从该公司借得10亿元前期建设的启动资金。但郭文贵一直没有还清借款,2011年左右,朝阳法院判决华汇房地产公司胜诉,冻结了郭文贵公司的账户以强制执行。在此期间,郭文贵公司工作人员因为一次误操作,将一笔两亿元资金汇入冻结账户里。

 

郭文贵再次找到马建出面。为此,马建派人持函向朝阳法院、银行和大屯乡说项遭拒后,便通过关系将北京大屯乡乡长和华汇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的孙永华等人的账户冻结,与孙永华谈判,表示如果不退钱回来,孙永华也得不到,如若同意退钱,则可以获得部分赔偿。在给孙永华及其子施压后,孙永华只得退还了大部分的款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1日援引法新社: 郭文贵今再威胁曝抖反腐最高层国外转移资产的指控

 

法新社今天报告采访逃亡美国的中国前地产巨富郭文贵,在中断了美国之音采访曝料中国官方贪腐内幕的直播录音之后,郭文贵威胁再次曝料,直抖中国反腐最高层官员家人国外转移资产的丑闻。郭文贵指控中国外交部与国安部向美国之音施压,但美国之音澄清否认,并许诺余下的两个部分曝料录音,随后将分别播出。

 

据法新社今天稍晚从北京报导,受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追缉的中国前地产富豪郭文贵星期五威胁再次抖落更为惊人的曝料,揭露中共党内高层官员贪腐秘密。此前,郭文贵在美国之音曝料的录音节目曾告突然中断。

 

郭文贵两年以来客居海外,星期三参加美国之音一个直播节目,这个节目在一小时时中断,而节目预计持续3小时。郭文贵在曝料中指控中国高层官员与经济界的权钱交易。

 

郭文贵在一个采访对话中对法新社说,节目中断是因为中国外交部和中国安全部的干预施压。

 

美国之音的记者曾报告节目开始前曾被中国同样部门接触,被告知中国方面对此关注。但美国之音公共联络部门负责人布利杰特赛尔查克指出,节目初期就预计直播一个小时后就中断,而余下的两个部分内容将分别再播出。

 

法新社询问郭文贵的曝料内容,郭文贵回答说,将涉及中共反腐最高官员王岐山家人向国外转移资产的指控内容。

 

法新社指出,美国之音播出郭文贵曝料节目当天,中国官方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根据一国要求而向190个成员国发布红色通缉令,要求通缉逮捕并引渡郭文贵。

 

亿万富豪郭文贵被中国官方媒体指控向前公安副部长马健行贿6千万元人民币,这位主管反间谍的中国公安高官于2015年初因贪腐落马。

 

据法新社说,贪腐现象在中国流行常见,中国当局致力于将外逃贪官从海外辑捕回中国。追缉外逃贪官行动也是中国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一个部分。但对立者指控这一反腐有政治目的,同时涉嫌放过亲信而打击对立的敌人。

 

国际刑警组织从去年11月份由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领导。这一人选选举曾招致国际人权组织对国际刑警组织未来运行表达担心害怕。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1日报道:人民的名义:戏外有戏, 现实比剧情更精彩

 

《人民的名义》这部写实风格的反腐电视剧在中国热播引起轰动,在中国这个缺乏共识的社会中“反腐”似乎成了舆论共识少有的几个“公约数”之一。剧中的许多精彩台词也被广为流传:“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坏事,现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好事”,“一些干部,其素质已经远低于一般国民素质了”。

 

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这部反腐剧似乎成了揭秘官场神秘和黑暗的教科书。由于作品突破了以前的尺度,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官场政治,所以还有人说这部戏简直就是一部官场入门必读。

 

这部吸引中国观众眼球的热剧也受到英国媒体学者戴雨果(Hugo de Burgh)的关注。他认为《人民的名义》提供了很多信息,让大家知道中国政府如何运作,揭示了普通人,富人和高级官员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及这个体制的弊端。

 

他认为该剧还揭示社交媒体的巨大力量,其具有的颠覆,犯罪以及控制潜力。戴雨果还说,看过这部剧,你就不能说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掩盖社会的真相。

 

比剧情更精彩

 

就在《人民的名义》在国内火播,富商、高官和官二代互相利用巧取豪夺的剧情吸引观众的时候,海外也开始了一场揭黑幕的大戏。神秘富商郭文贵在美国之音中文直播视频采访中把揭秘矛头指向中共最高领导层,触及中共反腐最高领导人王岐山的亲戚同拥有亿万资产的中国公司的关系。

 

就在郭文贵播放“音频证据”揭秘中共高层“黑幕”时候,这部海外“反腐剧”出现剧情反转,美国之音突然未加说明中断了计划3小时的直播,引发诸多猜测。有人说压力来自中国,美国之音高层屈服。还有人要抓美国之音内部的中共特务。

 

在美国之音预告要视频3小时全程现场直播郭文贵爆料,说这位富豪要有“核爆”级的爆料的时候,中国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知,要通缉郭文贵。与此同时,中国释放网络视频,香港凤凰网也作了报道,借所谓知情人之口大揭郭文贵的“劣迹”。他被指向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健行贿6千万元人民币,但郭文贵否认了对他的指控。

 

之前两次视频转播郭文贵爆料的明镜网的负责人何频在美国之音短播后发推特评论说:“我们敬仰历史,其实今天可能比历史更加惊心动魄,更加诡异莫测……”

 

目前美国之音断播引起了多方批评。除了指责美国广播当局对外来压力作出让步外,还有人指责美国之音断播事件说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基本价值在美国受到了践踏。

 

“让子弹飞一会”

 

郭文贵之前通过明镜网的视频直播和社交媒体爆料多次引起中文网络轰动。他揭幕爆料涉及了中国著名媒体人胡舒立,北大方正原总裁李友,阳光媒体的老板吴征,公安部副部长傅振华,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和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等。

 

就在美国之音中断的直播报道前,纽约时报还两次报道了郭文贵这位神秘富豪的揭秘及其对中国政治的影响。郭文贵在社交媒体上爆料后常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再让子弹飞一会”。面对爆料引发的舆论风暴,显得淡定神闲。

 

套用《人民的名义》中的用语,富豪郭文贵背后的“政治资源”是什么也众说纷纭。许多媒体分析认为,再过几个月中共就要召开十九大讨论权力换届问题,郭文贵爆料及其引发的政治动荡可能会影响到中国政治权力分配。

 

直播郭文贵爆料的媒体都在反复强调无法核实其爆料的真实程度,但似乎他们都同意爆料证实了中共高层激烈权斗的说法。抛开真伪不谈,郭文贵爆黑幕已经成了海内外政治“看戏党”非看不可的好戏。这出海外大戏的一边可能是19大前唯恐出乱子的中共领导层和被爆料点名的领导人,另一边是看戏不怕台高的海内外吃瓜群众。

 

对比海内外两出同样吸引观众的反腐戏码,《人民的名义》通过塑造反腐的好领导的形象给人带来反腐信心。但在海外爆料中,郭文贵一直在现身说法,指中国的反腐是“以黑反腐,以贪反贪”。

 

▲德国之声(DW)4月21日报道:从一介草根到房产大鳄:起底神秘商人郭文贵

 

从今年1月起就不断爆料中共高层腐败官员的郭文贵是一名神秘的商人,从无米之炊到百亿资产,曾在河南乃至北京的房地产业呼风唤雨。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德国之声中文网)郭文贵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自己“已有二、三十年没有使用中国公民身份”,还称自己是美国居民,在中东三个国家与欧洲共有11本护照。如果郭文贵所说是事实的话,那么他的国籍目前还真的难以确定。不仅国籍难以搞定,在调查郭文贵的背景资料时,发现有关郭文贵的一些基本情况比如出生年月等各处的记载都不一致。他在中国国内常用的一张身份证显示,他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出生于1967年2月2日。此外,郭文贵还有香港身份,名为郭浩云,以及多个英文名。

 

根据媒体基本一致的报道,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家里有兄弟姐妹八个,郭文贵排行第七。他于1980年代中学毕业,但未考上高中,后到河南省郑州市定居。在河南,他于1993年创办了大老板家具厂。后来与香港一企业合资成立裕达置业,裕达置业变为香港独资企业。之后郭文贵和别人合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公司后来改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最后改名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 2002年,郭文贵在北京成立了北京政泉控股公司。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沃尔沃榜中,郭文贵以155亿资产,排名第74位。

 

权力猎手

 

《财新网》于2015年3月发表“权力猎手郭文贵”的特别报道起底郭文贵,但也没有弄清郭文贵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不过,“郭文贵真正的起家,始于1993年9月,香港女商人夏平与郭文贵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经过一系列安排,整个公司主要归属郭文贵,更由其掌控。”裕达置业成立第二年,就拿下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到1999年,郭文贵早已活跃于河南省政商两界。

 

如果从河南裕达国贸大厦算起,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不过仔细看来,这些资产都缺乏流动性和足够的现金收益,但奇怪的是,郭文贵都能玩转。2002年左右,郭文贵进军北京房地产市场。

 

4月19日接受美国之音现场采访

 

4大贵人

 

郭文贵常把自己的农民出身挂在嘴边,给人的印象是,他的奋斗史全部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但在查阅他的发家资料时,却发现至少有4人在郭文贵通向地产大鳄的道路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第一人便是那名最初同郭文贵合作的当时年逾6旬的香港女商人夏平。是她不仅出资,还将郭文贵引入房地产行业。

 

第2人是已落马的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郭文贵自己在采访中承认,他和马建相识于2006年。公开的资料显示,从2008年到2014年,郭文贵向马建行贿总值达6000万元人民币。马建供称,2008年郭文贵建设金泉广场写字楼时增加容积率,被北京市规委处罚,要求拆除这些建筑,郭文贵面临损失几亿。马建遂派人以国安部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函,为郭文贵免去了数亿元的损失。马建亦利用国安部司法资源,为郭文贵长期非法监听竞争对手。还有郭文贵自称手中的11本护照,是否也同马建的安排有关?

 

第3人是河北省的前政法委书记、有“河北王”之称的张越。郭文贵与张越在2006年左右认识,郭文贵因公司员工酒驾肇事找张越帮过忙,郭文贵出手阔绰,张越对他颇有好感,此后,两人经常往来。郭文贵又给张越安排了色情服务,将张越牢牢控制,自己则利用张越的政法权力,打击竞争对手。今年4月张越已遭公诉,被指涉案1。5亿人民币。

 

2010年郭文贵资金极度窘迫时,得到时任农行董事长项俊波的支持,获得了32亿元开发性贷款。这是郭文贵发家道路上的第4名“贵人”。今年4月,已升任中国保监会主席的项俊波应声落马,中纪委宣布,项俊波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4次逃亡

 

《财新网》报道,郭文贵曾4次逃亡国外。第一次在1999年前后,为躲债,唯一的弟弟被债主追杀砍死。第二次在2005年前后,也是为躲债,但第二年,郭文贵使用了一盘60分钟的录像资料,告发当时主管北京城市规划、土地审批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致使刘被“双轨”,郭文贵就此赢得夺回开发摩根中心所有权的战役。2012年,按《财新网》的说法,郭文贵为“避祸”第3次逃到国外,但这回因为他与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建立了联盟,“郭文贵可以身在国外,遥控指挥对敌人的剿杀”。

 

2014年郭文贵第4次逃往国外。当年郭文贵反目为仇的商业伙伴李友检举郭文贵同马建的关系,2015年1月16日,官方通报了马建被调查的消息。马建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

 

魔鬼协约

 

坊间还传言,多位与郭文贵熟悉的中共高层领导、商人在盘古大观(即被郭文贵实际控制的楼产)拥有可鸟瞰奥运村的空中四合院。据《财新网》报道,某官员的女婿、一位投资界的知名人士就买了一套四合院,但抱怨不能过户。

 

一位记者曾在2006年采访过郭文贵,郭文贵称,自己去中纪委,兜里随时揣着准备自杀的毒药。当时他曾慨叹:“做记者还可以凭良心,商人就像坐台小姐。永远不要经商。”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中国方面对郭文贵撒下大网,开始全球缉拿。

 

资料来源:财新网、美国之音、多维新闻等

 

▲美国之音(VOA)4月21日时事大家谈:中国为何此刻通缉郭文贵?

 

华盛顿 —多次向媒体爆料中共腐败内幕的中国商人郭文贵,星期三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视专访,就在专访前一天,国际刑警组织发布对郭文贵的“红色通知”,中国外交部也证实向该组织提出这项要求。但是在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上却搜寻不到有关通知。中国政府为何在这个时候曝光红通令?红通令能对郭文贵带来什么影响?郭文贵在专访中提出什么样的内幕?是否可能冲击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

 

中国独立时政评论人郭宝胜说,中国政府对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一事非常紧张,在采访前夕发布红色通报做威胁,说明中国政府对郭文贵爆料的害怕。郭宝胜支持郭文贵畅所欲言,期望他的发言能引起中共高层的政治地震并带来改革。

 

美国执业律师高光俊说,在听信郭文贵的爆料前应先弄清楚他是什么人,才能判断爆料的可靠性。中共官员背后总有大商人撑腰,而商人的富裕程度也与往来的政府官员级别有关系。高光俊相信郭文贵和马建之间确有往来,但傅政华不大可能欲通过郭来调查王岐山。

 

高光俊说:“实际上我相信郭文贵就是属于安全部门的政侦特勤。他的公司或单位也可能被安全部门发展成秘密据点。郭文贵掌握的中共高层的信息可能由马建透露,我认为他透露的信息有限。至于傅政华这个人我也认识,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国家安全部的常务副部长,想通过一个海外商人来侦察中共第二号人物的内幕,也牵涉中共官场的斗争。”

 

郭宝胜说,郭文贵说他将在美国之音专访中“扔出核弹”,他认为其中有两个爆点。他说:“第一个是揭露王岐山的腐败问题。因为王岐山是现在反腐运动的领军人物,如果领军人物本身不干净,反腐运动的根基就完了。中国现在政权的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发展和反腐运动上,反腐运动垮了,共产党的合法性就受到挑战。以腐反腐,以贪反贪,这是郭文贵的话。第二是他揭露了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斗争,郭文贵说傅政华通过他来调查孟建柱和王岐山的黑幕,但傅政华说他是按照习近平的授意。习王体系产生裂痕就会发生政治地震。”

 

郭宝胜说,王岐山靠反腐运动获得合法性,十九大前夕出现这些爆料可能使他的留任出现变化,甚至十九大能否正常召开都是问题。郭文贵称爆料是为了“保钱、保命、报仇”,正因为法治无法为他做出公正解决,他才转而采取爆料途径。

 

高光俊说,郭文贵可能受到某些人的利用、委托或指使。中共官场的腐败众所周知,王岐山家族存在腐败情事也不令人意外。但以傅政华的地位看来,他有太多途径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不需要利用一个安全部门的有问题线人。

 

高光俊说,国际刑警组织表示,发布“红色通知”的权力掌握在会员国手中,而该组织网站上突然找不到中国政府此前通缉的人,是应中国政府的要求将那些人名撤下了。而这些被撤下的人实际上仍被中国政府通缉。这个组织曾被纳粹德国控制,二战后也被共产国家利用来迫害民主人士,历史可说相当不光彩,美国此前也明确表示“红色通知”在美国不具法律效力。

 

郭宝胜说,傅政华的结局肯定很惨。他说:“傅政华结局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爆料属实,傅政华真的受习近平指示来调查王岐山和孟建柱,这会引起两方猜忌,习近平和王岐山都会对他不高兴,结局就是习近平丢车保帅,保王岐山。第二种是傅政华说假话,向郭文贵假传圣旨,这样他会受到更大处罚,结局更惨。第三种是事件是真的,但习近平不处理傅政华,因为他觉得处理了是向郭文贵低头,傅政华将坐卧不宁,狗急跳墙将引起更多政治事端,他可能逃亡或发起小型政变。”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1日援引英媒:中国启动宣传攻势阻击郭文贵爆料

 

英国《金融时报》和《卫报》星期五(21日)关注被捕的前中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在一段视频中坦白他与商人郭文贵相互利用金钱贿赂的内幕。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这一视频出现在中国的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上。马健的视频坦白是在周四(20日)国际刑警组织对目前生活在海外的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的一天之后。

 

美国之音周三(20日)对郭文贵的一次网上直播采访被切断,中国的几家金融媒体集团已发布了披露郭文贵的生活与职业生涯的内容。

 

近日,郭文贵对海外媒体宣称,他有中国国安部高层腐败的“猛料”并说要爆料。

 

文章说,中国公开这一视频是为了回应郭文贵对中国高层腐败的指称。

 

《卫报》的文章说,郭文贵指他由于威胁要暴露中国高层政治腐败而受到迫害。

 

在视频中,马建对郭文贵提出了一系列的指控,但马建在视频中显得非常不自然,坐立不安,脸色发红,而且几次不看镜头。

 

《卫报》的报道说,目前这个视频的真实性无法得到独立方面的核实。

 

文章还说,这是中国媒体对郭文贵开展协一致调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媒体还发表文章,详细列出郭文贵“邪恶”交易的内幕。

 

▲美国之音(VOA)4月22日报道:北京回避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层腐败

 


郭文贵

 

在4月21日中国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提到来自中国的商人郭文贵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就此做出了回答。

 

然而,在中国外交部在4月21日晚上发表的记者会记录中,有关的提问和发言人回答双双失踪。

 

截至美国之音发稿时为止,中国外交部和中国官方媒体没有解释外交部发言人并非牵涉国家机密的问答为何失踪。

 

在过去几个月来,郭文贵多次通过推特发布和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声言他掌握中共高层贪污腐败的证据,并有选择地披露了一些他所说的证据。

 

郭文贵所爆料的人包括中共中央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前常委贺国强,以及在过去的四年里负责具体领导中共反贪行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现任常委王岐山。

 

王岐山被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重要政治盟友。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观察家们普遍猜测,习近平正在做出努力为王岐山留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打破中共过去30年来不成文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年龄限制规则。

 

中共当局对郭文贵所说的检举揭发高层腐败贪污的爆料没有做出直接回应,而是通过中国公关部的一个官方网站转发一个对郭文贵进行人身攻击和诅咒的视频。

 

中国公安部在3月13日转发的该视频以一对男女用河南口音对白外加图画的形式,说郭文贵是“百变丧门星”, “邪气、邪心、邪性”,“依靠霉运亨通害人”。

 

4月19日,中国外交部网站上发表了如下一段记者会问答记录:

 

“问:据香港媒体报道,中国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发布”红色通报“。中方能否证实?郭文贵涉嫌犯了什么罪?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答:你说的没错。据我们了解,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有关具体情况,你可以向有关部门了解。”

 

中国外交部没有说明中国公安部是否属于它所说的有关部门。

 

据海外媒体报道,在4月21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对于中国富商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揭露他所说的中共高层贪污腐败具体事例一事,中国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郭文贵是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疑犯,中方不会相信他的话。

 

有观察家指出,中国外交部所说的这些话显然跟中共宣传政策不符。先前中共宣传部门多次把当局所说的涉嫌犯罪的中国公民和外国人押上电视,让他们说话,并且力图让中国公众相信这些人说的话。

 

▲美国之音(VOA)4月22日焦点对话:贺国强家族再遭起底,习王敢不敢调查?

 

华盛顿 —滞留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今年三月爆料,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家人通过中国最大券商之一“方正证券”获取暴利。本星期,纽约时报通过在北京,香港和成都的采访调查,间接佐证了贺国强家族通过空壳公司控制“方正证券”的手法。其实,这已经不是贺国强家族第一次卷入腐败丑闻。此前新华社记者《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曾经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贺国强之子贺锦涛在山西商界敛财;而香港媒体也曾报道贺锦涛与新加坡公司的商业纠纷,导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向胡锦涛和温家宝告状。贺国强家族多次被起底,为何能够平安无事?面对越来越多的贪腐爆料,中共反腐利剑会不会落到贺国强家族头上?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旅法政治学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先生;时事评论家,网上政论节目主讲人文昭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表示,前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的贪腐丑闻,并非郭文贵一人揭发,其实早就曝光,不仅有外国主流媒体、还有海外中文媒体的多次披露。故事大同小异。应该说,贺国强家族的腐败,有大量的事实和证据佐证,基本确信无疑。但习近平和王岐山未必会调查贺国强及其家族。贺国强是中共政坛的老狐狸,跟各派都相处不错,也没有卷入重大权力斗争或夺权阴谋,让习王等人很难下手。最终会不会查办,至少也要等到十九大之后,看看政治气候才能判断。

 

陈破空说,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反击郭文贵,为中共辩护,仅仅从标题,就露了馅。“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这样的标题,显露中共当局的权力傲慢,当权者要垄断中国的一切,即便反腐运动,也要完全垄断,不由他人置啄。更严重的是,这样的标题,等于公开承认,习近平反腐,就是选择性反腐,想反谁就反谁,不想反谁就不反谁。戳穿了“对腐败零容忍”、“全覆盖、无死角”、“依法治国”等神话。《环球时报》帮倒忙,也很像是高级黑。

 

文昭说,纽约时报的报道佐证过郭文贵从前的爆料,主要涉及前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参与贪腐。在郭文贵第二、三次爆料之间,中国更是发出红色通告,并且利用旧视频来污化郭文贵,这些都抬升郭文贵的可信度。王岐山重点攻克金融腐败,郭文贵明显在将军王岐山,激将他处理中共前高官、也是自己的前任贺国强家族涉及的金融大案——“方正证券”的问题。

 

文昭指出,郭文贵明显是从外围走向核心,最终目的是王岐山。他爆料贺国强就是因为他参与了薄熙来案,挑明被打的老虎和打老虎的人都有问题,对中纪委的反腐有挑战。王岐山目前正在搞金融反腐,所以郭文贵故意把王的前任贺国强家族的金融问题放在他眼前。不排除郭文贵的真实目的是改变高层政治。但是,我认为,中共不会查贺国强。当年宋林案遇到的阻力就是贺国强。在中国,官员是否成为选择反腐对象,主要为了看是否影响习近平政治布局。如果官员并非习近平的政治敌手,对他反腐根本没有意义。总之,民间舆论压力不会大到让习近平打破高层的政治默契。

 

文昭说,中共方面污化说郭文贵的逻辑是,因为他人品行为可能有问题,所以其言不可为信,所以不可信。但是,中共忘了,自己正是利用贪官来指认贪官,以此打腐反贪。我要敦促郭文贵先生,今后爆料最好提出更加具体的、更加明朗的证据。

 

杨建利认为,周永康和贺国强是上一届中共最高层领导集体的两个成员,一个是政法委书记统管全国的公安、国安、情报、司法,是最高的执法官,一个是中共中纪委书记——党内反腐第一把手,两个人都是巨贪。但是两个人的结局不一样,原因是他们两个在两代权力交接的时候站了不同的“队”,周永康参与了以薄熙来为首的阻碍习接班、预谋分权和夺权的阵营,而贺国强恰恰站在了反对面,和温家宝一样在清除薄熙来势力上立了大功。周永康和贺国强的故事最强有力地说明了:1。 中共的贪腐不是个人问题,是体制问题;2。习近平的反腐不是解决体制问题而是自己权斗的工具。

 

宋鲁郑表示,有关贺国强的贪腐传言几年前就已曝光,但至今仍无公开调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有关他的贪腐指控不是事实。第二、中共党内已作处理。此外,中共力求政治稳定,一旦按照爆料内容进行清查,必会引起政治地震。因此中共可能采取不处理策略,这并非因为习近平和王岐山不敢对贺国强进行调查,而是从政治形势来考虑。

 

宋鲁郑说,中国周边国家许多都有腐败,但是只有中共在打击腐败。中国的体制有反腐的优势。反腐肯定会涉及权力斗争,但若将权斗视为习近平的目的,是对习近平的历史进取心和政治意图的低估。习近平的最终目的还是要保党和保国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2日报道:郭文贵威胁曝料政治局常委欧美资产账号

 

流亡在美国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威胁加大曝料的力度与冲击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节目直播被中断事件后,郭文贵进一步表示不会停止曝料。郭文贵威胁说,他将揭露中共高层官员在欧美的资产情况和银行账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日前指出,中国不相信郭文贵的讲话。

 

据国际热点新闻今天报导,逃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19日接受美媒专访,爆料中共反贪系统的内斗,原定三小时的专访却在中途断线。郭文贵20日在推特上传影片报平安。据郭文贵表示,因各方面的压力造成直播中断。他并表示马上就要与律师团队研究公布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视频,曝光其相关人员在美欧的银行帐号、资产,包括如房屋和不动产、子女在美欧上学就业的情资。

 

据郭文贵今天在推特推文说:“我在此负责任的向世界宣布。文贵拿不出中纪委政法委。骗偷。贪腐。杀人灭口……海外资产存款上万亿……的事实证据。我郭文贵将在世人面前剖愎自尽……!请大家监督我的诺言的实施!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19日在直播中曾表示,在美国之音预告专访后,北京想阻止播出。分析人士指出,此次访问被腰斩,显示已升至中美两国关系层面,估计并非由美国之音内部拍板。

 

郭文贵在个人推特中还发布一份对美国之音采访遭中断的个人看法,指此次採访直播中断与美国之音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因为中国外交部和中国情报部门安插在美国之音内部的联络人,以多种非正当手段屡次施压和破坏所导致的」。郭文贵说,通过此次采访直播,他已领教中国当局在全球有影响力媒体的渗透功力。不过他也表示,他一定会曝光中共高层的黑幕,并说这一切已经刚刚开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 22日报道:谁最害怕神秘富商郭文贵?

 

滞留美国的“神秘富商”郭文贵在海内外爆红起来。尤其是中国媒体,本来对此人有点讳莫如深,突然大谈特谈起来,一时间,官方抨击,媒体蜂拥而上,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现象?

 

大约就是郭文贵数月来在海外媒体曝料越来越多,一直到了“不可逆”的地步,也就是说一直到了美国之音通报将于4月19日对郭文贵进行三小时直播专访,郭文贵宣告要在直播时“引爆核弹”之后,事情的性质似乎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首先,美国之音北京分社社长被北京方面约谈,警告,拦阻没有奏效。直播专访前一天,4月18日,国际刑警组织正式对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这一“红通令”的发出,似乎给北京方面提供了足够的否定郭文贵的理由,外交部发言人立即出面强调郭文贵是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在逃者。然而熟悉该组织运作的人都知道,红色通缉令是应成员国要求而发出的,并非国际通缉令。该组织后来亦出面证实,是在北京方面要求下,发出了红通令。这一解释大大消解了官方借红通令打击郭文贵的效力。著名政治观察家章立凡认为:“‘红通’昏招彻底逼反爆料人,超限战开始了,有人窃笑”。法新社报道相关消息时说,“中国国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目前领导着国际刑警组织。他当选国际刑警主席引发了许多人权组织对该组织未来想做什么的忧惧”。

 

这一切并未阻拦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如期直播。郭文贵在直播节目中至少透出一个尚无法证实的重大秘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与其倚重的“反腐大臣”—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并不如外界所说的那么“亲密”,公安部副部长、习近平亲信傅政华曾通过郭文贵调查王岐山外甥,并说这是习的旨意。此说究竟如何,有待以后证实,但显然引发一个重大疑问,中共十九大将在秋天召开,一般的分析都认为届时已超龄的王岐山可能会被习近平继续留任,因为习需要他。郭文贵的说法,引发出一切都在未定之天的推测。故有分析人士指出,郭文贵的“泄露”“杀伤力大”,预示着“十九大会有意想不到的好戏”。

 

遗憾的是郭文贵的访谈未能如预告所言进行三小时,节目进行到一小时刚过就嘎然而止。具体发生了什么暂时无法说清楚,主持专访的记者说另外一位一同主持节目的负责人出去打了电话以后,“从外面进了演播厅,用手做了两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是停止”。这位记者还说,“郭文贵是一座新闻金矿,能够亲身经历这个事件是一个记者的幸运”。明镜邮报得到的消息是这一事件与中共多个部门的压力有关。一时各种说法猜测很多。

 

说到底最令人诧异的是北京那边采取的接二连三的“抵销”动作,在美媒直播专访郭文贵同日,有两场“大戏”在北京上演。一,根据央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今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另一个就是搬出传统的”央视认罪“方式,不过,这次与其说是当事人、前国安部副部长,被视为郭文贵”朋友“的马健”央视认罪“,不如说是利用荧屏揭发郭文贵更合适。

 

「新浪视频」称:“原国家安全部的副部长马建2015年1月被组织审查。4月19日,在他的自述视频里,他详述了如何利用手中的公权力,帮郭文贵征战商场并获取自身利益的具体过程。种种勾当,触目惊心,受贿落马,罪有应得”。“荧屏认罪”者个个“坦白从宽”,叙述的一字不漏,如同背稿,反而引起观者更多的怀疑。

 

接着还有媒体报道称:“随着马建、张越等人案情的进一步明朗,郭文贵通过行贿等非常规手段控制少数高层级官员,得以利用公权力和国家特殊部门力量介入普通商业行动、打击商业对手、非法豪夺的路径,已更为清晰。”还有其他媒体更具体的揭发:郭文贵担任企业领导人时“多次强奸女下属”。

 

有点奇怪的是,新浪微博登出的几乎全是各媒体引述官方揭露郭文贵行贿受贿贪污腐败的微博,跟在下面的评论只显示评论数字,打不开评论,引发人们对评论中可能存在不和谐论调的联想。

 

从官方带动起的这一波舆论来看,北京的反应显然是超常反应。在无法使“涉嫌”的郭文贵“归案”前,先发动一场舆论战,铺天盖地地报道“郭文贵与其同伙的犯罪事实”,把郭文贵搞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铿21日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郭文贵是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报的犯罪嫌疑人,中方不信其言。一些观察家认为,撇开郭文贵“涉嫌”等等这些需要公正调查司法查实的指控,上述现象本身令人困惑。北京为什么会这样做?这不光因为在美国之音半途中止的直播中他称习王之间有内斗,他还在社交网络预告,即将公布中共政治局常委在欧美的银行帐号和资产。郭文贵之前还披露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家族卷入贪腐;阳光媒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吴征其实是安全部特务的重大消息等等,当然这些都需核实。但是有人指出,郭文贵曾与安全部关系密切,掌握着许多高官的内情。不光最高层,许多其他的官员也不愿见到郭文贵到处曝料。这样曝料下去,究竟会影响谁的前途很难知道。其实,这种曝料的真实性仍需打个问号,但北京的紧密追杀,反而强化了曝料的吸引力。

 

郭文贵据称掌握着秘密资料,之前还有一个据称掌握大量中共秘密文件的人,此人现在也在美国,他就是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北京一度派人到美国拿人,美方不配合,暂时作罢,而令完成则与郭文贵的做派不同,小心翼翼躲藏,对外一言不发,既如此,官方舆论也没有发动大规模围剿。

 

尽管郭文贵声称支持习近平反腐,他为什么从一个“神秘富商”变成一个政权的“挑战者”?有种分析指郭面临追杀,破釜沉舟;另外的分析认为郭也卷入了政治斗争,豁出来这样做恐怕背后也有后台。章立凡评到:“关键是谁是哪个幕后高手呢?……大家能看见的是棋子,看不见的是幕后博弈高手。一开始客方只是核威慑,留有和棋余地,主方忽发红通叫吃,将客子逼到绝地……”

 

至少有一点很清楚,中国媒体对郭文贵“突发的兴趣”使其引发了更多外间舆论的关注。「纽约时报」、法新社都发出了报道和分析。有人称,这件事弄不好一直要延烧到今年秋天,开十九大的日子。

 

▲美国之音(VOA)4月23日报道:中国外交部避谈郭文贵指控

 

北京 —美国之音两天前对富商郭文贵的采访仍然是受到国际媒体关注的一个热点,但中国官方没有针对郭文贵所谓“核弹级”的爆料作出正面回应。

 

4月21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陆慷回答了与美国之音采访郭文贵相关的提问。

 

美国之音记者:4月19日,郭文贵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在采访过程中,提到了一些非常敏感的事和一些非常敏感的人物,其中包括习近平主席和王岐山书记,请问郭文贵发表的言论是否属实?你有什么评论?还有,郭文贵接受采访前夕,中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报,请问这是时间上的巧合呢,还是有其他安排?

 

陆慷在答复时没有正面回应上述问题,只是强调郭文贵是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的犯罪嫌疑人,中方不信其言。

 

陆慷:第一个问题,我们已经说过,郭文贵是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已经发出红色通缉令的犯罪嫌疑人。那么,他所说的话你愿意信,那是你的事,我们是不相信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出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是一个已经有百年历史的,而且拥有了190个成员国的世界第二大政府间国际组织。对于这样一个国际组织,我们认为它的行事是严肃的。

 

对于英国广播公司(BBC)和法新社等其他国际媒体的相关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没有回答。

 

BBC:继续刚才的问题,希望得到澄清,关于美国之音的采访被中止的问题,我认为你的意思是中国政府没有插手采访中断事件,对吗?

 

陆慷:刚才我想VOA记者已经问了这个问题,我刚才已经很清楚回答这个问题了。

 

法新社:继续上一个问题,据报道中国大使馆与美国之音联系,直接与他们联系,让他们不要播出郭文贵的采访,没有这回事吗?你能确认吗?

 

陆慷:VOA自己都没问的问题你那么感兴趣啊。

 

中国外交部网站周五没有刊登当天记者会的上述有关美国之音采访郭文贵的问答。

 

与此同时,财新网、新京报等中国媒体刊发报道,指名郭文贵勾结前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马建、前河北省政法委书记非法敛财,提供色情服务,并为多名高官设局。

 

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之后,网络上流出一段长达20多分钟的视频,身陷囹圄的马建在视频中披露官商勾结内幕,指称自己跟郭文贵是典型的行贿受贿关系,曾多次滥用国安部门的权力和资源帮助郭文贵非法谋取利益。

 

▲美国之音(VOA)4月24日报道:郭文贵誓爆中常委海外资产 北京发动舆论反击

 

被中国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报”的亿万富翁郭文贵,在4月19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后,连日来在网上威胁要加大爆料力度和冲击力,其中包括将揭露中共高层相关官员在欧美的资产情况等信息证据。与此同时,中国官媒展开了一场前所罕见的揭批郭文贵的攻势。

 

逃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美国之音专访直播中声称,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以郭文贵的家人和员工为要挟,在求索5000万美元的同时,还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名义,指令郭文贵在海外调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家人敛财和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情人等问题,并向他提供相关人员的身份资料。

 

郭文贵称,他在调查后已将有关结果交予了傅政华的弟弟。郭文贵在专访中提供了他所称的傅政华弟弟本人和傅政华经变音处理的通话录音。不过,美国之音无法独立核实郭文贵提供证据的真实性。

 

尽管美国之音对郭文贵的直播专访由于“沟通失误”而被迫中断,但郭文贵表示不会停止曝料,并且说一切才刚刚开始。郭文贵20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推称,马上就要与律师团队研究,通过合法的方式公布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贪污腐化的视频以及相关人员在美欧的银行帐号、资产,如房屋、不动产等资料,并包括有关人员子女在欧美上学就业等情况。

 

郭文贵22日在推特上说:“在此负责任地向世界宣布,拿不出中纪委政法委骗偷、贪腐、杀人灭口……海外资产存款上万亿……的事实证据,郭文贵将在世人面前剖愎自尽……!”

 

与此同时,北京发动宣传攻势,发表各种所谓“起底郭文贵”的文章,集中宣导“郭文贵与其同伙的犯罪事实”,甚至称郭文贵作为老板曾“多次强奸女下属”。

 

新京报网站上星期发表关于郭文贵的长篇文章,其中引用中国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认罪视频,陈述他跟郭文贵“权钱交往”的情况。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4月20日发表“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的社评,指责郭文贵一段时间以来热衷于在境外互联网上发声,接受外媒采访,抖所谓的国内“贪腐猛料”,因此成为一些美国媒体上的香饽饽。环时称,不少西方媒体人巴不得中国乱了,搅和中国的反腐败事务。

 

中国媒体对郭文贵的集中反击,引发海外舆论的关注,许多媒体都跟踪报道。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动向表明,郭文贵的爆料触到了北京当局的痛处,而郭文贵一点一点的放料,可能要延续到今年秋天,可能对中共十九大的布局和召开构成一定的干扰。

 

现年50岁的郭文贵祖籍山东,在北京以房地产起家,2014年离开中国移居美国。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4日报道:郭文贵还要曝什么 高空寻欢真相 谁在让子弹飞

 

从未有过一个“在逃”的像郭文贵这样高姿态,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据指也携带了大量“机密”文件,但是他悄悄躲在美国当寓公。郭则喊叫着直接向中国高层挑战。在曝出暗示王岐山外侄姚庆一班人“高空寻欢”,以惊天巨额购买奢华飞机消费后,还能曝出什么?

 

郭文贵的个人状态

 

郭文贵几乎每天都要在社交网络发出“我很好,谢谢大家关心”之类的文字,并配发正在精神矍铄锻炼不已的照片,既充满斗志,有似在显配,这是为什么。有分析者认为,郭文贵面临被追捕的背景,处境微妙。他的挑战的力度和他感受到的某种威胁呈水涨船高之势。

 

按照「纽约时报」的报道,截至星期三,他还待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一套顶层公寓。那是他在2015年通过一个空壳公司以6750万美元购买的。美国之音两名记者19日的直播就是在这座公寓里进行。也就是说,“郭文贵尚未被关押”,美国没有按“红通令”行事。

 

作为一个被“红通令”追捕者,郭可说已搅和得“惊天动地”,美国之音预订的三小时直播专访中途停播,引起的惊责至今还在发酵,是不是北京的势力在干预?当事人对外表示,内部正在调查,调查完毕定会告诸众人。

 

当然首先被郭文贵狂澜席卷的仍然是北京那边,这是他曝料的指向,也是他曝料的目的。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不断强调郭文贵的“罪人”身份,从被迫哑然无声直到突然围攻郭文贵的官媒,不惜搬出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电视认罪”,举出一个个郭文贵如何贪污行贿的勾当,官媒还特意找出郭文贵强奸下属的细节,这些围攻指证,听起来悚然,然而也无任何证据,只说明郭文贵触动了一根强大但脆弱的神经。

 

即此,郭文贵大约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目的,做到了许多“在逃者”未能做的事。

 

曝料的可靠性

 

郭文贵数周来开始曝料,一次比一次多,先是曝出阳光集团总裁吴征是中国安全部的职业特务,继而曝出与周永康同班的前科中共常委贺国强家族敛财贪腐官商勾结的细节。最大的转折发生在四月十九日在美国之音的直播专访,这次被砍去一半时间的专访至少透出一个重大消息,习近平对外界看起来十分倚重的王岐山并不放心,郭文贵称,习近平亲信,公安部副部长傅建华找他搜集材料,调查王岐山亲侄子姚庆一事,并说这是习近平嘱托。

 

这两天,郭文贵又寄给多个国际媒体并公布一份包括姚庆在内的海航高级管理人员的名单,揭露他们如何骄奢淫逸,浪费人民血脂,通过权力,得到巨额贷款购得奢侈飞机专供私人消费之事。而且,郭文贵暗示,王岐山侄子姚庆等高管就在这架飞机内极尽玩弄女色之能事。他说要让人知道,“反贪一号人物的家人如何将一个叫曾畅的女模特以特别加秘首长待遇带上几亿价值的私人飞机上疯狂空中乱做爱的!”

 

郭文贵为此拿出一份很具体的影印件,包括姚庆在内的海航高层不久前乘坐这家豪华私人飞机的名单,并印着每个人中英文姓名对照,身份号码,显然,他的目的是让人们相信这是一份确凿的证据。

 

到底郭文贵截至目前的曝料可信程度多高?从北京方面的反应来看,至少这些曝料触及到了痛处。在民间舆论层面,有疑问,也有各种分析。在郭喜欢使用的推特上,对这些信息的真伪就有很多的争论。

 

许多曝料需要核实查实,但是有关郭文贵三月份针对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家人,通过中国最大券商之一“方正证券”获取暴利一事,纽约时报随后通过在北京,香港和成都的采访调查,间接佐证了贺国强家族通过空壳公司控制“方正证券”的手法。

 

滕彪律师这样看,“上推我推断马建所言(指马建荧屏认罪)基本可信,当然不能反推出郭文贵不可信。相反,我判断,除了郭为自己开脱辩解的部分(比如”没有向马建行贿“等),他所说的大部分都可信,包括关于王岐山、孟建柱、贺、傅的核弹级爆料,虽然有待更多证据支持。支持郭继续爆料,希望郭平安无事,他已成匪共想要灭口的头号人物。”

 

关于郭文贵的道德形象

 

另外还有一个附带的就是关于郭文贵人品的争论,这也是北京“电视认罪”重点打击的目标,被指控的人道德恶劣,一无是处,似乎这人提出的任何指控都不值得相信。这是官方要达到的效果。

 

不少论者表示,对郭文贵的“道德品质”虽不敢苟同,但认为,以道德来权衡这一事件,显然太不够。即从海外舆论看,大都以为,郭出自体制,以今日中国体制内幕看,问题不会少,但这并不影响他去揭发官方。即使郭是一名罪犯,他也有权利揭发当局。郭文贵本人在美国之音也说说:“即使我是杀人犯,我也可以举报贪腐”。由此看,公众感兴趣的是郭所曝光的官员贪腐,而不是郭的个人品行。

 

郭文贵还要曝什么料

 

事态发展到今天,郭文贵宣称“让子弹飞”,不知这颗子弹飞到哪里,击中谁?郭大有不甘罢休,曝出更大的内幕之势。

 

郭已经宣布,近日内要披露的是中共常委在欧美银行的存款资料,资产资料,据他说这样做也是在配合习近平反腐。的确,北京最近就有鼓励民众出面揭发贪腐,可直至正国级也就是中共常委的动作。有人分析,郭文贵如果在这方面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将大大提高可信度。

 

郭文贵暗示还有更多的指向高官的材料。这件事似乎没完没了,许多人有这样的感觉。有人分析,从郭曝料的指向看,观者别老盯在所谓“江习斗”这一过时的讨论,从揭出的或暗示的中生代官员背景看,似明显的指向准备登台接班的十九大。

 

▲纽约时报4月24日报道:流亡富翁郭文贵被Facebook短时禁言

 

香港——郭文贵是目前住在美国的中国出生的亿万富翁,他最近公开指责中国共产党高级官员的家属腐败。上周,中国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逮捕他的通报。

 

周五,Facebook暂停了郭文贵的账户。在郭文贵公开抱怨了这个举动之后,Facebook表示,暂停帐户是个错误,他的帐户已被恢复。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中国政府正展开全面攻势,以回击这个行为古怪的亿万富翁。事情凸显了Facebook不断面临的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必须在拥有近20亿用户的网站上管理各种各样的情况,从没有礼貌,到高利害关系的政治斗争等。

 

Facebook一直在长期公开地向中国献殷勤,虽然中国屏蔽了这个社交网络,但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用户数。《纽约时报》去年曾报道,作为其进入中国市场努力的一部分,Facebook已经开发出一种让第三方审查社交网络的工具。

 

周五的午夜刚过不久,郭文贵在Twitter上发了一个帖子,说他在Facebook上的公开帐户已被暂停。

 

“这是什么意思。Facebook给屏蔽了?”他在推文中写道。“这真是把他们吓坏了!这能阻止我爆料吗?这真是无法无天了!这个很有意思。他们的恐惧与担心让我觉得我的各种证据的价值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有些人在郭文贵帖子下面的评论中张贴了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与中国政客高姿态会面的照片。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自动化的审查系统错误地暂停了郭文贵的帐户,在及时对这一错误进行调查之后,很快恢复了他的帐户。该发言人说,暂停帐户的确切原因很难确定,她还说,公布原因可能会让一些人操纵公司的审查系统。

 

郭文贵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郭文贵也是特朗普总统拥有的马阿拉歌度假庄园的会员,他在一周中吸引了众多的关注。郭文贵于上周三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曾表示会在采访中提供“核弹级”的腐败爆料,就在采访前的几小时,中国要求国际刑警组织逮捕这位亿万富翁。美国之音的一名官员说,中国政府曾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不播放采访。

 

自从两年前收购一家证券商的买卖没做成之后,郭文贵一直在中国境外居住。据来自《南华早报》的一篇报道,中国政府指控他向前高级安全官员行贿6000万元人民币。在美国之音的采访中,郭文贵否认了这些指控。

 

Facebook以前引发过争议,公司曾屏蔽了一名高调的中国活动分子发布的涉及裸体的内容,还屏蔽过一名藏族活动人士发的有关自焚的帖子。

 

一些中国活动人士曾抱怨,他们在Facebook和其他网站上的帐户偶尔会被暂停,从来都没人解释原因。一些用户在回应郭文贵在Twitter上发的消息时提出了一种理论,即中国政府利用在国外社交媒体上建立的一批账户,举报像郭文贵这样的账户,让它们被暂停。

 

Facebook发言人表示,公司不简单地以举报次数为基础删除帐户内容。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郭文贵
文章点击数: 34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