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维权网 】  时间: 3/23/2009              

被埋没二十年的英雄--“六四”烈士肖杰

作者: 陈卫 陈卫

 

 
早就跟朋友约好3月20日去看望“六四”死难烈士家属,朋友18日就来到了成都,而我因为遂宁市船山区国保约我喝茶,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于19日晚上才和妻子一起来到成都。当天晚上我根据一个朋友的建议住在了城南边的一个洗浴中心。这样费用既低而且又可以在里面吃饭睡觉,还有一个好处是不用查身份证。

20日早上8点半,还没有人联系我,而我打出去的电话却都被告诉是错误的,我感觉有些不对,于是我就给陈云飞(去年在《成都晚报》登纪念“”六四“”广告的人)打了电话,这次他接了电话,但他还在彭洲并且问我有什么事,邀请我到彭州去玩。我很含糊的说有个朋友死了二十年,我想去看看他。陈云飞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我们约好在五块石碰面。

成都的交通确实麻烦,我和妻子来到五块石的时候,陈云飞已经在那里等着。他看见我妻子跟着就说,你不该将妻子带来,我们自己吃多少苦都可以,没有必要让女人也跟着劳累。我说没关系,让她多了解一下有好处,我们这样的人妻子也是很坚强的。

在成都我们知道的“六四”死难烈士有三个,我和陈云飞商讨了一下先到谁的家里去。由于人民大学的肖杰是刚和大家联系上,我决定今天先到肖杰家去看望他的家人,了解一下情况。陈云飞已经从其它渠道知道肖杰父亲的电话号码,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看他在不在家,肖杰的父亲正好在家,并且说了详细的住址。

当我们乘公交车来到晋阳东路时,已经上午11点了,我发现这个地方距文强居住的地方不远,就打电话让他也到肖杰父母居住的翠堤春晓来。然后我们跟三轮车夫讲了价,让他们把我们带到翠堤春晓,不过必须在中途卖鲜花的地方停下来等我们买一束花。在花店,陈云飞跟我为六朵红花还是四朵红花争执。我说应该是六朵白花四朵红花,当初温杰死时我们就是这样做的,我的理解是,六朵白花代表六月白色恐怖,四朵白花代表四日血腥镇压和为了民主大业烈士们流血牺牲。于是我们就叫花店老板给我们扎了一束六朵白色菊花和四朵红色玫瑰的花。看着白色的菊花如我们当初追求民主的心灵一样洁白无暇,红色的玫瑰就象鲜血一样鲜艳欲滴,想到“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可是我们的民主理想还遥遥无期,烈士们长眠地下依然沉冤未雪,我们的心里不禁万分沉重。

来到翠堤春晓8幢2单元,文强也差不多来了。我们按了门铃,一个瘦瘦却很精神的老人开门把我们迎了进去,他就是“六四”死难烈士肖杰的父亲肖宗友。因为陈云飞之前跟他通了电话,他对我们到来没有感到突然。我将鲜花递给了这位伟大的父亲,介绍了我们的身份,表示我们都是和肖杰一样追求民主自由的,肖杰遇害已经二十年,我们来看望他的家人。由于之前没有得到你们的消息我们来晚了。

肖宗友老人说肖杰的墓地在将近温江,今天去可能不行了。然后他给我们介绍了肖杰的生平。肖杰高中时就是一个学习非常优秀的学生,高考时有很多的选择,但是他最后选择了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他希望用自己的笔为百姓说话。他也是一个非常具有正义感的青年,八九民运前他在《中国企业报》实习,他到过很多地方去采访考察,看到一些地方老百姓穷得几个人穿一条裤子,而他在的人民大学高干子弟却挥金如土,他对这些不公正的现象极其反感,决心铲除这些社会不公正现象。他在学校极为活跃,经常组织大家探讨社会问题,他还两次将著名自由知识分子被邓小平指责为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的方励之先生请到人民大学进行讲座。

学潮开始时,由于肖杰正在实习,所以家里认为他没有时间参与。肖宗友老人现在还后悔,“我们太大意了,没有到北京去将他接回来。”据肖杰的同学介绍,肖杰在运动开始初期就积极参与了,而且引起了官方的注意,经常有人对他跟踪。

说到肖杰遇害,至今还是一个谜。1989年6月5日下午2时,肖杰已经买了回成都的火车票,结果在南池子被子弹命中,中弹地方就在心脏边。当时有一百多人急忙用板车将他送往公安医院,到达医院时间是下午2点55分。大家给医生跪下求医生救救这位学生,但是当医生检查时,肖杰已经永远离开了他眷念不舍的人世,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留给了后来者。为什么在6月5日,大屠杀第二天,肖杰才遇害,这让人很费解。肖宗友说,肖杰的同学都认为是定点暗杀。这可能已经成为一个无法解开的谜了。

肖宗友处理完儿子的后事时,整理肖杰的遗物,发现肖杰有许多八九民运的照片、录音和其它资料,可惜在班主任的劝说下都付之一炬了。他惊讶的发现,在遗物中有一封肖杰的遗书,这说明肖杰早已做好为民主事业献身的准备。现在不幸终于发生,肖杰也用他的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在介绍时,老人几次忍不住哭出声来。在儿子去世后,他们也饱受打击。北京国安局的人也专程到成都调查他们老两口。他们也一直无法与其他受害者家属联系。直到十天前,一个朋友到香港出差,买了一本丁子霖写的“六四”死难者寻访的书籍,在其中看到了肖杰的名字,这个朋友将书送给他们,他们才跟丁子霖联系上。

我告诉肖宗友老人,我们和肖杰都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而奋斗,肖杰虽然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牺牲了,但他不会白白的死去,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我们包括肖杰的追求,相信我们一定会为肖杰和所有“六四”死难者讨还公道。

肖宗友老人相信历史会给肖杰公正的评价,他说,不对“六四”公正评判,不实现民主,中国就永远坐在火山口上。

在得知肖杰家人情况后,丁子霖曾汇来两千元钱,肖宗友老人就将钱寄回去,他希望能帮助那些更困难的死难者家属。他认为丁子霖他们很坚强,他们的做法很有意义。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也不便多勾起这位可敬老人的伤心事,我们相约将再来看望他们,就告辞了,而老人则拉着我们的手将我们送出楼外,目光依依不舍。

下面是“六四”烈士肖杰生前照片:

1、二十年前肖杰在天安门广场意气风发追求民主自由

2、大学生肖杰是个很秀气的小伙子,已为民主事业捐躯近二十年了

3、肖杰与同学在天安门广场,他做出“V”手势,相信民主一定会胜利

 

4、陈卫(右)与陈云飞(左)看望肖杰父亲肖宗友(中)

关键字: 六四 肖杰
文章点击数: 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