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5/1/2017              

王书瑶: 北大校史中的右派问题

作者: 王书瑶


                        物五五级学生  王书瑶

一、    北大校史中不能回避的问题。
 
2018年是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校方正在征集校史,但是,在历次北大活动中,都对北大在1957年的“五一九右派民主运动”讳莫如深,或者不置一词,或者给予负面评价,令人愤慨。
在经过修改过的《北京大学纪事》中,终于给了“五一九运动“以一席之地,但是,评价和叙述中,还是负面的。
在全国反右大潮中,1957年到1958年的半年多的时间内,北京大学在全校师生中,划出了715个右派,后来经过甄别,按着共产党的标准,这些“右派“竟然全是错划的,全部改正,恢复名誉,但是却没有任何赔礼道歉和赔偿经济损失,对学生也没有安置工作。
划了715名右派分子,这是北大校史中,规模最大一次、人数最多一次对学生和教师的迫害,不但空前,而且可能是绝后的。
这在北大120年的校史中,是绝对不能回避的一笔账。
不在校史中叙述这一问题,天理不容。
这些被冠以“右派“帽子的师生,被处分之后,成为“地富反坏右”中的一员,成为贱民,不但本人的生活是悲惨的,是痛苦的,就是他们的家属也被无情地株连,中共造成的罪恶,罄竹难书。

二、全体右派的处理情况 。
 
由于北大校方的不配合,不肯披露当年的档案,我只收集到540个右派的名字,他们受的处分是分等级的,从高到低是五级到一级:
五级: 以反革命分子的名义被判刑的9人,如陈奉孝、张元勋、刘奇弟、钱如平等人,陈奉孝最高,判刑15年;
四级:以右派名义开除学籍劳动教养,共27人,如王存心、杨路、张景中、王书瑶等;
三级:劳动考察:他们离开学校,但保留学籍,理论上表现好可以复学,但绝大部分都没有复学,90人,如燕遯符、沈志庸、俞庆水、纪增善、刘国鼎等人;
二级和一级:留在学校,二级是戴右派帽子给考察处分,一级是只戴帽子无其他处分。

三、死亡情况。
 
文革前后被处死等非正常死亡共31人:
被处决9人:林昭、任大熊、顾文选、沈元、张锡锟、吴思慧、黄宗奇、黄立众、任宗正;
死于暴力1 人:施于力;
病、饿而死6人:刘奇弟、陈洪生、朱祖勋,黄思孝、肖其中,袁植芬;
自杀13人:敖瑞伯  贺永增 、林国策、 郑光弟、 章  鹏、孙贤义、黄茂兰、邵??、周云霞、林生方(?)、许世华 (?)、卢贤军(?)、冷辛(?);
死因不明2 人:胡稼胎、吴兴华(?)。
这些人和事,我一半是辗转听来,我不敢保证这里叙述的情况100%无误。

四、为什么到现在对五一九运动的介绍和评价都是负面的?
 
五一九运动中同学们提出的都是民主的政治主张,到现在为止共产党政权仍然是一党专政,所以不被北大所接受好像也是非常自然的,但是,真的没有可以接受的“亮点”吗?

五、至少有两个亮点是共产党不能否认的。
 
一个是刘奇弟说:“胡风绝不是反革命”!1980年,中共中央到底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平了反,刘奇弟不是说对了吗?他不是有先见之明吗?
王书瑶说“高度集权是危险的”,1980年邓小平大批高度集权的各种消极腐败现象,是王书瑶“高度集权是危险”的强烈回声。
这两件是共产党实践了的,当然就是北大五一九运动的亮点,中共的实践已经证明这是对的,为什么北大当局不予接受和宣扬?
这些言论经受住了历史的检验。
这难道不是北大的光荣?
如果不是共产党的打压,五一九运动的影响会超过五四运动,当时整个中国成了一片大字报的海洋,其源盖出于北大的五一九运动!

                  2017/4/28
关键字: 王书瑶 北大 右派
文章点击数: 23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