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6/2017              

李金芳:写给为新闻自由而战的勇者

作者: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55xinwenziyou.jpg (485×323)

捍卫新闻自由(网络图片)

 


 

就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新规定称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新闻信息服务的互联网平台,应取得许可才可提供服务。并规定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或外资企业,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非公有资本也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此项新规定将于6月1日正式实施。

 

其实,有没有这部法规,中国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仍是一样的,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的报告中连续三年都是世界排名倒数第五,即使明年世界排名倒数第一,那么和倒数第五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中共这个自诩为崛起的大国,从来靠的不是这些文明的软实力。在媒体须姓党的大环境下,中国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确也不能再倒退到哪里了。只是,有了这部法规,将会给中共更加精准地打压捍卫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勇士搭起了“法律”的梯子。

 

今天,在世界新闻自由日,我更加关心为了捍卫“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这些权利而入狱的勇士,唯望他们能够早日获得自由。

 

卢昱宇、李婷玉

 

曾经很多次,我都想为这一对未涉世多久的年轻人写点什么,然而每一次面对电脑屏幕我都迟疑着,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他们。他们是一对神仙眷侣,本可以像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只求活着,营造他们心中的世外桃源。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抛开尘世的纷争,不计名利,承担起历史的责任,用敏锐的目光利用博客wickedonna.blogspot.com及“非新闻”的推特账号@wickedonnaa捕捉中国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的大事,记录各地群体维权事件。

 

综合网络消息,卢昱宇曾于2012年4月在上海南京路举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还民选票,被行政拘留10日;2012年6月,在广州因“非法集会”被短暂关押。2012年10月开始群体事件的搜索与统计。李婷玉为中山大学翻译学院英语专业,大学期间因在网上发表政论文章而多次遭国保约谈。后来受到学校和家人的压力下退学。从2013年起,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开始每日整理中国各地的群体事件,并在不同的社交媒体上发布,包括blogger.com、谷歌云端硬盘、推特及微博。仅在2015年他们就收集了近3万起包括村民抗议征地、工人罢工、业主维权等群体事件。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此前曾多次因为博客受到警察恐吓,并几次被逼迁。被抓捕前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居住在云南大理,他们两人共同管理的推特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16年6月15日。自此卢昱宇的家人朋友就再也没有收到两人的消息,随后确认两人被大理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卢昱宇和李婷玉并没有如外界期许的那样刑事拘留期满可以获释回家,律师在会见中得知,卢昱宇因抗议在看守所遭到殴打而绝食,面对无理指控坚称无罪。两人都遭遇警方施压要求解聘律师、认罪,警方认定两人的“寻衅滋事罪”,不过是在博客上收集、统计罢工、抗议和农村群体维权事件,并在推特和社交媒体上分享这些信息,他们所发布的信息都是客观事实存在,却因此蒙受不白之冤。

 

卢昱宇和李婷玉一案的蹊跷之处在于,大理市检察院于2017年3月22日将卢昱宇、李婷玉分案处理,2017年3月24日卢昱宇被单独报送大理白族自治州检察院审查起诉。而2017年4月20日,因记录民间维权事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的李婷玉案在未通知律师情况下于大理市人民法院秘密开庭。

 

与中共抓捕控罪所不同的是,卢昱宇和李婷玉获得了记者无国界2016年度“公民记者”奖,以表彰他们为中国的资讯自由和独立报导的专业精神和勇气而付出的杰出努力。

 

刘飞跃

 

刘飞跃自2006年创办民生观察工作室,十多年来一直站在维权一线为权利受到侵害的个体和群体奔走呼吁,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期间都会遭到当地湖北省随州市警方传唤、软禁甚至拘留。2016年11月17日被随州警方带走,第二天刘飞跃的居所遭到警方查抄,同时警方口头告知家属刘飞跃因接受境外资助,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刘飞跃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刘飞跃创办的民生观察网站,以关注弱势群体维权为己任,并就民办老师群体维权、银行被强行买断职工维权、非法关押精神病患者及退伍老兵的生存现状等进行深度关注及报道,尤其深得访民群体的信任和支持。刘飞跃被抓捕3个月后付出亲笔信称自己的权利得到了保障,但遭到民生观察网站的质疑,认为刘飞跃的书信并不能减少外界对他在囚期间可能遭受羞辱、虐待、刑讯逼供等非人道手段的忧虑,在刘飞跃完全失去自由、与外界隔绝的状态下的任何表达,都不能视为当事人真实意愿的表达的事实的真相。

 

长期以来,刘飞跃所从事的是捍卫人权推动社会进步的工作,他秉守“关注民生,替民说话,依法维权,理性抗争”的宗旨,坚持站在权利被侵害者身边,揭露人权状况最黑暗的一面,集编辑、公民记者于一身,关注底层民众的命运,为中国人的生存权利和新闻自由不惜失去自身的自由。

黄琦

 

刘飞跃被抓捕仅仅过了十天,“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也遭到四川警方的抓捕。2016年11月28日,成都、绵阳及内江警方联合闯入黄琦住所把黄琦带走,随后被控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刑事拘留。湖北四川两地几乎同时抓捕国内最重要的两家维权网站负责人,这意味着中共以此为突破点,试图将维权活动和民间报道的公民联结切断,企图令个体维权和群体维权失去独立的舆论关注和支持。


于1999年创办的“六四天网”,成立不久作为负责人的黄琦即遭受了牢狱之灾。2000年六四前夕黄琦因发表异议人士有关八九六四纪念文章突遭抓捕,在被非法羁押近三年后,才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2006年六四天网更名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黄琦在参与救灾的同时在网上揭露了豆腐渣工程,问责政府,6月10日被警方抓捕,随后被控“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判刑3年。多年来黄琦坚持人权、民主的理念,为争取民众的基本人权和新闻自由进行着不屈的抗争,直至第三次被捕。

 

每一个人都拥有思想自由和言说自由的权利,但在中国因从事独立报道、关注公民权利、捍卫言论自由而被抓捕的媒体人、作家并非少数。可以想像,在中共愈发严格的审查制度下,还会有更多的记者、作家,甚至是欲了解真相和传播了真相的公民,因言获罪。中共标榜的现代文明和强大,从来不是建筑在保障人权和尊重法治的基础之上,而是表现在动用国家机器践踏人权,与普世价值为敌的行动上。据无国界记者的统计数据,目前中国在囚的记者及博客作者逾百人,这应该并不是完全的数据。因着这样的“成绩”,中共也沦为“互联网的敌人”和“新闻自由掠夺者”。

 

今天,在世界新闻自由日,谨向那些为中国的新闻自由而战的勇者致敬!是他们,以自由为代价点起一束束火把,让我们即使身处黑暗中依然能看清这个世界!

 

关键字: 李金芳 新闻自由 公民 记者
文章点击数: 81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