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9/2017              

龙戈铤:反腐不能给中共增添任何合法性——兼谈专制中国的变局策

作者: 龙戈铤


201758fanfu.jpg (500×322)

反腐与变局(网络图片)


 

最近海内外有关中国反腐的热点颇多,其中两大剧目似有针锋相对的意味:逃亡富商郭文贵在美国爆料姚依林孙子、王岐山外甥姚庆的奢靡以及“空中乱造爱”,矛头直指中共反贪权臣;而中共通过所谓国际刑警组织发红色通告,同时给美国之音施压力阻直播,4月27日,中共的“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还发布《关于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索的公告》,曝光了22名外逃人员目前在海外可能藏匿的具体地址。

 

中共的反腐姿势既怪异奇葩,又耐人寻味。这几年,国际媒体曝光中共权贵家族的腐败此起彼伏,而国际上一些记者揭秘的巴拿马文件,上面列有中共许多常委级家族的腐败线索,按说,头顶“为人民服务”贞洁牌坊的中共,号称“苍蝇和老虎一起打”的中共,应该按图索骥,扫荡一下巴拿马文件提供的可能腐败,这才兑现他们的大话承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吧?我们看到中共像鸵鸟一样埋进沙子,而且中共营建的互联网高墙把巴拿马文件的沸腾物议都挡在墙外。这回,郭文贵的指控和举报,估计更是会泥牛入海。信誉良好的国际媒体记者的线索,在中共选择性反腐和有限反腐的策略下,都如同无物;一个已经被中共列入“红色通缉令”的“行贿商人”、一个已经被中共媒体指控“多次强奸女下属”的商人,中共更不会把他的举报当回事儿。何况,郭文贵在直播中承认自己是中共国安部的线人和合作者,加之此人在中国官商勾结大潮中的可疑历史,降低了郭文贵爆料的冲击力。既然巴拿马文件的风波都能安然度过,中共断不会在郭文贵掀起的舆论之浪中覆灭——但郭文贵开了一个商人反水的头,后续,如果郭文贵式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在政界王立军乃至林彪式的人物不断出现,中共铁幕下的变局可能性才会大大增加。

 

中共在六四屠城后的近三十年,是中共为生存奋斗的三十年。六四屠城,苏东变天之后,曾经有乐观者如刘宾雁等人,认为中共政权的覆亡指日可待。但这些流亡在异国的中华赤子,如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等人都早早魂归离恨天,不能活着看到中共政权——这一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狡诈、最残暴的集团的灰飞烟灭。海外的“中国崩溃论”也多次失灵。汉学家、中国问题学者、政治学者、新闻工作者们在中国变局这一问题上,许多不是望天打卦,就是空中画饼,什么十年转型、2020或2025年前后中国巨变的论调,不一而足;这些学者希望中国不再沦为世界政治文明的孤儿、不再隔绝在世界民主自由秩序之外的愿望都是良好的,但无疑,他们低估了中共的魔鬼附体的邪恶本质,更低估了中共“蛇形百变、金蝉脱壳”的能力和手段。

 

中共“蛇形百变、金蝉脱壳”的大策略概而言之有三:经济上,利用其征服和劫掠后控制的巨大土地和人力资源,利用国际资本对金钱的嗜血和妥协,不顾中国的环境、生态和未来,涸泽而渔,迅速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军事上,利用911后美国的头号敌人不是共产主义,而是伊斯兰恐怖组织——基地和ISIS,中共闷声扩展军备,在南海填海造岛,外示威于东南亚,内示威于臣民;在思想上,迅速抛弃共产主义的实质,转而乞灵于民族主义,把孔子、国学、伟大复兴、中国梦等风马牛不相及等玩意儿一锅乱炖,完成了理论资源的乾坤大挪移。而十八大以后的高调反腐,更被用做中共续命延气的猛药,中共开动喉舌机器,制造一副中共反腐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谵妄假象,在中共的经济发展虚假合法性上,为中共再披一层“合法性”外衣。

 

其实,“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从来就是一个伪命题。中共统治从来就没有过合法性,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中共对于辛亥先贤创建的中华民国而言,是苏联资助的叛乱者、割据者和暴力颠覆者;中共对于广大中国国民而言,是外来的征服者、奴役者和掠夺者;中共对于中国文化而言,是携带马列邪灵的侵入者、糟蹋者与扭曲者。中国全体国民,从来没有投票承认过中共的执政地位,中共也未经竞选,赢得中国国民承认其执政地位。十分讽刺与荒诞的是:中共一方面在其宪法中如同满清宪草规定“满清皇室,万世一系,永永拥戴”,规定自己处于领导地位,没有任期,没有年限;中共一方面大言无耻地宣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正如中共的无耻无极限一样,中共的腐败也是无极限的。现在,中共在其制造的绝对腐败局面下,选择性地反了局部腐败,清洗了一下门户,清洗了一下政敌,就希望其征服奴役下的人民感恩戴德,还动用国家资源,雇佣御用文胆,拍摄播放《人民的名义》,似乎高擎反腐大旗和利器,替天行道一般;实则如网友嘲讽的“中共制造了一个腐败的大粪坑,然后蹲在粪坑边上打死两只苍蝇,这就是反腐败。”

 

经济发展不能给中共增添合法性,“那些为了少许保障而放弃自由的人,既不配得到保障,更不配得到自由”(罗斯福之语),中国今日的发展,乃是全体国民的血汗结晶,绝非鱼肉人民的一党所赐;恰恰是此党权贵,如同硕鼠,朝偷夕夺,使中国许多人民还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大地上抢夺土地、强拆房屋的火光与血光不绝,天空中如同神谴与诅咒的雾霾锁住中国人的咽喉;反腐败也不能给中共增添任何合法性,因为中共垄断权力、垄断国家神器与利器,本身就是绝对权力和绝对腐败,中共垄断中国的土地及其一切资源,本身就是最大的腐败,粪坑主人打扫一下粪坑,我们不能称之为桃花源,道理是相似的。

 

北京的中共朝廷,为了给人民脑子灌水和灌浆糊,不仅在权力洗牌中抓了一些贪官示众,而且还弄了一些小鱼小虾米来游街示众,22个被朝廷通缉的外逃贪官——其实有些就是些污吏,有些连污吏都轮不上,是中共朝廷的一些小企业负责人,中共把这些人网络游街示众,就宣称自己的反腐攻势了。中共这回试探国际社会的底线,既大胆又有分寸,把22人海外的地址曝光到街道层级(还加上了“可能”一词),又不曝光门牌号,这就既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又可避免国际上可能的诉讼,因为一旦门牌号弄错,被外国人告到法庭,中共门面何在?但这样于国际惯例不顾,公布他国社区,其实也是玩一擦边球(但还是存在理论上的被诉可能——因为既然你公布那社区住了你们的贪官人渣,那么,社区好事之徒完全可以用“造成了社区房价下跌、增加社区不安全感”等理由,到本国法庭上和中共玩一把),况且中共宣称:“可以动员更多华侨华人、海外友人,更大程度发挥国际社会的力量帮助我们追逃追赃。”这简直是公然号召中共的海外“第五纵队”可以就此行动。在许多国际媒体纷纷沦陷于中共金钱、强权和“大外宣”的背景下,这些所谓的“华侨华人、海外友人”(有的已经入籍他国、宣誓过不再效忠母国,有的为了20美元的盒饭就能摇旗呐喊欢迎独裁专制国党首),今日既然可以追杀那些外逃的贪官污吏,明日则可以追杀政治上、思想上和宗教上的异己分子。中共的海外之手,伸展得如此之长,利爪如此之森严,俨然《魔戒》中戒灵的羽翼,也如同《木乃伊归来》中的僵尸王子登高一呼百应,群氓云集追杀考古学家一样。

 

朝廷既然不信三权分立,既然相信公检法联合办案,而且更相信当今东厂西厂锦衣卫式的组织,相信中纪委还有什么传说中的监察委,还有更神秘的组织——“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此组织的组座大人,正是传说中的厂公王大人——也就是姚庆的姑父,面对郭文贵在美国的公然叫板,王大人的金刚不败之身遭到挑战,闷声不应,若无其事,反腐神话如同气球被戳破,沦为笑柄;更为奇葩的是,中共的反腐组织不仅床上叠床,屋上架屋,而且早在2014年,在亚太经合组织第26届部长级会议上审议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这个腆颜和多国出台《北京反腐败宣言》,自我贴金式的表扬:“我们高度赞赏亚太经合组织各成员经济体在维护本地区清正廉洁、提高透明度、鼓励社会参与等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其文赫赫,而且会议联合主席其名也赫赫,一位是在加拿大抢话舌战女记者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风采不亚于夺笔书记李鸿忠啊),一位是国际媒体曝光的公子在摩根大通的商务部长高虎城。都是奇葩绝配,中国人民的反腐事业有福了!

 

尽管中共还做出反腐的各种奇葩姿势,贻笑国际大方,沦为“千年笑话”,但中国民间依然可以将计就计,把反腐进行到底,人民应该不断质问权力当局:既然你号称反腐,为何不还政于民?为何不给人民票选监督的权力,为何在人权和自由等各方面打压中国民间等维权人士?

 

所有善良的人们应该放弃指望这个邪恶集团还有政治改革的一切幻想。幻想只会让人生活在无尽的奴役和无尽的悲惨中。没有中国民间的压力和国际震荡,中国的变革不会发生。

 

在坦克、机枪、警察的维稳的强大铁幕下,应该还有思想指引人们的抗争精神,应该还有《饥饿游戏》《V字仇杀队》式的选项;人们有权嘲笑一个邪恶和不义的暴力分赃集团,如果你们没有勇气和决心走上街头,至少,你们还有勇气发出嘲笑的声音,有勇气露出不屑和鄙视的神情。无论是抵制当局的反腐宣传,还是戳破当局的反腐神话,无论是翻墙越网,还是挖墙推墙;无论是在微博、微信、推特,还是在酒桌饭局上,传播真相、嘲笑极权暴政的反腐神话和邪恶本质,都是为建设民主中国、自由中国铺路,后世子孙会铭记这一代人对中国自由的努力。

让邪恶暴政在嘲笑中衰亡,是邪恶暴政最好的归宿。

 

2017年5月1日

 

关键字: 龙戈铤 中共 反腐
文章点击数: 224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