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1/2017              

依娃:记录计划生育牺牲者的名字

作者: 依娃


2017510jihuashengyu1.jpg (623×422)

2017510jihuashengyu2.jpg (623×437)

计划生育牺牲者名单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行一对夫妻可生两个孩子的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也就是说自一九七九年以来实行了三十六年之久的一胎化政策走入了历史。

 

这项决义没有引起人们的“兴高采烈”、“感激涕零”,而是遭到广大网友的奚落,评论有:“还是党指挥枪 ”、“终于解套了”、“今年为国接盘,明年为国生娃!”、“计生办的工作重点在未来几年从强制结扎转型为强制受精!”等等。废除一胎化,这与我们要求尊重我们的生育权,党不要再继续控制我们的人体,完全废除计划生育的目标还很远。

 

作家马建先生评论说:“任何一个中国女孩子,或者说是一个母亲,至今她子宫的使用权利还是归国家所有,只不过现在国家放鬆了,原来你只能生一个,现在我让你生两个。它解除了独生子女政策,但没解除计划生育政策,就是说,人口的管理和控制,仍然在中国政府手裡。”

 

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一个严格执行了三十六年的国策,是比文化大革命更大的一场浩劫。它影响到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家庭、传统习俗等各个领域,影响了至少三、四代人的生活,虽然伟、光、正的党抱住“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放手,也绝对不会反思和承认计划生育这场跨世纪的政策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和痛苦。那麽,也是到了学者们需要回顾、反思、总结和记录这场计划生育运动的时候了。

 

想到执政党一贯对历史“向前看”、“宜粗不宜细”的态度。我个人的观点恰恰是“向后看”、研究得越细緻越好。那麽再过三十年 、五十年,当这些记忆都模糊的时候,人们还能从这些书籍和资料裡看到这个国家曾经发生的涉及中国十多亿人口的巨大悲剧和难以置信的细节。

    

《被国策处决的胎儿》(和王鹏合编)出版后,从今年年初,我就开始编著这本计划生育国策中被暴力殴打致死的、因承担不起巨额罚款自杀的、做结育结扎手术中不幸丧生的受难者案例的书。从另外一个角度记录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历史,更是意在让人们记住这些受难者的名字,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自1949年共产党夺去政权以后,每一场运动的推行都伴随著暴力,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饥荒、四清、文革 、六四……邓小平时代“发明创造”出计划生育这样的今古奇闻,无疑是国家对每一个平民的暴力运动,是国家对每一位民众生殖器官套上了枷锁。妇女的子宫、男人的身体被国家统一计划、统一管理、统一使用。

 

上有所好,下更甚焉,计划生育的历史是牺牲无数生命的历史、血流成河的历史。在这本书裡记录的因计划生育所导致的死亡有以下几类:

 

   (一) 引产、结扎手术失败,导致年轻妇女不幸死亡。

   

前不久看由著名作家路遥先生著名小说改变的《平凡的世界》中有一个镜头,全村妇女佩带著大红花,坐著大卡车去县裡集体做结扎。女主角茫然地看著远处的高原沟壑,一脸无奈和恐惧。

 

强行结扎是一项大干快上的运动,时间紧、任务急,有条件要做,没有条件也要做。没有那麽多专业的妇科医生和医院设施,有些手术是由兽医、村医、只训练了几天的学员实施,在农民家裡,有时候同时几个人同时进行,没有任何隐私和尊严可言。强制结育就像当年的打麻雀、除老鼠一样,轰轰烈烈、雷厉风行,不容置疑,不容有任何讨论和质疑。年轻的妇女沉红霞、梁孔莲等就惨死在结扎手术台上,让丈夫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亲,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

    

(二)   计划生育中被打死的命案。

 

  

“通不通 ,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有一条潜规则就是计划生育工作中出现人命案,媒体不许报导,法院不许受理。因此,几十年来 ,因为有基本国策的撑腰壮胆,计生干部有恃无恐,每到村庄执行突击任务,不是手铐棍棒,就是拳脚相加,有时甚至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他们的口号是响亮的,行为是正义的,手段是残酷的,内心是没有罪恶感的。例如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二十二岁的年轻徐帅当场死在计生干部的匕首下,安徽省来安县年轻的父亲丁兵惨死在计生人员的拳打脚踢中,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

 

(三)因高额社会抚养费压力过大,因反抗强制结扎手术被逼迫上吊、服毒、跳楼自杀。

  

生育变成了一桩无本万力的生意,计生部门赤裸裸地一手要钱,一手夺命。实现了“上吊不夺绳,喝药不夺瓶。”

 

在河南省、山东省、福建省等人口稠密的地方,人均耕地不过一、两亩,就算亩产千斤,除去自己一年的口粮,所剩下的粮食不过能买个几千元。计生罚款动则数万元,无疑是勒索敲诈、敲骨吸髓,让农民走投无路,最后被逼自杀。河北农民艾广栋在干部拉去自己辛苦一年打下的六千斤玉米后服毒自杀,贵州父亲王光荣因孩子开学日交不起22500计生罚款而割腕自尽……

 

(四) 计划生育中发生的重大伤亡事件。

  

在整理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两个案例令我震惊不已:所谓结扎的人数,不过是各级干部在一票否决制下升官晋级的筹码,因此广西南宁陈文强覃爱华夫妇、陈宇安方月娇夫妇、陈天朋覃月娇夫妇等12名结扎对象和护理人员在计生干部催逼之下,乘坐已装有1100斤稻穀和已坐有3人的农用船前往乡计生站结扎,最后导致船隻沉没造成7人死亡惨案。溺亡者所得到的三百元赔偿,如今连一瓶茅台酒一条中华烟都买不到了。一个是四川超生村民因对抗计生罚款引爆炸药酿十多个无辜村民死亡,数人终身残疾。那是他们走投无路、鱼死网破式的抗争,用自己血肉模糊的身体、以自己的死亡控诉这个无法无天不讲人伦的所谓基本国策。

 

(五)计划生育中惨死的孩子。

  

本书同时记录了数例在计生干部粗暴执行任务中被汽车轧死的孩子,大人被抓,小孩疏于看管摔死的孩子。特别是四川小姑娘何心丽,因当年强迫给她的母亲注射引产药导致她脑残,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更谈不上读书、工作、成婚。面对小心丽人的照片,我的心碎了,因为我是一个母亲。如果她是我的孩子,我一生如何面对?谁让一个孩子承受一辈子的苦难?

 

坐落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上面铭刻著五万多名越战牺牲者的名字。位于哈得逊河畔Liberty StatePark公园的EmptySky是纽泽西州泽西市的的9/11纪念碑,用以纪念746位在那一天遭遇恐怖攻击不幸罹难的美国人……在中国有不少帝王将相和当代伟人的陵墓、纪念碑、纪念馆,既给当地带来知名度,更是为当地带来财源滚滚的旅游资源。非常可悲的是却找不到一场战争、一场浩劫战亡者、牺牲者的纪念碑,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这些年,出现一些令人眼前一亮为之叫好的现象,首先是王友琴博士的《文革受难者》记录了600位文革受难者的名字;丁子霖教授的《寻访六四受难者》记录了两百多位六四受难者的名字;赵旭先生的《夹边沟惨案访谈录》记录了一百多位夹边沟右派倖存者的名字,唯色女士的《西藏火凤凰》记录了135位自焚的西藏人姓名。我本人在《寻找大饥荒倖存者》等三部曲中记录了800多位饿亡者的姓名。我们深知,这些名单在历史的长河中挂一漏万、微不足道,但是这些作家的辛苦寻访和写作让这些受难者免于只是一个冰冷的总数,而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有名有姓、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痕迹的生命。

   

在整理这部书稿时,我花费不少时间以英文字母顺序的方式,整理出来一个受难者名单。对,如有些人所说,他们不是伟人不是大师,不是英雄不是烈士。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只是你、我、他一样的平凡人。但是他们是一个专横的、残暴的、荒唐的体制制度的牺牲品、祭奠品、炮灰。那麽,活著的我们就要敬重他们的死亡,悼念他们的死亡,记录他们的名字。记录一个名字,就是修建一座墓碑。

 

关于书名,我反覆想过好几个,最后想到“牺牲者”。我很犹豫,不敢确定这些不是战士,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经历过炮火硝烟确、没有立过战功的人可以不可以用“牺牲者”这三个字来形容。我就专门上GOOGLE上查询;牺牲的原意为宗教祭祀仪式上所用的供品,供品包括宰杀的生命,在祭祀活动,用于祭祀的供品,称为祭品。我忽然明白了,这些计划生育中无辜的受难者不过是统治者维护自己政权稳定持久的祭品,谁稍有不服从不沉默,人像畜牲一样可以被任意杀戮,宰割。面对“牺牲”两个字,我一下子泪水滚涌,因为我想到,人,宝贵的生命在这个邪恶的、残暴的、专横的国策中只是祭坛上的牛、羊,任意鱼肉,惨死无数。生命被肆意残杀,尊严被任意践踏。过去的不能过去,我在血海裡将一个个名字打捞出来,彙聚到一起。昨日的“新闻”,将是永久的历史,我知道。他们的名字也终将进入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受难者名单。

 

  

如马建先生所言:希望今后计划生育部门会彻底解散,而且由于计划生育产生的恶果,建议应当象文革一样,要把它记载下来,建立博物馆纪念馆,要对所有死去的人口作一个交待。也只有这样,这个民族才可以彻底恢复。对所有受害家庭,不只是赔礼道歉,还要有补偿。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会还原到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生育,更具体地说,要尊重母亲,尊重母亲的子宫,尊重人的诞生。如果人类把生育这种最基本的人道主义都被列为国有资产进行控制,那这样的政府是太恐怖了。计生政策的恶果远远超过文革。

 

生育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神圣不可侵犯。计划生育是中国每一个人的耻辱,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悲哀!

 

我相信,有一天那些淮生证 、一胎证、结扎证等等都将进入计划生育纪念馆!

    

我相信,《被国策处决的胎儿》《计划生育牺牲者名单》一定会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一部分!

 

在此,感谢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为本书做序。她已近九十高龄,体弱多病,还天天坚持写作,著作丰厚。我怀著极为矛盾的心情开口请她写点什麽,又很害怕让她受累。老人家一口答应了,很快写了五千字,还叮嘱我去纽约面对面讨论。她在来信中说:“我写出了计划生育的根源,并痛心疾首的写出恶行与恶果,修改了十多次,全是本人经历的事实。”老人家对社会底层受苦者的悲悯同情,无私的帮助,对权势暴政的不屈不挠的抗争,永远是我学习的人格榜样。我希望多去纽约看望她,不仅仅觉得有一份责任,而是内心对她母亲般的爱和尊敬!

 

同时感谢张菁,这个二十来岁就因“反革命罪”坐牢的坚强女子,她一直的鼓励、支持,有时意见不一致的争论,但一定要留下计划生育黑暗、残暴这段历史的共同信念,都是我埋头伏案的动力。

 

《计划生育牺牲者名单》是我花费心力“编结”的一只白色花环,今日献上,并深深鞠恭, 祭拜亡灵!

 

牺牲者不能复生,我将继续努力!

 

2016年6月8日

 

 

关键字: 依娃 计划生育 牺牲者
文章点击数: 23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