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5/11/2017              

709案:李和平、谢阳遭中共当局强迫服药

2017511C_f-hCFW0AAgNBH.jpg (622×467)

 

李和平律师在押期间遭强迫服药

 

王峭岭:这个药服用之后身上肌肉疼痛,眼睛看不见。他在看守所的时候,同监室的其他人都不服这个药。709出来的所有人都反映被要求服用一种治疗高血压的药。他被要求诬陷别人、指证别人,还要求自诬,自己诬陷自己。这两个他都拒绝了,他们在里面被严重酷刑很厉害。

 

滕彪:李和平律师听到我的声音笑了,他用“九死一生”和“硕果累累”来形容这次劫难。我忍住没哭。手铐脚镣、长时间剥夺睡眠,近两个月里被固定一个姿势站立、近两年时间被迫吃一种药,服药后有时有一种眼睛要瞎的感觉,并全身疼痛,他说每个709被抓的人都被强迫一直吃这种药。这只是所受酷刑的一小部分。

 

野靖环:昨天上午,李和平到将台路司法所报到。司法所要给他戴”手表“(电子监视器),和平坚决不戴!王峭岭说,要是戴表回家,进门我就砸了!

 

胡一枪:李和平说,关押期间,被强迫吃一种药,说是治疗高血压的。服用后,浑身疼痛,眼睛看不见。流亡美国的陈桂秋说,现在的谢阳,跟入狱前比,判若两人。她怀疑丈夫吃了什么药,使大脑受损。政府给嫌犯“下药”,这事极其严重。他俩到底吃的什么药,中共必须给个交代。

 

谢阳妻子陈桂秋:强烈怀疑谢阳被下药:

 

我给他买的手机,他不用。他说他要自己办一个电话卡,要公开的打电话,他不要加密的,他的所有的通话都要公开的。

 

我告诉他我爸爸、妹妹、妹夫都曾被关押,并押解去泰国,他说他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些。

 

我告诉他我的所有银行账户都被冻结,中国银行的钱全部归零,他说他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些。

 

我问他为什么要到山里面去,而不是去住在老家,或者自己的家,他说他需要到山里锻炼。

 

我把女儿们叫到跟前与他说话,问了两句就没有话了,根本不同于关押前与孩子们有说不完的话。

 

我想继续和他说话,他说山庄要关门了,他要休息。我说你可以回到房子里去接听电话,他说不行,挂掉了。根本不是两年没有听到妻女声音的人所表现的状态。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李和平
文章点击数: 10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