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5/11/2017              

709:当局强迫李和平佩戴监控器 谢燕益遭国保警告

709大抓捕:当局强迫李和平佩戴监控器 谢燕益遭国保警告

 

 
2017511dc7f5399-1a5e-46eb-be80-3bf72f95e240(1).jpeg (622×467)
 

谢燕益(左)。(维权人士提供)

 

709案”被捕律师李和平取保获释后,仍遭当局严密监控。司法部门目前强迫李和平要在家佩戴电子监视仪器。李和平的妻子表示,此前也曾有该案获释者被要求“戴表”,其监听、定位功能侵犯隐私。此外,“709案”另一名取保获释律师谢燕益第3次遭国保约谈,要求他噤声。

 

 

日前获释回家的李和平律师周三到将台路司法所报到,被要求戴电子监控器,但被严词拒绝。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甚至强硬回复,“要是戴表回家,进门我就砸了!”

 

 

王峭岭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这种表是电子监控器,一旦戴上就无法自行取下,不仅有定位功能,还可能暗藏窃听装置。尽管当时拒绝了戴表的要求,但当局仍在坚持,早前就有709案缓刑人员被“戴表”:

 

 

“对于这种缓刑被释放,他是要戴上一个手表,这个东西带上之后就取不下来。昨天我们去司法所的时候,他是要给李和平戴这个,但是我先生拒绝了,对方也没放弃。”

 

 

记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手表,用来做什么的呢?”

 

 

王峭岭:“他应该不会就有一个定位功能,我想也有窃听功能。所以这样一个的手镯对我门而言毫无隐私可言,这是我们一家人都非常拒绝的。”

 

 

记者:“将来会强迫戴吗?”

 

 

王峭岭:“我不知道会不会强迫,但是确实有709释放的人戴上了。”

 

 

天津第二中院在428号判处李和平3年徒刑,缓刑4年。他周二下午,突然被国保人员送回北京家中,此时刚过10天的上诉期。此前当局对李和平进行秘密审判,强行指派官方选定的辩护律师,不准家属委托的律师介入。

 

 

此外,另一709案取保律师谢燕益10日传出消息指,第3次被北京密云国保约谈,要求在大小会议及热点事件“不参与,不关注,不评论”;还要求其妻子原珊珊“不要折腾”。

 

 

对此,原珊珊发帖称,日前带女儿出门玩耍被不明身份的人员非法监控、监听,还遭到监视者的辱骂,报警无人理会。当局还在家门口安装了至少8个针对性的摄像头。

 

 

原珊珊指还写道,“在谢燕益被抓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和3个孩子经受了各种刺激和磨难,恐吓、骚扰、逼迁各种手段无所不用。本来心里就不平静,我不希望几个孩子再被过多骚扰。” 警告称,“手刃你们这些人形狗来得更痛快”。

 

 

 

谢燕益的代理律师梁小军告诉本台,谢燕益最近关注时事并发声惹恼了当局:

 

 

“前两天刚见到谢燕益,我觉得他还好。他不像其他人被控制住了,谢燕益实际上到处走,也不跟他们打招呼,也不理他们的监控措施。他们可能对他不满意,所以约谈。”

 

 

谢燕益今年1月被取保,但并未获得应有的自由。上月底,谢燕益曾就朝鲜半岛局势向公安部、民政部、环保部、安全部、卫计委、国防部等6个政府部门致公开信,要求公布朝核危机处理计划的资料。

 

 

不过该信息公开申请上载到网上后,很快便被封杀。

 

709律师李和平获释后司法所报到 被要求佩戴电子手环

 

多名709案律师获释,他们羁留期间的遭遇亦相继曝光。包括酷刑、下药、被要求佩戴电子监控表等。早前取保的谢燕益,周四再被国保约谈警告。(吴亦桐/程文 报道)

 

李和平本周二(9日)获释回家后,周三由妻子王峭岭陪同,到北京朝阳区将台路司法所报到。司法所要求李和平佩戴一只电子监控手环,但被李和平坚决拒绝。

 

李和平获释后,逐渐向亲友披露其被羁押期间所受酷刑,包括曾长时间被关小黑屋,被强逼服用不知名药物,这种药物令他身体和视力受到伤害。另外,曾被逼连续佩戴刑具“工字链”几十天。

 

王峭岭向本台引述李和平遭受酷刑的情况。

 

王峭岭:他(李和平)在里面遭受严重的酷刑,最严重的就是被强迫灌药。他在里面第一天开始就说他血压高,给他服药。他反抗过,办案人员就强灌;所以后来他出现肌肉酸痛,胳膊抬不起来,视力模糊时,他怀疑是这个药所为。比如疲劳审讯,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被强迫用一种姿势保持几个小时不要动;被殴打是常态,被饿饭、虐待,跟外界完全断绝关系,说抓他弟弟、妻子来威胁他,这也就印证了以前709人士传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酷刑都是真实存在的。

 

王峭岭也表示,李和平虽遭酷刑和长期羁斩,但始终保持坚强和乐观心态,法治信念一如从前。

 

另一名709律师谢阳周一(8)庭审后获取保,国保将其与他的父母控制在湖南某个山庄。谢阳妻子陈桂秋周三再发声明,指近期与谢阳通话,发现其举止异常,如对妻子和女儿表现质疑和冷漠等,种种迹象令陈桂秋质疑丈夫被国保用药操控。陈桂秋表示担忧。

 

陈桂秋:我本来开始还很气愤,但后来我想这不是平常人的逻辑了。我当然很担忧这个东西,因为他在庭审上是那么异常,变化那么大。之前他是那么坚强把酷刑暴露出来了。我是强烈的怀疑他被下药了。

 

今年1月获取保的律师李春富,获释后被诊断精神失常,他在清醒时透露曾被国保以治高血压为名,强迫服用不知名药物。另任全牛也有类似遭遇;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向本台表示,国际社会应该进行调查。

 

潘嘉伟:我们在调查中国酷刑的过程当中,也听说过一些个案,就是被看守用药的情况。在中国没办法去做独立的医疗诊断。在国际上我们当是要呼吁独立的调查。我们对用药的情况表达严重的关注,这违反国际人权法里面禁止酷刑的相关规定。

 

周四,另一位早前被取保的律师谢燕益,再被国保约谈警告,要求其在取保期间要遵纪守法,不要参与公共事件的讨论,并约束自己的妻子原珊珊不要再闹事。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李和平 谢燕益
文章点击数: 125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