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5/2017              

余杰:宗教自由杀手的末路

作者: 余杰


2017514qiangchaishizijia.jpg (269×358)

夏宝龙在浙江拆毁教堂(网络图片)


 

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被北京宣佈免职,在新职务尚未揭晓之际,坊间传说颇多。因为夏宝龙是习近平的旧部(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夏宝龙任副书记),外界猜测其可能“另有重用”,会被任命爲北京市委书记或中央政法委书记。

 

然而,数日之后正式任命下达:六十五岁的夏宝龙出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甚至连人大常委之身份也未得到,令外界跌破眼镜。亲北京的香港网媒“香港01”评论说:“北京观察人士认为,夏宝龙的任命表明中共决策层在用人上遵循「政治规矩」,杜绝任人唯亲。”这个说法真是马屁成精:习近平执政以来,人事佈局从来都是任人唯亲、一意孤行、优败劣胜,从不遵循任何“政治规矩”。

 

夏宝龙未能更上层楼,不是习近平在用人上开始“五湖四海”、“一碗水端平”,而是夏宝龙在浙江政绩太差、名声太坏,干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被习近平像一片用过的卫生巾那样被无情地抛弃了。

 

夏宝龙在告别讲话中“深情”回顾在浙江工作的十四年,甚至秀出当年赴任时的一首矫揉造作的打油诗:“精忠报国在津沽,一纸千钧到西湖。丈夫坦荡凌云志,不图名利为苍生。”这是典型的人大、政协体的打油诗,文采乾瘪,韵律混乱,只有初中生的水平。夏宝龙居然堂而皇之地将其公之于众。

 

在此次讲话中,夏宝龙反複表达对习近平的赤胆忠心,在肉麻的八个“忘不了”中,最重要的一个是:“我忘不了,我们大家一道,学习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回顾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对我们言传身教的那种亲切表达。”而他“最大的政治抱负”就是“把习近平同志思想和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作出的一系列战略决策部署在浙江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大概他还想垂死挣扎,以情动人,说不定主子会格外开恩,让他享有“金满箱、银满箱”的晚年光景。

 

夏宝龙所炫燿的政绩之一是「三改一拆」,所谓拆旧厂房厂区、旧城中村、旧住宅区及违章建筑,前三项要强改,后一项要强拆。表面上是爲了“腾笼换鸟”,把腾出来的土地再度开发、重新建设;其真正目的却是拆基督教堂及十字架。对此,温州家庭教会传道人郑乐国在脸书上评论说,夏宝龙有八个“忘不了”,“但我们只有一个‘忘不了’,夏宝龙拆至少一千五百个十字架,秘密羁押二十来位教牧和律师,传唤数百人,重判二位牧师,至今羁押顾约瑟牧师。”

 

二零零七年以前,习近平在浙江任省委书记时,曾在《浙江日报》头版发表二百多篇评论(当然都是出自秘书之手),后来结集成书出版。夏宝龙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在相同的版面上连续发表十几篇为「三改一拆」涉及拆宗教场所行为辩护的报道及评论文章。其中一篇题为《抹黑三改一拆企图何在》,文章气势汹汹地指出:“境外媒体假借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妄评中国内政,不过是他们的又一次拙劣表演。……敌对势力越是颠倒黑白,就越暴露其不良企图,越证明「三改一拆」符合发展大局;这一类的杂音噪音越喧嚣,我们就越要坚定主心骨,依法依规将依法拆违进行到底。”其文章风格如文革的社论,如北韩金氏王朝的檄文,夏宝龙倒是很适合担任中共驻平壤大使,一定能跟金三胖一见如故、把酒言欢。

 

夏宝龙为什麽要疯狂迫害基督教呢?甚至连官方控制下的三自教会都不放过?他并非著眼于宗教,乃是注目于权力。他一厢情愿地以为,他在浙江残酷打压基督教,他的强硬手段会受到习近平的赏识,由此具备在官场步步高陞的奠基石。殊不知,机关算尽太聪明,竹篮打水一场空。夏宝龙离任之际,浙江很多地方有民众和基督徒放鞭炮庆贺,浙江官场和民间亦有传说,夏宝龙可能面临调查和指控,他与若干腐败案件都脱不了干系。就在夏宝龙离任前夕,北京任命刘建超爲浙江纪委书记。刘是外交官出身,两千前出任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负责人、中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专职,副部长级)。刘空降浙江,是否专门爲清算夏宝龙?而浙江官方严厉打压关于夏宝龙离职的评论,更让人产生此地无银三百两之联想。长期直言不讳地批评夏宝龙的基督徒作家、人权活动人士昝爱宗,在日前遭警方传讯,威胁他不得就此事接受外媒访问。但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能让夏宝龙安全着陆吗?

 

替皇帝干过太多坏事的走卒,自古以来都没有好下场。武则天党政时的酷吏周兴残害无辜被举发,武则天命另一名酷吏来俊臣审理此案。来俊臣请周兴吃饭,来俊臣问:「囚犯如果硬是不认罪,该怎麽办才好?」周兴大笑说:「这太容易了,把犯人放到瓮裡,四周燃起炭火。」来俊臣派人找来一口大瓮,按照他出的主意用火围著烤,然后站起来说:「来某奉太后懿旨审查于你,请君入瓮吧!」周兴见大事不妙,磕头求饶。而俊臣与党羽撰成《罗织经》,专教人罗织罪名,且发明了不少枷锁,由最重至最轻各有名号,如「求破家」、「求即死」、「死猪愁」、「反是实」、「实同反」、「失魂胆」、「著即承」、「突地吼」、「喘不来」、「定百脉」等合共十个。它们令受刑者极为痛苦,而来俊臣由此拿到了政敌之「証供」。后来,来俊臣被太平公主扳倒,武则天「下诏弃市」,「国人无少长皆怨之,竟剐其肉,斯须尽矣」,武则天再下令将其全家处死弃市。

 

共产党时代,爲党爲领袖干葬活的酷吏、屠夫,同样一个都没有好下场。公安部长罗瑞卿在五十年代的镇反运动中杀人无数,后来却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成员,跳楼摔断腿。心狠手辣的特务头子康生,死掉之后骨灰还被移出八宝山,中央下发文件严词谴责,其遗孀受尽羞辱。天安门屠杀期间大开杀戒的军官王建平,虽然一度升任上将军衔的武警部队司令,在被调查后用筷子刺穿颈动脉自杀身亡。那么,夏宝龙的未来会比他们光明吗?

 

倘若夏宝龙知道六四时的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被共产党始乱终弃的下场,大约就不会那么卖力打压基督教了。当年,袁木在接受美国电视记者採访时表示,戒严部队在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他巧舌如簧地爲中共的屠杀辩护、掩饰,以为由此可以当上中宣部长。结果,他刚满六十就被发配到政协任常委,中共也不愿重用这种千夫所指的葬东西。

 

据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在回忆录中记载,在六四后不久,袁木的女儿到美国驻北京领事馆申请留学签证。签证官发现来者竟是袁木的女儿,故意大声问道:「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儿?我不敢相信这么讨厌美国、天天诋毁辱骂美国的袁木,会要他的女儿到美国留学。」袁木的女儿怯生生地说:「他是他,我是我。」当然,美国不搞株连制度,袁木的女儿还是得到了签证。

 

前几年,网上流传一张袁木在美国打高尔夫球的照片。有网民讽刺道:「这个人晚年居然在打高尔夫球,如此享受西方生活方式」,还指袁木所使用的铁杆为HONMA,「日本本间高尔夫出的世界名牌,全套十三支铁杆,加三支木杆和推杆,价值十万多人民币」。

 

久爲夏宝龙所苦的浙江民众,终于可以舒一口气并叹息说:别了,夏宝龙!至于夏宝龙在人大的闲职上能待多久,以后会不会有像袁木那样去美国打高尔夫球的自由;或者像此前先被调到人大任闲置、然后再锒铛入狱的前封疆大吏,如江西省委书记苏荣、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等人那样,成为习近平“选择性反腐”的牺牲品,大概夏宝龙自己心中也忐忑不安。圣经中说:“恶人却有祸了,他们必遭灾难,因为他们必按自己手所作的得报应。”。圣经《以斯帖记》中,波斯帝国的宰相哈曼企图屠杀犹太人,结果自己却掉进了先前挖设的陷阱之中,可耻地死去。圣经的故事不单单是历史,更是活生生的现实,浙江基督教会的梁恩惠长老用八个字言简意赅地预测了夏宝龙的未来:“哈曼一个,自我钉死。”

 

关键字: 余杰 宗教自由 杀手
文章点击数: 21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