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5/14/2017              

李姝云律师披露受酷刑经历 刘正清律师深夜遭传唤

709大抓捕:李姝云律师披露受酷刑经历 刘正清律师深夜遭传唤

 

20175143cc64f7b-27d9-464b-b4dd-46251b354acf.jpeg (622×467)

中国“709大抓捕案”获取保律师李姝云日前首次披露羁押期间,所受酷刑细节,引发外界关注。此外,广东律师刘正清再次受到警方传唤。

 

 

2015年“709大抓捕”行动中,北京锋锐(南充)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姝云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648,获取保候审。今年47日,李姝云接到了天津市公安局发出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

 

 

日前,李姝云在网上曝光了她在被关押9个月的时间里经历过的酷刑虐待。她写道:到现在我都不敢回头,不敢相信自己曾经在密不透风的充满甲醛味道的屋子里无声无息被软禁6个月,看守所的3个月更是恍惚艰难。9个月里我被管教提审辱骂,被罚站16个小时,被限制在凳子上7天一动不许动,被吃药7个月,和死刑犯头对头睡觉,半夜不定时的值夜班晕倒……

 

 

与李姝云相熟的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李姝云的父亲看到这些内容后痛哭崩溃,当局的做法毁了李姝云一家的正常生活,令人愤怒:

 

 

“李姝云跟我说,让我给她爸爸打个电话安慰她爸爸一下。她说:我实在安慰不了,他只要一想起就哭,恐惧。他爸爸现在的恐惧是没有办法的,他爸爸现在就是担心李姝云再被抓回去,遭遇酷刑。我一上午一直到现在,心情就平静不了,愤怒没法形容。这些人身份都是律师,律师被抓起来了,然后几乎每个人遭遇酷刑。为什么要用这种绝对没有人道的酷刑对待他们?你让他们认罪,他们能认出什么罪?”

 

 

在李和平获释后前去探望了他的野靖环告诉记者,探望期间她得悉李和平的右胳膊抬不起来。直到14日看到消息说,李和平曾连续15天被戴约束带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野靖环认为,中国的酷刑无法停止,当权者有莫大的责任。

 

 

此外,广东律师刘正清513日晚被警方传唤,至翌日才获释。

 

根据刘正清的妻子发布在社交平台的消息,刘正清13日晚11点多从办公室回到家没多久,接到一个电话急匆匆走了。过了近两小时后,刘正清回到家,但不久之后又再次出门。凌晨2点,他的妻子致电给他时,刘正清说,自己正在广州鱼珠派出所做笔录。514日上午,刘正清的妻子前往派出所找人。警方指,刘是被广州市公安局有关部门带走了解情况。

 

 

本台记者14日下午致电刘正清律师,他告诉记者,自己刚刚回家,传唤主要是关于北京的一些敏感案件,其他不便多谈。

 

 

记者:“他们传唤您做什么?”

 

 

刘正清:“主要是北京一些敏感案子,一些敏感事,说北京最近开一带一路。从(13日晚)11点搞到凌晨4点多。我刚回来,下午才回来。”

 

 

记者:“他们传唤的名义是什么?有没有给传唤证?”

 

 

刘正清:“没有,都没有,只是口头传唤。”

 

 

刘正清律师和陈建刚律师同为谢阳的代理律师,曾在网上公开曝光谢阳遭受酷刑虐待的情况。今年53日,陈建刚一家与朋友前往云南旅游时,被警方拦截强行送回北京。

 

 

709律师李姝云揭酷刑 披露被迫服药

 

 
2017514image(2).jpg (620×447)
 

709被捕律师李姝云()于前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带走,其后羁押9个月;于2017513,打破取保后的缄默,()披露被羁押期间受到酷刑及被强迫服用不知名的药物。(维权人士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曾被捕的709律师李姝云,首次打破取保后的缄默,在社交媒体上披露被羁押期间的酷刑遭遇,成为有力的佐证,其中更提到亦曾被迫服用不知名药物。有维权律师希望,709案强迫用药事件受到国际的关注。(吴亦桐 / 黄思霖 报道)

 

李姝云是涉及709案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前实习律师,在取保1年多之后,她周六(13日)晚在社交网揭开酷刑经历。她回顾在密不透风的场所被秘密监居6个月,而在看守所的3个月期间则遭受非人虐待,包括辱駡,长时间罚站和固定姿势,与死囚同监以加重恐惧感等。

 

其中李姝云更重点提及被迫服用不知名药物,这种药导致肌肉酸痛、精神低迷等。李姝云和她的家人未能接受本台采访,其父亲因受到国保长期威胁变得惊恐,要求李姝云删除酷刑经历。但有关消息已经在网络上传,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国际人权服务社等机构,关注到事件。

 

旅美法学学者滕彪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709案中被喂服不知名药物情况是普遍存在,这一种酷刑模式应该被国际重视。

 

滕彪说:今天才看到李姝云律师勇敢的站出来,披露她在被关押的9个多月的时间,所遭受酷刑的情况,尤其是强迫服药的情况应该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最近像李春富、李和平和其他的709律师出来都反映有服药的情况,不明的药物对身体、对精神是非常有害的。中共用精神药物或是用精神病院强制收容办法来对付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但是这种情况还没有引起国际社会足够的重视。

 

维权律师卢思位亦在向本台表示,应该提请中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有关事件。

 

卢思位说:这是个非常大的事情,是某个办案机关、地方势力的个案?还是整个中国普遍性的、或者说是高层默许的酷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查清,会湮没在这种体制之中。应该要求人大,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这个事情。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早前接受本台访问时亦督促国际成立调查组来调查;而长期致力于中国精神病立法的律师黄雪涛在网上发表评论:指非自愿治疗就是1种酷刑,最近几年被联合国反酷刑条约列为酷刑手段。国际人权服务社将会在6月召开的联合国会议上,要求人权理事国和观察国作出回应。

 

刚在周二(9日)获释回家的709律师李和平,曾被办案人员以治疗高血压为名,强迫灌食药物,李和平妻子王峭岭早前对本台透露,这种药物导致李和平肌肉疼痛、胳膊无法抬起、眼睛剧痛、视力受影响等;另1位在112获取保回家的709律师李春富,被确诊为精神分裂,他透露曾被喂服不知名药物,外界普遍怀疑他的精神病与药物有关;谢阳妻子陈桂秋日前发表声明,认为丈夫现时行为举止异常,强烈质疑是被国保用药。

 

天津警方在2015710,以涉嫌“寻衅滋事”将李姝云从北京带走,其后秘密监居6个月。到201618,李姝云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同年48获得取保。至今年47,取保解除。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酷刑 刘正清
文章点击数: 107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