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6/2017              

明镜:中国命运不应指望在领袖身上而应着眼于制度——评辛子陵的文章

作者: 明镜


2017515lingxiu.jpg (393×156)

没有民主的社会主义(网络图片)

 

 


 

有朋友传来辛子陵先生的一篇文章,题为“习近平主张联美走欧盟道路”,发表于2017年4月1日的“开放网上”。

 

笔者无意整体评价全文,但要对文中的几个主要问题和观点提出质疑和商榷。

 

第一,习近平否定了共产主义。

 

文章说:“在意识形态上,习近平尊重恩格斯的意见,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他了解中国现在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知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完全失去了感召力和凝聚力……尤其是苏联彻底崩溃之后,共产主义几乎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共产主义在一些国家的糟糕实践,为反对者提供了有利且有力的证据。这些糟糕实践中最糟糕的是毛泽东的公社化、大跃进运动,饿死了3755.8万人。习近平畅快淋漓地批了[共产主义],在意识形态上破局……为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奠基。”

 

首先我要肯定地说,如果习近平真像辛先生所讲述的,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特别承认毛泽东的公社化、大跃进运动是共产主义的最糟糕的实践,饿死3755.8万人这样的事实,他可真是表里一致地否定了共产主义。作为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具有如此深怀坦荡和深刻的洞察力,当然是中国人的大幸!

 

问题在于中国人包括笔者并没有看到习近平在何时何地对何人说过这样的话,表述过这样的观点,媒体也没有转述过他这样的说法,相反,我们只通过媒体(党的喉舌)看到他就苏共垮台之时,怒斥苏联当时怎么没有一个好男儿站出来阻止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对苏联共产主义政权的推倒行动,我们更明白无误地看到和听到他说,既不能拿前三十年的成就来否定后三十年的改革,更不能拿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成绩来否定前三十年的伟大成就。

 

凭这两点,笔者就很难相信习近平果如辛子陵说的那样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因为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人的行动才是真实的伟大的否定共产主义的行动,而习近平却斥责怎么没有一个好男儿去制止这样的行动,这怎么能证明他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呢?既然说毛泽东的公社化、大跃进是共产主义的最糟糕的实践,而这种实践又与邓小平的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根本对立的,前者几乎毁灭了中国,后者则大大振兴了中国,有益于大多数中国人,而后者实质上否定了前者。习近平却公开说不能拿后者否定前者,这又怎能相信习近平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呢?

再说,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共产主义的最本质的内容是人类社会经济和财产的公有化,完全消灭私有制。毛泽东的公社化、大跃进正是这样实践的,而习近平直到现在仍坚持以国有制(公有制)为主导的中国经济体制,坚持国进民退,坚持权力对经济的干预和主导,不仅以各种自制自定的法律和罪名把一些私营企业家关起来,甚至残忍地杀害私营企业家。2013年通过所谓法庭审判,判处湖南民营企业家曾成杰死刑,一年后秘密处决就是铁证。

 

2017年3月,又公开宣布将以民营为主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万科股份有限公司收归国有。迫使许多民营企业家或移民外国或转向国外投资发展。这也能证明习近平否定了共产主义而不是顽固坚持共产主义吗?

 

第二,习近平是中国民主社会主义的奠基人

 

辛先生的文章说:“习近平是举着民主宪政的旗帜登上政治舞台的,将政治改革摆在了重要地位。他服鹰马克思恩格斯遗教……彻底脱离建国后毛泽东定型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党国体制,实施完整的民主社会主义政纲。他将民主社会主义提升为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并引进中国……习近平是中国民主社会主义奠基人。”

 

笔者也是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和理念的拥护者和赞赏者,如果习近平真如辛先生所说的,服鹰马克思恩格斯遗教(恩格斯晚年提出了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和理念,伯恩斯坦等人继承和发展了恩格斯的这一理念),要在中国实施完整的民主社会主义政纲,这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绝对是极大的好事和幸事!我要为之振臂高呼!

问题又在于,从习近平2012年登上中国最高领导岗位以来,我们并没有看到习近平要在中国完整实施民主社会主义政纲的任何迹象,哪怕只言片语也没有。

据辛文在“作者提要”中说,“中国将来像欧盟那样实行民主社会主义,组织人类命运共同体,2049年很可能出现第二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亚盟”。这是说,习近平的民主社会主义政纲将在2049年以欧盟模式为样本,以亚盟(亚洲联盟)的形式体现出来。

 

但我对辛先生的这些介绍仍持怀疑心态。

 

对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和理念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恩格斯在晚年(19世纪末期)已看出当时的资本主义尚处发展上升期,无产阶级要想以武力和暴力从资本阶级手中夺取政权是不可能的,而且当时的资本主义民主自由正在发展上升期,无产阶级也不需要通过暴力和武力来夺取政权,极有可能通过资产阶级确立的一人一票选举制来掌握政权或分享政权;而掌握政权后也不需要通过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一党专政)来建设社会主义,有可能通过掌握议会多数席位,用立法手段逐步实现社会主义纲领。即社会主义是可以通过议会和平过渡手段而不需要继续进行阶级斗争,用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手段来实现。这就是真实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和理念。

 

因为恩格斯在1895年去世,在欧洲真正发展和初步实践这一理论的是德国人们伯恩斯坦和考茨基。而后起的列宁却严厉斥责伯恩斯坦、考茨基等人为修正主义,在俄国坚持实行武装夺取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残酷的无产阶级专政,继续用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手段来巩固无产阶级的一党专政。

 

恩格斯和伯恩斯坦的民主社会主义概念首先是要民主,通过民主途径来实现社会主义;其次是不搞阶级斗争特别是不用暴力和武力来消灭另一些不顺从的阶级和政治势力。而民主则意味着所有人都有对国家和社会事务当家作主和参与管理的权利,也即所有人都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而无所谓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之分。

 

总之,民主社会主义是先有民主,后有社会主义,民主在前,社会主义在后。

在这两个前提下,民主社会主义当然不是只准实行公有制,不准实行私有制,相反,它是以私有制为主导的每个人都享有充分自由的社会。众所周知,瑞典是当今世界最典型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富裕最自由最幸福的国家之一。它的全体国民,从摇篮到坟墓都由政府包起来。而它的经济制度却是以大垄断资本家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所有制。

 

如此,我要请问辛先生,习近平会主张在中国实施这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吗?他愿意与伯恩斯坦、考茨基这些修正主义始祖为伍吗?愿意首先在中国实行民主特别是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吗?愿意主动放弃60多年来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统治权吗?愿意听任私有制有在中国的发展吗?特别愿意立即归还几亿农民被剥夺的土地所有权吗?愿意让全体中国人享有充分的自由吗?特别愿意放弃共产党对所有中国人在各个领域,首先是思想、言论、新闻、信息等领域的严格管控吗?更不要说以所谓“非法集资罪”、“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等罪名来严惩民营企业家和政治界异见人士的那些权力了,等等,等等。

 

如果辛先生能保证他都会这样做,我相信,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数中国人都会为之三呼万岁!永志不忘!

 

但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做!不相信他能够这样做!而如果他现在或将来不这样做(即使做不到也不要紧),那就不应当说他会完整地施行民主社会主义政纲,更不应当称他是中国民主社会主义奠基人。

 

从他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四年多的实践中,人们更看不出他有实行民主社会主义政纲的任何意图和迹象。相反,他的言行几乎完全与民主社会主义理念背道而驰。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首先要讲民主,搞民主,没有这个前提就不可能叫民主社会主义。但我们却从未听到过习近平上台以后讲过一句半句民主的话,只听到和看到他的一系列的反民主自由的言论和措施,我甚至觉得他连民主的真正涵义也未必了解,而是满脑子的如何抓权、集权、施威、整人,不准这个、限制那个,等等。

 

我想大多数国人都对他上台几年来的言行看得很清楚,用不着再来列举他的一系列反民主自由的言论和措施,倒是辛子陵先生应该列举习近平这位中国民主社会主义奠基人说了哪些符合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的话,采取了哪些体现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的措施,来证明他的确是中国民主社会主义的奠基人。仅仅对他作如此伟大的定论,而没有一系列事实来证明这一定论,是绝对不能令人信服的,说不定还可能落个欺人之谈!

 

人们不要以为民主社会主义这顶帽子是好带的,可以任意送给任何人。想当年,伯恩斯坦为了发展和推行民主社会主义理论,被列宁、毛泽东等左爷们带上修正主义始祖的帽子,考茨基更被列宁等人带上革命叛徒的帽子。即使一个多世纪以后的今天,要想带上这个桂冠,仍然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几年以前,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谢蹈撰文,提议中国应该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就遭到国内左派学阀和政客的猛烈抨击和围剿,痛斥他是党和社会主义的叛徒,要把中国引向邪路。

何况,民主社会主义同传统的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社会主义理念,本质上是格格不入的,根本对立的,并非有人想搞民主社会主义就能轻易搞成民主社会主义的。尤其是那些一生受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和理念薰陶,获得巨大政治和经济利益的人,要他们一下转型民主社会主义几乎是不可能的。而那些缺乏深厚的文化教育功底和较高的政治思想理论水平的人,则更不容易接受这种本质上的转型。而当年的伯恩斯坦和考茨基却是这样的人物,所以才成了民主社会主义理论的创始人和积极的推动者。

 

斯大林、毛泽东等人之所以成为顽固的僵化的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的实施者,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人,恰恰是他们缺乏伯、考两人那样的知识文化背景。而1917年俄国革命中的托洛茨基、布哈林等人,如果不被斯大林早日除掉,倒很有可能转变为民主社会主义者,列宁的老师普列诺夫实际上已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早就反对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由此,我不得不指出,辛先生把中国当今的最高统治者定论为中国民主社会主义奠基人实在有点唐突,缺乏根据和说服力。它将起误导和迷惑中国人的不良作用。

虽然,我现在不敢、不能、也不应该断言辛先生的豪睹必然失败,但仍然相信我的胜算要大于不当预判。

 

第三,有他们三位领袖人物——党垮不了,中国垮不了。

 

辛先生在文章中说,目前的中国,“有他们三位领袖人物(指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和一批……在,党垮不了,中国垮不了……通过19大,他们将带出一代清官、一代能臣、一代公仆……恢复党的民主性和人民性。”

 

首先要指出,这段话绝对体现了辛先生的良苦用心和美好愿望,笔者也期望和祝愿有如此美好前景!

 

但我又不得不严肃指出,辛先生将一个如此庞大的国家、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人口大国的14亿人民的命运的改善仅仅寄托在三个领袖人物的良好品格和英明领导上,是绝对错误的认识和错误的引导。

 

1、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国家,仅仅由两三个领袖人物的引领,就可改善全体国民的命运,即使他们多么伟大、善良、正确!相反,任何不受监督的伟大领袖,更多的是给国民带来灾难和痛苦!

 

2、人类社会的发展证明,只有好的或比较好的制度才对改善人类的命运起决定性作用。而制度的好坏则取决于制度存续时间的长短。这里只拿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比较下就可以了。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存续了一千年以上,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存续了100年,而其中大部分国家又回到了资本主义制度,剩存的三四个国家也不得不在考虑转型。辛先生说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正考虑从现存的传统社会主义向民主社会主义(实为资本主义)转型就是证明。

 

这也证明,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更能适合改善人类的命运,资本主义制度优于社会主义主义制度。辛先生的错误,就错在把14亿中国人的命运的改善仅仅寄托在三个领袖人物的引领上,而不是寄托在改变制度上。具体说,中国当前贪腐之严重,终极根源在于不受外力监督和限制的一党专政制度上,不受监督和限制的大权独揽和权力滥用上。不改变这种制度,任何圣人、贤人、能人、清官也刹不住贪污受贿之风、行贿之风,甚至也阻止不了领袖本人成为大贪污犯。这已被古今中外无数铁的事实所证实。

 

自毛泽东统治以来的60多年里,中国赵家人统治集团中不乏辛先生所说的三位领袖式的人物,但他们谁也没能阻止中国官员贪腐现象的恶劣发展。这种现象不是被阻止和减弱,而是越来越严重,直至发展成为世界最严重的贪腐国家。这就证明,贪腐严重的现象主要不是官员变坏促成的,而是坏的制度滋养出来的。

 

辛先生把中国人命运的改善寄托在所谓三位领袖人物身上,既反映了他的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唯心论,更反映了他对中国贪腐严重的深层原因缺乏根本的认识。

 

辛先生的文章谈了很多联合美国的话,这主要涉及治国策略,外交方针问题,与本文主题关系不紧密,恕不多谈。但应该指出一点,中美两国的制度和价值观是根本对立的,水火不相容的,彼此之间是谁战胜谁的问题,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真实的联合。如果中国不改变制度,不与美国制度趋同,中美最终必有一战(不一定打仗),一决胜负。目前的所谓联美只是策略和计谋,有不能言的苦衷,只是以退为进,以守为攻而已。

 

2017年4月15日    




 

 

关键字: 明镜 辛子陵
文章点击数: 1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