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 】  时间: 5/17/2017              

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的子女受株连上学被拒

20175172017516webwxgetmsgimg(6).jpg (640×1136)

 

香港 在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709抓捕案,因李和平和谢阳两位律师庭审以及传出多人在押期间被强迫吃药而再度成为焦点之际,有消息说,因爆料谢阳酷刑而遭官方多方打压的北京律师陈建刚的孩子上学被学校拒绝。学校老师称是接到派出所通知不让录取。

 

网上传播的微信截图显示,一位学校招生老师告诉陈建刚律师的妻子,派出所通知学校不让接收她的儿子,学校通知了该校招生办,招生办老师再将拒收消息告知陈建刚的妻子。招生老师表示,学校曾询问派出所具体原因,但派出所不说。招生老师称,觉得很奇怪,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陈建刚律师的妻子邹少梅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对于孩子上学受到派出所的干预感到非常惊讶,也很生气,这种侵害孩子上学权利的事情,在任何地方都不应发生。

 

邹少梅:“我是很惊讶的,因为我去咨询了一次那个学校,觉得应该就是在那个学校上学了,所以打电话给了那个学校招生处的那个老师,还咨询她有关那个手续应该怎么办。然后到了第二天,昨天她就跟我说,派出所通知学校不接收我们孩子。听到之后我是感觉到很惊讶、很生气。”

 

记者:“您担心其他学校也会受到警方这种压力吗?”

 

邹少梅:“其他学校现在暂时不知道。我们的资料、证件,所有都是齐全的,即便上公立学校的话都是齐全的。现在就不知道公立学校会不会也不让我们上,因为从今天开始就是要审文件的时候了,我还没去审。不只我们了,之前都有律师朋友的孩子都是这样的。然后轮到我身上,我也觉得挺惊讶、挺生气的。”

 

陈建刚律师7岁的孩子上学受到干扰,令许多维权律师和网友非常愤怒。有律师表示,陈建刚披露709抓捕案湖南维权律师谢阳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之后,先是全家旅游时被控制,然后是孩子上学被捣乱,真是无法用人类的思维来评价。

 

还有网友讽刺说,难道“依法治国”是从禁止“反革命”的子弟上学开始?株连九族那一套还在现代社会继续进行吗?

 

此前有报道说,目前仍然毫无音信的在押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儿子、近期刚被判三缓四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师的女儿,近一两年在注册上幼儿园或学校是受到有关当局干预,无奈只能在家自学。

 

自从湖南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与刘正清在长沙二看会见谢阳几次,并对外详尽披露谢阳曾遭酷刑的会见笔录后,两位律师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尤其是陈建刚。陈建刚近几个月来受到当局的严厉限制,被多次约谈,所在律所被整顿,代理过案件的所有具体情况被查阅,被禁止会见和强迫中止为谢阳辩护等等。在巨大压力之下,陈建刚表示将“休息”半年,停止办案。

 

此外,陈建刚一家及其友人,53日下午在云南景洪旅游被当地警方带走。陈建刚的妻子和孩子54离开派出所搭机返回北京,陈建刚本人在3名北京警察“陪伴”下,驱车多日才返回北京。

 

感觉到危险的陈建刚律师33发表声明,强调所作的一切并没有犯罪,同时不会自杀,如果出现意外,绝对是他杀。

 

另外,居住在广州的刘正清律师,513日晚11被广州国保带走,主要就近期一些敏感案件和一些敏感事件被传唤和警告。刘正清证实星期天下午才回到家中。

 

有网友表示,包括陈建刚在内的许多人权律师多年来一直代理敏感案件,为众多民主、异见、维权人士、访民、信徒等提供法律服务,成为制约当局的力量。媒体报道的许多维权律师家人在租房、孩子上学等方面遇到的刁难,恰恰凸显人权律师的执业困境以及个人风险。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陈建刚
文章点击数: 94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