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6/19/2017              

陈永苗:郭文贵与键盘侠

作者: 陈永苗

这种还没开始,就可以看到结果的事情,不值得激动。这个就像有人天天往妓院跑,带个套,还想抱个孩子回来。

 

要是郭文贵组个军队,见贪官杀,杀掉捏着贪官子女,我就可以认真对待他。我对暴力以下的文斗已经没兴趣了。要武斗不要文斗。

 

翻开中共党史,那一次重大调整不是铁血政变为基础的?例如抓捕76四人帮,镇压89。有血腥味之后再说。哪一年薄熙来出事,揭露出来的政变计划是网上攻击习。我看了哈哈大笑。

 

混迹网络这么多年了,不会还把网络当做奇迹发生的地方,网络对经济有奇迹,对政治没有。政治的逻辑依旧,该由血腥推动就由血腥推动。

 

民主是人界的事情,不是狗界的事情。狗咬狗除非都让狗死光了。如果是为了一只狗咬另外一只,那么还在狗界。

 

参与反腐败,就是把自己当做狗。一时做狗也无所谓。当长时间做狗,就不知道自己是人是狗了。都已经被共党赶到海外了,还冒充党内民主派,推进共党改革。反腐败明明是狗咬狗内斗,就不会找个更高位格参与,而把自己变成狗,也汪汪汪进去。

 

王岐山被郭文贵坏了战略的话,下面的反腐力度就不行了,就没法造出更多的郭。如果有更多的郭跳出来,那么郭的意义会大很多。郭是走自己的路,让后来的郭无路可走。

 

王健林在哈佛大学当过郭文贵,放过习家一炮,结果握手言和。恐怕就有郭一幕,就禁演了。

 

总之这类事情很吊诡。站在那一边都是错。被陷进共党框架的,其所主张的价值,都是相对的,有毒的,有巨大负面的。郭文贵的反腐模式,作为中共体制的反噬和必然报应,与中共之间有着相生相克的关系,站在郭文贵一边,一样在中共体制之内。

 

法律与证据确凿,在平等主体之间,是很有力的。在不平等主体之间,是没什么太大力气的。因此郭文贵的爆料,要成为相对平等的高层内斗工具,就必须有比较充分确凿的证据。不能光是一张嘴,一个图表。

 

普通官员对郭的态度,是空口说白话。郭对官僚集团,并没有太大压力。郭的动员力,在于民逗集团和朝三暮四的猴子中间。

 

党组织不紧张,组织的高级构成人员紧张了。但请注意,翻看党史,以及看看阿伦特关于极权主义运动的表述,人员组成是不重要的可以换的,组织是个空心的洋葱,组织的自我存在与高层的人员是谁,是可以切割的。

 

反腐败是改革时代的文革,拿着文革的经验来看,郭一样在搞文革,发动了键盘党群众搞文革。但是比文革不如的是,文革是上街,是运动,是流血,是政治的。而反腐败是体制内的。这个体制内意味着绝对不可能成为文革那样发动群众进入政治。需知道口炮与键盘侠,实际上是没有政治力量的,只有被利用的正能量。

 

问题是他做的事情,虽然共党的历史上,史无前例,但拿着历史经验判断,达不到我们要的目的高度。所以我们要批评该事件带来的巫术崇拜。所有的都是围绕着达不到目标,包括诛心他的动机,人品。

关键字: 陈永苗 郭文贵
文章点击数: 16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