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6/21/2017              

陈永苗:魔鬼世界的英雄观

作者: 陈永苗

儒家宪政的杜钢建秋风从宪政主义开始。立宪无门,就开始鬼画符。从制度转文化是第一步,之后就魔化,群魔乱舞。

 

变为儒家宪政之后的核心价值观,与巫术无二。身份建构,自我神话,跳大神,说预言。

 

成为儒家,是宪政主义者的一次旷野试探式沉沦。法西斯心理是行动受屡挫折而绝望之后投射希望,移情机制。立场,身份建构,投射都是行动不能之后的替代品。魏玛民国晚期,知识界和舆论界巫术神秘主义横行,也是与行动无能有关,心理压力的积累,导致希特勒“救世主”的出现。

 

在中国,对当下不满,要求改变是全民共识,即使最维稳的,五毛党,也与过去完全保守现状不同,他们说的是在党的领导下,慢慢寻求改变。党的领导是前提,慢慢改变可以是“中国梦”。王岐山让人读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就在于不能真的政改否则引起革命。也就是说即使维稳,也不能是僵化,维稳的根基必须扎在变化之上。即使是如薄熙来那样往左转,也是寻求对改革现状不满的改变。维稳时代的主题词是“改变”。然而改变的出路在于何方,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身份给出不同的方案,群魔乱舞,理性与神秘主义并存。今日不可忍受,但明日如何高度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明日也不好说。

 

各种纷纭冲突的主义,都在保证自己是出路,但是清楚地有两条线,一条是哲学上的,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另外一条是政治的,到底是“党外无出路”,教会之外无救恩,还是出路在民间,共党之内无出路,党内路径必死路一条。不管多么标榜自己独立的知识分子,都要遭遇是否想卖货共党家的事情,秋风就是这样的例子,最近几年把自己往中南海城墙上帖。出路与“怎么办”,这才是分歧的十字路口。两条线交叉成十字路口。“党外无出路”肯定非理性的,但民间立场理性与非理性并存。

 

当纠结纠缠在出路和“怎么办”上,入魅和神秘主义变为非常容易。当民运人士去遭遇“怎么办”时,去行动时,很容易再次魔化,陷入对毛的政治能力和毛式权柄的再发现。过去抛弃的,以行动的眼光来看,就发现是个大宝藏,而且大部分人熟悉方便在手。就像很多民营企业家信奉自由主义,但在企业管理和商场战争,很容易回归崇拜毛。当我们把追寻的轨道扳到“怎么办”层次,就会发现知识上的客观理性,变为很政治幼稚。当坚持客观理性的知识立场,渗透介入政治和公共领域时,就立即由“知识理性”变为“非理性”,只能强调以师道尊严或者收买以利益地位,没有个知识性地位,你很难在公共领域中坚持“知识理性”,不是个知名教授公知,你讲的很真相,自己也坚持不了。所以对“怎么办”层面,要有政治理性主义,不能放任偶像崇拜,要有自觉之心。维权是一种行动。郭文贵式反腐败是一种行动,行动优先,“伟大”行动,是在回应“怎么办”问题。至少抚慰了破局焦虑症。至少可以像义和团“红灯照”那样相信自己刀枪不入,雄赳赳气昂昂地朝机关枪枪口扑过去。

 

郭文贵风暴倒是符合我两三年前写的文章《从党内文革到革命》所描述的路线,只是党内文革阶段我们合适参与进去吗?参与进去会不会被漩涡吃掉,挣脱不出来?郭伯雄徐才厚出事之前,反腐败当局先拿女星汤灿下手作为突破,何频的明镜网首先在境外披露,我看到后手闲,转到当时的新浪微博,后来就看到国内官媒各种媒体都说是我首发披露,连各地的手机报都这么说。再到后来有海外媒体要采访,我一概拒绝。我就一手闲无聊做了“出口转内销”,觉得自己小人物一枚,卷进大风暴是找死,还有不符合自己的一贯的理念底线。对郭文贵破局的渴望投射是可以理解的,说成伟大无比的行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弄假成真也是好的,但支持郭文贵不应该道德绑架,允许很多人做看客,甚至对郭文贵质疑。

 

舆论界的英雄观是比较好玩的,郭美美炫富,造成全面怒潮,结果红十字会栽了,很奇怪,郭美美成了英雄。难道郭美美不是与红十字会一体的吗?薄熙来打黑,抓了黑社会的,薄熙来是大恶,黑社会是小恶,为了打击大恶,就把小恶当做好人英雄。国民党是小的专制政党,共党是大的专制政党,为了反对共党就把国民党美化为天仙一样。林彪儿子林立果刺杀毛,也被当做民主启蒙人士。

 

这种道德相对主义的魔术,善恶转换,把小恶装扮为大善,却打着好人坏人二分之道德绝对主义旗帜。

 

应该叫做恶魔世界的英雄观吧。有的时候越恶,越屠杀,越是英雄。例如毛。有的时候,以魔制魔,相比较,把较小魔鬼价值重估,美化为英雄,来遏制大恶魔。

 

两只老虎之间搏斗,羊们就只能屈从于其中一只。其屈从的方式,就是美化崇拜。

 

邓小平和胡耀邦赵紫阳龙虎斗,胡赵利用民间,结果为了打击邓,把胡赵美化得美女一样。为了突出中共黑暗,把民国的逆贼残害过地主的林昭当做圣女。羊们就不会自己为城,非得在老虎之间挑一个磕头不可。

 

共党建党以来,内部的厮杀,内部的权力斗争,如果树那么英雄的话,毛泽东对刘少奇发动文革也是英雄。党史中不知道有多少伟大英雄。薄熙来挑战习,就不英雄了?王立军挑战薄熙来,就不英雄了?

 

秋风的问题是时代疾病,可见研究敌基督的政治神学的重要性。模仿基督反对基督篡夺权柄,从康有为儒教开始。。非基运动是认为康有为儒家学习基督教未能成功而抛弃学习基督教,采取另外方式,也是敌基督。。国共二党是敌基督教会。

 

敌基督也能彰显耶稣为王,上帝把世间权柄交到耶稣手中。因为耶稣诞生新纪元之后,异教复兴,巫术迷信等等试图统治时,就只能模仿耶稣反对耶稣篡夺耶稣的权柄。很多转为儒家宪政的,亲口对我承认过,他的底子是基督教自由主义的。而当以俯视的,以超越日常的态度(当基督教宪政已成或要成为主流时,就变为日常性)自我建构自我神话时,需把道德超越化获得真理感,也就是高于世俗的“伪神”位格。

 

 

 

 

关键字: 陈永苗 魔鬼 秋风
文章点击数: 17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