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7/2017              

茆家升:暴力土改给乡村生态道德传统的危害——暴力土改论述之二

作者: 茆家升


 

2017714baoli.jpg (240×180)

暴力土改斗地主(网络图片)

 

  

 

1,暴力土改的严重的恶果,首先是人为的制造阶级对立,开新一轮百年大动荡的先河。

 

如果说五四运动的前一百年,中国的大动荡,主要因为承袭数千年帝制的奴役与桎梏,落后挨打,造成民不聊生。那么自阶级斗争和消灭私有制的歪理邪说传入,中国又已开始陷入新一轮的近百年大动乱。而这一轮的大动乱,正是从暴力土改发端。暴力土改是消灭私有制与阶级斗争的硕大试验场,是继后种种灾难的原点。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成功,结束了延绵数千年的帝王统治。接着新文化运动兴起,西学东渐,普世价值逐渐被中国有识的知识分子接受并传播。其核心内容是民主政治丶自由的思想与保障人权。而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各级政府丶直至国家首脑皆由选举产生,从此结束政权更迭时血风腥风的暴力争夺, 百姓们可以免遭涂炭。虽然中国经历了数千年的封建统治,也包括儒家学说三纲五常的毒害, 民主意识缺乏。但是正如孙中山倡导的, 世界潮流, 浩浩荡荡; 顺之者昌, 逆之者亡。中国要复兴, 要繁荣富强, 只有走民主宪政之路, 别无他途。中国终于在民主启蒙的路上, 艰难起步了。

 

中华民国建立之后, 国家一时未曾安宁, 从军阀混战到南北政府对峙, 虽说是个乱局, 但孙中山对于民主的高蹈梦想, 从来没有真正被挑战, 被推翻。孙先生开始组建的民主政府,尽管历经磨难,以后 还能在台湾浴火中新生,终于实现了民主宪政,这是后话了。

 

而正在开局的混乱之中, 那股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之风, 打着均贫富,为贫苦人谋福利的旗号,却乘虚乘乱而入了。

 

那么这股邪风, 又是如何能打乱中国民主宪政之路呢?还得从苏联建国说起。俄国的封建专制制度,也是绵延多年, 其中也经历了多次诸如十二月党人起义这样的革命斗争,却 屡经失败。直到1917年一个叫列宁的人,与魔鬼结盟,从德国皇帝威亷二世那里得到两千六百万帝国马克, 约合当今七千五百万欧元的资金与枪弹的援助,一举击溃了沙皇罗曼诺夫王朝, 也推翻了主张民主自由的克伦斯基临时政府。(见凤凰资讯《列宁: 靠德国皇帝资助发动‘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为世界人民描绘了人间天堂的理想,却建立了历史上罕见的,以古拉格群岛为代表的人间地狱。最后正如普列汉诺夫在《政治遗嘱》 中所预言的“将像纸牌搭成的小房子一样坍塌” , 而且几乎没有干部站出来为党抗争。这也是后话了。

 

回过头来还是说说中国的事。1921年成立的中共,就远没有列宁的布尔什维克那么幸运了。隔三差五领来的一点卢布, 和两千六百万帝国马克相比, 只能是毛毛雨。两手空空,那命还怎么革?这也不能责怪苏联老大哥, 他们建国不久,处处缺钱,正在屠杀富农, 收缴农民粮食,疯狂逼粮逼钱哩,哪有那么多余资支援你们。

 

不过真金白银少一点不要紧, 我们可以向你们提供更宝贵的精神财富, 那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马列主义呀!说得更具体点的就是,你们可以根据阶级斗争和消灭私有制的学说,通过暴力手段, 在自己的国民身上取得财富呀!是呀, 怎么不是呢?中国几千年皇权统治,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从来就没有过私人财产保护法,谁的拳头硬,财产就是谁的;马列主义还告诉我们,谁最能蒙蔽老百姓, 最能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就可以把别人的财产弄成自己的。君不见当下,还有一些高官,依然在重弹什么不搞私有制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过如果认真查一下这些唱高调的人,有谁不是贪腐的大鳄?如若不信,请 把你的财产晒一晒, 看看有多少是你们的合法收入?

 

所谓消灭私有制的实质, 就是消灭你有制成为我有制; 所谓暴力革命, 实质也就两个字:掠夺!而把这种歪理邪说,推上指导思想的宝座,并以它来指导革命,那中国还会安宁吗?从辛亥革命到新文化运动开启的民主宪政之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2,“痞子运动”的直接恶果,在乡村是地痞流氓二流子懒汉当道。

 

对这一点毛泽东并不讳言,他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公开说:“事实上,贫农领袖中,从前虽有些确是有缺点的,但是现在多数都变好了。------贫农领袖百人中八十五人都变得很好,只有百分之十五,尚有些不良习惯。”(《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19至20页)究竟这些痞子之中,是不是真的可能有85%的人能变好,这是要大大打个问号的。试想这一批痞子懒惰成性,靠的就是无法无天流氓手段起家,一旦得到好处食髄知味了,怎么可能反而变得勤劳文明起来。当然不排除其中的一些小知识份子,出于良知或有一点长远眼光者,会有一些收敛与修正,做事讲一些理性与文明。但相当多的人,还是痞性难改,甚至引以为荣的。乡村如此,城市里也就略好一点。由于毛泽东肆意打击迫害知识分子,说什么“知识越多越反动”,“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毛时代已是全民粗鄙化了。以至有像陈永贵这样货真价实的二鬼子文盲,居然能当上副总理,人称“文盲首相”,留下千古笑柄。

 

这里转一个帖子,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经济学博士程晓农先生的一次谈话的部分内容。看看他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尽管他的观点我不尽赞同。程博士谈话内容很广泛,只摘录其中一节。

 

“国殇60年 ,中国经济评述”(上)                

 

主持人:提到这个前30年、后30年,它后30年等于回到原点。经济制度回到原点,但是我觉得掌握资本的这些人其实是完全是一个大调个。

 

程博士:讲到这里,要看到中国这场天翻地覆的革命到底带来了什么?结论其实也很简单,它只是把原来的统治阶级推翻了,把原来这些流离在社会底层的一些个想造反的一些小文人,一些地痞,说的好听点是造反者,说的难听点就是一群土匪地痞,吸收到所谓革命的队伍中,成为革命的骨干,最后这批人掌了权力,取而代之成了新的统治阶级。

  

现在是他们的子孙辈在中国统治着,在中国成为亿万富翁。所以,革命不过就是换一批人发财而已,这批新发财的人更糟糕!过去历史上的士绅阶级还有点所谓知书达礼,还有一点伦理。今天中国的统治阶级——共产党的精英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文化层次比历史上历代的官僚还要差。因为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官僚队伍如此的吃喝嫖赌到现在这种程度。如果用“腐化”形容,那么今天中国共产党官僚的腐化程度,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如果硬要讲只有中国模式,那么就是说中国模式一个重要特点是,他造就了一批红色贵族,一批腐化的登峰造极的红色贵族,这就是中国特色。我不相信全世界会很欣赏这样一个东西,会认为这套模式应该在世界各国推广。50年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是国家机器与官僚。

                   

3,农村大动乱必然导致生产力的大破坏,对农业资源的大掠夺, 和生存环境的大破坏。

 

中国自井田制之后,土地基本上私有化了。虽然这种私有制,极其脆弱,握有大权的统治者,随时可以以各种名义征用、覇占,但常态下农民还是有土地使用权的。中国没有俄罗斯和欧洲那样的大庄园主,为庄园主耕作的是农奴,没有人身自由。而中国相对来说都在自家的土地上干活,就是雇农佃户长工,也是依赖土地为生,他们人身是自由的,他们还可以选择东家。既然都依赖土地生存,就必须善待土地。土地不仅是我们衣食父母,也是我们的生存环境,谁都想住在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优美的地方,不想住在狗窝里。这都是常识,没有什么大道理。

 

而要土地为我们提供的生活资料和良好的居住环境,只有辛勤耕耘。常说做田做田,田要辛勤地做,适时地做,仔细地做,合理地做。俗话说做田如绣花,一点马虎不得。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什么样的耕耘,什么样的收获,这也是常识。

 

都做些什么呢?名堂可多了,在传统的耕作方式中,种稻的水田要求最高,首先要解决水的来源和出处,要平整土地,作埂筑堤,保持土壤的肥性,就是要把田做“熟”了,不能荒芜了,才能年年不断地生长出粮食。

 

说到居住环境,事情就更多了,植树造林,修桥铺路,兴修水利,等等。

 

和城里人经商开工厂得失成败一样,农民种田也有种种差异,有勤劳的也有懒汉,有做得好的有做得差的,有脑袋灵活的也有死板的。有家业愈来愈旺的,也有败家子不成器的。一般来说,总是勤劳的,田活是行家里手,又脑孒灵活善于抓住茬口和机遇者,成了乡村的成功人士,他们就一点一点地购置土地,成了地主。当然也有对贫雇农的剝削而积累财富的因素在内。他们在为社会贡献财富同时,也客观上成了乡村的主人。也还会有一些人,因为懒惰、恶习、拙笨,或天灾人祸,或智力体力不全,或受了富裕者的剝削,成为乡村中的穷人。这些乡村中的弱势群体,依然还得依靠土地为生。他们之中也会有人愤愤不平,但总的来说,还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和城里穷人看富人心情是一样的。

 

当然,富人和穷人之间,都有好人和坏人,为富不仁和贫贱不能移的,都大有人在。但总的来说,富有者受教育的机会要多些,对道德维系和文化传承等,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经济和知识的相对富有,来藐视甚至欺压相对贫穷的弱势群体,固然是社会的不公,但毁灭文化,背弃道德传统,侵占他人合法所得,更是制造社会大动乱的罪恶渊薮。

 

几千年来,中国乡村岁月的这条河,就这么一直平静地向前流淌着。有时也会泛起几朵或大或小的浪花,终又复归平静。只要官府对农村的剝夺,不是那么残酷,从而激起民变,造成社会一时或长时的动乱,农村相对是安定的。这种安定我们也可称之为政治生态的安定。这块土地并不富饶,但能养活我们的祖先;家乡的环境并不算十分优美,但能让我们祖先,赖以安居。

 

然而到了暴力土改时期,一切全乱了套了,世事大颠倒了。原来辛劳的、勤奋的、农业上的行家里手,向社会提供财富,也是乡村的主要建设者,一夜之间,地主的铁帽盖顶,他们马上成了所谓的阶级敌人,十恶不赦,被彻底打倒了。

 

真的天翻地覆了,真的在血雨腥风中天翻地覆了。乡村中那些边缘人物,一夜之间,成了新的统治阶层。而当时的执政者,马上给了他们无限权力,可以对被斗争的对象,任意掠夺残害,胡作非为。很多人真的实现了一夜发财的美梦。

 

这些农村的边缘人物,很多人是地痞流氓二流子小混混,有的还是盗贼土匪。让他们斗人杀人分田地分财物容易,而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农业劳动者,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游手好闲惯了,又无一技之长。再说干农活是很苦很累的,过去他们被人卑视的吋候,尚且不肯洗心革面,吃一番苦,去改变自己的境况和形象,现在一夜翻身了,住进地主的大瓦屋了,再去吃苦耐劳干农活,那不是傻子吗?所以这一班新贵,不可能成为诚实的农业劳动者,他们只是社会的蛀虫,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而原先的农业主力军,在暴力土改者中,或是被杀,或是被抓,或是被戴上帽子管制起来了。还能指望这些被管制分子,能像过去一样,用心做田吗?苏联斯大林时代,强制推行集体农庄政策,大批农民就以抛荒土地,和政府对抗。孟老夫子说过,“有恒产者,则有恒心”。他们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所以,当时所有经过暴力土改的地区,由于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粮食都大幅减产。晋绥土改当年,几近颗粒无收。

 

这种状况,可以一直延续到政权更迭后的农业合作化,特别是人民公社吋期。既然土地等一切生产资料都收归名曰集体,实为执政者所有了,还有谁会认真干活呢?农业生产必然大衰退。所有奉行消灭私有制和阶级斗争歪理邪说的国家,都会对生产力造成大破坏,都在闹粮荒饿死人。在前社会主义国家中,只有南斯拉夫、古巴等少数国家,未发生大饥荒饿死人,根本原因是他们未搞农业合作化,农民们还有土地使用权。记得南斯拉夫的铁托在1948年的一次讲话中,就说过:“所谓集体所有制就是集体领导者所有制,就是掠夺!”(大意)所以就解散了全国的农业合作社。为此受到斯大林的严厉批评,被斥为修正主义的罪证之一。上世纪60年代中共和苏共决裂大论证时,曾连发“九评”,其中一文《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吗?》,谈到南斯拉夫问题时,依然和斯大林观念一致,说明农业集体化是社会主义国家的重要标志,而这些国家的诸多灾难中,最严重的也是强制推行农业化,大批农民被饿死的恶果。可惜如此严重问题,并未引起当今执政者,认真的重视与反思,新编党史二卷对农业合作化,及相关的对工商业、手工业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依然持肯定态度,令人匪夷所思,难道它们就是所谓的核心价值。

 

对农业资源的大掠夺,必然造成生存环境的大破坏。中国大跃进大办钢铁时期,九千万人上山乱砍乱伐,中国的森林面积,被滥砍滥伐达到85%以上,祸延至今,有人说一百年也难以修复。当今的空气污染,水源污染,环境恶化,大跃进大破坏是重要源头之一。

 

有人会说,暴力土改包括以后的农业合作化,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那要搞它干啥呢?道理也很简单,过去粮食财富再多,是在地主和农民手里。也如工商业改造之前,财富在商人和工厂主手里。而改造之后,不管粮食增产减产,也不问工商业经营状况如何,一切财富都在执政者自己手里,当然是很开心很乐意的事。

中国出现如此的生产力大破坏,历史大倒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个农村的边缘人物(余英吋语),毛对他们有深切的了解,也代表了他们的利益。风云际会,毛泽东对他们一呼百诺,毛依赖他们,终于成了一代枭雄。

 

4,传统文化的消亡,道德伦理的沦丧。

 

毛泽东曾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里写到:“中国历来只有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农民一贯痛恨学校,‘洋学堂’农民一向是看不惯的。(41页)” 毛泽东这句话明明白白告诉人们,他既憎恶传统文化,又厌恨外来文化。是的,乡村的地主们,很多人是传统文化的传承人,他们身体力行,所谓有知识有教养,讲文明讲礼貌,主要体现在乡村中这一批人身上。乡村的道德伦理,也主要靠他们维系着。但是,贫苦一些的农民,没有受到什么教育,基本的礼义亷耻, 所谓国之四维还是懂的。都知道做人要正直,要本分,要做好事,不能做坏事。经济状况稍好一点的人家,都会送孩子去读点书。不问是私孰,还是新式学堂,在农村都是受欢迎的,当教师的也是同样受人尊敬的。什么“农民一贯痛恨学校,‘洋学堂’农民是一向看不惯的。” 毛泽东完全在胡扯,是和他一贯仇恨知识分子,鄙视一切现代文明,一脉相承的。也说明他执政后搞愚民政策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根深蒂固。

 

乡村中什么人仇视文明、痛恨学校呢?当然是那些地痞无赖二流子了。他们要是懂得什么叫文明,就不会去做地痞流氓了。其实这些乡村边缘人物,他们的存在也有其必然性。中国乡村封闭落后保守,人们寻求出路的机会很少,只能依赖土地为生。而农作物产量又很低,干农活又苦又累,所谓“累”从“田”出。一些生性懒惰的人,好逸恶劳的人,一些体力不支的人,大都不愿或干不好农活。还有一些小知识分子,不安于现状,又找不到其他出路的人。他们既不愿认真干农活,又不得不依附士地生存,就成了边缘人物。 他们平日并不敢太放肆,不敢闹的太不成样子,那等于自断生路。但他们骨子里是燥动的,是不安分的,极具破坏性。一有风吹草动,极易一哄而起,很多人都在做一夜发财的美梦。然而梦毕竟是梦,机会是很渺茫的,平日只能在乡间游手好闲混日子。

 

然而梦想不到的事,真的来了,天上真的掉馅饼了。暴力土改来了,他们真的一夜发财了,不但住进了地主的大瓦屋,而且可以对地主们任意践踏,直到杀掉他们,再娶个地主家的娇小姐当老婆。更了不得的是,他们一贯受人歧视,屡遭白眼,被人看不起的人。一夜之间,成了乡村的主人,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他们人性恶能不大暴露吗,能不疯狂吗?这种疯狂是极其可怕的,破坏性极大。其中最具深远意义的是道德的沦丧和文化的消亡。

 

道德是什么?它应该包括社会公德,比如平等、博爱、和平,乐善好施,尊老爱幼,仁者爱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也应包括个人的道德修养,如人性人情,亷恥,真诚,礼貌,谦逊,求知,奋发上进,等等。社会就是依据这些公德与私德的标准,来决定人们的道德观,是非观,得失观和荣辱观的。中华五千年文明,不是一句空话,一种概念,她是由实实在在的具象组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公德与私德的底线。一个不讲公德与私德,道德沦丧的社会,与禽兽何异。

然而暴力土改时期,人们的道德观,是非观,荣辱观,全颠倒了。本来受人尊敬的勤劳致富,乐善好施,为乡村建设与文化传播,做出贡献的人,突然间成了万恶的所谓阶级敌人,要被打倒和消灭,他们的子孙,也永远是社会异类;而那些不劳而获,品质恶劣,道德败坏,既无一技之长,又极端贪婪的社会寄生虫们,一夜之间成了乡间财富的全权拥有者。这种大颠倒公理和道义何在?它告诉人们一些什么?是不是只要权力在手,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都可以做?

 

说到文化的消亡,乡村的表现最为突出。试想一些有知识讲文明的传统文化维系者,经过暴力土改和连年不断的血雨腥风政治运动的摧残,他们死的死,残的残,活下来的一个个猪狗不如,让人任意贱踏,每次运动都要当阶级斗争的活靶子,任人羞辱,任人残害,还谈什么文化传承。数十年来发生的事告诉人们,这就是要做文明人的下场。

 

而造成这样的乾坤大颠倒的罪魁祸首,当然非毛泽东莫属。毛就是一个乡村的边缘人物。如果按千家驹先生给毛泽东的历史定位:“毛以诗人浪漫气质掩盖了他的流氓地痞本性。” 一个本质上的地痞流氓,能干出什么好事吗?!

 

2011年11月初稿,2013年2月四稿,2017年6月定稿

 

 

关键字: 茆家升 土改 中共
文章点击数: 38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