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9/2017              

李金芳: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的健康及生命安危

作者: 李金芳

保外就医的杨天水(网络图片)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刘晓波去世的哀伤和悲愤还未散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仍处于失踪之时,又一位狱中的良心犯杨天水(杨同彦)被查出脑瘤,病情危重,目前已获保外就医。杨天水的遭遇,再一次令外界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尚在狱中的中国良心犯们。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已有彭明在监狱里突然倒地昏厥,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家人对外界表示“彭明12年前在缅甸被绑架进中国,我们采取低调,彭明被判处无期徒刑,我们低调。彭明受虐待,我们低调。这一切‘低调’,只有一个卑微的目的:希望彭明能够活着回家。但是,‘低调’并没有能盼着彭明活着回家。”
 
彭明在被关押期间突然去逝,当时对我的冲击非常大。我曾在《彭明之死与狱中良心犯的命运》一文中写道:“彭明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不想,彭明去逝仅半年后,就传出了举世皆惊的噩耗:刘晓波罹患肝癌末期,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抢救。
 
就在我们还未从刘晓波去逝的悲愤和绝望中恢复之时,怎料想--杨天水又遭此劫难!这怎不令人忧心如焚?!杨天水累计入狱22年,第二次被囚铁牢达12载,经年累月的探视,家人耗尽了精力和钱财,目前杨天水的朋友和同道正全力筹款,希望他能够得到有效的治疗,希望上苍能佑天水,挽住他的生命!
 
1961年出生的杨天水,曾参与89年南京学运,辞职后于1990年成立“中华民主同盟”,被控“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0年,出狱后仍矢志不渝追寻自由民主,2005年因言获罪,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就在他还有4个月即将出狱,朋友们多方为他出狱后的生活做准备之时,却等来了这样的消息。
 
从杨天水保外就医回家后的照片看,身体显然已经到了极为虚弱的程度。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在医疗水平发达的今天,即使被囚监狱,如果从尊重人的健康和生命权的角度,不管是身为良心犯还是刑事犯,监狱都应该定期为他们做体检。若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也一定会很快查出病因并对症给予治疗。然而,杨天水自2006年被送进监狱后,坚称自己无罪,曾因自己的通信权利和健康权利多次绝食抗议,面对多种疾病包括结核性胸膜炎、结核性肠炎、糖尿病、关节炎、高血压,监狱方拒绝为其保外就医或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直到生命垂危才获准保外就医,这不能不令人为狱中良心犯们的命运深深地担忧。
 
自刘晓波去逝后,多名良心犯家属都极为忧虑狱中亲人的健康。唐荆陵的家属及律师得知其心脏出现不明原因刺痛后,对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表示深深地忧虑,家属希望了解唐荆陵的病因,要求复制病历,都遭到拒绝,而律师在会见时因谈到刘晓波的病情被强迫中断会见。
 
随后,被指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的黄琦84岁的老母亲蒲文清就儿子被关押逾8个月,身患脑积水、脑萎缩、脑室扩大、导水管变窄、心脏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房性早搏及心动过速、肺气肿、肺炎、肾囊肿、肝囊肿、前列腺增大、肠粘连、肠梗阻等多种重病致信各级政府,要求当局从人道立场出发,立即释放病情严重恶化的儿子。
 
涉709案的吴淦,在被羁押2年后,指当局为了逼他认罪,曾强行将其送进医院“假治疗,真迫害”,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刘晓波。他认为在自己身体并无异常的情况下,强制其入住天津公安医院,导致他夜不能寐,经过每日的“治疗、检查”,反倒比住院前消瘦且脸色苍白。吴淦的父亲及朋友们得知情况后,非常担心及着急,希望社会各界关注吴淦的处境。
 
而同样因709大抓捕而被重判七年半的胡石根,在被非法监视居住期间患上严重的心脏病,而被送进公安医院紧急救治。判决已愈一年,胡石根仍在医院继续治疗。由于病患严重,家人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官方的解释是:709案还未结案。鉴于刘晓波、杨天水等人的遭遇,胡石根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而这,也同样是众多良心犯们正在或者将要面对的命运。
 
2013年9月被控“寻衅滋事罪”遭到抓捕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上肝腹水、双肺结核、子宫肌瘤及囊肿等多种疾病,人异常消瘦,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遭到无情拒绝,疾病亦未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直到2014年2月19日陷入昏迷才被送进急救中心救治,2014年3月14日,年仅53岁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被羁押仅半年就溘然离世,至今她的病因及死因都是国家机密。
 
好友曹顺利在被羁押期间被迫害致死,令我在大恸之后,开始将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些仍在狱中的良心犯们,尤其是数度入狱、刑期漫长的良心犯们,一年、两年、十年过去了,外界似乎慢慢地忘记了他们的存在,而也正是外界的鲜少再关注,使得他们在监狱中的生存处境愈加艰难,通信权、会见权、健康权甚至于生命的权利都没有办法保障。
 
纽约时报在一篇《刘晓波之死与中国的衰退》中这样写道:“如果一个国家诽谤自己最棒的公民,把他们囚禁起来,这样的国家不会成为伟大的国家。如果一个国家惧怕让刘晓波这样的人自由地发言,这样的国家不可能被称为‘强大’。一个令人生畏的政权同时也是最脆弱的政权。”
 
为你我争自由的他们,如今失去了自由。那些被处以重刑的良心犯们,已经被囚禁了几年甚至十几年,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王炳章、陈西、刘贤斌、陈卫、李铁、朱虞夫、陈树庆、吕耿松、张海涛、伊力哈木、胡石根们,耗尽了自己的青春热血,回家的路还遥遥无期,长期的关押,造成他们普遍营养不良、多种疾病缠身,家人奔波于探视的路上,与他们一起承受着贫困还有当局的打压。他们,是最优秀的中华儿女,最勇敢的自由战士,最坚定的理想主义者,最棒的公民,是国家和民族最宝贵的财富,所以,再也不能让曹顺利、彭明、力虹、刘晓波的悲剧在他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能让他们有一天也向杨天水一样,就在即将出狱的倒计时里,生命垂危,让人扼腕!
 
此刻,尚可以自由呼吸的我们,可以做的是,及时关注狱中良心犯们的基本权利,包括他们的通信权、探视权、免受酷刑的权利、健康的权利,及时就医的权利、定期体检的权利;其家人和外界对狱中良心犯的身体健康状况有知情权、有得到就医地了解真实病情的权利、复制病历的权利;狱中的良心犯一旦病危,亲人和朋友有追踪治疗的权利,有质疑病情和病因的权利,有为狱中良心犯争取及时治疗和国家提供医疗保障的权利,有问责监狱管理方是否存在拖延、延误病情的权利……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就在此刻,有消息指杨天水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连家人都是一会儿认识一会儿不认识!家人带着杨天水到南京军区总医院后,该医院表示杨天水病情严重无法收治,建议去上海华山医院救治。杨天水一行已经到达上海,正在等待明天的专家会诊。企愿天水尽早得到医治,早日康复!
 
 
附:杨天水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杨天水(CPPC编号:00012),1961年4月12日出生,本名杨同彦,江苏省泗阳县人,曾任教师和公务员,知名异见作家,独立笔会成员,89民主运动亲历者,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筹组人,中国在押政治犯。
曾因参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并于1990年与其他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中华民主联盟”,而于1990年6月1日被当局拘捕,关押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之后被当局以“反革命宣称煽动罪”重判10年,剥权4年,并在南京龙潭监狱服刑;
2000年5月出狱后,继续投身于民主事业,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并在网上发表数篇批评时政的文章;
2004年5月28日,曾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了被当局视为损害国家荣誉及不利于社会安定的文章,而被南京市警方行政拘留15天;
2004年12月24日,被杭州市石桥警方以“口头传唤”带走,并强行押解回南京,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留,后经海内外维权友人及国际媒体合力声援呼吁,方于30天后被取保候审获释;
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获罪,被南京市江宁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2005年5月9日,被转正式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在江苏省南京监狱服刑。
 
2017年8月17日晚
 
关键字: 良心犯
文章点击数: 68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