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5/2017              

欧阳小戎:屠夫吴淦——互联网非凡的人权活动家

作者: 欧阳小戎


20171013tufuwugan.gif (179×282)

 屠夫吴淦(网络图片)

 
 

在屠夫吴淦被捕之前,他是位极忙碌的人。象他这样几乎全部时间都在为他人奔走的人,实属罕见。勤于用事固然是他终日奔波的一大缘由,更多则是受人之托。他有许多维权成功的经验,这些经验除他之外,似乎鲜有人能驾驭得了,因此前来找他求助的人们络绎不绝。

 

维权界是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大舞台,这是个稍作深思之后便无法教人乐观的现象。因为一板一眼、一招一式的法律途径举步维艰,才会有各色五花八门的“经验”。这些“经验”往往与维权人士们独一无二的个人品性、才干、气质、机缘融为一体,很难相互复制。

 

屠夫的“经验”,从邓玉娇案开始,我们简略回忆一番邓玉娇案:此案发生在2009年,邓玉娇系湖北巴东县人,在当地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几名当地官员到她工作的酒店来,要求她陪浴并欲性侵,遭邓玉娇拔刀刺死一人,刺伤一人。案发之后,邓玉娇旋遭抓捕,案情亦随之传入公众视野。一名弱女子面对数名体格、权势都远远胜过自己的男人的侵犯,而拔刀自卫,当地公检法却将其逮捕并欲以“故意伤害罪”之名起诉之,一时间舆论大哗,无数人为邓玉娇奔走呼告,其中尤以屠夫吴淦最为勤勉积极。

 

这位反抗强暴的侠女,在那些奔走呼告中获得广泛支持与同情,很多律师则以法律专业眼光认为:她的举动完全是正当的防卫,应当获无罪释放。但检方固执己见不肯撤诉,激起了对此案更加深刻广泛的关注,如果法律不保护邓玉娇,那日后弱势者谁还敢反抗,只能乖乖地受侵犯?最终,法院未能采纳邓玉娇律师的无罪辩护,但在舆论压力下判决她“防卫过度”,“免予处罚”。

 

这判决虽不完美,但毕竟使邓玉娇得以平安回到亲人身边,系民间维权的一次成功案例。屠夫吴淦在此案中坚定而热情的表现,使他赢得了广泛认可,更在为此案奔走过程积累了大量经验,对他日后维权生涯裨益良多。

 

屠夫其貌不扬,圆乎乎的“身段”和脑袋,怎么看也不是个精明之辈。他不象一般胖子那样爱喘和叫苦叫累,因为衣着常以青灰色调为主,是以每次相见和分别,看起来都象一阵烟。飘来复飘走,了无牵挂,行色匆匆。我最后一次见到屠夫,离他被捕已经很近,和几年前生气勃勃的形象相比,略有些常年奔波的疲倦之色。他此行的目的,是应一群维权人士之邀,募集一些维权善款。尽管神色疲惫,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认为自己责无旁贷,因为自己的经验要比同道诸位丰富得多。一群朋友聚集在身边,认为他很快即将面临厄运。这些人在前不久纷纷受到了警方的传讯,所有人都经历过同一类问题:关于屠夫吴淦的调查。

 

天色已经很晚了,春寒刚刚褪去,行人依旧冷清,我们沿着街道行走,准备各自搭公交车散去。路上有人建议他说:“恐怕马上就要对你动手,今后一段时间内,维权的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参与,先休整一段时间再说。”另有人也劝他不要再参与募款的事,他回答称此事已应允人,岂有反悔之理。人们又提醒他,眼下阴云密布,而你又是重点监控的对象,再参加维权行动几近自投罗网。我也说:“这些年你的贡献有目共睹,只要提到屠夫你,没有人不称赞竖大拇指的,你也大可不必在乎这一次收手不干,会给个人荣誉带来什么影响。”而他一直愁眉不展,用一种近乎自责的口吻,吞吞吐吐打岔道:“对我不满的人也多得很……”

 

“因为你做了很多事,才会有那些非议,象我这样什么都没做到,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来非议我。”

 

他心绪的重点并不在此,一边低头走路,一边若有所思答道:“如果真要抓我,肯定不是因为某件具体的事,那是对我算总帐,黑帐多一笔少一笔已经没有多大差别。”

 

在异见分子中流传着一种说法:如果大家都觉得某人快“进去”了,那么他就果真离“进去”不远了。我从未见他情绪如此低沉过,明知自己即将被捕,却又不知对方何时下手,这种等待的心情的确煎熬。当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寥寥数人时。他忽然不知是在对谁说:“我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钢铁战士,不敢保证到时候是不是能扛得住。”我们劝解他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无论他做何种选择,我们都无条件地支持。但此话仍无法宽解于他,反而使他更加忧心忡忡,我明白他的担忧和情绪低落之故,并非为自己的身世命运,而是在忧心自己一旦被捕,可能会把大量朋友牵连进来。

 

人散得越来越少,只剩下我们两个默默无语在街上晃荡,似乎都想拖住脚步再多说些话,不想搭车回去。沉抑的气氛让人不敢想象某些远景,我忍不住开口说:“你做了这么多事,就算抓进去,也值了!多少人稀里糊涂地就被抓进去,你是我们的骄傲!”

 

他好象松了一口气,略有些振作:“值了!”

 

那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谈话,不久,他便果真被抓进去了。

 

要说起屠夫的贡献,直堪称是一部当代维权明细。他的“招数”五花八门,既有一板一眼,大部分人可以依样画瓢的,更有独一无二,只有他才敢想敢做的。但所有的行为从未超越过法律规定的范畴,更未突破过良心的底线。他常年累月站在弱势的一方和侵犯人权的政府、官员们作对。在警察眼里他远远不止是个“政治麻烦”,更重要的是他碍了有些人升官发财的之道,黑材料在不知不觉中堆积。他无心于那些黑材料,面对人人皆知的结局却兴高采烈,容光焕发。我至今仍记得他刚刚涉足维权活动之初,义正词严,有理有据训斥那些跟踪盯梢的密探时,心中和眼底难以述说的成就感:既无忿恨、亦无屈辱,更无玩世嬉戏之色。他在通过和密探们的言语交锋,寻找自己立身之根基,要用此举向自己证明:脚下坚实而稳健。仿佛自己的人生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开端,经历无尽愁苦忧虑的寻觅,一条由荣誉和宁静铺成的大道,已经自脚下铺张开来,一直通往生命的彼端。

 

这大道固然美好,所有的希望与荣誉,都需踩着荆棘采集,他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多年下来,渐显疲态。而正在疲惫中盼望丝毫喘息之机时,抓捕忽来,如今,他被捕已有两年有余,面临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项罪名指控。我无法想象这两年来他面临着何种审讯手段,他是专制当局重点打击的维权对象,当局用尽手段想使他低头认罪。这盘算系专制者的逻辑,认为逼着这类人物“低头认罪”,就能打击民间蓬勃兴起的变革呼声。实际上,今天中国的民间社会已经成长,根本不会因为所谓的“认罪”受到任何打击,反倒是促使人们更加地团结和宽容。更何况,两年拉锯下来,屠夫并没有遂了他们心愿,虽然与世隔绝,仍有蛛丝马迹的风声从看守所内传出,在面临审判的当口,传出屠夫“背判煽颠中共政权罪是我莫大荣耀”的高傲告白。

 

当我看见这告白时,似乎又看见了他那圆乎乎脑袋和憨态笑容。也许有一天,人们会为这位互联网时代的维权翘楚创作一部传记,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这个国家更加美好”,他已经做到了,证据就是这长达两年多马拉松式审讯的厚厚卷宗。那卷宗就是他全部爱和热忱最好的总结报告,也是我们的。

关键字: 欧阳小戎 屠夫吴淦
文章点击数: 39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