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4/2017              

吴祚来:双学三子与香港的前景

作者: 吴祚来


20171023zhanzhong.jpg (447×320)

 双学三子被判刑(网络图片)

 
 

写在前面:纽约时报近日提名香港争普选运动学生领袖、“双学三子”(黄之锋、罗贯聪、周永康)为下一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这一义举令人鼓舞。香港年轻的力量如果能获得诺和平奖,将会激发香港市民抗命专制,也会使中共有所忌惮,香港已成为中国民主广场,通过关注香港,全世界更能认识中国与中共现状。

 

一、

 

中共十九大之前,香港的事态突然变得严峻起来,先是双学三子被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裁定改判六到八个月的监禁,近日又有英国人权活动人士无法入境香港,人们不仅担心香港的自由与法治被中共挤压,还担心香港已完全被中共控制,任何国际异见者只要引发中共警觉或不安,都可能被拒入境香港这座国际自由之城。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10月11日经泰国入境香港被拒的文章通过苹果日报发表,并译成了中文,其中一个情景令人难忘,他感谢海关工作人员的细心服务,他深知这不是他们的决定,当作者向海关工作人员提出疑问:香港是不是代表一国两制已死,一国一制了?工作人员眼中泛出泪光。

 

香港回归中国之时,确实有不少爱国港人眼中泛出泪光,老华人华侨,对百年中国的苦难有着特殊情怀,而今天,面对中共对香港自由一步步打压,对真普选一次次抗拒,一国两制已成空话,谁不会为此泛出泪光?

 

年轻人感受到的,香港不是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而是进入了红色控制区,由蓝色殖民地,变成了红色殖民地。

 

从第一批占领中环运动中的“占中三子”到现在成为中坚力量的“双学三子”,我们看到了香港抗争、抗命、争取自由、民主权的变化。

 

占中三子是成年人(大学教授与教职人士),提出的口号也非常温和(“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

 

年轻的力量第二拨进入香港争普选运动之中,更为激烈与态度鲜明,并有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态度与信念。而正是这一点,引发社会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年轻人应该在适当的时间,退出中环,或中场休息,给大陆一个回转的空间,让香港市民有一个认识与跟进的时间。也有人将其与当年八九学生占领广场相比,如果及时撤离广场,中共就没有部队开进城,并进而屠城的借口了。

 

雨伞运动以来,我们看到,大陆的人权状况在恶化,香港也不例外。因为香港是大陆政治的自然延伸,香港的书店老板会突然失踪,旅居香港的亿万富商也会被胁迫返回大陆接受调查,甚至会在大陆中央电视台上认罪,许多政治类书店因此关门,香港学生与市民各种抗争活动仍然持续,但无法逆转大陆的专制浊流。

 

二、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中共为什么要控制香港:一是香港效应,二是香港是权贵资本离岸之地。红二代大量占据香港福地,如果香港完全民主化了,他们可能会面临巨大的麻烦。

 

中共在大陆已将政治协商与民主共和方式完全掏空了,控制了选票,内定代表,无论是人大还是政协,无论是党代表还是军代表,都自上而下的内定,政治审查。香港回归二十年了,当年的婴儿都已成人,中共不能兑现政治承诺,还要在香港玩大陆的这一套假民主假选票假共和,香港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人当然不答应。

这是中共控制与反控制的抗争,中共假民主与香港人争真民主的抗争,这场抗争,要么引发中共反省,改变自己的专制做法,让香港成为民主自由的灯塔,引导大陆人民走向宪政民主,要么继续打压香港民主普选,强力推行渗透与控制策略,使香港人或者逃亡流亡,或者走向独立甚至革命。

 

有人说,改良已死,革命当立,这是警世之语。

 

我想说的是,革命与改良之间,还有一条中间路线,就是抗争与自我革命。

 

传统意义上的革命,指的是自下而上的颠覆与推翻,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血仇血偿。将专制独裁者推翻甚至消灭。但苏联解体之后,东欧等地的革命并没有出现巨大的流血冲突或大规模内战,一些政治革命被命名为茉莉花革命或天鹅绒革命,当然香港占中抗命,也被命名为雨伞革命,这是一种温和的或和平的“革命”,本质上是一种抗争。因为人们并没有普遍地拿起武器进行战斗,也没有致力于消灭当政者的肉体。

 

改良呢,改良则是自上而下的改革,中共的改革开放,是一次改良,现在,中国的改良已没有空间,需要一场自我革命,中国已改革开放,但中共没有改革开放。如果中共不能自我革命,自我改革开放,那么,未来可能引发国家动荡,中共内部不可能铁板一块,中国经济不可能永远持续成长,只要风吹草动或有星星之火,就可能形成了燃之势,就像苏联突然解体一样,情形可能更为惨烈。

 

三、

 

我鼓励与倡导的是,中共的自我革命,自我提升,最好是从香港开始,因为香港民众普遍素质高,国际化程度高,通过香港民主化,进而示范出联邦政治模式,以此带动台湾与大陆的联邦共和制度下的统一。

 

香港在经济上还有文化上曾经激励了大陆,在政治上,必然也可以良性引导大陆。

香港的民主化,不仅可以促动台湾,还可以带动大陆,海南与广东、深圳或福建,都可以引进新的政治模式,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地,成熟一个联邦一个,中国的和平政治转型就可以通过渐进的方式获得成功。

 

由于大陆中共的傲慢专制,台独与港独(甚至还有藏独、疆独)势力被刺激成长,这是反向刺激造成的,香港与台湾独立的国际空间小,大陆没有放弃共产制的暴力思维,所以,尽管任何族群的独立倾向都是合法的,但成为现实困难。

 

当然,中共如果真的动用血腥暴力,像对待八九广场学生那样开动坦克,开枪,国际压力与严重后果中共也无法面对。习近平先生敢下令开枪么?敢像邓小平、李鹏主导的北京屠城那样在香港屠城么?我相信他可能有那个心,但没有那个胆。有那个胆,中共军方与其它高层也不敢共同做出如此血腥的决定。既然如此,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应该学会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权于民,普选,真民主,是中共七十年前的倡导,中共不忘初心,就应该遵守历史承诺。

 

八九广场已位移到了中国的南大门香港,当年广场是全世界的焦点,学生与市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国际社会无法援救,现在,中国又一次到了一个严峻的节点上,全世界都应该关注中共的政治扩张,不要让中共侵蚀香港的民主自由,让占中三子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香港民主自由的支持,也是对当年献身民主自由的八九学生与市民的告慰。

 

吴祚来 旅美学者 专栏作家

 

关键字: 吴祚来 香港 民主
文章点击数: 38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