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1/2/2017              

綦彦臣:「全球五百国家」愈有可能

作者: 綦彦臣

三年前,我发表过一篇实证政治学论文(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民主中国》网刊),里面预测:随着地缘民主化的推进,全球将会出现五百个民族国家。在后来的中美战略博弈研究中,我又明确了「全球五百国家」的出现时间为本世纪末。并且,那个数目出现后,「国家的功能必然是越来越弱化,而民众或曰小群体自我治理越来越有可能」(二〇一六年七月七日,同上刊)。
现在,亚欧发生的两大公投事件证明了我预测的可能性。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举行公投,以致美国及相关盟国给出了替代公投的选择方案;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举行了公投,欧洲领袖国家德国发出了反对声音。更早一些的乌克兰内部问题其实也是传统国家边际效用递减的反应,因此,在去年七月份,我就预测:最终乌克兰会分成两个国家,以聂第伯河为界,东乌克兰国家成为俄罗斯与北约的缓冲区。
全球单元国家增加的趋势不可避免,一方面是由于地缘民主化带来不同族群利益的显性化,更小政治地理范围的人们需要更清晰的政治认同;另一方面,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基本失效,尤其是联合国已经接近解体状态。联合国最初设计目的与后来的行为方式发生了巨大冲突,一九七一年以「蒋介石代表」(而不是中华民国代表)被驱逐为起点,到二〇一七年对朝鲜制裁无效果为峰值,联合国到了沉疴不起的境地。
联合国失败更有民主国家在人权观念上的大退步为伴,这种情况加剧了整个国际秩序崩坏的速度。最坏表现者非德国莫属。近两年来,为了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做贸易(尤其订飞机大单),它把人权放在一边。前几天,加泰罗尼亚发生了针对公投的警察暴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只讲西班牙宪法重要而回避了警察暴力的人权后果。同样,欧盟发言人只说公投非法,而不愿对西班牙的警察暴力后果(九百人受伤)表态。
加泰罗尼亚地区有九百多个市镇,九百公投者受伤,相当于一个市镇摊上了一个。但是,令人鼓舞的是:公投所需的上万只投票箱,经过秘密渠道分发到投票点,使得一个关键环节得到保障。这足见有独立愿望的人群对抗传统国家权力的能力之强大。当然,公投结果有利于独立也未必意味着独立即刻发生。换言之,目前的独立诉求更大程度上是保护区域经济利益、争取到更大的政治自主权。比如说,在库尔德地区,地区领导人虽未接受美国等国的替代性方案,但也宣称:「即便公投胜利,也不会立即宣布独立。」
伊朗似乎有些反应过度,它决定停止向库尔德地区出口柴油。而盛产石油的库尔德地区没有炼油能力,或许要等到真正独立后,才能兴办石油精炼工业。伊朗行动有自己的目的,其国内邻近伊拉克库尔德区域住有相当数量的库尔德族人,如果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公投成功,伊朗的库尔德人脱离伊朗的愿望就会更加强烈。与伊朗有同样心理的还有土耳其,它与两伊形成的接壤区域也有国内少数民族库尔德人。
以亚欧两个性质相同的公投为例,可以看清全球秩序失败后的地缘政治剧变大趋势。非民主国家里特定区域的人们没有公投权力,国家亦不设此项宪法权利,然而,正是程序权利皆无,其独立愿望会更加强烈。在这一点上,可以对美国独立做回观:当时,其母国内部有一些精英分子是支持美国独立的,若以现在坏法律衡之,此为叛国行为无疑。但是,历史学家布尔斯廷告诉人们:美国独立不仅仅是一场政治意义上的脱离战争,还是「另一条脱离欧洲思想方式的途径,是旧世界的专制主义的另一种解体方式」。依照这一史论来看我的「全球五百国家」预测,它之未来出现恰是脱离欧洲大际堕落、解体功效全失的联合国的另一种途径。
仍借美国独立的史实来说话,当时的多数大不列颠民众同情北美殖民地的独立主张,不赞同王室对殖民地实行恐怖统治。在习惯性的统一思维方面来看美国独立即大不列颠未能一统北殖民地,可用四个词概括:厌战,同情,王辱,陆分。
同情一则不必再说,「厌战」则是有高级将领或拒绝带兵作战或对兵员不足视而不见;「王辱」则是英国国内官员升迁的夸张性效忠仪式,实在是国王对前者的侮辱;「陆分」则是由于利益关涉,北美奴隶主阶层选择了更加坚定的独立立场,以来反对那些身为保王党人的奴隶。奴隶们则认为坚决拥护王室可以赢得自身解放,尽管这一点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
「不再依靠王室(集中权力中心)赢得自身解放」这样一个道理有着广泛的意义,也适用于国家单位。从科索沃国际托管到英国脱欧都是的例证,并且,在英国内部也有苏格兰脱英的运动。作为集中权力中心的欧盟会失败,作为集中权力中心的联合国也会失败。而在网络时代里,「不再依靠王室」必然带来政治家的低龄化,老态龙钟作为稳健的象征已失去意义,所以,在台湾与香港均出现了优秀的青年政治家群体。这是两个政治地理范围的极大幸事!
关键字: 綦彦臣
文章点击数: 17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