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11/3/2017              

李平:滥用规则法律解释权最伪善

作者: 李平

民主派议员为阻止一地两检议案通过,在立法会发起连串抗争行动,朱凯廸甚至不惜引用立法会历史上从未用过的《议事规则》881)条,动议要求公众人士和记者离场。在港府和亲共议员眼中,这无疑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对抗手法,但拒绝就一地两检举行公众咨询的政府,有何脸面批动议剥夺公众知情权?动辄要求释法、剪布的亲共议员,有何脸面批动议滥用议事规则?朱凯廸的动议,就像一出荒诞剧,反衬出港府和亲共议员的伪善、粗暴。

 

动议自贬证抗争无奈

 

朱凯廸的动议当然有可质疑之处,以自我贬低的方式显示抗争的无力无奈,一如他所说自己会被钉在限制言论自由的耻辱柱上,也一如他所说希望自己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提出此动议的议员。讽刺的是,朱凯廸的动议竟是受亲共议员拟修改议事规则的「启发」,因为他们要乘政府DQ六位民主派议员之机收紧议事规则,撤销议员「无经预告」提出某些动议的权力,包括881)条的「可随时无经预告而起立动议新闻界及公众人士离场」。

 

更讽刺的是,港府和亲共议员对朱凯廸的指摘,对照其言行俨然是高级自黑。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说,朱凯廸的动议匪夷所思、剥夺公众知情权、滥用议事规则。但是,政府拒绝就一地两检举行公众咨询、高官拒绝出席学生举办的一地两检论坛,不正正是匪夷所思、剥夺公众知情权?梁君彦粗暴剪布、逐许智𥧌离场,不正正是滥用议事规则中的主席权力?

 

当然,要数最伪善、最粗暴、最无所不用其极的政治手法,莫过于滥用法律、议事规则的解释权,把《基本法》变成打压香港民主的工具,把《议事规则》变成打压议员的工具。从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为《基本法》104条「释法」,让港府DQ六位民主派议员,到港府主动为《基本法》20条「释法」,把在西九高铁站割地设立中国口岸区变成人大授予香港的权力,这还不够滥权、不是无所不用其极吗?从陈健波的「主席指示」,到梁君彦划线中止辩论,这还不够滥权、不是无所不用其极吗?

 

朱凯廸安全令人担心

 

那些把接受释法当恩赐的港府官员,那些把割地割让司法管辖权当扩权的港府官员,那些发紧中国高铁梦的议员,那些自认毋须直接面对巿民咨询的议员,正自动自觉地执行中共要求行政、立法、司法相互配合的指示,正自动自觉地执行让中央牢牢掌握对香港全面管治权的指示,香港快步迈进习近平的新时代,没有最荒谬,只有更荒谬。

 

对一个威权政府而言,议会只是橡皮图章。对一个独裁政党而言,代表大会也只是橡皮图章。上月24日中共十九大闭幕时,代表以举手方式表决把习近平思想加入党章。习近平先让同意的举手,再说「不同意的请举手」,站在不同区域的六个监票员陆续回答:「没有。」然后,习近平宣布决议通过,全场鼓掌。

 

中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幕已成了国际媒体的笑话,但并不以为耻;中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幕不可能在香港立法会上演,但并不死心,因此要DQ民主派议员,把立法会改造得跟人大会、党代会一样团结、和谐,因此要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把规则改造得跟可以控制党员不得妄议中央的党章一样。

 

朱凯廸三番两次动议阻挠一地两检议案的通过,实质上也阻挠了中共改造香港立法会的进程。西环、港府将针对朱凯廸采取何种行动?朱凯廸的人身安全会否再次受到威胁?不能不令人担心。

关键字: 李平 中共 香港 林郑
文章点击数: 16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