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览中国 】  时间: 12/3/2017              

刘在中: 虎头蛇尾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作者: 刘在中

        在汉语中,凡是与‘’乌‘’字沾边,无论动词名词形容词,多少都有点贬义的意思。例如,乌鸦就是不受欢迎的鸟类,临空嘶鸣盘桓,民间认为是不祥之兆。乌鸦嘴,打胡乱说之谓,预言和结论常相反,胡诌者绝非善类。乌有之乡,类似国产“桃花源记”和外国的乌托邦,说得天花乱坠,可望而不可及也。子虚乌有,形容那些无中生有或造谣生事长舌者。乌七八糟和乌合之众,就是直接开骂了……以上,没有一句是好话!

        浙江省的义乌和乌镇,这两个带乌字的人文小镇,未沾乌字半点霉气,是烟雨江南耀眼夺目两明珠。义乌的小商品店超过五万家,琳琅满目物美价廉,中外客商络绎不绝,成为浙江省出口创汇重要基地。惟独原有的旅游圣地乌镇,却因办砸了一件事沦为贩卖精神赝品大本营,痛失昔日斑斓明珠的熣灿光环。会怪怪自己,不会怪怪别人,召开欺世盗名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恶名由来。

       也许是浙江官员被叫得震天响的互联网+经济震昏了头,急于比忠比蠢比拍中央马屁,仅凭主观臆断,便在2014年匆忙召开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本想借机出人头地,殊知适得其反,山寨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败坏了鱼米之乡的好名声。再过两天,第四届大会就要开幕了,可中外媒体很少提及此事,与几年前连篇累牍报导和党魁到场鼓劲,形成巨大反差。这个互联网大会自命“世界”级,名实不符,走向没落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场闹剧的总导演,就是刚刚落马的大陆互联网大管家鲁炜。作为刘云山的得意门生,为了拓展江派政治野心,鲁炜常借网络捣鬼,发表倒习文章;另一方面,严防死守舆论阵地,确保一言堂。再看那些浙江和乌镇的地方官员,无人没有往上爬的念头,各怀鬼胎一拍即合,打从2014年将乌镇定为大会永久性会址开始,到即将召开的第四届止,这个所谓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从来就没请动过谷歌脸书等世界互联网大佬。即便内地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的老总们,也深感冒牌大会索然无味,隔三差五地找借口缺席。

       本来嘛!大股东均未到场,又没有董事会授权,疑似老板擅自召开“年会”,大有僭越之嫌。怎能指望议出个子虚乌有破章程!怎能把握住世界互联网发展之脉络,更不可能对世界互联网发展有指导性和约束力。如今,自诩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变成了有骨无肉的鸡肋,嚼之无味、弃之可惜,只好年复一年地续演这台无人喝彩的悲喜剧,在主办官员内心里,欲罢不能却又骑虎难下。

         深究其原因,虽然中共在网络规模上的确靠前,但在网络自由度上,却在全世界排名垫底。说白了,大陆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最多可称放大的中共局域网。乌镇摊上这件溴事,坏在投资不菲与长城同名的防火墙,活生生将13亿众和偌大世界隔绝。中共视境外国家和地区均为潜在敌人,害怕真理没有自信,才会设立防火墙以保赵家江山无虞。防火墙始作俑者,即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比较搞笑的是,方某被他自己设计的东西困惑,授课想引用境外资料,几次翻墙失败,成了木匠戴枷作茧自缚。这位大陆中科院工程院士,曾在武汉大学遭臭鸡蛋“迎接”,随后被网民掷出的拖鞋击中,当众出丑狼狈不堪。

        事实上,中共只准网民单联(非互联)一言堂,盼望国民在中国梦里昏昏欲睡。对于信息高速公路,既离不开又见不得,凡不利于愚民的内容,就被视为洪水猛兽,删之犹恐不及,哪还能虚怀若谷兼听则明呢。所以,大陆推出的互联网假冒伪劣年会,被网友戏称为“世界局域网大会”,主席首推金三胖。那么,长期被中共防火墙封锁的谷歌脸谱亚马逊雅虎等,怎么能屈尊降贵来捧场呢?

        眼看先天不足的假“峰会”就要断气,为了让年方四岁的假“少爷”苟延残喘,得给他(我已羞于再提“世界互联网大会”)冲喜,于是,就在即将召开第四届前后时期,“捷报”频传——

         一会儿说,我们在芯片研制上实现弯道超车后来居上,信息存储量呈几何级数增大,一举跃居世界最前沿。言外之意,每年比能源花费更多外汇的芯片业,突然鹞子翻身,外购立变出口,似乎就要为国创汇了。不由得想起龙芯难产的经历......有网友讽刺说:“龙芯威武!永远是下一代产品媲美西方”。官媒吹牛成瘾,百姓耳朵磨起老茧,假作真时真亦假,不知那一次说的是真话。

        一会儿又说,新一代互联网冲锋号已经吹响,大数据、云计算、刷脸、三D打印、智能机器人……2018是大陆“万物互联”元年,正在推广的IPv6新版本可以“为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编上一个网址”,无愧于领先世界。并且,官方洋洋得意地宣告:大陆的企业家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等一等,暂时请别忙着吹牛,我们知道互联网的最大优点就是资源共享,共享资源能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节省成本,但防火墙的选择性过滤,早已砍掉了这个优点。平等上网发布和接受信息,这是互联网的第二个优点,任何人可以不分国家民族宗教信仰,均有自主的评论发言权,自媒体能充分展示个性。但这个优点的命运更加不幸,中共有关信息七荤八素的规则,牢牢捆绑了我们的手脚和思想。

        口称“不忘初心”的中共,偏偏在大陆不忘君心地制造了最为森严的等级制:早在延安时期,就是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王实味写文章批评几句,竟被他自己向往和投奔的‘’救星‘’残酷砍杀。

        如果说互联网是最近二三十年人类最伟大发明的话,党天下、一党专政、不准妄议等软硬件,就是普及互联网的天敌。科技无国界,但制度决定科技发明最终命运。 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喜欢千人之诺诺,难容一士之谔谔。叹我泱泱大国,真的容不下互联网平台,让人难以理解!无论中共怎样自我贴金号称互联网大国,其实大陆并无互联网的实惠,只剩互联网的躯壳和皮囊。这就好比一个气喘吁吁的虚胖子,硬要往奥运冠军领奖台上挤,必然出尽洋相自讨苦吃。列位!真想搞好互联网+经济,要以共产党—为前提。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提出互联网+经济的神仙目标,请重温你们前任的大跃进、全民炼钢、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等违背科学的历史教训。作为博士文凭在手的聪明人,不能在同一条河里淹死几次啊!

        窃以为,如果中共真想赶上世界互联网潮流,应该以鲁炜落马为契机,先从弱化和移出长城防火墙开刀。联系到当前的舆论热点,首先取消对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的封杀,揪出幕后黑手,让童稚安全家长放心。当局遮遮掩掩先抓网民是何道理?

        其次,立即恢复针对鲁炜贪腐案的评论版块,网民涉及其利用职权三次造谣迫害法轮功(包括联合国确认的“天安门自焚”造假案)敏感话题,不要讳疾忌医投鼠忌器。那鲁炜吃喝拉撒长住办公室,删帖删号封杀民意,雇佣五毛水军造势,早已是网民公敌。他的落马,不应该是加强网络监管的继续,而应该是放松网络管制的开始。否则,普通网民只能理解为中共内斗,与贪腐不贪腐无关。

        最后一点也最重要,必须让媒体尤其是网民们,借助互联网及其附加功能,真实反映北京当局暴力驱赶“低端人口”的非人道恶行。低端人口蔑称最早来自《人民日报》海外版,遭到外国舆论谴责后停用,却在此次借火灾大规模驱赶外来人口的政府行为中,被北京市石景山海淀房山昌平等区政府反复提及,网上有大量公文影印件证明,不是官员几句“辟谣”屁话所能掩盖的。这个污辱人格的低端人口论,暴露大陆确是一个赤裸裸的等级社会,中共官员对流血流汗的农民工和贩夫走卒,打从骨子里瞧不起,视其为可以任人宰割的贱民。请问,寒潮来势汹汹,让孤儿寡母啼饥号寒露宿街头,于心何忍!

        假若达不到上述基本要求,中共引以为豪的互联网大国就是泥足巨人。那么,乌镇开会哄骗世界有个屁用,至多走过场。

 

关键字: ‘’世界互联网大会‘’
文章点击数: 121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