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1/2017              

邵江:十月革命百年——中国梦遭遇苏俄乌托邦和美国梦

作者: 邵江


2017128sidalin.jpg (360×362)

油画 2 格奥尔吉·鲁布廖夫: 《约瑟夫·斯大林肖像》 1936

 

十月下旬,中共占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称最高国家权力机构开会和办公场所的人民大会堂,召开十九大,继续显示党高于国的党天下,对全能主席习近平的继续加冕,再次完成了党天下的个人集权过程。117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国家博物馆纪念十月革命百年联展。118日到10日,习近平在紫禁城为川普访华举行帝国盛典。不足一个月,天安门1.5平方公里的地域,中国梦遭遇苏联乌托邦和美国梦。

 

十月革命的百年乌托邦,与中共的成立、夺取大陆政权、建立集权都密切相关。中国国家博物馆纪念十月革命百年展品包括与十月革命有关的实物,领袖的衣饰和用品,苏联时代钦定的共和国功勋艺术家制造的领袖标准肖像。当然有争议的作品不在展览之列。

 

与乌托邦混合的恶托邦在苏联早期的绘画中已有体现。富有想象力的作品是库兹马·彼得罗夫·沃德金的油画《列宁棺旁》和格奥尔吉·鲁布廖夫油画《约瑟夫·斯大林肖像》。像许多宗教绘画中的耶稣和信徒,《列宁棺旁》画中的列宁充满超自然的神性光芒,他被虔诚的朝拜者环绕,对比与现在仍在红场躺在玻璃棺中供人瞻仰的列宁遗体与观者,令人联想从乌托邦转为偶像崇拜和借尸还魂的恶托邦。

 
2017128liening.jpg (378×302) 
 
 油画 1  库兹马•彼得罗夫•沃德金 :《列宁棺旁》1924年 
 
《约瑟夫·斯大林肖像》更具丰富意涵,画面中的斯大林坐在红色背景下镶有银白色藤条座椅上,手持《真理报》,一只狗匍匐伸展在他的脚下,红色和银白色混合,迷乱和血腥。鲁布廖夫的这幅画创作于1936年,正值斯大林大清洗的恐怖时代。鲁布廖夫在世时从未公开展览过这幅油画,可能担心富有表现的风格被解读为反讽现代沙皇大权在握的骄横和自得,自己消失于古拉格之中
 

 

神化列宁和斯大林的正统作品在大范围代替了传统俄罗斯社会中基督教神像的作用,民间供奉神像转为供奉领袖标准肖像。最早的中华苏维埃也全面复制苏联,货币使用列宁肖像,中共政党的组织结构、军队的建立、意识形态垄断、秘密工作、对社会的动员和控制,异己的清洗,无一不与时具进仿照斯大林的恶托邦。苏联既是中共干部和专业人员的培训基地,也是中共高干及家人的海外医院和疗养院,苏联恶托邦的特权和等级制度也成为中共的样本。

 

中共在夺取政权后、 继续以苏共为师,反对传统宗教,宣传无神论,然而党主宗教和领袖崇拜成为现代宗教。毛泽东更超越斯大林神化领袖的规模,神化的领袖象征着绝对和唯一的权威,占据公共领域和侵入私人空间,代替了所有民间信仰并统领世俗生活。领袖的偶像崇拜垄断了大众视觉,垄断视觉成为垄断思想的一部分。对嘲讽领袖或污损领袖画像的禁忌和惩罚纳入了恶托邦的法典。

 

中共政治和经济模式也主要模仿苏联斯大林时代,发动的运动及后果都类似,镇反和肃反、土改和农业集体化、反右、赶超英美快速工业化的大跃进和大饥荒。随后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竞赛输出革命,争夺国际共运领袖的地位,中苏论战和恶交,毛泽东发动反修防修,清除异己,指定林彪作为接班人,试图通过文革建立超越马恩列斯的毛托邦。在林彪事件之后,毛托邦加速在美苏帝国之间寻找平衡,建立另一超霸帝国,几年后毛泽东死亡,社会从毛托邦中大梦微醒,遭遇美国梦。

 

苏联和中国实际实施的是更高效的资本主义,这是和纳粹来自同一本源的集权国家,使用社会主义旗号,比国家资本主义更集权,国际主义和沙文主义服务于集权和霸权,建构帝国。苏共和中共对资本主义的批评、羡慕、模仿和竞争,使其变成更高效和更非人的资本主义。党国创造无所不能统领资本的内部集权市场,领袖是一言九鼎的独裁者和资本家,享有最高权力和最大特权,使用等级制度和官僚机制控制社会,同时以反特权、反官僚、反腐败为名,清除异己。

 

邓小平修补毛托邦,靠拢美国梦的第一个步骤是出兵越南,从毛托邦支持同志加兄弟的越共反抗美国和进攻南越,迅速做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军事侵入同一意识形态的一党专制国家。随后中国赢得了加入美国阵营和全球资本体系的入场劵。由苏联乌托邦与中国传统专制结合的中共集权,遭遇美国梦后,改造国家垄断资本使其建构为新集权,以适应全球资本市场。

 

拥抱美国梦,中共高干及家人将美国作为主要的财富转移地点。中共官员成为美国人之父,权力斗争或被清洗的失败方,将美国作为首选逃亡地。中国国有企业或与中共有关的权贵公司在美国投资地产和金融行业、收购技术行业,获取军事技术,官产学媒的专业运作,使用摧毁生态的原料和廉价劳工产品创造资本供应链,资本和权力密切合作,使美帝国和新集权中国难舍难分。

 

1989年民主运动被镇压和苏联解体,使中共专制意识快速衰落。中共在境内以维稳维持一党专制,以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的小康和富强的中华民族主义修补衰落的意识形态。中共也仿照解体后的俄罗斯,如同彼得罗夫·沃德金的油画《幻想》,马向前疾驰,骑马人转身向后寻找,于是俄国复活了宗教和洗白了沙皇,中共防止意识形态衰败和祛魅加入再造国学,一个仍声称信仰共产主义的政党使用孔子学院学术投资全球,横行于世。

 

2017128maozedong.jpg (347×347)
油画 3  彼得罗夫·沃德金:《幻想》1925年

 

多元的美国梦,既包涵追求个人自由,逃离迫害、摆脱贫困,又有欧洲人对美洲原住民的屠杀和殖民,贩运贩卖黑奴,在全球扶持不同类型的专制和寡头政体,以维持世界霸主地位。对美洲原住民的屠杀和贩卖黑奴彼拉多洗手式的反省,富商和精英控制民主、总统特权、川普的美国第一、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及其变种造就了美国废托邦

 

中国仿照殖民美洲的美国梦,殖民西藏等地,中国公司仿照初期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利用国企公司特权逐步扩展为全能公司,投资伴随殖民扩张,支持不同地域的独裁政权,制造天朝统治世界中华爱国主义的习梦思。中国大量对其他世界投资、生态掠夺和产品倾销,加剧这些地域内部社会不平等和社会问题,压制这些国家人民的政治参与和权利,中华帝国正在超越许多老牌帝国。

 

普丁在苏共倒台后借助官僚体制、财阀、保守实力使选举沦为寡头统治,利用宗教偶像崇拜填补苏联解体之后困惑和迷茫的空白,制造的旧梦重温使世袭、裙带和寻租合法化。江泽民唱俄罗斯歌曲、胡锦涛展示《卓娅与舒拉的故事》,彭丽媛唱《红莓花儿开》,在苏俄乌托邦中召魂中国梦。

 

习近平的反腐效仿普丁测试俄罗斯权贵阶层的效忠,验收合格继续升官发财,缺乏效忠,没收资产,将资金分配给对他忠诚的官商手中。不同点在于中国不像苏俄的特权阶层以私有化控制了原来的国营企业,中国大企业仍在中共手中,习近平既学普丁直接剥夺缺乏效忠者的资产或将其下狱,又可以直接把他们解职或消权,重新获得对经济权力的控制。

 

中国梦吸收新旧苏俄乌托邦。对权力斗争、民族主义和个人境况改善的幻觉囊入集权梦境的中国梦中。建构政治神话的过程,将一个矮小斯大林变成高大的伟光正。宽衣的习近平装饰成晒古今中外书单的饱学之士。政治神话塑造是通过塑造魅力领袖和其偶像崇拜的双重过程, 魅力领袖的塑造通过附庸风雅和无所不在的权力崇拜。偶像崇拜,最现成的是领袖画像代替现有宗教的圣像,使现有宗教功效赋予领袖个人。塑造魅力领袖和偶像崇拜的过程也成为自我授权集权统治阶级的自我神话过程,以党的意识形态代替圣典或创造新的教义,持续和重复激发这类鸦片,兴奋和幻觉中,完成本体的世俗超越。

 

巨型代议民主制度和集权制度共同载体是帝国,资本成为帝国之间的桥梁和全球化博弈和共谋的媒介,形成了专制政权的权贵阶层与代议民主制度特权和精英阶层谋求全球霸权和特权的同盟。从国家形态而言,苏联乌托邦和美国梦都包含着帝国梦,苏联乌托邦到俄国寡头统治,与美国梦中总统特权、富商和精英操控民主有其共性,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互通款曲。习梦思的中国梦、苏俄恶托帮和美国梦废托邦,三梦合一,共享全球离岸资本的天堂退路

 

现代艺术表达的中国梦、苏俄乌托邦和美国梦更是难舍密友。吉姆戴恩的绊脚石-约翰逊和毛泽东,两人涂抹的脸蛋、蓝色和粉色的眼线、唇红的轮廓、五星和黑心呼应。从维尼熊和跳跳虎演义的习近平和奥巴马,更有普丁、川普和习近平赤上身同骑一匹马的僵尸艺术。

 

2017128simao.jpg (553×397)
蚀刻版画  吉姆•戴恩: 绊脚石-约翰逊和毛泽东1967年

 

 

一个试图恢复苏俄帝国辉煌的前苏联克格勃头子,一个试图统治世界的中共集权太子党习特勒,一个当前全球最强帝国的前商业帝国种族主义大亨,全球最大三个政治、经济、军事超级实体的竞争和共谋,分享全球范围的霸权和特权,世界处于更加野蛮和血腥的动荡之中,反抗需要更多的发现和创造。

关键字: 邵江 十月革命 中共
文章点击数: 30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