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4/2018              

刘在中:笑谈中共再“修宪”

作者: 刘在中


2018112修宪.jpg (461×259)

中共修宪(网络图片)


       

中共统治大陆68年,打从1954年起,前后出炉54757882四部宪法;第四部又经过四次修改,成为世界上宪法版本最多的国家,没有之一。老实说,大陆伪宪法根本不像真正的宪法,到处留下中共家天下的刀痕斧迹,偏偏要装模作样口头上与民主世界接轨,妄图将一党独大的集权人治社会冒充为依法行政的法制社会。

       

为了给即将开嗓的“修宪颂”定调,提前在本月召开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由中南海指挥人民大会堂——公开承认党大于法,致使伪宪法徒有虚名,所谓宪法实为恶党之私法也!宪法分明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中共却要骑在最高权力机构的头上拉屎撒尿,这就等于在客观上宣判了伪宪法的死刑。        

       

回顾历史,凡是新党魁上台必修党章为其歌功颂德,接着修宪将党魁钦定为太上皇,只要盖上人大橡皮图章,便是“立法有据、有法可依”了;再通过政协花瓶让八个没有民主的“民主党派”摇旗呐喊俯首称臣,造就一种明君出世全民同欢的假相。这幢政治危楼,概由中南海设计,人大按图施工,政协加工润色,几十年间被毛邓江胡操控得轻车驾熟,新核心大约没有胆识和能力去改变工艺流程。嘻嘻!独裁者从非法变“合法”,好比贪官通过“白手套”使其赃款合法化。不同的是,一个盗钱,一个窃国。        

       

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定将指令"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宪,作为太上皇袴下的儿皇人大只能照办;党爸还要取消国家主席最多连任两届的规定(十年期满恋栈连任)儿皇人大焉敢不从?软蛋政协随声附和。一言以蔽之,党章是党魁记功碑,宪法是恶党遮羞布,人大是假民主障眼法,政协就只剩鼓掌权了。

       

1954那部最早的宪法,自始至终充斥毛氏理论,差点就被直接冠上”毛泽东宪法“大名;1982版的宪法在2004年所作最后一次修补时,又嵌入了江泽民的三呆婊。盖,毛氏强调打倒(所谓的)剥削阶级,江氏力邀新地主资本家入伙……原因明摆着,昔日的“无产阶级”如今腰缠万贯,死保既得利益,修宪势在必行。大陆改革开放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理论和三呆婊入宪,打开了中共贪腐治国的潘多拉魔盒,群魔乱舞,无官不贪,打虎拍蝇,无济于事。当局唯一下场只能是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

       

中共宪法横比世界各国,党管一切、滑稽可笑,有云泥之别;纵比中国清末民初 ,也是一种明显的倒退。光绪三十四年的《宪法大纲》强调“臣民的权利义务”中,有言论、著作、出版、集会、结社自由,有依法诉讼和财产不受侵扰的权利。民国元年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中华民国由中华人民组织之”,“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人民有十二项权利和两项义务,勾画出参议院、临时大总统和法院三大权力彼此分立相互制约的雏形。这些宪法条文,包括了现代社会对宪政民主的基本要求,体现出那一代仁人志士的政治理想。而中共宪法要么没有,要么口惠而实不至。但是,读者千万别以为中共对宪政一窍不通。19999月,一位笔名“笑蜀”的知识分子将1949年前《新华日报》、《解放日报》上主张民主自由的文章汇集成册,取名《历史的先声》,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文章是建国前毛泽东和中共笔杆子所撰,有谴责国民党蒋介石“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投枪,有抨击控制新闻舆论、破坏民主自由、专制独裁的利剑。耐人寻味的是该书成了中共禁书,出版社被停业整顿,编者也被迫害离开原来执教的大学。原来,中共在野讲民主,想夺权;上台搞独裁,想万岁。两副面孔,一颗祸心,各有各的用途。

       

听闻中共马上又要修宪,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必将入宪,不由得浮想联翩——明朝末年,社会动荡,打着农民军旗号的张献忠从陕西定边(离延安不远)出发,以革命的名义一路打家劫舍烧杀抢掠。他倒是当了几天短命皇帝,可大屠杀致使四川人口锐减,才有后来的“湖广填四川”。请看!张献忠是如此“依法杀人”的:将一根绳索拴在城门洞两侧,规定一个”合法“高度,凡是过往客商,高了的杀、低了的杀,刚巧穿过可免一死。某日突然来了一位富商,张献忠见其包袱沉重,觊觎人家的银两,巴不得杀而夺之,可此人不高不矮恰能顺利穿越夺命法绳。张献忠灵机一动,悄悄将绳索抬高一寸,还是杀了富商共了人家的产。这根绳,就是张献忠的“宪法”,根据需要抬高或降低一点,就是“修宪”了。如果张献忠也能搞几十场政治运动的话,那么中华民族将不复存在——那时节,偌大神州恐怕还没有八千万人头够他杀戮。反观中共,自从洋蛋孵出,八千万国人死于非命,说明中共比张献忠更加嗜杀成性。讨厌的是,新年献词,还在念念不忘马大胡子,给企盼中国出戈、叶天真派当头棒喝!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张献忠聚敛的巨额财富随全军覆没而沉入滔滔岷江中,只过了几天皇帝瘾的张的周围吹鼓手也很多,弄得大西皇上成天飘飘然,终成温水煮青蛙,死了还觉得舒服。

       

不过,马克思的徒子徒孙都比张献忠聪明,他们的妻室儿女已移民或手握绿卡,赃款也入存瑞士银行,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想来个 “胜利大逃亡”。据权威统计,90%的中央级80%的省市级官僚,都有家属子女和财产在国境外,说明共产党人并不相信共产主义乌托邦,也深知社会主义假大空,贴上“中国特色”标签只能是自欺欺人。若要问甚么是中国特色?简而言之,就是中共享有特权的等级社会。他们控制土地、资源、军队……还要假惺惺说“为人民服务”。老百姓在人民后面加上个“币”字,就变成“为人民币服务”了。君不见!大陆各级政府拍卖土地收入年年看涨,去年达四万亿元,可他们还不知足,又要开征房产税。真是闰王不嫌鬼瘦官逼民反啊!

       

去年1228日,政教合一的伊朗独裁政权,因其对外输出革命大撒币,怒怼世界民主潮流,对内巧取豪夺两极分化,社会不公民怨沸腾,终因鸡蛋涨价而引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伊朗统治集团动用暴力镇压,殊不知军队拒绝将枪口对准人民群众,还说“谁向示威群众开枪就地处决!”伊朗军队这一表态,让大陆百姓想起89.64惨案,竟有20多万中共野战军对请愿学生进行血腥大屠杀,近期解密资料爆出,实际死亡人数上万人。快三十年了,89.64血债要用血来还。人民养活的”解放军“,事实上是中共党卫军,也是军委主席的家丁和打手;原武警多次异动,开年一律收到军委麾下,可见武力是中共命根。若要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军队国家化刻不容缓!当局深怕大陆百姓效仿伊朗出现示威起义,各级官媒奉命千方百计冷处理,严禁擅自报导伊朗示威情况,而新华社通稿则是站在统治者立场上说事,首先把责任推给西方,对伊朗独裁者大唱赞歌。物伤其类、兔死狐悲,恰恰暴露出中共也是大独裁者的狰狞嘴脸。          

       

由于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凡遇敏感事件,官冷民热,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世界上剩下不多的几个独裁者,大限将至,已成共识,就连金三胖也同意谈判保命了。唯独中共还在频繁秀肌肉,2018新年开始,黄金时段的新闻联播都在宣传习家军演练,从南海北疆到西部丛林,从战略核武到擒拿格斗,统统接受检阅、次第悉数亮相。最搞笑的是宣誓环节,鼓励军人愚忠,誓词堪比邪教。耐人寻味的是,习近平故意下到抗美援朝松骨峰英雄部队参观图片展,似乎要叫板特朗普和联合国。但这一切表面文章的内心活动,无非是半夜唱歌走坟场,想给自己壮胆而已。总之,中共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与宪政国家渐行渐远,借修宪打磨宪法是没有用的!

 

关键字: 刘在中 中共 习近平
文章点击数: 20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