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31/2018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法不伸冤官不理”

作者: 牟传珩


2018129信访.jpg (300×224)

中国信访(网络图片)


 

信访(上访)是中国社会政治制度的一大特色。表面上政府承认它的合法性,但事实上对上访投诉,均以向下转交敷衍为主。这些信访投诉转到基层,大多不了了之。《信访条例》名义上给你希望,但事实上不能兑现,甚至会导致相随而来的迫害,由此而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信访制度骗局。

 

信访事项暗箱操作常态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服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复函》(2005〕行立他字第4)规定:“信访人对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种司法解释,导致了政府信访事项毫无监督,完全暗箱操作处理模式的常态化,致使国家信访不仅没有成为行政机关认真倾听群众呼声,有效解决百姓诉求的法律途径,反而成为各类各级国家机关互相推诿、推卸职责,甚至欺骗、忽悠民众的手段和规避程序正义、公开监督、司法监督的“避风港”。这已经成为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众矢之的。

 

其实,在正常的法制社会里,公民的维权完全可以通过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来表达请愿诉求。这本来也是中国现行宪法规定了的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然而,中国特色就特在对这些公民权利,形式上规定而实质上否定。法律本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有力的武器,然而在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中,许多问题都告诉无门,且“执法不公”已为社会普遍诟病,迫使公民不得不统统拥上信访这“华山凶险一条路”,有的结局十分悲惨。

中国特色上访之路的残酷与血腥

 

记得山西省岚县曾放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对上访人割舌的残酷事件。当时,农民李绿松因本地乡亲集资建学校迟迟未果而为公益事业层层上访,但遭县委办公室领导殴打。愤怒之下,他在县委墙上用手指写下“清除腐败,清除贪官”8个血红的大字。不料,从此一场惨无人道的政治迫害,向这个年仅20岁的青年袭来。当地公安局以“涉嫌妨碍公务”为由,非法拘留了李绿松。多名警员就因他长了个敢说话的舌头,用木棒、电棒,先后6次将其击昏,再用凉水泼醒,继续毒打。当李绿松再次从昏迷中苏醒以后,口中剧痛难忍。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舌头竟被那些人面兽心的警员残无人道地割下一截。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害,即使在法西斯集中营也不多见。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地公安竟用特制的板式刑具,极其残酷地将被割舌后的李绿松,连同戴着的手铐脚镣,反锁在上面达12天之久,让他吃喝、睡觉、大小便均无法自立,而导致其全身伤痕累累,多处溃烂。其惨状触目惊心。这起曝光于21世纪中国大陆、残酷迫害上访人员的人权惨案,所反映的决不仅仅是警员的个人行为。该案从县委对上访人员的殴打,到公安机关非法自制残酷刑具,到警员多人集体作案并经副局长扬旺元亲自批准来看,都充分验证了中国特色上访之路的残酷与血腥。

 

近悉,山东菏泽访民邢爱真,因上访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201710月被转入济南女子监狱服刑。日前,家属被告知邢爱真已病危,但为她申请保外就医却遭到拒绝。目前邢爱真危在旦夕,家人却求助无门。

 

信访《告知》“一剑封喉”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依据早已被撤销的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及其衍生文件,非法将因各种原因中断过工龄的劳动者“工龄归零”,导致他们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为此,有上千人联名,于2017年126日向人社部挂号寄去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其公开“工龄归零”相关法律依据与废除情况。但他们在法定期限内,并未接到人社部的任何关于信息公开答复,也未有任何延期或其他不符合条件原因的告知(人社部未履行任何告知或说明义务)。2018年元月1日,却接到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85201号答复信访《告知单》,要千名申请人“向有关部门反映”。该“告知”不仅不敢公开其以“不得减损公民权益”的部门规范文件,推行“工龄归零”野蛮政策有否法律依据及相关信息,反而故意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偷换成信访处理,谎称依据《信访条例》,仅仅在其自制的文件格式栏目上打了个勾,标示“向有关部门反映”,就敷衍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该“告知”所称的“有关部门”是指哪个部门?如此“向有关部门反映”就搪塞了行政相对人请求,且不能复议、不能诉讼,可谓“一剑封喉”。对此,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人一再向国家信访局与国务院法制办投诉无果后,导致了他们千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犯人权。此案最终由一起经济控告发展为政治控告;由国内控告发展为国际控告。

 

由此可见,以人社部85201号答复信访《告知单》为标志的当今中国上访骗局,可谓公权力对付民众上访的一种普遍现实。由此也揭示了今日国家信访与政府部门权力勾兑、上蒙下骗,联手欺诈性应对民众上访,如此信访骗局,怎么会不造成群众反复投诉伸冤,激化社会矛盾,黑监狱泛滥,群体事件不断局面。这就是当今中国官民冲突无解的直接原因与灾难性现实。

 

司法救济防线沦丧

 

当今中国司法实践依据“信访、诉讼分离原则”,也都不受理信访不服案件。为此,各级政府、各类行政机关都在采用一种新招术,往往对一些本该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申请、行政投诉事项,却为了规避法律监督,故意按照一般的信访事项处理,作出一般的信访答复意见,信访人不服的只能按照信访程序要求复查、复核,接受上级行政机关一家独裁式的暗箱处理,结果合法正当的诉求很难得到及时、正确的处理和满足。“无救济即无权利”。在权利救济体系中,司法救济是保障“民告官”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道防线没有了,公民的一切权利都会丧失。

 

正是基于以上原因,当今中国信访量一直激增不下,到重点地区、敏感部位的所谓“非正常上访”突出并呈发展态势。特别是近年来,信访形势出现明显反弹。国家信访局随风下达了关于包括“不受理越级上访”等“六个不受理”文件,即《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这是当政者拒绝涉讼上访后,又一旨在打压公民维权举措,标志着“赵家人”用正式行政法规,规定不准百姓越级告状喊冤,导致全国暴力拦截上访形势进一步恶化。一些地方政府在公路的两旁,在村庄的农家墙壁上,刷写了关于打击上访内容的标语,如:“坚决打击违法上访”,“越级上访就是犯罪”,“集体上访、四人以下”,“ 聚众闹事、法律不容”等。一些单位的领导干部对集体上访向来都是如临大敌,想方设法予以阻止。他们视越级集体上访人员为“不稳定分子”; 视“信访公益人”为“刁民”,时不时地要采用“专政”手段。这就必然导致矛盾更加激化,酿成更多人的聚集、拦门、堵路、阻止、占据、游行、自焚、喝汽油,甚至冲击等激烈群体行为的发生。由此可见,“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真理。

 

本作者正是基于对访民心态的感慨,特作以下《访民之歌》:

   
   
我是访民我怕谁
   
地做床来天作被
   
衙门击鼓无人问
   
拿瓶汽油当喝水
   
   
我是访民我怕谁
   
黑牢铁窗任构罪
   
老无所养病无医
   
泥碗一个不怕碎
   
   
我是访民我怕谁
   
无产无业无所畏
   
枪把刀把都鸡巴
   
三句国骂连口啐
   
   
我是访民我怕谁
   
风餐露宿排长队
   
法不伸冤官不理
   
破釜沉舟把墙推

 

关键字: 牟传珩 信访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6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