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8/2009              

不要把革命和民主对立起来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中国与世界各国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有着数千年顽固的封建专制传统,它深入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每个角落,甚至深入到很多人血液和骨髓里,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和行动,因而中国民主化是一项很艰巨的系统工程。对此大家有着不同的想法很正常,笔者不是喜欢争论,更不是喜欢批评别人,但有时候看到有的说法对中国民主化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就忍不住提出自己的看法。我从不认为自己的观点就一定正确,但我乐意讲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引起广大读者的重视和讨论,大家一起探索中国民主化道路。

贵刋4月30日肖利军先生《认清民主与革命的有关问题把握好中国民主变革的方略》([InstallDir_ChannelDir]sf/200904/20090430073354.shtml)就是一例。肖先生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了很多很好的观点,比如分析革命和改良产生的社会条件,特别是指出中国大陆民主变革的方略是:做好民主理论的研讨、启蒙和宣传、做好民运及有关社会群体灵活多样的整合、积极争取自由,努力维护人权等等,笔者都非常赞同。但是,不得不指出肖先生或许还有他代表的一大批人,将革命和民主对立起来是非常错误的。

肖先生的文章开首就说:「一个时期以来,对于中国大陆如何搞民主主要有两种理论倾向,一种认为要以革命的方式搞民主,甚至不排除暴力革命。一种认为要以民主的方式,即通过改良的方式来搞民主。那么,哪种方式是正确的选择呢?还有没有其它的方式和途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认清民主与革命的社会条件,相互的异同及其关系……」然后通篇详细地分析「民主和革命的社会条件」、「民主与革命的不同点」、「民主与革命的相同点」、「民主与革命的相互关系」……显然,肖先生把民主和革命两个不同的矛盾混为一谈了,这样就很容易误导了人民大众,以为革命和民主是互相对立的,从而一概反对一切形式的革命,使民主化走上迷途。

众所周知,革命和改良是一对矛盾,而民主和专制又是另一对矛盾,不可混为一谈。前者指的是改变社会制度的方法,或者说改变社会制度的过程;后者指的是社会制度的本质,或者说改变社会的目标。革命是指社会制度迅速急剧的改变、他可以是暴力革命,也可以是颜色革命,往往是自下而上发动的;改良指的是社会制度缓慢持久的改变,往往是自上而下进行的,主动方在当权者。民主指的是人民群众通过普选、议会(代议制)和多党制等直接间接的方式管理国家,人民大众充分享有和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力;专制指的是国家一切权力集中掌握在一小撮人手里,人民大众被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力。可见他们是两对不同的矛盾,相互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肖先生的文章另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概念的混乱,这样就很容易误导了读者。比如肖文说「一种认为要以民主的方式,即通过改良的方式来搞民主。」显然是把改良和民主等同起来;肖文虽然没有直接说革命等于专制,但说「革命主要靠枪杆子,靠军事斗争。…..用极端、暴力的方式去实现自己,往往革命后又形成新的专制。」很显然肖先生认为革命就是暴力革命,革命的结果就是专制;又比如,肖文说「民主革命可导致社会民主化,这种革命的社会后果与其它革命不同。」「既具了革命的社会条件又具备了民主的社会条件就会发生民主革命。」这里所说的「民主革命」似乎想表达的是「(非暴力)颜色革命」。肖文有时候又说「实现民主」、「建立民主」,这里所说的「民主」应该是指「民主制度」,又是另一种意思。而其它情况下肖文通篇所说的「民主」,其实都应为「改良」;而通篇所说的「革命」,则仅仅局限于「暴力革命」。即使如此,肖先生的文章起码有如下的几个问题,值得大家重视和发表意见:

一,改良不等于民主。如果拿改良的过程来说,因为它是自上而下发动的,参与的往往只是少数的当权者开明派和知识菁英,肖先生也承认「社会对革命的参与性许多时候大于对民主的参与性。」所以,改良相对革命来说,他的民主程度反而远不如革命。如果拿改良的结果来说,则更不能说改良就一定能达致民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社会也在不断地改良,有些是重大的改良,比如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直至一百年前的戊戌变法…….他们的出发点和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和改善封建专制,而不是民主。

二,同样,革命也不等于专制,如果拿革命的过程来说,因为往往是自下而上发生的,肖先生也说「当社会条件具备时,参加革命的人会很多。」特别是革命酝酿和开始发生的时候,群龙无首,就更需要也更体现了民主。比如辛亥革命和中共革命的初期、甚至六四天安门运动都很民主。如果拿革命的结果来说,革命也不必然导致专制:美国的独立战争、英国的光荣革命、法国大革命及其后的资产阶级革命……都导致了了民主制度的建立、近年的罗马尼亚七日革命、前苏联及东欧的颜色革命都导致了专制制度的崩溃和民主制度的建立。

三,况且,革命不等于只有暴力革命,还有非暴力的颜色革命,因此,肖文将所有的革命理解成暴力革命就未免失之偏颇。肖先生和不少人认为革命必然导致专制的结果,所谓「以暴易暴」,那是因为只看到了几千年来中国的历史,而没有放眼看到世界的历史;或者因为只看到过去的中国,而没有看到今天的中国。一百年前李鸿章已经说过:「中国处于三千年未有过的大变局之中」,那时候,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才刚刚开始觉醒;一百年后,经过无数的挫折失败,特别是毛泽东共产党打着民主的旗号,发动暴力革命,结果造成空前的专制灾难,给了全体中国人民最深刻的教训。相信今天即使再有人想当毛泽东,发动暴力革命全面内战,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当炮灰了,广大人民群众一定会警惕任何人借民主的名义搞专制。同时,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多数国家已经实行民主宪政,现代通讯手段突破所有疆界,人民的民主意识空前高涨。所以,今天中国发生颜色革命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暴力革命,而革命导致民主的结果远远地大于专制。

四,肖先生论述「民主与革命的共同点:发生的基本社会矛盾」也有问题。肖文说:「自从阶级社会形成至今,民主与革命都是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一基本社会矛盾尖锐化后发生的,只不过其它革命是同一生 产方式内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民主及民主革命是新生产方式中的新生产力同旧生产方式中的生产力与旧生产方式中的生产关系的矛盾。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的基础上,具备了革命的社会条件就发生革命,具备了民主的社会条件就形成民主,有时既具了革命的社会条件又具备了民主的社会条件就会发生民主革命。」这一段话不知所指何谓?除了上面指出的混淆了「民主」与「改良」、与「民主制度」、与「颜色革命」之外,肖先生还引述了一种新的概念「新、旧生产方式」,笔者认为所谓「新生产方式」比如大规模机器生产、所谓「旧生产方式」比如个体手工作坊的概念,已经包括在「生产力」一项之内,完全不需要在已经问世数百年的政治经济学中加入新的概念,也不需要使用如此冗长句子令读者费解。

此外,笔者斗胆对共产党捧为圣经的马克思主义将革命产生的原因、甚至「资本主义灭亡」的理由单纯地归结为「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无法解决」提出一点异议。笔者认为无论通过革命还是改良,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原因,除了要解决物质生产(即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之外,还要解决精神享受(自由和专制等思想文化方面)的矛盾。就比如今天的中国,压缩了公有制,扩展了私有制,生产力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放,经济发展了,但是社会专制和个人自由、政治独裁和民主宪政的矛盾并没有解决,马克思所预言的「革命」(包括颜色革命或者改良,总之是社会变革)仍将发生。

最后,肖先生说「在中国大陆不应立即搞革命,也不应搞一步到位的民主」也很值得商榷。如果肖先生所说的「搞革命」指的是像毛泽东一样暴力革命全面内战,笔者当然也不赞成,正如前面所说,任何人也搞不起来,因为世界形势已经大大不同,中国人的思想面貌也已经大大不同。但是如果肖先生指的是民间各种各样的民主运动,包括颜色革命的发动,则笔者有不同意见。笔者认为今天的中国,革命是否会发生同时取决于中共当政者对民主普世价值接受的程度和人民大众民主诉求强烈的程度。但是鉴于中共靠武力而不是选举获得政权,本身就缺乏合法性,人民大众要求还政于民天经地义,如果他们死抱权力不放,人民有权力通过革命推翻它。又鉴于中共历届领导人均对民主宪政缺乏认识,希望他们像戈巴卓夫、叶利钦、蒋经国和李登辉那样实行民主改革机会甚微,唯一的希望就是人民大众的民主觉醒,向他们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他们进行民主改革,所以笔者很赞同萧先生说的「做好有关民主化的外围和基础工作」,而这个民主启蒙的工作,应该包括军队,直到有一天他们像清末的「新军」一样打响(辛亥)革命的第一枪。

至于说「也不应搞一步到位的民主」,同样不知肖先生所谓「一步到位的民主」是什么意思?如果肖先生认为中国民主化应该通过改良逐步推进,笔者十分赞同。问题是中共根本不愿意这样做,吴帮国就在「两会」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布:「绝不搞两院制、不搞三权分立、不搞多党制、不搞西方那一套。」但是如果肖先生的意思是好像有人曾经提议的那样,中共中央加上少数民主党「精英」组成「参议院」,胡锦涛任议长;或者二十年内只有中共党员有选举权,禁止其它政党活动;或者用「国企」向中共「四代领导人及其后人」赎买民主……笔者都曾经在贵刋发表文章批评过。笔者认为,所有这些形形色色的所谓民主方案,都不是真民主,因为它们都保留了某些人政治特权,而人民大众要求的具普世价值的民主宪政,是人人具有平等的政治权力。在这里,我们一定要分清楚,提出实现民主化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与实现一种不公平不普及的假民主之间的区别,千万不能上当,让中国民主化走入歧途。

以上的一孔之见,请肖先生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写于09年5月2日-5月4日)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6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