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1/2018              

裴毅然:当今中国信息库•当前中国解析式——评《中国:溃而不崩》

作者: 裴毅然


201829溃而不崩.jpg (430×287)

《中国:溃而不崩》(网络图片)


 

我与程晓农先生「神交」于十多年前,他主编的《当代中国研究》刊发了几篇拙稿(均为「大陆不宜」),因隔大洋,缘悭一面。今年元旦,终于与普林斯顿一些学友拜访其宅,叨扰餐食,再得其夫妇签赠新著《中国:溃而不崩》。数日展读,收获良多,一言括之——当今中国信息库、当前中国解析式,信息庞大,对最新国情国势有兴趣者,值得一亲芳泽。

 

这本继《中国的陷阱》(大陆版《现代化的陷阱》)之后的姊妹篇,信息新近、数据可靠、出处详尽、评点到位、解析时势,诊断国病,捧呈大量有价值的思考。一册在手,「进入」中国,国情尽知,国脉甚清,非资深学者,莫能为也。

 

鸟瞰中国

 

国情复杂,时势混沌。如何设置论题,不仅提供考察角度,亦折射作者学术能力——敢吃多大的包子。《中国:溃而不崩》目录就很抓人,撮选几章——

 

前言:中国将进入溃而不崩的衰败期(按:直切全书主题)

第三章: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神话破灭

第四章:中国经济为何陷入庞氏增长

第五章:支持社会存续的四根支柱之现状

第六章:中国的地方治理困境

第七章:全球化逆转情势下的中国

结语:中国未来可能发生何种革命?

 

一看就知道论题系统性、立体化,不仅得有据有料,还得有论有析,除了观点立场,还得有相当的解析能力。

 

各章小标题也很有诱惑力——

 

中国崛起与衰落的共同根源:共产党资本主义

共产党资本主义培育出盗贼型政权

中国经济改革隐含的密码:化公为私

金融危机是怎样酿成的?

中国经济模式与社会抗争之间的关系?

中国面临的外部压力有多大?中国最重大的问题是什么?

为何说「郭氏推特革命」是未来中国革命的预演?

中共的意识形态教育为自己培养了掘墓人

中国已陷入制度性无出路状态

 

全书鸟瞰当今中国,宏观考察,微观分析,直击热点,不避难点。走近一个真实的中国,抠挖「中国崛起」的底牌,谁能轻松?——

 

中国的改革路线就是以权力市场化为特质……这种模式便于政府集中一切资源,不惜透支、污染生态环境,罔顾民生与人民健康,用掠夺方式迅速发展经济,打造出世界上最快的GDP增速……当中国富人与富裕中产满世界购买奢侈品时,许多穷人连满足日常生活需求都极为困难……制造了弥漫全社会的社会仇恨。如今繁华散尽,收获苦果的时候到了,中国人面对的是雾霾、毒地与乌黑的河流、干涸的湖泊,以及数亿没有办法获得工作机会的失业者。

 

……中国社会将长期处于「溃而不崩」的状态。这个过程是中共政权透支中国未来以维持自身存在的过程,也是中国日渐衰败的过程。(页3839

 

久入鲍鱼之肆不闻其腥,对国人来说许多怪事见不怪,一经拎示,便有恍然大悟之感。如中国重点学校与农村学生之间的关系——

 

中国的重点学校基本是在计划经济时代里,为了国家发展经济或者特定阶层的利益,通过行政权力人为地集中教育资源而形成的「贵族学校」。……「用全体人民的钱办少数人的学校」。这种教育资源向少数人倾斜的制度设计,注定了农村青年(包括城市普通平民子弟)输在人生起跑线上。(页269

 

清晰正确的「阶级立场」乃是正确解读国情的前提。若站在中共立场,「与党保持一致」,那样的文字,受得了吗?此外,先忧后乐,士子本色,直击中国负弊,才是真正爱国,有批评才可能有进步呵!中共将爱国挂上爱党,规定必须先爱党,才有资格爱国,一批评就是「缺德」,当然是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

 

数据说话

 

社会分析性论著,概述容易解析难。因为每人都有主观感觉,学力不逮者往往以偏概全、以感情代理性,且缺乏收集分析信息的耐心。甄别现象、选用数据,本身就体现修养层次。《中国:溃而不崩》每章数据丰沛,一论既出,据必随之,且每据必注,还多出自中共官媒,网址详备,以供查考。

 

如论证两极分化比「解放前」还严重,拉动内需无力。论据为年收入50万美元的「高端消费」人口140万,全国人口1‰;最底端的3.87亿农民(约占全国劳动人口一半),年收入才两千美元;都市蓝领的年收入5900美元、都市白领年收入接近1.2万美元。中国虽然人口庞大,内需(拉动GDP三要素之一,另两项为出口、投资)之所以严重低迷,关键还是主流消费群体购买力不高,人均每日消费仅7美元,美国则为97美元。中国恩格尔系数(食品等必须消费与总消费之比)居高不下,接近50%,美国则仅15%2016年,中国还有7000万人口年纯收入低入2300元人民币。世界银行2015年界定的贫困线是每日食物消费1.9美元。中国约80%的人口处于社会下层。但另一头,2015年中国亿万富豪已占全球1/4强,达568名,高于美国的535名;2016年中国亿万富豪609名,美国552名,差距进一步拉大。(页226227

 

再如2016年全国GDP增速下滑,中共政府税收11.59万亿人民币,比上年增长4.8%。(页235)一降一升,数据一列,「国」富民穷,对比直感,凸显内质,旨归清晰。

 

惊心信息

 

中共一向独霸话筒自我表扬,报喜不报忧,尤其习惯成自然地隐删负面信息。2016年中国原油产量跌破2亿吨,对外依存度超过65%。(页248)这种严重有损「自生更力」的信息,好像只有从「反动书刊」中获得。稍列《中国:溃而不崩》提供的重要信息——

 

2015年因企业破产、外资关厂撤退,至少一亿几千万工人失业。2016年中国劳动人口(1659周岁)9.1亿,政府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仅为4.02%,但实为22.9。星火记者联盟对比各种数据,认为城镇户籍失业人口在2亿左右。更大的虚假是中共一直将所有农村劳动力列入全员就业。(页166

 

中国本为十三贫水国之一,近一半河流被污染,1/10河流长期严重污染。89%的饮用水不合格。每年120万人因空气污染过早死亡,约占全球因环境污染死亡的40%2011年,中国工程院士、华南农业大学罗锡文教授采访时透露: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面积已达2000公顷,占全国耕地面积1/6。(页167

 

2014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提供政府的保守数据:近三分之二的地下水、三分之一的地面水,人类已不宜直接接触;水污染对农业、市政工程、工业、人体健康等方面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2400亿元。2014年中国农业部总经济师钱克明在国际会议上承认:中国每年大概要用一亿吨化肥,即5斤粮食要用一斤化肥,超出国际公认安全线约一倍,重金属、有机物农业的超标幅度大约20%。(页201

2013年以来,随着外资撤退加速,制造业大批企业倒闭,公共工程与建筑业萧条,三亿农民工的出路再度成为话题。20157月,北京工友之家撰文〈迷失的三亿新工人:待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列举两组数据:2014年全国打工者2.74亿,其中8400万从事制造业,6000万从事建筑业,2000万从事家政服务;全国农村留守儿童6103万,流动儿童3600万。(页200

 

19952005年,中国共有118万官员配偶和子女移居国外。(页54

 

有了以上数据,溃象尽显,还需要说什么呢?

 

新词新论

 

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必产生一系列「摸着石头」的新词新论。《中国:溃而不崩》内有不少应运而生的首创新词新论——共产党资本主义、网络革命党、敌对双方共享一套意识形态、中共政治制度形成结构性锁定……

中共至今不肯放弃红色意识形态,意在坚持中国共运的历史合法性;底层民众却用同一套意识形态要求「二次革命」,剥夺剥夺者——将失去的夺回来!不仅中共的历史包袱越背越沉,也为中国增积越来越多的危险基因。作者提出很沉重也很实际的问号:一旦中共政权退出历史舞台,中国是否具备相应的社会重建能力?(页247)即社会各派是否已作好接盘的各项准备,至少理论上思想上是否搭好重建中国的脚手架?

 

作者还指出:

 

中国最欠缺的「资本」,是具有权利意识与自由意志的国民群体。(页249

 

绵延不断的「毛粉」、2017年的「郭粉」,网络上充斥歪斜的红色逻辑、炫示暴力、偏激极端、痞话脏话、仇知恨士,重演文革,清晰凸显不容乐观的现实国情。

最最反讽的是:红色权贵们都使家族如此「先富起来」(不少进入亿级美元富豪),死后悼词却必有一项桂冠——「无产阶级革命家」。(页52

 

解析郭氏

 

《中国:溃而不崩》还详细解读了2017年网热「郭文贵现象」,指出郭氏三大支持群体(害怕查处的官员、异议知识分子、底层民众)——

 

「郭氏推特革命」的这三大支持者群体本没有真正的共同利益诉求,更没有群体之间的互动协商,只是通过各自的情绪宣泄,在互联网虚拟空间里合流成为一股「网上革命热潮」;又由于大家都穿着「马甲」,并非以真面目示人,也不在意彼此在现实中是否能够合流,于是各自目标和利益的对立也就模糊化了。但一言不合,以社会底层为代表的郭粉就以辱骂对之,分分合合成为常事。(页262

 

此段评郭,十分到位,拎出「郭热」本质——三大支持群体因为宣泄性「骂共」而走到一起来了,与笔者的感觉差不多。

 

书中还引了一段法国学者勒庞名著《乌合之众》中的著名段落——

 

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页264

 

这段对底层痞民的评点,十分经典,指出底层民众必偏而谬,只会跟着幻觉走。

 

认识「乌合之众」的偏激性,对我们设计「中共后」十分必要。海内外民运界应该清楚:我们面对的是这样一群选民、这样的服务对象;你们只能带着这只球上篮——转型民主,只能用他们听得懂的逻辑防止他们走向幻觉与谬误、防止「中共后」很可能出现的暴力失控。因为,中共培养出大批「穷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只熟悉「剥夺剥夺者」的逻辑——从富人那里「夺回被剥削去」的财产。用《中国:溃而不崩》内一段话来说——

 

目前中国社会最深层的矛盾,其实是富「马克思主义者」(统治集团)与穷马克思主义者(社会底层)之间的矛盾。……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的贫穷就是他人的富裕所造成,尤其是贪官污吏们的剥夺所造成,既然你们当官的能用权力抢钱,我们穷人就要用暴力将钱抢回来。(页275

 

欧美赤论

 

《中国:溃而不崩》还为我打开一扇窥看西方的窗户,得到非常可怕的信息:居然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又在欧美上空游荡!2016年两大「黑天鹅」事件(小概率、大影响)——英国「脱欧」、川普选胜,欧洲急剧左转,崇拜共产主义的各种言论登堂入室,资深毛粉埃马钮埃尔马克龙(Emmanued Macron)选胜上台。《纽约时报》居然载文〈再给社会主义一次机会〉——

 

我们或许可以不再把列宁和布尔什维克们当成疯狂的恶魔,而是选择把他们当成用意良好的人,试图在危机中打造出一个更好的世界,但我们必须弄清如何避免他们的失败。[1](页245

 

连列宁与布尔什维克何以失败的根源都不清楚,就出来为他们翻案!如此低级幼稚的政论出现于《纽约时报》,令我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感觉有一份向西方「说清楚」的责任——并不是列宁与布尔什维克本身是恶魔,而是必然失败的共产主义将他们变成恶魔。看来,未历赤难的善良西人,对马列主义太隔膜了,缺乏最起码的事实认知。这是能再给一次的机会幺?已经造成一亿人非正常死亡、二十亿人非正常生存的百年赤灾呵!如此巨大赤难,在欧美竟尚未转化成抵御赤色邪说的社会共识?!二十世纪这笔最重大的「世纪人文遗产」(认清赤谬),至少尚未为欧美文化界普遍接受。根据「历史惊人相似」的古训,如果欧美文化界不从根本上认清赤说灾源,放任左派利用经济衰退煽动「再给共产主义一次机会」,实在太可怕了。没想到欧美左士幼稚如斯!

 

药方商榷

 

曲终人出,言尽旨显。两位作者为中国的民主转型开出药方——地方自治,认为或可通过地方自治实现天鹅绒式转型。

 

该着还对海外民运圈给出十分遗憾但又十分精准的评点:

 

海内外各个圈子的异议人士互相排斥斗争的兴致,远远高于他们反对中共政权的热情,几乎没有集结的可能。(页237

 

最后,感觉书名《中国:溃而不崩》或可商榷,似可改为「中共」或「红色中国」,更合适更精确。一则,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溃了崩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不会一并崩溃。二则,现名好像滑入中共之彀,将中共认作中国。此外,「溃而不崩」好像也太悲观了,似乎中共将长期垂而不死,海内外民运界好像有点望不到头矣!当然,学术问题,见仁见智,一己管见,仅供参考。

 

2018-1-215  Princeton

 

北美购买《中国:溃而不崩》

 



[1] Bhaskar Sunkara:〈再給社會主義一次機會〉,載《紐約時報》2017-6-28。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70628/finland-station-communism-socialism/.

关键字: 裴毅然 中共 何清涟
文章点击数: 226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