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5/2009              

二十年后看八九民运

作者: 陈卫 陈卫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岁月悠悠,很多华丽的东西都被它无情的抛弃,然而同时它又将被尘封和掩埋的价值展现出来,让世人回顾和祭奠。权势和荣华就象女人的青春美貌经不起岁月的摧残,而良知和对正义的追求就象佳酿一样历久弥香。

八九民运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虽然中国执政者采取了种种卑劣手段来污蔑这场爱国民主运动,并从各方面来封锁关于八九民运的消息,妄图将他们的罪恶掩藏起来,将民众可歌可泣的抗争从历史上抹去,逃避历史对他们无情的审判,延续他们的专制统治。

但是自以为聪明的统治者从来都是最愚蠢的,历史从来就不仅仅写在纸上,那些最重要的历史都是用刀写在人们的心上。历来的统治者最后会发现他们费尽心思维护的东西最终不过是沙堆上的城堡,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真相将在黑夜过去象阳光一样普照在大地上。专制者和作恶者不光输掉了他们的人生,还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接受永恒的唾骂。

对历史事件的评价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换,对历史事件不断反思咀嚼,使其不断丰满和完善,是人类进步的无上法宝。

我生逢其时参加了八九民运,见证了六四大屠杀,并因此成为了一个注册反革命分子。对于八九民运我义不容辞负有还其真相的责任。如何看待八九民运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二十年来八九民运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反复对自己质疑,我们当初做得对吗,我们是否有更好的选择。也许这个问题已经有许多人做出了回答,但愿我的思考不致成为无意义的阑尾。

思考一,八九民运是当时比较开明的文化环境的产物。

"文革"结束后,邓小平出于为了夺权的需要,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武器来对抗华国锋的"两个凡是",以实用理性战胜了华国锋的传位革命理性。虽然很多抱着顽固的阶级斗争思想的遗老们妄图回到他们理想的秩序中去,但是思想的解放就象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不可阻挡。八十年代反思成为一种时尚,伤痕文学让人们了解到极权给人们带来的伤害,诗歌和小说都将独立的思考和探索作为主题,在改革开放的大旗下,虽然极权主义以"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等名目从中干扰,但是自由的精神还是象种子一样生根发芽。以北岛为代表的朦胧诗让年轻人趋之若鹜,摒弃传统保守文化提倡更加彻底改革的电视片《河殇》象清风拂过神州大地。在大学里几乎每周都有各种讲座,专家和学生对探讨改革道路和揭露现行社会弊病乐此不疲。可以说当时已经为社会变革提供了一个温床。对于学生们来说,比较敏感的人都会觉得是否马上就会发生什么。

思考二,当局粗暴的处理方式是八九民运升级的催化剂。

八九民运以胡耀邦逝世作为引爆点这是谁都不可预料的。事情本来并不是那么复杂和难于控制。但是共产党独居上位养成了骄横的作风,对于学生和民众自发的请愿行动在心里非常反感,不承认民众有表达自己愿望的权利,不希望由于和请愿人员对话导致示范效应,从而让普通民众走上前台,与他们争夺话语权。这是共产党的一贯做法,他们可以居高临下做出亲民的姿态,但决不允许任何独立的声音发出,决不允许独立的力量有一席之地。八九民运中,胡耀邦追悼会上他们拒不接受学生们的请愿书导致了北京学生的罢课运动,罢课运动发生后当局没有与罢课学生进行任何的沟通协商,而是以《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将学生们正义的行动和一种本来不过是一种企图与政府进行沟通的努力上升到敌对状态,而且采用的是青年学生最反感的扣帽子和含沙射影的方式,导致4月27日大游行,学生们希望政府承认他们的爱国热情,希望能与政府平等、公开的对话,但是政府却将学生们视为草芥,让所谓的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和不知哪里找来的学生代表进行假对话来糊弄学生,学生们一直试图与政府有一次对话的机会,并组建了高校对话代表团,当对话的希望微乎其微后,学生们只有采取绝食这种激烈的方式希望能让当政者理解他们的拳拳爱国之心,但是当局却熟视无睹,以戒严来强行压制和平绝食请愿,激发广大市民走上街头阻拦戒严军队,表明广大群众不同意当局的错误决定,执政当局仍一意孤行,悍然用坦克和子弹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终于制造了世界历史上罕见的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运动的惊天大案。

思考三,这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

有人以这次运动没有明确提出民主和反独裁的主张否定这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认为学生主要是反对官倒反对贪污腐败。但是作为参加者非常清楚,我们的目的是要推进中国的民主。由于中国长期是一党专政,直接提出民主和反对独裁是只能找来打击,使民运不可能有实际的收获。所以大家出于为了实际成果考虑,没有在公开的场合提出最高目标,这是策略的考虑,也是学生们智慧的体现。在一党专政的铁幕下你发出独立的声音和要求参与国家事务本来就是对独裁的挑战,就是民主的体现。基本上所有的运动组织者和参加者都认为我们不可能通过这么一次运动就能实现中国的民主,中国的民主进程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我们能够进行一次冲击为以后的持续努力打一个基础就可以了,所以学生们为什么那么看重对话的象征意义就不难理解了。当然这种民主运动是建立在爱国的基础上的,而且是非常理性的爱国,不是把爱国建立在爱党和民族主义这种狭隘的基础上,而是希望建立一个长期的健康的自我具有纠错功能的体制,实际就是民主社会。

思考四,这场运动没有反对共产党

这个结论也与这次运动的目的没有矛盾。由于八十年代共产党内出现了一股开明的力量,党内进行了一些拨乱反正的行动,加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取得一些实效,所以知识界新权威主义很盛行,希望通过共产党自身改良,走渐进民主的道路。学生们比知识分子激进,但是学生们接受的概念也是深受这种思潮的影响。党内的改革派和民间力量结合起来达到渐进民主,这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减少了社会动荡的成本。当然这条道路是否妥当是另一个问题,至少现在我不会相信这种单相思有什么作用,但历史不可逆转,当时这种思维确实有很大的市场,大家也能看到这个思考里现实的因素。在现实社会里生活而且能够看到一些希望的大多数人是不可能突然就采取最激烈的方式来与统治者决裂的。现在假设当时的情况提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就能改变历史的说法是经不起推理的,这种口号只会让参加者来反对你,或者退出运动。对历史事件我认为不能拔高,参加人数众多是事实,是民主运动也是事实,但是当时确实没有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思想准备,一次运动它的精神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思考五,这是一场群众运动

所谓群众运动是区别于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当局以这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动乱来作为镇压的理由。但是 我作为一个从头到尾参加了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虽仔细观察却没有发现任何运动被操纵的事实。学生自治组织是临时成立的,而且也是公开和变化的,学生代表基本上是选举产生的,不能代表学生们意见的学生领袖马上就会被大家抛弃。而共产党提出的所谓黑手象方励之先生在严密监视和学生们为保运动不被抓把柄主动疏远下基本没有作为。而且象如此一场波及全国的主要以学生和市民参加的运动要说被谁操纵真是天方夜谭。当然当局这个结论是在没有任何调查和事实基础上作出的,其目的是为了给镇压寻找一个理由,至今他们也没有任何具有说服力的事实来说明他们的结论的来源。从八九民运后政府力图将此事淡忘也说明了他们这个结论是经不起任何的质疑。

思考六,八九民运是中国的宝贵财富

中国的民主运动不是从八九开始,也不会以八九结束。但是在反对极权专制的所有努力中,八九民运无异具有特殊的地位。首先这次运动规模浩大,影响深远,相当于一场全民启蒙运动,让大家对民主的本质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其次共产党在这次运动中的表现特别是六四大屠杀让大家对共产党和集权体制本质有了明确的认识,从而让民众抛弃依靠专制政党来实现民主保护人民的利益的幻想,从更为广阔的角度来思考社会问题,实现了跟共产主义的精神决裂。更为重要的是,共产党在镇压八九民运中也培养了自己的掘墓人,一大批流亡海外、投入监狱和积极参与者从此将推翻独裁、实现民主作为自己的终生追求,他们广泛联系社会各阶层,团结所有进步力量,民主运动从此走上野火烧不尽的新时代,至此一党专政的丧钟已经敲响。

 

关键字: 陈卫
文章点击数: 103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