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3/2009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

作者: 陈卫 陈卫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真正的历史进步不可能一帆风顺,总是一波三折,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理由很简单,新的思维和格局打破了原来的均衡,必将影响到社会的各个方面,那些在旧有体制下占据有利地位的利益集团绝不会甘心拱手退出历史舞台。旧的观念是他们的精神基础,既得利益是他们的出发点,自私和陈腐的正统观念让这些人利令智昏,成为挡车之螳臂。

但是历史进步从来就不是专制集团能够阻挡的,那些貌似强大的统治者在历史的洪流冲刷下土崩瓦解,"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日秦始皇"。专制者有两大法宝,一是宣传,也就是宣扬他们的正统地位,他们统治的合理性,实际就是愚民政策;二是武力,专制者都十分迷信武力,他们相信通过使用警察将异己关进监狱和用军队将挑战他们权威的不满者消灭就可以让他们的统治永远延续下去。在这个方面,几乎所有专制者都是一样的,他们能愚弄就愚弄,不行就图穷匕首现。他们因为利益而使自己对社会的变化视而不见。

但是社会总是要进步的,就像太阳总要升起。人们不断的在追求理想的社会,追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这个追求不是用愚民政策和武力能够压制的。再严酷的专制也只能暂时压制这种追求,而不能永远将人们的良心和勇气摧垮。纵观历史,统治者都不惜用一切手段来维护其政权,但是历史的车轮还是不断缓慢的向前滚动。这是非常让人欣慰的,如果用武力就可以阻止社会的变革,那么人类就不会有什么进步,人类社会将止步于第一个专制者或者最残暴者的脚下。

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最终被政府以枪炮和坦克镇压下去了,对"六四事件"的态度,二十年来成为了世界人民判断中国政府的一个标尺,成为中国政府的难言之隐。当局竭尽全力阻止主流媒体刊登有关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消息,就连批评都不允许。他们害怕由此暴露真相让大家认识到他们虚伪的本质,动摇他们的统治。
八九民运时,我是一名大学生,参与了整个运动,并且见证了"六四"屠杀。八九民运失败后,我被抓捕并关押在秦城监狱接受审查。我很愿意反省自己,我对警察说,我愿意承认自己在运动中犯了错,或者说被人利用。认了错并不可耻,我的道路还很长,也许我就可以轻装前进了,但是你们要拿出证据来说服我。事实上,政府除了污蔑和捏造根本就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场运动是所谓的动乱和暴乱。

我二十年来一直觉得自己负有还原八九民运真相的责任,我不能让"六四"烈士的英灵再蒙上尘埃。虽然在貌似强大的专制机器下我的作为很难有什么实效,但是我要告诉世人真相,告诉专制者他们休想瞒天过海。

"六四"事件是中国的一件大事,也是融入我生命的一件大事,我现在将我多年的思考写出来作为对"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一个祭奠。

思考一,运动参与者和当政者观念冲突是导致当局镇压的根本原因。

很多人多年来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场和平请愿运动会招来大军戒严最后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流血屠杀?政府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是否有点过了?

也许当时的学生和群众都太善良了,他们的目的不是希望通过疾风暴雨来达到社会革命,而是希望通过和风细雨来推进民主。运动组织者希望通过有节制的行动达到实际的和有效的目标,在这个基础之上逐步实现中国的民主。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非常了解这个事实,所以在运动过程中,大家都非常自觉没有提出太高的要求,克制自己不要做出过火的行动来,以免让政府误读,招来不必要的打压。这是大家从共产党执政多年铁血统治中得出的经验,也可以说是一个潜规则。

知识分子、学生和群众希望能够有表达自己意见和建议的机会和权利,希望参与国家事务,希望当政者顺应民意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希望通过群众监督消除贪污腐败,希望新闻能够如实反映社会现实,希望减少贫富差距实现社会公正,凡此种种都是非常实际的东西,没有触及统治根基,但是一旦实现就将为民主化打开一扇方便之门。

但是极权统治者由于长期唯我独尊,将所有独立的声音和政治要求都视为对他们地位的挑衅,不管群众多么善意,他们都用阶级斗争的有色眼镜来看待,他们甚至都不用与示威群众进行任何沟通就能得出动乱的结论,他们不屑于与请愿群众进行任何平息事态的努力就使用武力镇压,目空一切和其意欲保护其垄断地位是根本原因。在他们看来这些事情都是不容许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他们在道义上并不能理直气壮,他们认为一旦让步,他们将不断后退,直到无路可退,失去他们为所欲为的天堂。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保障,他们将给那些胆大妄为者以颜色,至于民意他们相信在只手遮天的情况下他们可以随意篡改事实左右舆论。

思考二,"六四"事件让大家看清了中共反人类的本质。

虽然我承认八九民运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八九民运当时改良思想是占主流。也许是之前胡耀邦、赵紫阳的务实作风和拨乱反正行动给了民众以希望。我认为一个社会当它出现一种进步的苗头的时候这种改良思想占上风是非常正常的,这个时候你动不动就与现行体制割裂,去进行最坚决的革命,显然有舍近求远的嫌疑。作为一个思想家可以这样做,但是学生和一般市民做不到。一个社会主张最激烈革命的人总是少数,但是这种思想在当时的土壤中很难发芽,通过和平演变达到民主化是当时许多人认为可行之路。

但是"六四"大屠杀让大家彻底清醒了,原来所谓的改革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所谓民主是不威胁他们的独裁统治,所有的法律赋予人民的权利在专制者面前一钱不值,所有的民意都不能阻止极权统治者对人民的屠杀。人民在权力面前那么渺小,善良在无耻面前那么无助。

佛家悟道讲究当头棒喝,"六四"大屠杀对那些希望通过共产党自身改革推进民主的人来说就象当头棒喝一样,我们从此幡然醒悟,原来寄希望于当政者来实现民主只不过是一场春梦,是典型的单相思。民众和专制者本来就是对立的,处于弱势的人民总爱幻想,就象落难才子幻想搭上富家小姐一样,那是特例。要推进中国的民主,除了自身持续的努力,用实力来说话别无他路。这是"六四"事件给我们的结论,也是用无数鲜血得来的真理。专制者虽然将民众运动暂时镇压下去了,但是他们却永远失去了民心。"六四"事件杀死的是民众一颗爱国之心。

思考三,民主运动的基础必须牢实,民主运动的方式必须多样。

八九民运以大屠杀收场,这是一个国家的痛,这也是民主运动的巨大损失,但是痛定思痛,八九民运也暴露出许多问题需要我们去思考。八九民运的伟大意义不容质疑,它是对专制统治的一次挑战,是人民民主意识的集中展示,它的非凡的勇气和巨大的热情都将不断激励后来者为民主事业前赴后继。但是,对民主认识不深、准备不足也同样是致命的。许多人对于民主的理解停留在概念上,实用主义较多。特别是知识分子对专制危害性认识不够,基本没有什么文章在揭露专制之祸,一厢情愿的提什么新精英主义,导致学生和市民对争取民主的困难认识不够,热情有余,理性不足,一味的向前冲。其次,运动缺乏民运历史,组织者和参加者基本都是没有政治斗争经验的学生、知识分子和市民,右派、民主墙人士、自由化知识分子等不是在监狱中,就是群众为保运动纯洁而主动与他们脱离了关系,从而使民运没有连续性。再者,八九民运中学生和市民只考虑成功没有准备接受失败,因此当军队强行戒严时大家无所适从,基本没有任何反抗。

所以,通过"六四"事件,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的民主进程是漫长而艰苦的,不是那么风花雪月的浪漫,其中有流血,有许多人会因此而入狱。民运也不是只有热情就可以的,民主理论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所作用,我们必须学习和领会民主理论的各个方面。还有,民运有其历史,我们必须尊重前人争取民主的努力,吸取他们的经验,让民运成为一条不断的长河。最后,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一次偶然事件,偶然事件必须和长期的准备结合才能真正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八九民运已经成为历史,我们回顾历史是为了将来。"六四"事件以惨烈被人们记忆,但愿我们以后再也不要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六四"英烈们会为他们的理想实现而自豪。


 

关键字: 陈卫 六四
文章点击数: 9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