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0/2018              

蔡咏梅: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的警告

作者: 蔡咏梅


 

2018316安琳.jpg (297×363)

 图片说明: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 Marie Brady). (作者提供)


 

日前读到新闻说,新西兰总理下令国家情报机关调查该国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Marie Brady )因其学术作品在国内遭到威胁骚扰和被爆窃的事件。

 

安琳主要研究中国内政外交、南北极政策,以及中国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出版过10本书,发表过40余篇学术论文。她对中国极权政权及新西兰政府的对华政策不假辞色,持批评立场,早已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友好的西方学者。

这次事件源于2017出版有关中国南极政策及其活动的研究著作《极地强权中国》(China as a Polar Great Power 披露了中国染指南北极的野心,还接受了新西兰电视台的访问,因此引起中国当局的强烈反弹。令人吃惊的是,不但安琳在中国的消息人士均被中国国安找去问话,中国官方还肆无忌惮地干涉到新西兰,接触过安琳的所有社会关系,直接把威胁的魔爪伸到她家乡。中国负责极地事物的官员向安琳任教的坎特伯雷大学、新西兰负责南极事务的机构、安琳居住的基督城的市政府、以及新西兰驻中国外交官施加压力,要他们阻止安琳的学术研究。安琳的家被爆窃,三部计算机被盗走,甚至还有人向她发信,威胁要对她不利。

 

中国政府对安琳学术研究的干涉实际已有二十多年历史。

 

我写《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一书时,其中一章谈有同性恋倾向的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与中共著名国际友人路易艾黎的暧昧关系,有关路易艾黎部分主要资料即来自安琳出版于2003年的一本学术著作《中国友人-路易艾黎之迷思》(Friend of China-the Myth of Rewi Alley)。安琳在这本书首次披露,中共十大国际友人之一的新西兰人路易艾黎是同性恋者。路易艾黎1927年来到中国,1987年在北京逝世,是支持中共政权的著名国际人士,他终身未婚,中共的宣传和他自己的声称都说,他是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而选择了独身生活,从而牺牲了自己的婚姻幸福。但安琳的研究发现,这个为了中国革命的堂皇说辞根本是一个天大的谎言,路易艾黎不结婚不是为了中国革命,而是他不爱女人。(同性恋的周恩来用婚姻来掩饰其性倾向,他曾劝路易艾黎结婚,但路易艾黎仍然坚持独身,在这一点上他比周恩来更忠实于自己。)安琳的书还指出路易艾黎这类西方同性恋者来到中国,初衷并不是来支持中国革命,而是来寻求性自由,因为在1949年前的中国,比起基督教世界的西方,同性恋者有更大的生存空间。

中国官方知道安琳这个研究后,为了维护他们打造的路易艾黎神话,即阻扰她披露真相。中国对外友好协会要求中国人不接受她的访问,还告诉一位新西兰学者说,如果他与安琳合作,他们将不与他来往。甚至还通过新西兰的新中友好协会干涉安琳在自己国家新西兰的学术活动,1993年新中友好协会要求一个学术会议的主办方撤掉安琳的论文,因为她的论文有一句提到路易艾黎是同性恋者。

 

而这是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当时的中国对新西兰的言论自由的干涉还没有如此严重和肆无忌惮,安琳今天的遭遇在二十年前可能是无法想象的。安琳说,二十多年前新西兰虽然与中国关系良好,但中共宣传喉舌《人民日报》的观点不会出现在新西兰的媒体上,但现在新西兰的中文媒体已被中共控制,几乎所有的华人媒体都是《人民日报》的观点。

 

我本人就知道讲中共不爱听的话的一家新西兰华文报纸是如何被中共打压最后消失的。这是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著名陈氏兄弟(陈维健、陈维明)及其家人在新西兰奥克兰市办的《新报》,已经营十余年,非常成功也很有影响力。陈氏兄弟一家是我的朋友,他们告诉我,最初中国大使馆还统战他们,邀请他们出席国庆活动,但陈氏兄弟仍然坚持其在中国问题上的政治异议立场,还刊登法轮功的新闻和广告。见统战不成功,中国大使馆即背后操纵,对《新报》发动杯葛,最终让这家批评中共的报纸拉不到当地华人的广告严重亏损无力经营下去,只好关门大吉。

 

安琳指,中国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威胁新西兰的民主、自由价值。除了中国政府,新西兰还有一些以民间团体面目出现的外围组织控制华人社会和中国留学生。如非常活跃的“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 新西兰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前者监视着华人社会的一举一动,并想影响新西兰的对台政策。后者则是中共控制在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主要手段,其中一位会长席陈耐锶去年还竞选过新西兰国会议员。安琳并指出中国对新西兰内政、外交、政治经济诸多方面的影响。

 

安琳以新西兰为例子审视中国的全球政策,批评新西兰政府和朝野两党向中国政府献媚示好,警告说正在崛起的中国正在蚕食着全球的民主,对西方是很大的威胁。

 

新西兰1972年与中国建交后,对中国有一种浪漫的想象,特别是通过他们在国际上很著名的新西兰子弟路易艾黎的视角(安琳指这是一个误导)来了解中国,以为地球南端的新西兰与地球北端这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有一种特殊的友谊。安琳说,这个浪漫的想象因为1989年天安门的流血而打破,使很多新西兰人突然发现当今中国是一个不能容忍自由和压制人权的极权中国。天安门事件爆发时正当23岁的新西兰青年安琳即是由此开始认识中国。

 

今天,不论是新西兰,还是西方其他国家,他们对中国已没有任何浪漫的想象,如果他们对极权中国献媚讨好,无视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威胁,只能是出于短视的经济功利考虑。但安琳不是政客,是学者,能秉持学者求真的良知,拒绝曲学阿世,所以能挺身指出很多西方政要不敢或不愿正视的冷酷事实,讲出真话。但西方的政要能听得进这位新西兰女学者的警世之言吗?

 

 

关键字: 蔡咏梅 新西兰 安琳
文章点击数: 196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