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28/2018              

王力雄:民主权利需要民主能力

作者: 王力雄

资料图片: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第五次会议2018年3月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藏人行政中央网站)
资料图片: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第五次会议2018年3月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藏人行政中央网站)

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后,从取消贵族头衔、建立议会制度、制定“流亡藏人宪章”,到实行三权分立,由流亡藏人直选司政等,有步骤地逐年实行民主化措施。在这个过程中,普通流亡藏人对民主的要求并不强烈,宁愿服从达赖喇嘛。对于推动民主,达赖喇嘛一直走在民众前面,不断把自己掌握的权力交给民众,因此普遍认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化是达赖喇嘛一手促成的。

 

在与中国政府的谈判中,达赖喇嘛特使申明“西藏流亡政府象征着西藏人民的利益和西藏人民的代表”,而代表中国政府的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则嗤之以鼻,回以“代表西藏各族人民的是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及中央领导下的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

 

达赖喇嘛世系数百年皆为西藏的政教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1959年是在西藏政权领导人任上被迫流亡,虽然流亡使他失去权力,但是武力制造的事实不等于合法,这是西藏问题至今不解的根源。除了历史原因,达赖喇嘛在今天广受藏人信仰和效忠,不管中国方面承认与否,观察者可以通过无数事实证实这一点,因此说达赖喇嘛有代表西藏的合法性是无可争辩的。

 

达赖喇嘛在西藏流亡社会民主化后宣布政治上退位,便出现了一个问题,此时的流亡政府——即今天所称的藏人行政中央——能否代表西藏人民?与达赖喇嘛不一样,当谈论一个机构能否代表人民时,合法性不是自我认定,需要有合法的程序进行证明。而当今达兰萨拉的合法性程序仅来自十几万流亡藏人投的数万张选票,代表西藏流亡社会没问题,要说代表六百万西藏人民便缺乏足够的支持。

 

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是同样的。中国政府没有经过西藏人民自由选择的合法性程序,也不能代表西藏人民。只是它在事实上控制着西藏领土,管理着境内藏人,国际社会只能承认它统治西藏的现实。

 

达赖喇嘛在世时,达兰萨拉的流亡机构仍然还有达赖喇嘛合法性的荫蔽,但如果不能找到并证明自身是真正代表西藏境内六百万藏人的方式,在达赖喇嘛去世后,缺少合法代表性的问题便会凸显出来,凝聚力和影响力也会随之减弱。

民主是政权合法性的根本来源,这是当今世界的共识,也是达兰萨拉对北京的优势。然而仅有民主的形式不够,仅在流亡社会推行民主也不够,达兰萨拉的民主如果没有境内藏人参与,便只是流亡社区的自说自话。这才是达兰萨拉能否代表西藏人民的关键。对此必须及早地、锲而不舍地追寻和探索,而不是有了民主形式就可以故步自封。

在赋予了民众民主的权利后,如何提升民众的民主能力,是流亡西藏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十几万流亡藏人分散在印度、尼泊尔、不丹的众多定居点及全球多个国家,相互沟通不便,彼此难以了解,凝聚力主要靠的是达赖喇嘛。仅有选举的权利并非是真正的民主,如果不能选出合适人选并对其委托和监督,人们不能对民主进行有效的参与,就是缺少民主能力的民主权利,实质是空的,作用也有限。流亡西藏需要在达赖喇嘛去世前培育起民众的民主能力,否则民主可能沦为游戏和表演,流亡社会也可能在达赖喇嘛去世之后陷入涣散。 
关键字: 藏人
文章点击数: 19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