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5/2018              

王维洛:厉害啥,我的国!——世界超级强国却解决不了喝水问题

作者: 王维洛


2018330水污染.jpg (264×191)

水污染(网络图片)

 


 

一、世界超级强国

 

1958年毛泽东搞大跃进,目的是赶英超美,衡量的指标只有一个:钢产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早已超过了美国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总和,成为世界第一个超级强国,因为世界上一半以上的钢都是在中国生产的。

 

已故保加利亚的盲眼灵媒万加生前曾预言,2018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超级大国。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则认为,中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已经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中国的综合国力早在2012年、经济实力在2013年、科技实力在2015年超越了美国。到2016年,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15倍、1.31倍和1.36倍。真可谓,厉害了,我的国!

 

可惜,在这个世界超级强国中,14亿人,除极少部分人外,喝的都是不合格的水。就是说,中国的自来水,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06年颁布的、200771日党的生日开始执行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或者有的人根本就没有自来水的供应。厉害啥,我的国!

 

二、北京奥运会遗留下的一个最大成果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中国政府花费了很多资金来建造基础设施和改善生态环境,为了给世界一个美丽的崛起大国的形象。根据张亚雄和赵坤的《北京奥运会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拉动影响》一文,直接投资 1386.97亿元人民币,间接投资 1438.3亿元人民币。2008年北京奥运会一个最大的尚存成果,就是让中国人知道了一个事实:

 

北京的自来水——中国质量最好的自来水,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要求。

 

奥运会游泳比赛场馆水立方中装有一套最先进的水处理装置。北京的自来水经过砂滤-臭氧-活性炭净水工艺,再用臭氧消毒,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要求。

 

201316日《南方周末》发表彭利国关于北京研究饮用水水质的赵飞虹夫妇20年不喝自来水的报道,不但轰动北京也轰动中国。妻子赵飞虹是北京保护健康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负责人,丈夫在国家发改委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饮用水产业委员会工作,两个人的工作都和饮用水质量有关,赵飞虹对北京自来水的水质更是了如指掌。为什么这对夫妇20年不喝自来水?回答是:你知道的。

 

商人是最善于捕捉商机。

 

美的热水器事业部于201666日在北京举办产品展览,又拿北京自来水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要求来说事:

 

“早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就有报道称,北京的自来水水质尚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用水要求。水立方的水在注入泳池前都将经过净水工艺和臭氧消毒,经过这种处理后的水质才达到国际泳联的水质卫生标准。去年,北京市水质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消息遭到了曝光:北京一些用户被告知,家中自来水“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须加装净水器,牵动了居民对饮水安全的担忧。”

 

北京自来水集团则表示,北京的自来水水质指标完全符合国家106项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说北京自来水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是造谣,是净水器厂家偷换概念,进而推销其净水器。但是北京自来水集团没有邀请第三方的检测机构参与,拿出自来水水质报告,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三、巨大的商机:净水器

 

人的生命离不开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比食物更加重要。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人类疾病80%与水有关,水质不良可引起多种疾病。俗话说,病从口入。而水又是人每天不可缺少的。中国医促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复兴教授指出:“现有资料表明,二十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上海女性乳腺癌和宫体癌发病率上升了50%和70%,与上海自来水的质量不好有直接关系”。中国的癌症村的大量出现,也和饮用水的污染有直接关系,水污染严重的淮河流域也是癌症村分布最密集的区域。

 

2018年中国新年前夕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文章流传网路,一位60岁的老人得病,几乎毁掉北京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2018年初上海一位28岁的白领查出了肝癌晚期,妻子知道后的第一件事是打掉已经五个月的身孕并提出离婚。据说,俩人家庭条件颇好,婆家曾开出上海一套房和200万现金的条件,苦求女方把孩子留下,但遭到了坚定的拒绝。水污染则是导致肝癌的一个重要诱因。过去的中国是拼命挣钱,现在的中国是拼钱买命。为了家庭成员的身体健康,有条件的和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的家庭都愿意花大价钱购买净水器。这对中国GDP的发展有多么大的促进作用。

 

目前中国市场上出售的净水器有很多种,如小区中央水处理系统、前置过滤器、全屋中央净水机、末端直饮水等。这些净水器就是一个水立方水处理设施的小型化,所采用的过滤技术有超滤、反渗透(RO)、活性炭,这些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处理技术。净水器的价格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每年运行费用在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这是多么巨大的一个市场!一年又能创造多少GDP

 

到目前为止,德国绝大部分水厂采用的都是最简单的水处理技术,就是过滤和消毒。因为生态环境保护得好,原水质量好(大部分是地下水或者来自河床底的“假”地下水),只要稍稍处理,就可以满足饮用水水质的要求。从技术上来说,是简单的、落后的,是不厉害的。而中国自来水厂的设备,特别是大城市的自来水厂的设备,都是采用超滤、反渗透(RO)、活性炭这些最先进的技术,因为生态环境被破坏得厉害,水源污染十分严重,有害物质含量严重超标。要把这些有害物质去除,只有依赖高科技、高技术。掌握和使用了这些高科技、高技术,是否就说明国家先进、强大?是否就是厉害了呢?最后,经过最高级净水器处理过的饮用水,它对人体的帮助,远远不如德国的只是经过简单处理的自来水,因为它缺少人体需要的矿物质。

 

四、中国目前实行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生活饮用水标准的建立就成为国务院下属两个部、卫生部和住建部(之前和之后的名称多有更改)之间互相合作而又争权夺利的对象。卫生部认为,饮用水和食品一样,其质量标准的建立和检验是卫生部的职权范围;但是过去各城镇的自来水厂都归住建部领导管理,其设备的投资也需要住建部批准,所以自来水厂都听直接上司的领导。

 

1954年卫生部发布的《自来水水质暂行标准》是新中国最早的一部生活饮用水的技术法规,19555月起在北京、天津、上海等12个城市开始试行。

 

1956年由卫生部和国家建设委员会联合审查批准发布了《饮用水水质标准》(草案),对15项水质指标的限值做出了规定。同年还审查通过了《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选择及水质评价暂行规定》,对水源选择、水质评价的原则以及水样采集和检验要求进行了规定。

 

1959年由卫生部和建筑工程部联合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规程》。该规程是在此前发布的标准和规定基础上,修订、合并而成。包括水质指标,水源选择和水源卫生防护三部分内容,提出限值的水质指标增至17项。

 

1976年由卫生部和国家建设委员会共同审查批准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试行,TJ20-760)。该标准包括总则,水质标准,水源选择,水源卫生防护和水质检验五部分内容,提出限值的水质指标增至23项。

 

1985年卫生部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85)。该标准中包括总则,水质标准和卫生要求,水源选择,水源卫生防护和水质检验五部分内容,提出限值的水质指标增至35项。

 

1992年建设部发布了城市供水行业2000年技术进步发展规划《水质目标》,考核水质项目增至88项。其后于1999年又发布了《饮用净水水质标准》。

 

200167日卫生部正式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有96项水质指标,但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未予承认,新的《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只做卫生部下发的文件标准。

 

2005年,建设部发布《城市供水水质标准》(CJT 206—2005),水质指标103项。20065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办公厅发布《全国城市饮用水供水设施改造和建设规划》编制大纲,《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地下水质量标准》(GB/T14848-93)、《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标准》(CJ 3020-93)与《城市供水水质标准》(CJ/T206-2005)都是法律依据。

 

中国国目前现行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是20061229日由原卫生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共同颁布的,于200771日开始实施,并明确规定201271日是执行这一规定的最后期限。

 

实话实说,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有两大特点,一是与1985年版相比,指标数量大幅度增加,二是标准提高,与当时的世界接轨。

 

指标数量大幅度增加

 

1985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85)包含的限值水质指标共35项,2006年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包含的限值水质指标共106项,是1985版的三倍。

——微生物指标由2项增至6项;

——饮用水消毒剂由1项增至4项;

——毒理指标中无机化合物由10项增至21项;

——毒理指标中有机化合物由5项增至53项;

——感官性状和一般理化指标由15项增至20项。

 

标准高

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标准,可以和美国、欧盟、日本的标准相比,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饮用水标准(2004年第三版)十分接近。下面是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列出的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与美国、欧盟以及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标准中一些指标的对比:


 

 

项目

单位

中国

美国

欧盟

世界卫生组织

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GB 5749-2006)

国家一级饮用水规程

欧盟饮用水

水质指令

饮用水水质准则

总大肠菌群

CFU/100mL

不得检出

不得检出

不得检出

不得检出

耐热大肠菌群

CFU/100mL

不得检出

未规定

未规定

不得检出

大肠埃希氏菌

CFU/100mL

不得检出

未规定

未规定

不得检出

mg/L

≤0.005

≤0.005

≤0.005

≤0.003

mg/L

≤0.05

≤0.1

≤0.05

≤0.05

mg/L

≤0.01

0

≤0.01

≤0.01

mg/L

≤0.2

0.05-0.2

≤0.2

未规定

mg/L

≤0.3

≤0.3

≤0.2

未规定

mg/L

≤0.1

≤0.05

≤0.05

≤0.4

mg/L

≤1.0

≤1.3

≤2.0

≤2.0

mg/L

≤0.001

≤0.002

≤0.001

≤0.006

mg/L

≤0.005

≤0.006

≤0.005

≤0.02

mg/L

≤0.0001

≤0.0005

未规定

未规定

mg/L

≤0.01

≤0.05

≤0.01

≤0.01

mg/L

≤0.5

未规定

≤0.5

≤1

mg/L

≤0.01

≤0.05

≤0.01

≤0.01

氯化物

mg/L

≤250

≤250

≤250

未规定

氰化物

mg/L

≤0.05

≤0.2

≤0.05

≤0.07

氟化物

mg/L

≤1.0

≤4

≤1.5

≤1.5

硫酸盐

mg/L

≤250

≤250

≤250

未规定

硝酸盐

mg/L

≤10

≤10

≤50

≤50

四氯化碳

mg/L

≤0.002

0

未规定

≤0.004

三氯甲烷

mg/L

≤0.06

未规定

未规定

≤0.3

甲醛(臭氧消毒时)

mg/L

≤0.9

未规定

未规定

≤0.9

溴酸盐(臭氧消毒时)

mg/L

≤0.01

未规定

≤0.01

≤0.01

mg/L

≤0.01

≤0.005

≤0.001

≤0.01

丙烯酰胺

mg/L

≤0.0005

≤0.0005

≤0.0001

≤0.0005

氯乙烯

mg/L

≤0.005

0

≤0.0005

≤0.0003

 

资料来源: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关于我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必须指出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在2011年推出了新的饮用水标准(第四版),第四版中的36项指标是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所没有包含的,另外21项指标限值与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有偏差,大部分比中国更为严格。美国认为,每五年要检查一次,是否需要修订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可见与世界发展相比,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还是落伍了。考虑到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在201271日才开始全面实行,要重新修订标准,可能还需要等待较长时间。

 

 

五、为什么自来水都不合格而又都合格?

 

2006年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将限值水质指标从85年的35项提高到106项,而且指标与美国、欧盟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十分接近,实现了与国际接轨。由于中国作为饮用水源的地下水和地表水被严重污染,要让自来水的106项指标都符合要求,生产成本将十分高昂,就像北京的自来水要经过水立方里的水处理装置再处理一次,才能达到奥运会游泳场馆用水的要求一样,不是做不到,而是钱的问题。比如说,总大肠菌群、耐热大肠菌群与大肠埃希氏菌,《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求“不得检出”。中国老百姓都知道,自来水是不能直接饮用的,喝生水是要拉肚子的。中国人到国外去旅游,感到最不方便的就是没有开水供应。德国的自来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但是中国游客都不敢喝,也许有个习惯问题,或者是不信任的问题。

 

北京、上海等一些城市的自来水厂都号称它们的自来水的106项指标都符合要求。有知道内情的网友揭露说:“上海自来水厂出来的水部分是可直接饮用的,拿杨浦水水厂而言,两条处理线,一条非常高级,一条很传统。但是出厂前都混合了,可能只是检验的原因。可见,上海市杨浦水水厂的一条非常高级的自来水生产线,它的产品可能符合106项指标的要求;另一条传统生产线,它的产品不符合全部106项指标的要求。出厂前都两条生产线的自来水混合了,所以最终产品还是不符合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全部106项指标的要求。当然也不排除上海市杨浦水水厂这条非常高级的自来水生产线同时也担负着特供的任务。

 

由于中国生产的自来水不能符合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全部106项指标的要求,所以就采用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办法——允许各地从全部106项指标中挑选出部分指标作为常规检测项目。有的自来水厂以没有相关设备或者检测费用过高为理由,在常规检测项目中再排除一些项目。所以在一些自来水厂定期公布的自来水质量中,检测项目只剩下15项,有的甚至不足10项。

 

这样,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两大特点,指标数量多和标准高,全部化为乌有。

 

正如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朱毅教授指出的:“由于中国几乎没有水质监测单位独立于水厂,各家监测单位等于隶属于自来水企业,这些数字来自于水厂的自检或互检,这样取得的检测结果,其可信度令人怀疑。可以说,什么时候中国县级以上(含县级)的4000多家水厂愿意接受第三方检测,且检测的106项指标全部达到标准,中国的饮用水质才达到了直饮水的标准。”

 

根据人民大学马中教授的讲演,现在中国大约有1/3的人是不喝自来水的,同时还有几千万的家庭在使用净水机。就是说,中国起码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不相信中国自来水的水质是合格的。就连马中教授也不喝北京的自来水,而是买桶装水喝。

 

六、近百分之二十多农村人口没有自来水供应

 

2015年底,中国百分之二十五农村人口没有自来水供应。就是按照国务院计划,到到2020年底,仍然有百分之二十农村人口没有自来水供应。

 

国务院曾计划到2015年底解决所有农村人口饮用水安全问题,并在2014年宣布,这个计划将届时完成。但是到了2018年国务院又提出在本年度内要解决9000万农村人口饮用水安全问题。显然到2015年底应该完成的任务没有完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快七十年了,仍然有百分之二十多农村人口没有自来水供应,仍然有几千万甚至上亿农村人口饮用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笔者到过印度最偏僻的农村,那里有自来水供应。农村小学的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印度泰姬陵的自来水也可以直接饮用;笔者到过南非最贫困的贫民窟,那里也都有自来水供应,还有淋浴设施。中国到底缺啥?缺钱?缺设备?缺技术?拿不出可以解释的理由。

 

 

七、饮用水质量不达标的主要原因是地下水和地表水污染严重

 

中国饮用水质量不达标的主要原因是饮用水水源的质量不好,作为饮用水水源的地下水和地表水被严重污染。

 

根据中国现行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按水域功能从高到低分成五类(后增加一类成六类):

I类:主要适用于源头区、国家自然保护区;

II类: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

III类: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

IV类:一般工业用水区;

V类:农业用水区(劣V类为后加的,意指水质比V类更差)。

简单地说,I类、II类和III类都可以作为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

下面是2000年至2016年中国河流水质检测的结果(水质资料均来自历年《中国水资源公报》):


 

 

 

评价河长

I

II

III

IV

V

V

2000

114042.9公里

4.9%

24.0%

29.8%

16.1%

8.1%

17.1%

2001

12.1万公里

5.0%

27.6%

28.8%

14.2%

7.8%

16.6%

2002

12.3万公里

5.6%

33.1%

26.0%

12.2%

5.6%

17.5%

2003

13.46万公里

5.7%

30.7%

26.2%

10.8%

5.8%

20.7%

2004

13万公里

6.3%

27.2%

25.9%

12.8%

6.0%

21.8%

2005

14万公里

5.1%

28.7%

27.1%

11.8%

6.0%

21.3%

2006

14万公里

3.5%

27.3%

27.5%

13.4%

6.5%

21.8%

2007

14万公里

4.1%

28.2%

27.2%

13.5%

5.3%

21.7%

2008

15万公里

3.5%

31.8%

25.9%

11.4%

6.8%

20.6%

2009

16.1万公里

4.6%

31.1%

23.2%

14.4%

7.4%

19.3%

2010

17.6万公里

4.8%

30.0%

26.6%

13.1%

7.8%

17.7%

2011

18.9万公里

4.6%

35.6%

24.0%

12.9%

5.7%

17.2%

2012

20.1万公里

5.5%

39.7%

21.8%

11.8%

5.5%

15.7%

2013

20.8万公里

4.8%

42.5%

21.3%

10.8%

5.7%

14.9%

2014

21.6万公里

5.9%

43.5%

23.4%

10.8%

4.7%

11.7%

2015

23.5万公里

8.1%

44.3%

21.8%

9.9%

4.2%

11.7%

2016

23.5万公里

76.9%

13.3%

9.8%

 

2016年,76.9%的河流长度可以作为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

 

2016年,全国评价水功能区共6270个,满足水域功能目标的3682个,占评价水功能区总数的58.7%。其中,满足水域功能目标的一级水功能区(不包括开发利用区)占64.8%;二级水功能区占54.5%。

 

2016年水功能区评价来看,只有58.7%的水功能区满足要求。

 

中国七大河流流域的水质情况则大不相同,2015年辽河、海河、淮河和黄河水质差,长江和松花江为良,珠江为优:


 

 

 

水质

流域

I类至III

IV类至劣V

珠江

92.3%

7.7%

长江

86.4%

13.6%

松花江

73.5%

26.5%

海河

42.0%

58.0%

黄河

41.6%

58.4%

淮河

35.7%

64.3%

辽河

0.0%

100.0%

 

北京保护健康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负责人赵飞虹在一段回忆中,揭露了中国修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降低水质标准,使得原来不能作为生活饮用水水源也成为了合格水源的事实:1980年代赵飞虹来到北京的自来水水源地密云水库,当年密云水库的水质达到一类标准,当时执行的地表水标准BG3838-83堪称与世界最严的德国一类水标准相当。2011年,赵飞虹再次来到密云水库,虽然依然一池清水,但赵飞虹知道,变化已经发生。2002年,中国的地表水标准修订后,现在的一类水标准只及当年的三类,而近年来,按照新国标,密云水库的水质为二类水,赵飞虹指出:“这就意味着现在密云水库的水质已经连当年的三类都不如”(笔者注:1980年代的分类为I级、II级和III级)。笔者在这里要补充的是,中国目前地表水III类水质与德国污水处理场刚处理完毕出来的水质相当。

 

1980年中国对水质做第一次评价,结果如下:

全国水质综合评价统计表

评价河长

一级

二级

三级

四级

五级

污染河长

92114.9公里

33.6%

31.2%

21.3%

5.2%

5.7%

10.9%

(水利电力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院:《中国水资源利用》,1986年,北京,第73页)

 

王菲菲、李琴、王先良、钱岩、吕占祿和朋玲龙在《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历次修订概要及启示》一文中指出,《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BG3838-83采用的是水质分级,分I级、II级和III级(I级和II级可作为饮用水源)。《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BG3838-88改为I类到V类功能区。王菲菲等用12个指标将83年与88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I级与I类、II级与III类、III级与V类进行相比,发现V类中有9个指标比III级更加宽松,它们是溶解氧、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挥发酚、氰化物、砷、铬、铜、石油类; III类中有7个指标比II级更加宽松,它们是溶解氧、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氰化物、砷、铬、铜。

 

整个世界的趋势是,无论是地表水质量标准还是地下水质量标准还是生活饮用水质量标准,都是越修订越严格。而中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则是反其道行之,越修订越松宽。

 

特别引入注目的是化学需氧量(或称化学耗氧量)。化学需氧量是反映水体有机污染的一项重要指标,能够反应出水体的污染程度。化学需氧量数值越大表明水体的污染情况越严重。

 

1983年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规定I级、II级和III级的化学需氧量限值分别为2毫克/升、4毫克/升和6毫克/升。在循环冷却水系统中当化学需氧量大于5毫克/升时表明水质已经变坏。所以II级水的化学需氧量定为4毫克/升,而III级水的化学需氧量定为6毫克/升。

 

1988年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进行修改时,对化学需氧量限值进行了很大的修改:最好的I类的标准限值是15毫克/升以下,而修改前1983年的最差的III级的标准限值为6毫克/升。1983年最差的地表水,按照1988年的标准,都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好的I类水源。

 

到了2002年再次修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时,化学需氧量标准再次放松,2002III类水采用了1988IV类水的标准,原来的III类水(15毫克/升)变成了I类水(<=15毫克/升),原来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的IV类水(20毫克/升),通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修改,成为可以作为饮用水水源的III类水(<=20毫克/升)。

化学需氧量

I

 

II

 

III

BG3838-83

2毫克/

 

4毫克/

 

6毫克/

COD

I

II

III

IV

V

BG3838-88

<15毫克/

<15毫克/

15毫克/

20毫克/

25毫克/

BG3838-2002

<=15毫克/

<=15毫克/

<=20毫克/

<=30毫克/

<=40毫克/

 

中国政府就是通过不断地修订《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将污染的水、不适合作为饮用水源的水,重新划为适合作为饮用水源的水。不是由于环境得到治理,水质得到了提升,而是由于标准更加松宽,青山绿水便涌现出来了。

 

赵飞虹认为现行的I类水可以与1983年的II级水相比。按照这个标准,2015年中国只有8.1%的河流满足饮用水水源的要求;如果把II类水也考虑进去,2015年中国只有52.4%的河流满足饮用水水源的要求。

 

中国地下水的污染比地表水更加严重,201676%的地下水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主要原因是中国为防止地下水水位下降导致地面沉降而采用了污水回灌。而要让深层地下水的质量得到改善,恢复到优良或者良好,没有几百年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这种环境破坏才叫厉害了,我的国!

 

地下水井

优良

良好

较好

较差

极差

2014

2071

0.5%

14.7%

0.0%

48.9%

35.9%

2015

2103

0.6%

19.8%

0.0%

48.4%

31.2%

2016

2104

2.9

21.1

0.0%

56.2

19.8

资料均来自历年《中国水资源公报》

 

八、结束语

 

德国人说:魔鬼藏在细节之中。

前面谈到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标准高,但是在化学耗氧量这一项还是做了手脚,如果不仔细查看,真的很容易漏过。化学耗氧量的指标限值为3毫克/升,与日本的指标限值一样。但是在备注一行用小字标出:“水源限制,原水耗氧量大于6毫克/升为5毫克/升。”

 

由于中国地表水为I类水时,化学耗氧量的指标限值为小于等于15毫克/升,就是说,即使用最好的I类水作为水源,化学耗氧量也可能大于6毫克/升,所以由此生产出来的在自来水中的化学耗氧量标准按照5毫克/升执行。这样与日本指标限值的差距就出来了。本来中国已经没有化学耗氧量小于或等于6毫克/升的原水,这个指标限值3毫克/升就是多余的。但是为了不露出与国际比较的差距,在指标限值上依然采用3毫克/升,但是在备注中标出:“水源限制,原水耗氧量大于6毫克/升5毫克/升。”很少有人会在做国际间指标比较时去关注备注中小字的内容。

 

中国现行饮用水标准中化学耗氧量的指标限值为5毫克/升,这比1983年版《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I级和II级水的化学耗氧量的指标限值2毫克/升和4毫克/升都高。在这个指标上,如今的自来水还不如三十多年前的原水,这是一个让人笑不出的事实。

 

由于中国地表水和地下水的严重污染,使得十四亿人喝不上符合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饮用水,还有百分之二十几的农村人口没有自来水供应,几千万甚至上亿农村人口没有安全饮用水。

 

厉害啥,我的国!

 

关键字: 王维洛 中共 水 污染
文章点击数: 17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