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2/2018              

木偶:“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必要政体形式吗?

作者: 木偶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46立宪.jpg (414×306)

民主才能立宪(网络图片)

 


 

近日,国内外流行一篇桑流溪先生的文章,题为“中共党(君)主立宪制与中国民主化”。文章既长又乱,谈及宪政和民主问题。核心是:民主不是个好东西,但君主立宪如中共党主立宪制却是比较好比较行得通的,中国的民主化,只能实行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实行中共下台的民主化,则是天方夜谭,梦人呓语!

笔者基本不同意此文观点,特就其主要观点做一番评论。

 

一、全体中国人,包括中共全体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习近平、中共领导集团以及学贯中西的高参智囊们当然知道这个极其简单的道理。这是此文开头的原话。

 

这段话很新奇,属我第一次听到,但它完全是作者脱离实际的凭空想像。

 

按照历史和社会发展逻辑,人,当然希望生活在一个能自己当家作主、自由发展的民主社会,但说全体中国人、全体中共党员(当然包括领导集团)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则属言过其实,不符合实际的。关键还在什么样的民主化?如果是表面上民主,实际上专制,那就不是全体中国人和全体中共党员赞同的问题,而是大多数中国人和一部分党员反对的问题。

 

抛开世界不谈,在中国现代史上还没有过全体中国人和全体中共党员都赞同中国民主化或反对中国民主化的问题。中国绝对没有也绝不可能有这样整齐划一的事。这是常识。

 

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推理,如果全体中国人和全体中共党员都赞同中国民主化,中国岂不早就民主化了吗?还用得着无数民运人士用几十年的奋斗来争取和推动民主化吗?何况他们推动了几十年,至今一无所成。这怎么能体现中国人和中共党员全都赞同中国民主化呢?

 

每一个中国人和每一个中共党员赞同或反对民主化,都受很多不同的个人、社会和利益因素支配,因而绝不可能出现一致赞同或一致反对的局面。这也是常识。我和我的一些朋友的家庭成员就都有赞同和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不同现象,更不用说整个国家和社会了。

 

作者在本文中就有自相矛盾现象。例如一开头就断言全体中国人和全体中共党员都赞同中国民主化,说习近平、中共领导集团以及学贯中西的高参智囊们当然知道这个极其简单的道理。但文章第三段又马上否定了这个结论。

 

文章在谈及“中共下台后实现中国民主化”这一问题时说:中共领袖、领导集团以及红二代、全体中共党员及其家属,都决不会接受这样的“民主化”。更何况执政地位,绝对领导军队。至于为什么不能接受,本文随后还要谈及。

 

还应着重指出的是,所谓全体中共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暴露了作者一个根本性的认识错误。共产党人的政治理念和终极目标是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每一个入党的人都作了庄严的宣誓。其实现共产主义的途径就是通过残酷的阶级斗争包括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建立无阶级社会。这种信念和手段同民主自由制度是水火不相容的。因此怎么能说全体中共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呢?这完全不合逻辑!

 

不错,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某些共产党人也曾赞同国家民主化。但这些人实际上都是认识到共产主义只是乌托邦,而且对社会有害,因而放弃了这一信念,转而支持国家民主化。这时,他们绝不是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而是以民主自由派人士来支持和推动民主运动了。

 

那么,为什么绝不能说全体中共党员特别是领导集团成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呢?除了大多数共产党员不会轻易改变共产主义信念外,作者在其文章的第三段所作的表述也是很真实很具体的原因。

 

文章说:“某红二代将军说的很实在:‘自由派上台,我们的骨灰盒都将无处存放’!中共党领袖个人坚守执政地位,不仅是因为‘你死我活’,而且更因为‘死后有无葬身之地’”。斗争的残酷性可想而知,也无可厚非,远远超越思想、理念、道义等等范畴。

 

作者列举了一些国内外党国领袖人物被赶下台后遭到报复的可悲下场,并以此要求民主人士们也不妨扪心自问:面对“你死我活”的斗争,狭路相逢,是甘愿死无葬身之地呢?还是“杀他一个够本,杀他两个赚一个”来证明这些党国领袖和要人们因惧怕下台后被残酷报复而不得不反抗民主化。但是否真的如此,则有待另行讨论。

 

而我反对全体中共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一说的另一重要理由是,许多握有大小权力尤其是重大权力的党国元老和高级党员官员,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30多年里掠夺了大量的国家财富,榨取了人民的血汗,而成为特殊的权贵阶层。他们无偿聚积的财富是中国历史上空前未有的,特别惊人的。这些人绝对害怕民主化后失去这些财富,存有恐惧之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在夺取和巩固政权的过程中早就领教过掠夺他人财富的那种残酷的滋味,自然担心一旦民主化了,他们将面临被同类报复的滋味。这也是现在80%以上的共产权贵都已或正在将财产和后代转移到国外的根本原因。

 

以上是作者在文章第一部分提出的一个新奇的观点。这看起来显得作者幼稚无知,但显然他是故意为之,意有所为,即为他的更重要观点铺路。

 

二、文章说:“中共下台实现中国民主化”,这是“普世价值宪政论”民主人士们的一致诉求。天方夜谭,梦人呓语!

 

一言以蔽之,“中共下台实现中国民主化”没有可能。

 

民主不是消灭异己,是妥协、是共存、是思想言论共存,更是生命共存。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中共与民主制的妥协与共存,即中共坚持执政地位的同时,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必要政体形式。

 

以上是此文的核心部分或作者的核心民主观,即中共全体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但赞同的是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坚持中共领导下的中国民主化。只有看了这一部分,人们才会恍然大悟。那么,我们就来讨论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个什么东西?坚持中共领导下的中国民主化又是个什么东西?

 

第一,人们通常所说的民主是指在西方国家最先创立和实践了几百年超千年而且行之有效的宪政民主国体和政体,也即普世价值的民主自由制度。这种民主现在可以概括为“一人一票选举、分权制衡、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四者缺一不可的有机整体。也就是说,没有同时具备这四个要素,就不能叫现代民主或只能叫不成熟的民主。

 

君主立宪制,如果不具备这四个内容,当然也不能说是民主了。

 

而本文作者提出的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完全避而不谈这些内容,却硬生生地把它说成是“中国民主化”的必要政体形式。

 

第二,什么叫中共党(君)主立宪制,为什么它是中国民主化的必要政体形式?作者也没有做详细而有说服力的阐释,只说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政体,比较而言,“君主立宪制”是介于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扬两者之长,避两者之短”的混合政体,或内政或外交,“既有民主,又有集中”,较好地化解了“民主而没有权威,专制而没有制衡的两难困境。”“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当然也是如此。

 

然后又说:如果说,泰国的君主立宪制是历史的产物,日本的君主立宪制是美国占领导根据日本国情所做的制度安排,那么,“中共党主立宪制”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是符合中国历史与国情的合理政体。更何况,中共、党专政而经济高速增长四十年,如同中国历史上封建帝制的成功发展模式。民主人士们认可泰国与日本的君主立宪制,当然也要顺理成章地认可中国的“中共党(君)主立宪制”。

 

原来,作者的所谓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就是泰国和日本的君主立宪制的翻版或复制品!

 

但这里必须首先清晰地识别以下几点:

 

1、君主立宪制不等于民主化自由化,至少不等于实现了成熟的或普世价值的民主自由制度。

 

2、泰国和日本是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国家,国家宪法是通过全民讨论后多数同意制定的,符合大多数国民的心意,国王和天皇只是国家统一的象征性人物,不握有治理国家的实权,一般不插手内政外交事务,不直接任命政府主要官员,行政、立法、司法主要官员由民选举或议会选举产生,实行多党竞选,公民更有一人一票选举权,同时也有被选举权,更享有言论自由和独立、中立公正的司法审判。这样的君主立宪制当然属于民主自由制,算国家民主化自由化了。

 

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这样的吗?它能做到这些吗?不可能!它若这样做,就不是共产党了,或变成社会民主党或成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农民阶级、自由派知识分子等各种不同类型的政党了。因为共产主义理念的本质决定共产党只能实行一党专政。一个主义、一个指导思想、一个声音、统一行动等等,不可能容许多元化,多党竞选,轮流执政等。

 

所以,把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和泰国、日本的君主立宪制等同起来是一个根本性错误。要求民运人士像认同泰、日的君主立宪制那样认同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更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的中国政治体制,按作者的标准,实际上已经是中共党(君)主立宪制了:一是中国已经是共产党领导,而且是绝对的领导,无所不包的领导,不容任何政治力量分享的领导;二是中国早已有由共产党直接制定的宪法,历次宪法的修订也按共产党的意志意旨和共产党最高领袖个人的意志意旨修订的,甚至专门为领袖个人的政治需要而量身定制的(20183月的宪法修订就是);三是宪法制定和修订后,又是由共产党直接执行和实施的。

 

总之,这是真正的中共党主立宪制,绝对的党主立宪制,根本不用作者这样的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来再费口舌,大肆鼓吹了。

 

但根本问题是,它到底算不算具有普世价值的君主立宪制,符不符合真正意义的君主立宪制的本质和内涵?然而,正如本文前面所指中共党(君)主立宪制完全不同于泰、日两国的君主立宪制,根本算不上普世价值的君主立宪制,它是地地道道的共产党一党专政、领袖专政的共产极权主义制度,与当今世界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自由制度完全背道而驰。

 

这里不妨再举数例以资证明。

 

1、现在的中共一党专政制度已经明确提出,“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简单说,“党要管一切”。而这是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执政党敢这样做,能够这样做的。

 

2、现在的中共、党专政已经上升到党的领袖的个人专政。他既集党、政、军三大最高权力于一身,又通过设立十几个专门小组和委员会,把行政、立法、司法等最高权力机关的决策权集于一身,使人大、政协、国务院等成为他的副手和执行者。这是中国历史上空前未有的,也是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

 

另外,不仅党的最高决策机关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要定期向领袖汇报工作,人大、政协、国务院三个最高权力机关的首长也要向他汇报工作。

 

3、最新行动是,中共最高领袖习**为了使他和他的政治盟友王**两人能终生掌握最高权力,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地使中共中央委员会和全国人大通过了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宪法修正案,用宪法来确保他们的终身统治。现在中国已经在大肆神化党的领袖,封他为“人民领袖”、“军队统帅”、“国家舵手”、“人民领路人”,《习主席语录》,习近平的大型塑像已经陆续出现,这一切,都显示极权主义的顶峰。所有这一切,世界现代史上的三大恶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都没有做过,也做不到。现在的泰国国王、日本天皇也没有做过也不敢这样做。

 

由此可见,将中国党(君)主立宪制等同于泰国和日本等国的君主立宪制乃是无知到极点的胡说八道!两者的关系绝对是风马牛不相及,一个体现共产极权主义,一个体现党政民主。

 

几年前,笔者看到一则消息:英国白金汉宫(英女王居所)前的广场上有一对夫妻在花坛平台上做爱,游人看不惯,立即电请皇宫制止,皇宫办公室回复:“此系私人事务,我们无权干预”。这件事如果摆在北京最高统治者面前,他们会这样回答吗?不干预吗?

 

现在日本国会和内阁正在讨论让天皇退位。在中国,中共中央委员会、全国人大和国务院能讨论习**退位吗?不要说不能讨论,连云南省委党校理论教师子肃,以党员身份根据党章赋予的权利公开建议由全体党员选举党的总书记。这是完全正当而合理的,但马上就被逮捕,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

 

就这两件事,谁能说中共党(君)主立宪制等同于民主国家的君主立宪制呢?

中共党(君)主立宪制与民主制度下的君主立宪制的最本质差别就是人民有没有自由?

 

人人享有各种各样的自由(当然是以不损害他人利益为前提),首先是言论自由,乃民主自由制度的核心内涵之一。任何国家,不管执政者吹得如何响,只要人人不能享有基本的自由,就绝不能称为民主国家。即使有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制,而人的自由方面却有许多限制和压制,也只能算半吊子民主,而不是真正的和成熟的民主。

 

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所谓中共党主立宪制就更不能等同于民主国家的君主立宪制,更不属于民主国家的行列。

 

中国人的不自由早已闻名世界。一些权威国际组织的年度自由报告,始终把中国列入“最不自由”国家的行列。

 

中国是世界上因言论罪最严重的国家。中国专门制定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律,来对付政治反对派人士。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中国是世界上被驱赶被强行流放或被迫逃亡到国外的政治异议人士最多的国家。至于被监控和限制行动自由的异议人士,更属世界第一,难以数计。

 

几十年来,中国一贯实行所谓维稳政策,它有一支世界上庞大无比、独一无二的维稳队伍。维稳,实际就是把所有能够管起来控制起来的人都管控起来,不许他们随意发声和行动。现在中国的维稳费已超过1万亿,超过军费支出。

 

除了网络控制,中国正在大量制造和应用某些高科技监控技术,每一个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它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可找到他,识别他,包括他的思想言行。多么可怕的前景!

 

有人会说,这种监控和高科技,其他国家都会有,不必太担心。但民主国家的宪法和法律不允许权力当局用它来监控和镇压政治异议人士和政治竞争对手。宪法本来就赋予了人民批评和反对政府、政治人物的权利。共产极权国家恰恰相反,宪法和法律都是他们自己制定的,可以随时按自己需要修订,甚至根本不把宪法和法律当回事,可以我行我素。所以,这些高科技监控都成了极权主义者压迫人的工具。

 

综上所说,我想我已经列举了足够的理由和论据来驳倒所谓全体中国人全体中共党员都会赞同中国民主化,特别是中共党(君)主立宪制是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必要政体形式的观点。

 

如果作者不是有意要充当中国赵家人的吹鼓手,而是出于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要诚恳建议作者认真学习一下民主是什么?专制和极权是什么?特别仔细了解一下中国赵家人70年来在中国的作为和罪行,更要注意认清赵家人的本质。

 

2018.3.31

 

关键字: 木偶 中共 立宪
文章点击数: 76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