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议报 】  时间: 4/10/2018              

裴毅然:细节评国共

—— 从孙中山、毛泽东与“万岁”看两岸豁差

作者: 裴毅然

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全面评述孙中山、毛泽东两位政治要角得长篇大论。不过,滴水含海、粒珠折光,细节看人品,仅从如何对待“万岁”这一处风景,也能以小见大,看出两位政治要角的重大差别。再从两人差别,可看出国共两党何以走至今天的“历史必然”。

孙中山

1912年4月1日,孙中山为避免内战、促成南北统一,辞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让位给同意「共和」的北洋首领袁世凯。4月20日,一心投身国家建设的孙中山乘船赴闽巡察。船至闽江马尾,江上大小船只闪动“欢迎孙大总统”、“孙大总统万岁”的大小纸旗、布幅。孙中山十分不悦,训斥上船迎接的福建都督孙道仁:

这太不成话了。就是共和国的总统,退位了,就是一个平民,怎么还要称“孙大总统”?再说什么“万岁”,那是封建皇帝硬要他手下的官民称颂他的。我们为了反抗这个“万岁”王朝,多少革命同志抛头颅、洒热血,才取得了消灭清王朝的伟大胜利。如果我接受这个封建王朝的称号,我对得起那许许多多的先烈吗?

孙中山要求立即撤掉纸旗、布幅,否则决不上岸。孙都督立即传令撤去“万岁”,孙中山这才欣然上岸。

毛泽东

1980年11月17日,四千中共高干汇聚北京纵论毛泽东为搞出第二个《历史决议》)。朱德秘书陈友群(19181997在中直机关组发言披露:毛泽东审批1950年五一游行口号,亲笔加上“毛主席万岁”。陈友群的发言刊载会议简报—〈中直机关讨论历史决议(草稿)简报,第5组,第32号〉1980-11-17)。另一则资料:「五一」游行口号传阅至刘少奇,刘不仅未置疑,反而加封成“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万岁!”。这条口号载《人民日报》(1950-4-27)〈中共中央关于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口号〉(1950-4-26)可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一册页213)

手创民国的孙中山不让喊“万岁”,与创赤国的毛泽东亲笔加上“万岁”,用一句央视春晚小品俚语——“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哩?!”毛泽东接下来要干什么、会干什么,与孙中山得国后要干什么,会干什么,应可成逻辑地推导吧?在政治领袖个人作用甚大的二十世纪中国,吾华大不幸,竟摊上毛泽东这顆大灾星。更要命的是:大陆人民更不用说众多赤徒)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居然一直认为毛泽东是“大救星”!这一思想认识上的差距,自然就成了毛泽东得以发动荒唐反右、疯狂大跃进造成饿死四千余万人的大饥荒)、黑色文革的政治資本。

更有讽刺意味(即深层意蕴):打着彻底反封建旗号的中共,不仅没阻拦毛泽东的自封“万岁”,反而推波助澜、虔诚拥进。刘少奇对毛泽东的“加封”比林彪的“四个伟大”1966年首载《红旗》),要早26年。相当意义上,彭德怀、张闻天、周小舟、刘少奇、陶鋳、贺龙……等大批红色要角的冤屈悲剧,都有他们为自己挖坟的「亲力亲为」红色悲剧的沉重处就在这种受难者的“自觉配合”。

1949年,共军13兵团文工团在清华演出,带領师生首次高喊“毛主席万岁”,在场清华生郭道暉(1928~ )记述——

……多数群众还是有迟疑的。虽然大家都拥护共产党,也赞赏、崇拜共产党干部的廉洁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但受过民主自由教育的师生,对这种带封建性的口号是心存疑虑和不习惯的,有的教授和同学还对是否应当喊“万岁”进行过辩论。后来经过学习和潜移默化,才慢慢习惯起来。

显然,民间好不容易筑就的现代民主意识堤坝,被毛共“反反封建”腐蚀冲毁。

孙、毛差别之实质

小处见大,细节见人品,尤其孙毛对待“万岁”这种关键处,实质性体现两党不同的政治目标。历史也以事实证明:“万恶的国民党”最终在台湾还政于民,实现宪政;伟大的共产党”今天还在走回头路,居然集体认同习近平“修宪”——回到人治的终身制。

老蒋培养的第二代小蒋,三十年前在台湾走完“军政—训政—宪政”,真正实现“吾党所宗”的三民主义。毛共培养的第四代习近平,至今坚持已被实践证谬的“一党专政”(美其名曰「阶级专政」)两党不同的思想意识最终化为截然不同的“存在”。国共之间的豁差,背后当然矗立着巨大的方向之差。

继承孙中山的蒋介石,长期被诟病“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但人家毕竟尚走在“训政”之辙,朝着还政于民的“宪政”目标。中共则至今还在强调“专政”,目标设定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时间,最终使国共裸露底色。

吾华不幸

吾华大大不幸,具有现代民主意识的孙中山(1866~1925)不长寿,国民革命(北伐)尚未开始就辞世;满脑瓜封建权术的毛泽东(1893~1976)反倒用井冈山这块小石子敲破蒋介石这口大水缸。1949年后,土改、镇反、肃反、反右、反右倾、大饥荒、文革,一路腥风血雨,中共打着似乎导向天堂的红旗,将六亿国人引入地獄,至少生生折腾死6000万国人(非正常死亡)前后至少20亿国人“非正常生存”,赤毒垂绪至今。

国民党在大陆虽然失败了,但其思想理念得到历史检验,台湾人民今已享有“免除恐怖的自由”。共产党虽然成功夺国,但其宗奉的马列主义却成为赤祸之源,至今还在深勒吾华。很清楚,只要毛尸不出堂、毛像未下墙,就说明中国还未走出马列谬道,14亿国人就还生活在逻辑荒诞的意识形态之中,吾华就尚未迈上政治现代化的第一级台阶。两岸政治豁差一目了然—台湾都可以成立“共产党”了,大陆却连最起码的言论自由还“同志尚须努力”,笔者这样的异士还只能流亡。

历史虽由无数偶然组成,但偶然中亦含一些必然。孙中山、毛泽东对待“万岁”的截然之态,含蕴度高浓,一枚值得国人捡拾吮嚼的“橄榄”。国共之争,军政角力于一时,“主义”之别才为根本。

无论如何,电子化时代的14亿国人,还会认同以阶级斗争为核心的“毛泽东思想”么?会认同中共挂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么?

至于中共的“道路自信”,仅须引用一句大陆微信语作答:

他们(中共高官)将孩子送往哪儿,当然就说明那儿的“道路”正确。

关键字: 两岸
文章点击数: 609

 
english twitter